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2章 杀神矢

这支箭来自于琉璃心所能够笼罩的五十丈开外,即使是李小白也不曾察觉到,即使察觉了也已经阻止不及。
重新黯淡下来的蛟瞳静静的望着小白,似乎要把他永远烙印在自己的心里。
“杀,杀神矢!是杀神矢!”
邪兽虽多,却奈何不了势不可挡的“玄星”银球,沉重的份量硬生生在地上碾出深深的沟壑,然而地面却不是凹陷的,大量邪兽血肉被填了进去。
“姐姐的气息在衰弱!”
小红鲤从后面追了上来,她双手连挥,一片红色血箭如雨幕般暴射向四面八方,邪兽的鲜血也被妖术引动,成为了具有杀伤力的血水之箭,巨甲邪兽身上的厚重甲壳纷纷出现浅坑和裂纹,其他的邪兽不断飚出血花,哀嚎着东摇西晃,顽强的生命力让它们当场死掉的虽然只有一小部分,但是大部分还是失去了战斗力并且成为了远处其他邪兽冲击的阻碍。
李小白却根本不在意这一记火术“百鸟千焰”当场抽空了自己体内大半的灵气,左手再一次飞快捏动法诀,头顶上空流转的火焰旋涡重新炽亮了起来,他打尽不惜一切代价打通与青蛟这间的道路。
大量失血使李小白的脸色很快变得惨白,眼前的世界也有些微微www.hetushu•com模糊,然而他看以手腕上的血流变缓,又咬着牙补上了一剑。
“该死!什么狗屁祖器!在本公子的字典里面没有不可能!”
一波波剑气就像不要钱似的挥洒了出去,硬生生杀穿了这三十余丈。
银球出乎意料的沉重,利爪邪兽也好,巨甲邪兽也罢,哪怕是邪兽重骑也依然被无可阻挡的撞倒,压倒,骨骼碎裂声不绝于耳,鲜血喷射,眨眼间便碾开一条血色肉槽。
李小白的脸上露出了笑意,他看得出妖女虽然受了伤,但是总算没有性命之忧。
李小白赫然发现自己手腕上的剑痕竟然在一舔之间完全愈合,只留下一条浅浅的红痕。
这一招曾经在南平城附近的荒山野岭中施展过,现在故伎重施依然十分有效。
斜刺里骤然射来一支长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射中了还有百余丈的青蛟。
嘶啦一声,地上出现深深的剑痕,然而杀神矢表面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锻体境高阶的剑气足以斩金断石,却对这支白蛮祖器无可奈何。
小白同学心中微微一动,滚动中的银球向左右两边探出尖锐的锋刃,原本就已经是无情的碾压,眨眼间又加上了不残酷的绞杀。
来自于邪m.hetushu.com兽群的大部分压力都被向前滚动的巨大银球承担了过去,白蛮巫师们虽然因为内讧而减员过半,但是依然受控制的十八头傀儡兽还是能够不知疲倦的挥动手中直刀与包铁木杖,将一行人牢牢护在中央。
……
“清瑶,你没事吧?等着,我来救你!”
狼狈追上来的地巫巴图姆看到那支贯穿蛟躯的巨矢,指着它惊恐的大叫起来。
地巫巴图姆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杀神知是白蛮的祖器,可以射杀天神!而且杀得不止是天神,还有魂魄,中者神魂俱灭!”
如果不是这么难以损坏,恐怕早已经湮灭在蛮族的历史中。
然而锻体境高阶催发出来的剑气凌厉如斯,小白同学却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他脚下生风,一张神行符在手心崩灭,立时身轻如燕,再加上武道真气,身形眨眼间出现在十余丈开外,再一闪又是十余丈,仿佛瞬间移动般的速度让后面的白蛮巫师们看得目眩神驰。
那支大箭似乎对青蛟的伤害极大,她甚至说不出话来,蕴含帝流浆的鲜血和大量丹药灌入虽然不完全对症,但终究还是起了一些作用。
白蛮巫师们看到这一幕,无不心下骇然,这个年轻公子真的只有术http://www.hetushu•com道初识境修为吗?
嘶啦一声裂帛之声,沧浪剑气拦腰斩过数头邪兽,一片嘶吼声响了起来,那些邪兽当场变成了两半,破裂的内脏从腔子里滚了出来,裸露的惨白骨骼中带着血水。
他当即倒转元央剑,在手腕上轻轻一划,一线鲜红直接灌入青蛟口中,收在纳戒里的丹药玉瓶全部倒了出来,不管有用没用,咬开瓶塞就像不要钱似的投入蛟口。
李小白向正在竭尽全力释放妖术的小红鲤招了招手,快步跟在一路向前碾压滚动的银球后面。
同为妖族,又因为李小白心神中的混沌青莲而与青蛟建立起一丝特殊联系的小红鲤敏感的察觉到青蛟身上异常精纯的妖气正在溃散。
“这,这是!”李小白瞪大了眼睛。
这是白蛮的祖器之一,它应该供奉在王都内才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他想要将这支杀神矢从青蛟的身体内拔出来。
但凡眼前只要有不长眼的邪兽拦住去路,沧浪剑气便毫无保留的全力斩出,头顶上空红光大作,形成了一道盘旋的火光,左手法诀结束,往前一指,流转不休的火光中飞出一只只火鸟朝着密集的邪兽群扑了下去,轰然炸开的火光将邪兽们炸得东倒西歪,甚至直接hetushu.com成片燃烧起来。
火术、妖术与剑气三管齐下,李小白头也没回,他距离妖女坠落的地方已经不到三十余丈,硕大的蛟首近在咫尺,甚至可以看到那对碎金色双瞳正虚弱无力的望着自己。
“公子!”
“没有用的!”
“妖女,你这是在干什么?”
因为失血而变得虚弱的李小白却狠狠拎起了白蛮地巫,追问道:“什么?什么是杀神矢!”
“妖女!”
李小白一把扔开白蛮地巫,直接冲向那支表面布满诡异浮雕与纹理的杀神矢,矢锋不是寻常金铁,而是一支略微呈现出螺纹的透明晶体。
扑到青蛟身边,李小白伸手按在蛟鳞上,甚至能够感受到里面那颗心脏跳动的越来越慢。
“洪璃!跟紧我!”
刚一抵近,一枚“玄星”银球变成十七支飞剑,嗖嗖嗖的在邪兽群中疯狂穿梭,即便是巨甲邪兽的厚重甲壳,也依然抵挡不住“玄星”飞剑的贯穿,转眼间就将青蛟身周的邪兽绞杀一空,随即又变成了六枚银球,环绕滚动,形成了一道碾杀隔离带。
明明是地巫,却似乎被李小白骤然爆发的气势压制住了,根本没有想过挣扎。
就在这些邪兽厮杀争夺蛟血时,一片阴影从天而降,僵直了一刹那的蛟躯重重砸了下来,当和图书场压死了上百头邪兽。
青蛟扭动着伤痕累累,仍未恢复的蛟躯,满怀欣喜的飞过来。
掩护着白蛮巫师们的“玄星”银球滚动骤然加快,几乎是紧跟着追到了青蛟身旁,那些巫师追得上气不接下气,险些被抛在了后面。
小白猛然瞪大眼睛。
一手握住晶体矢锋,另一手的元央剑却爆发出凌厉的剑气斩了下来。
红中带着点点金光的蛟血立刻如雨点般洒下,地面上的邪兽们就像疯了一样扑过来互相拼抢,哪怕沾染血水的泥土也不肯放过,它们拼命舔舐,和着沙泥石子一直吞到肚子里面。
原本凡兵难伤的蛟鳞似乎对这支突如其来,堪比长矛的粗大箭矢毫无阻挡能力,蛟躯竟被当场贯穿。
下一秒,他的笑容却凝固在那里。
熟悉的碎金色双瞳恢复了一些神彩,浮现出些许喜色,青蛟伸出舌头舔过李小白的手腕,却用最后的力气拱开了他。
如果没有李小白和小妖女,就凭着一个地巫与两个上巫,后撤意味着更加凶多吉少,三个白蛮巫师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咬了咬牙,带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反叛地巫何里昂,紧跟在李小白和洪璃的身后。
地巫巴图姆却摇着头,寻常刀剑,哪怕是剑气也难以伤祖器分毫。
“你自己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