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2章 向妖族借兵

正如李小白所提议的这个办法,支持这个建议的站到了他的左边,反对的站到了大殿内的另一边,留下一些犹豫不定的倒是有些尴尬地直面李小白。
带着李小白的提议和众巫师选择结果的数只鹞鹰冲天而起,旋即消失在云层内,开始了突破刀嘴飞蝠邪兽的拦截之旅。
“这里就已经是妖域的边缘!”
与妖族沟通的最好办法就是同样找一只妖族作为翻译,小红鲤借着自己的妖族优势,很快从这只乌罗鼠小妖身上弄到了李小白想要的信息。
“有妖气!”
虽然不知道哪里能够找到妖怪,在他看来,往前走迟早会碰到。
“它说不知道,或许鼠王知道的更多一些。”
莽国与妖族为邻,想要进入妖域,几乎出了王都就是。
巫王不在家,这些群龙无首的巫师们想要说服每一个人,只会造成乱上加乱。
在很大程度上,巫王支持李小白的提议还是看在他拥有一只真丹境青蛟与一只化形境红鲤的份上,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和图书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这位来自于大武朝的汉家公子,却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看到巫师们面面相觑的表情,李小白很干脆的提出了一个表决办法,至少可以让自己和所有人的耳根子都能够清静一些。
小红鲤再次翻译这只乌罗鼠的回答,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一只连吞吐月华都不利索的灵犀境小妖又懂得什么,鼠目寸光,能够看清楚自己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就不错了。
“前面带路!”
片刻之后,一只如同野猪般大小的黑毛大老鼠从草丛中钻了出来,赫然是初到莽国王都那晚碰到的乌罗鼠,而且还挺大只。
“只有一只化形境鼠王吗?再问问还有没有其他修为更高的妖族,例如真丹境大妖!”
“将这个结果通报给巫王,由巫王做最后决定!”
自古人妖不两立,相遇总是互相扑杀,不死不休,难少有能够和平共处,即便有驯服为灵兽或妖奴,反噬的例子却屡见不鲜。
“同意的站左边m.hetushu.com,不同意的站中边,弃权或暂时想不好的站中间!”
小红鲤直接命令地上的这只黑罗鼠。
两千多头傀儡兽与近千名蛮将突然从天门城内杀出,将邪兽群杀了个措手不及,还没等天邪教回过神来,傀儡兽和蛮将迅速撤了回去,大门再次紧闭。
随行的老巫师指了指一颗枯死的大树,枝杈上插满了人族和野兽的骷髅头,空洞的眼孔似乎在述说着这里绝非什么良善之地。
说到底,大部分蛮人依然不希望继续与天邪教的邪兽进攻填上人命,直到再也抵御不住最终破城的那一刻,或者单方面把期望放在巫王回援的那一刻。
李小白没兴趣再从这只小妖那里问出些什么,还是顺藤摸瓜,找到那只黑砾鼠王更容易一些。
“让它在前面带路!”
直到次日清晨,带着巫王回信的鹞鹰终于抵达,这一次比较幸运,四只带有同样信件的鹞鹰里,有三只成功落入王都。
巫王的回复却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李小白,并且支持www.hetushu•com他游说妖族支援的这个看似异相天开,甚至是疯狂至极的提议。
将清瑶留在黄金大殿由蛮女们看护,李小白并没有迟疑太久,便带着小红鲤展开突围,杀出城外的邪兽包围圈。
没有乘坐马车,一人一骑趁乱冲过邪兽包围圈后,李小白一行人便头也不回的深入莽国王都西面的茫茫群山。
选择站队倒是一个办法,这些白蛮人登时眼前一亮,自己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么好的办法,当即互相交头接耳了一阵,所有人都开始动了起来。
寻常人光是听说妖怪,恐怕躲都来不及,像他们这般主动找妖族,恐怕还真是闻所未闻。
这只乌罗鼠看也不看李小白和两位巫师,直接冲着马背上的小红鲤吱吱乱叫,如人立般挥舞着爪子,似在述说着什么。
一位颇具威望的地巫一锤定音,有了主意后,殿内不复方才的死气沉沉与躁动不安。
两位老巫师彼此对视一眼,却没有任何举动,那个方向的妖气淡薄,应该是一只小妖,还不足http://www.hetushu.com以让他俩如临大敌。
与他同行的,还有两位年长地巫,一方面是随行保护,另一方面却是自觉活够了,在这场与天邪教的厮杀中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干脆与这位汉家郞一起前往妖域赴死,就算葬身妖腹,也没有任何遗憾。
十几位地巫联手,重创并打退了一头想要借机破城的兽将,突如其来的混战很快平息了下来。
连话都不会说,应该只是一只初识灵智的小妖,看到小红鲤身上化形境的妖气升腾,根本不敢有任何违逆之举,老老实实的与小红鲤沟通起来。
“出来!”
不仅寻常蛮人不会过来,甚至连巫师也不会到这里来冒险。
“公子,这里是妖域的外围,附近有一只化形境的黑砾鼠王!”
天晓得巫王那边又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或许化被动为主动,冒险一击。
妖族等级森严,化形境完全碾压灵犀境,黑罗鼠哪里敢不从,当即老老实实的在前面领路。
出城容易,入城难,城内的巫师们想要护送几个人突围还是有和图书能力办到的。
走了十余里,李小白忽然抬起手,朝着某个方向望去,在他身侧的另一匹马上,小红鲤忽然手一指,平空凝聚出一支水箭,射入了百步开外的草丛中。
白蛮巫师们第一次用这样的方法来表示自己的立场,明显有些不太适应。
李小白点了点头,继续打马前行。
……
左右两边来来回回的人并不在少数,乱哄哄了好一阵,巫师们这才坚定了自己的立场,再次彼此对望,突然齐齐笑了起来,根本不需要谁来作出评判,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西行五十余里,后面早已经没有邪兽与王都天门城的影子,而前方的野草足足一人多高,同样看不到任何道路的痕迹。
鼠王并不是真正的王,只是这一带的老鼠头子罢了,李小白显然没兴趣让一群老鼠解莽国王都的围,恐怕这些乌罗鼠的数量还没有邪兽多,去多少都是送死。
有的人刚站定,却觉得哪里不对,又跑到了另一边。
支持的人堪堪过半,十几人弃权或依旧犹豫不定,只有少部分人持反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