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3章 欺负鼠妖

光凭它手下那十几只吐纳境和百来只灵犀境小妖,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光是那只鲤妖就够让它喝上一壶。
“我们原本没有恶意,而且很好说话,所以你不要想的太多!”
阳光洒入岩洞内,照亮了大部分空间,可以看到角落里不时有各种老鼠的身影。
轰隆!~
“公子小心!”
李小白神色如常地说道:“我有一笔交易,想要与几位大妖商谈!”
鼠类擅长于打洞固然没错,可是架不住人家放水淹啊!
至于有没有淹死的,谁知道呢!
“猫?哪儿来猫?这里不可能有猫!”
“吱吱!你们想要找金雕大人?嘻嘻,你们这些人族都活腻了吗?”
不仅仅是它陷入震惊,连一同被护在身后的两位白蛮老巫师也同样震骇莫名,真丹境大妖的妖术都能够如此轻易挡下来,而且看上去浑然没有受伤,难怪能够降服住一头大妖青蛟,想到这里,他们对此行的信心又多了几分。
黑砾鼠妖彻底没招了,只好认怂。
即使对方是这一带各种鼠类的王,李小白也没有太客气,直接警告对方不应有的心思。
平淡的语气仿佛与他交谈的不是一只鼠妖,而是一个寻常人族。
……
和_图_书壁上的石峰里,地面上的凹坑里,还有洞外,大量泉水溪水疯狂涌入洞内,地面迅速变得泥泞起来,汹涌的水势大有淹没这个耗子洞的势头。
黑砾鼠妖气得长长的八字胡须乱抖,它原本想着占据主场优势,让这些人族乖乖的送上好处,却没想到对方根本软硬不吃,甚至不在乎当场开打。
跪在鹰巢下方的黑砾鼠妖眼睛都瞪直了,都说鼠目寸光,可是这一幕发生在却不止一寸距离内,雕大王的风刃连石头都能斩开,或是落到对方身上却像轻描淡写一样,连层油皮都没有蹭破。
突如其来的风刃就像是一个下马威。
李小白压根儿就没在乎这只色厉内荏的黑耗子,别说自己一指剑光就能要了它的小命,一起跟来的两位白蛮巫师也能轻而易举的打爆它。
这只化形境黑砾鼠妖被称为鼠王,还真是有几分道理,想必附近的大小鼠妖都归它管。
嘶啦啦一阵凄厉的呼啸淹没了两位白蛮老巫师的示警,他们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
这只金雕大妖倒是挺会给自己搭窝,这么大的鹰巢,莫说一只金雕,就是上百只金雕也够住了。
即使拥有化形境的修和-图-书为,可是听到这声“喵”的第一时间,依旧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黑砾鼠妖气得直哆嗦。
小红鲤一点儿都不客气的发动妖术。
第一道浪花掀了起来,狠狠冲进岩洞深处,就像炸了锅一样,里面各种吱哇乱叫的声音不绝于耳,许多鼠类仓皇四窜着从洞里逃了出来,有些甚至攀着洞顶和岩壁乱爬,当经过李小气白等人时,立刻躲得远远,形成了很大一片空白地带。
看到鹰巢就在眼前,黑砾鼠妖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了片刻,突然一路小跑着冲了上去,纳头便拜。
两位老巫师不约而同的为之侧目。
“你现在还是别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你连大妖都不算,就别说什么大话了,没看到我们这儿任何一位都能完虐你吗?别再废话,老实带路!”
可是岩洞内依旧毫无声息,仿佛那些老鼠们被吓得噤若寒蝉,根本不敢吱声。
李小白向小红鲤举起了大拇指,居摩湖里出来的这个小妖跟在妖女身边,总算没有白学。
“住手,住手,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公子的表扬,可把小红鲤给乐坏了,又是一个浪头打过去,洞里立刻漂满了水耗子。
小白m.hetushu.com同学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李小白向小红鲤递过去一个眼神,几乎席卷了小半个耗子洞的洪水飞快倒灌出洞外,水面上漂满了喝饱了水的鼠类,有一茬没一茬的喷泉。
浑身皮毛犹如天鹅绒般细密的大黑老鼠在突然升腾起来的黑烟中变成了一个八字胡的驼背老头,笑声诡异的上下打量着被乌罗鼠小妖带过来的一妖三人。
李小白心里不屑地想到,对方这般举动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李小白指使小红鲤欺负完这窝耗子后,又扮起了红脸,一语双关的暗示着对方,莫怪我手狠,只怪你没眼力劲儿,早听话不就结了。
刚才那十几道足以将石头斩裂的风刃就像微风拂面般对他毫无任何伤害,落入那只金雕大妖眼中,何尝不是一种硬实力的示威。
“雕大王,小的被人欺负了,求大王给小的作主啊!”
没想到对方的上头居然是一只真丹境的金雕大妖,想必这只黑砾鼠一定过的十分苦逼,胆战心惊的生怕哪天被大妖吃掉。
“好!既然你们想找死!那就去好了!”
“交易?有什么好东西,能让我瞧瞧吗?”
一只通体古铜色铁羽,高近丈的巨鹰正目光如电的俯视着黑砾和*图*书鼠妖后面的一行人。
金雕大妖说完便转身,消失在李小白的视线中,振翅不知飞向何处。
随着山顶夹杂着雪粒子的寒风,一个冷厉的声音从鹰巢上方传来。
跟着化形境鼠妖翻过三个山头,然后登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峰顶,粗大的树杈堆砌出一座几乎占满整个峰顶的鹰巢,看似胡乱,却有一种特殊的美感。
黑砾鼠妖与李小白等人前方构成鹰巢的部分树干枝杈却忽然往里面退缩,露出了一个丈许高宽的洞口。
他突然将身旁的小红鲤往身后一拉,同时张开双手踏前半步。
原形为黑砾鼠的八字胡驼背老头一脸贪婪之色,它心中甚至在暗想,如果把这些人族都杀掉,交易的宝贝岂不是归它自己所有。
“你可以试试看!”
尽管黑砾鼠妖在前面领路,李小白却分明察觉的到,对方的腿肚子在不住的打颤,要不是被自己和小红鲤给欺负的够呛,打死它也不会主动来到这里。
“你们不要欺负妖!”
即使变作人形,老头的猥琐模样看上去依旧与一只活脱脱的大老鼠没什么分别,更不用提一双小豆眼,一对保留了鼠爪特征的尖锐手爪。
自峰顶至山腰,随处可见散落的森森白骨,有野兽,m.hetushu•com也有人族,看上去颇为瘆人。
“喵!~”
这是在告黑状呢!
“胆敢闯入我灵鹫峰,果然有几分能耐!”
雕也好,鹰也罢,这类猛禽都是鼠类的天敌,哪怕修为相近,金雕想要吃黑砾鼠,也不会比逮兔子更费劲儿。
妈蛋!穿的少了!
“你确实有这个资格!进来说话吧!”
“小心妖术!”
一声异常响亮的猫叫回荡在鼠洞内,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声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
“很抱歉,冒然造访,不过我等确实有事与大妖相商!”
察觉到周围空气中越来越浓的湿气,黑砾鼠妖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
它话音刚落下,这座巨大的鼠洞内便开始响起了噪杂的吱吱声,声势越来越大,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老鼠藏身在这里,即将如潮水般涌出来。
李小白施施然的拱了拱后,随手就像掸灰尘似的随意拍了拍身上的衣衫。
这些死耗子真是不知死活!
一阵密集的风刃平空出现,骤然冲到了李小白面前,连他的衣服都没有碰到,然而却在眨眼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黑砾鼠妖声色俱厉的尖叫道:“你别唬我,别以为有一条鲤妖就敢闯进妖域,这儿是我们妖族的地盘,我只需要一句话,让你们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