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4章 魔语

如果无城子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李小白的伎俩注定不会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对方信奉邪神,自己在心灵上挖出一个巨大的破绽,那就不要怪专业人士堂而皇之的趁虚而入。
“呃,我这是怎么了?”
忙着喂饱妖女的李小白耸了耸肩膀。
“不用挣扎了,你是挣不脱的。”
“醒了?”
李小白并没有放过这个俘虏,在察言观色中,左一句右一句,句句命中无城子的心中所想。
“迷魄”剑光最喜欢这等负隅顽抗,死不投降之辈,一旦中招,立刻心志被夺,变成一个坦白从宽的诚实乖宝宝。
“无城子,神霄宫长老,在神霄宫内有一个私生子,名叫黄且,现年二十九岁,炼神境高阶,你的另一个身份是天邪教十二法王之一白相,与黄台法王共同负责五宫七宗的潜伏任务,神霄宫内有天邪教弟子三十七人,五宫七宗里面有一百五十一人,你掌管其中一……”
李小白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无城子心中却仿佛惊雷接连炸响,脸色变得惨白无比,颤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术道修为明明是全真境的强者,心理防线却犹如漏勺一般,仅仅几句话就被拿捏住心理活动。
“吾名域外天魔,世人称吾为大魔头!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小白曰:怪我咯?!
李小白抬起手,一条银链如蛇般抬起,不仅仅是环环相扣的链环,还有一根根如头发丝般互相纠缠在一起银索,两者双管齐下更添坚韧。
具有强烈麻痹效果的神经性毒素迅速发挥出作用,无城子的全身肌肉开始变得僵硬起来,即使没有被砸晕,也会因为扩散毒性而晕迷。
“魔头,你想要干什么?”
没办法,哪怕对方不是什么所谓的域外天魔,现如今人为刀俎,自己为鱼肉,无城子只能把对方当作域外天魔来看。
李小白一边扒着荷叶,将异香扑鼻的叫花鸡放进盘子里,推向已经迫不m.hetushu.com及待的清瑶,一边说着,又从火堆里扒出一枚泥球。
在某种意义上,意外降临到这个世界某个边境小镇纨绔子身上的他,与天外邪神还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他已经先一步进入了这个世界罢了,而后者却想着携带本体的力量降临。
李小白冲着他笑了笑,随即朝着另一个方向望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无城子缓缓睁开眼睛,他很快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全身上下软如棉花,完全没有一丝力气,甚至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身体内的灵气就像贼去楼空,根本调动不起来。
直到现在,无城子依然不明白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现如今,天邪教埋伏五宫七宗十三门内的钉子足足有上百人,其他小宗门也有,甚至有一个小宗门的宗主正是天邪教弟子,来自于里里外外的掩护,使天邪教变得越发隐匿。
“可以了,来吃吧!”
一道淡淡的白光击中了毫无反抗能力的无城子,这个满口不投降的家伙,目光瞬间变得迷离起来。
“我不需要你投降,只需要你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他很想反驳,可是隐隐又觉得对方的话有些道理,根本无从反驳,这世间的人,又如此年轻,怎会有这些稀奇古怪,看上去又荒诞不稽的诡异想法,难道真如对方所说,这个年轻人真是什么域外天魔。
“胡说,待邪神降世,我教一统天下,尔等蝼蚁如不速速皈依乞伏,等邪神发怒,必死无葬身之地。”
“难道是老天爷告诉我的?我可是域外天魔,最擅长于玩弄人心的魔头,哈哈!”
尽管紧紧闭住嘴巴,一言不发,可是无城子根本无法控制住内心深处的惊讶,对方竟然能够看穿自己的想法,而且一句都不差,这究竟是什么诡异手段,自己还有没有秘密可言。
“迷魄”剑光的效果并不长,只有一刻钟,不过http://www.hetushu.com李小白还是问到了不少极具价值的信息。
然而“玄星”化作的锁链死死的锁住他,别说是一个失去了灵气,又浑身肌肉筋骨酥软的全真境术士,就算归元境的武者也休想轻易挣脱。
无城子目瞪口呆,嘶声道:“这不可能!我怎么会说?”
钱袋里青蛇镯和红玉佩不见了踪影,大小妖女正泡在半里外的温泉潭里扑腾着,煮着一潭香艳的妖女汤。
清瑶望向火堆旁那些围成一圈的土疙瘩,情不自禁的口中生津。
李小白遥望芷蓉远去的方向,他并没有急着去追赶,而是抓着无城子往地面落去,同时摸出一支针管,往对方脖颈处轻轻扎了一下。
李小白的胡说八道让无城子怒不可扼,就像自己最虔诚的信仰不仅被人践踏,还泼上了一盆臭狗屎,要不是无法动弹,体内的灵气又贼去楼空,他恨不得现在就跟这小子拼个你死我活。
“神霄宫中还有谁是天邪教中人?”
迷离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明。
供奉天外邪神的天邪教中人,何尝不也是身陷于一个大大的心理陷阱中,李小白所做的只不过是将其拖出虎穴,又一脚踹进新的火坑。
“你是谁?”
失去混沌青莲剑光的出其不意,只剩下炼神境的术道手段和洗髓境的武技,想要战胜全真境的术士,完全是痴心妄想。
李小白根本没打算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细,有一个星罗宗已经够烦人了,再加上一个天邪教,更是烦不胜烦。
李小白伸出手虚握,作恶狠狠状说道:“这方天地是本魔的掌中之物,那个什么狗屁天外邪神也敢窥觑,你们这群为虎做伥的家伙简直是活腻了!”
天邪教这几年闹出的动静,甚至还抵不上他一个人折腾的。
“在天邪教中是何地位?”
……
无城子莫名感到口干舌燥,他摇晃着脑袋,完全不知道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那个自称是域外天hetushu.com魔的年轻人向自己一指,自己就变得奇怪起来。
用荷叶包裹,外面再抹上一层烂泥的叫花鸡他一个人是吃不完的,当然还有其他妖的份。
“迷魄”剑光一个昼夜只能使用一次,方才的一刻钟审问,他也只问出了大概,还有许多细节情报并没有问出来,或许其中还夹杂了一些自己无意中忽略的关键信息。
李小白横竖不说实话,没心没肺的挑衅着这个全真境的真人。
无城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原本是不信对方的胡说八道,可是架不住李小白的对他心态的精确把握,一步步不由自主的踏向用妄语之言编织的心理陷阱。
“天邪教的据点在哪里?总部在何处?有多少弟子?”
李小白摇了摇头,手一指无城子:“迷魄!”
不远处火光跳动,一个人影正在往火堆中添着柴。
“世界犹如河中之沙,无穷无尽,有的世界有人没有妖,有的世界有妖没有人,有的世界既有妖也有人,有的世界什么都没有,有的世界除了人和妖,还有其他的智慧种,有的世界没有人和妖,却有各种想像不到的智慧种,世界之大令人无法想像,天外邪神只不过是一个较,高层次的生命,妄自称神才是最可笑的事情,本质上与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你会相信一小群蝼蚁自以为顺从一个熊孩子,就能够统治大树底下的一尺方圆之地?熊孩子想要踏灭蚁窝,只不过是举手投足,你们又有何反抗之力……”
别看那些土蛋貌不惊人,里面却藏着她最喜欢的美食之一,叫花鸡。
无城子身上的束缚又紧了一分,他咬着牙叫道:“你死心吧,本尊就算是死,也不会投降!”
“你真是域外天魔?”
“你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心里又在想,这小子很有可能在骗我,这根本就是一个谎……”
作为一个全真境的真人,无城子不仅在神霄宫内地位不低,在天邪教内同样也是一个不同寻常m.hetushu.com的角色,他是天邪教打入术道五宫七宗里面,身份最高的天邪教中人,而且还是一位法王,称号叫作白相。
李小白不紧不慢地继续发问。
“玄星”飞剑将对手失去控制的飞剑裹挟了回来,李小白并没有将其收回作为自己的战利品,任由神奇的“玄星”依旧本能,一点点将其吞噬。
埋在无城子心中的种子迅速生根发芽,他似乎有些接受了这个胡说八道的观点。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还有女子的嬉笑声,一个青衫,一个红衣,两个女子巧笑倩兮的相伴款款而来。
想要将天邪教一网打尽,需得事无巨细的尽可能详细才行,他试图直接攻破对方的心灵,不借助于“迷魄”剑光的短暂效力,随力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些心理病态的家伙始终是要跳坑的,不如老老实实的踏到李小白自己的坑里。
就在刹那间,他有如在数九寒冬被扒光了衣服被围观一般,连一丝一毫的秘密都没能留下。
蛇是五毒之一,由蛇化蛟的清瑶在这方面更是拿手好戏,什么样的毒性都能够调制出来,麻痹的,麻醉的,浑身瘙痒的,引动七情六欲的,一触即亡的,延时发作的,应有尽有,李小白身上没有少备这些奇毒。
无城子依然不肯相信,他看穿了李小白的坏笑背后的鬼话连篇。
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自己手上这个擒获的俘虏,这还是第一次在正面硬刚的情况下,将一名全真境术士生擒活捉,其难度完全不下去将其击杀。
李小白继续向对方灌输一些奇怪的东西。
“你们之间的相互联系方式是什么?”
“无城子!”
李小白拨拉着火堆,十几个泥团正在火堆里翻着身。
“其他术道宗门是否有同党?他们的名字?”
无城子大着舌头,艰难地说道:“你,你是谁?”
“无论你信与不信,我就是魔头,就站在你的眼前!”
“你坦白从宽了!”
自从这位全真境真人落入李小和-图-书白手中开始,他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在心理卫生的理论当中,神经病何尝不也是一线魔念植入内心深处引发的畸变,如果能够将其根除,这种心理疾病也能够不药而愈。
“公子,晚餐好了吗?”
一个炼神境术士能够擒杀全真境的真人,这样的骄人战绩足以震憾整个术道。
不过他还是回过神来,想起了李小白此前所说的话,瞪着眼睛叫道:“我,我坦白了什么?你休想诈我。”
李小白的话就像魔音贯耳,一句句动摇着无城子对天外邪神的信念,他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是浑身上下被“玄星”锁链捆绑的动弹不得,根本无法拒绝这些充满诡异念头的话语。
李小白拿起钢钎,将其中一只泥球拨拉了出来,手中暗劲一吐,紧紧包裹住多层荷叶,被烤得又干又硬的泥壳立刻崩碎,只剩下里面已经变了色的荷包团儿。
“你叫什么?”
如果无城子能够对混沌青莲剑光的神奇有所了解,别说是生擒或击杀,恐怕李小白会毫不犹豫的掉头就逃,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无城子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术士自以为仙长,却远远没有达到餐风饮露,五谷不食的辟谷之境,依然需要一定的饮食,一日一夜未曾进食,使他对美味的抵抗能力与凡人毫无区别。
不过李小白在交手时还是占了许多便宜,对方根本无法防备他的那些手段。
小红鲤比较内向,不像大妖女那样藏不住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过眉眼之间却掩饰不住几分期待,显然也被清瑶带着了一个小吃货。
在某种意义上,他与魔头还真没有什么区别,挑战世人的三观,颠倒乾坤黑白,所过之处天灾人祸不断。
李小白故弄玄虚的邪教着,往对方心底又埋下了一颗诡异的种子。
也不嫌烫,他抱着荷叶团来到火堆旁的长方木桌上,善解人衣般层层剥开荷叶,随着一股白汽从叶间升起,一股奇香瞬间扩散开来。
“你自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