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3章 擒拿

万均以一击之力,直接剥夺了无城子的这枚法器。
腰间钱袋开始蠢蠢欲动,小红鲤和青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现身,可是李小白却轻轻一拍钱袋,让两妖安分下来。
原以为胜券在握,却没有想到手下被接连击杀,无城子心中生出一片寒意,自己竟然小看了这个静霜宗的炼神境弟子。
李小白知道自己的话就像一支鱼钩,成功钩住了这个全真境的真人,使其不会追击芷蓉以要挟自己,也不会掉头逃跑,让人追之不及。
“鸠曜!紫霖!”
“师姐,你先走!”
要不是致晕迷的剑光“紫霖”错失目标,李小白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来擒拿对手,不过仅仅只用了三四拳,一个全真境的真人便如同死狗一般,瘫软在他的手中。
“龙吾!”
眼下对方看上去恨不得要吃掉他的表情,正中李小白的下怀。
“找死!”
李小白剑指前方一道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击中了无城子,他的动作一下子变慢了许多。
此时此刻,他已经无心恋战。
赑屃龟甲巨盾随即迎了上去,一阵噪杂的剧烈摩擦声响起,龟甲表面火星激烈四射,那道金轮竟然直接破开了赑屃巨盾的奇异防御力场,开始切割盾面。
无城子第三次发出同样的质问。
什么炼神境!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分明是幌子,哪有如此厉害的炼神境术士,接连击杀三个凝胎境不说,还直接毁灭了他的一件法器。
爆发出全部重量的“玄星”虽然分崩离析,依然给这件法器造成了重创。
“你到底是什么?”
无城子祭出一方石印,狠狠砸了出去,造型古拙的灰石方印一出现,迎风变长,眨眼间变得像房子般大小,约有三四丈方圆,硬生生从“玄星”飞剑组成的剑阵中撞出一个缺口。
又是一面大盾出现,第二面,第三面,那些牛毛细针足足贯穿了四道大盾,这才终于止住了势头,在第四面大盾的盾面上扎成密密麻麻的毛茸茸模样。
“想要困住我吗?没那么容易!”
虽然解和_图_书了赑屃巨盾的燃眉之急,却使“玄星”在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战斗力。
“杀你的人!”
从塔底垂落的黑线网看上去柔弱无力,却在一缩一涨之间,稳稳抵住了“玄星”飞剑的反复冲击。
李小白改变了主意,击杀对方固然一劳永逸,如果能够生擒活捉,多半又能审问出不少关于天邪教的底细,至少不需要简单粗暴的依靠栽赃扣帽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方式来试图让对方浮出水面。
李小白依旧没有理他,直接开门见山,顺便给芷蓉多争取一些时间。
飞剑斩在石印表面,溅出火星与石粉,留下纵横交错的深深剑痕。
天邪教的布局所图甚大,最是担心一步错,步步错,若是五宫七宗有了防备,他们接下来的计划将会受到重重阻碍,即便紫华山会盟,这个小子故意混淆魔宗与天邪教,彼次帽子乱扣。
李小白没有任何迟疑,剑指一点,一道剑光几乎险而又险的擦着天城子的鼻尖而过。
能够修炼到全真境,身家底牌总是有那么几张,不然早就被其他人灭掉。
李小白依旧保持着让人捉摸不定的高深莫测。
看到不断扩大的绵密剑光,无城子第一时间规避,但是他躲得再快,也没有“奢摩”剑光的撕裂之网扑过来的速度更快。
她不敢回头,生怕多看一眼,就会忍不住转身冲回去,与这个小混蛋一起面对强大的全真境真人。
又是一道剑光击中了无城子,将他的身形定住了一息。
“这不可能!你是谁?魔宗吗?”
以风火雷冰四系法术为主的灵符法术瞬间四分五裂,一支黑色小塔悬立于无城子的头顶上空,撒下黑色网状的丝缕姿意四射,将百余张灵符构建的法术硬生生搅散。
李小白指着无城子,后者心里警兆缭绕不散。
无城子第一次面对这种诡异的剑光,左支右拙,生怕沾上一丝,一度放弃了反击。
芷蓉离开身边,意味着他可以放开手脚。
从星罗宗守央真人手上得到的战利品六爻两仪盾,六和图书面盾牌当场报废了四面,如果它们不是一位全真境真人的得意法器,恐怕还难以阻挡住这些歹毒无比的牛毛细针。
既然已经释放出混沌青莲的剑光,李小白就没打算放过对方。
“你就这么关心你的小女人吗?”
漫天的电光消失,他的御剑术同样受到了影响,身形一个趔趄。
“当然不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做了这么多事情,怎么可能没有蛛丝马迹留下,所以你们终究还是枉费心机。”
李小白抬头遥点,一枚淡白色光球在指尖前方平空出现,随即像肥皂泡一样崩灭,与其一起崩灭的还有电球与电弧交织的雷霆之网。
语气虽然杀气腾腾,心里却在不断的七上八下,天邪教擅长玩弄阴私的勾当,同样也十分忌讳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刚刚在他心里植下的那颗种子在不经意间冒出了小小的嫩芽。
又一次舍下李小郞,不得不自行逃命。
李小白剑指再出。
李小白手段频出,拼着内腑受到震荡,硬生生扳回了不利的局面,让对方变成了孤家寡人。
混沌青莲的剑光并不需要消耗灵气,只要蕴育足够的莲瓣灵光,便能够随心所欲的发动,因而在攻击频率上,李小白稳稳压住无城子。
想要出其不意的干掉这个全真境真人,总能找到机会。
他并不在乎对方现在就相信,或者完全不信,事实上只要听进去,就已经如同一颗种子,成功钉入了对方心里,随时都会生根发芽。
糟糕!
双方的一攻一防完全超出了李小白的术道修为层面,让他身后的芷蓉看得胆战心惊。
他冷声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无论是天邪教还是魔宗,两者实在都太能隐藏,五宫七宗也只能隐隐察觉到有潜伏势力在活动,却无法分辨究竟是魔宗还是天邪教。
无论是龟纹巨盾,还是能够肆意变化数量的飞剑,如此攻击力和防御力都超乎想像。
小黑塔被剑光之网边缘扫了一下,当即消失了三分之一的塔身,hetushu.com笼罩住无城子的黑丝网骤然消失。
无城子心头惊疑不定。
境、法、器是术士的根本,修为境界代表了基本实力,法术与法器意味着在这个基本之上的加成,同样的境界下,法术与法器的威能往往决定了生死胜负。
不过想要生擒,困难又增加了许多。
激烈喷洒的火星消失了,两件法器的激烈硬撼下,巨盾翻滚着砸向李小白,金轮被生生撞偏,往另一个方向斜斜飞出,“玄星”有点儿惨,变成无数银色灿烂的碎片,如雨点般坠向地面。
“走!”
终日打雁,怎能让雁儿啄了眼,天城子虚晃一枪,捏动法诀,炸开漫天的霹雳电光,欲将李小白与芷蓉两人淹没进去,同时抽身疾退。
一个全真境的真人与三个凝胎境的弟子,竟然完全奈何不了对方。
……
此时此刻,还没有到需要她俩出手的时机。
“万均!”
李小白手一招,终于将所有残片收拢齐全的“玄星”飞剑飞了回来,扑向小黑塔护持下的天城子。
看到这一幕,芷蓉终于明白自己留下只会成为拖累,她不敢让李小白分心,残酷些的说,不想让他白白牺牲,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含着泪驾御剑光飞向远方。
李小白得势不饶人,随即两道剑光射出,“鸠曜”剥夺五感,“紫霖”致人晕迷,是生擒活捉对手的最佳手段。
全真境的真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他很快想到这么一个猜测。
芷蓉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视线中,李小白不再顾忌什么,杂乱无章的剑光之网扑向无城子头顶上方的小黑塔。
来吧!
“五宫七宗早已经知道你们在暗中兴风作浪,所谓魔宗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
“给我破!”
与金轮心神相连的无城子脸色一白,明显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震荡,他无法相信自己的金光生死轮竟然就这样被毁了,当看到那个静霜宗炼神境小子的目光望向自己头顶时,有些慌了神。
李小白所能够控制的“玄星”分体仅限于二十七个,不得不抽出心神控和_图_书制着其中一部分追赶融合散失的碎片。
翻滚的巨盾从李小白和芷蓉身边擦过,掀起的恶风让两人在飞剑上险些站立不稳,好在御剑术使人与飞剑合一,有惊无险后,很快又恢复了稳定。
即使面对全真境的真人,此刻看来,似乎也不是无法抵御。
“天邪教潜伏在五宫七宗的人员?你们的老窝在哪里?”
李小白信手一招,一面大盾出现在身前,就听到噼噼啪啪的爆响,那些牛毛细针竟毫无阻碍的射穿了大盾,依旧不依不饶的向他射来。
李小白冷笑着真真假假的故弄玄虚,欲将这潭水搅得越发混浊。
“玄星”飞剑终于得到发威的机会,一化二十七,将无城子围在正当中,全方位的动态封锁起来。
即使是小黑塔撒下的诡异黑网也没能拦截住“曦和”剑光毫无阻碍的贯穿,垂落的黑色丝缕平空蒸发。
一个全真境的真人想要全心全意的逃跑,李小白并没有太多的办法成功留下对方。
无城子大抽一挥,爆烈的电光中夹杂着无数闪烁着碧绿色幽芒的牛毛细针,笼罩向李小白。
“这就想走了吗?”
芷蓉的心此时此刻就像被撕裂了一般,晶莹的泪珠被卷入狂风中,转瞬间消失不见。
“少说废话,放马来战!”
这世间凡是见过剑光之人,大多数都已经坟头长草,一些人甚至连坟头都捞不着。
混沌青莲剑光骤然出击,将与“玄星”硬撼过后,看上去有些微微变形的金轮笼罩了进去。
“碎岳!”
李小白却并没有停下,“玄星”变化出来的银轮与正在和赑屃巨盾一较高下的金轮狠狠撞在一起。
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无城子却已经是来不及。
李小白捏出一个法诀,引动狂风将猝不及防的芷蓉卷出数十丈开话,脚下飞剑却带着他截住了天城子的去路。
“袁光!”
嘭一声剧烈的炸响,带着无城子冲出“玄星”包围圈的石印仿佛被一记绝强的力量全垒打,无城子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失控的石印飞出百余丈开外,斜斜的m.hetushu.com坠向地面。
他恶狠狠地盯着李小白,怒道:“你找死!”
“奢摩!”
无城子忽然掷出一道金色圆轮,高速旋转着向李小白扑来。
天城子根本不管不顾,催动脚下飞剑欲全速逃离。
李小白就像握着一支铁锤,一下又一下,将无城子亮出的底牌砸碎,这个时候拼得就是谁的底牌多,谁就能决定最终胜负。
一百多张灵符出现在李小白的手中,又是百符齐出,铺天盖地的法术向对方冲去,“玄星”飞剑聚为一体,有样学样的变成一轮银色圆轮,直接撞向正在与龟甲拼硬的金轮。
“曦和!”
无城子心神以乱,天邪教藏匿多年,行事极为小心,怎么可能轻易会让五宫七宗的人知道自己的底细。
这点儿时间虽然短暂,但是对于李小白来说,却已经足够。
对方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摧毁自己一件法器,那么就能摧毁第二件,第三,将自己一层层削弱,这并不是无城子愿意看到的。
后者明显可以感受到大恐怖的危机感就在眼前掠过,来自于内心深处的剧烈警兆,使他背后汗毛直竖,自己差一点儿就死了,这到底是什么手段,法术?还是法器?
就在这时,天城子突然转向,驾驭着剑光扑向被狂风卷远的芷蓉。
一直重拳视若无物般穿过近身的灵气盾,直接重重砸在了无城子的眼眶上,当场眼冒金星。
当听到从李小白口中说出“天邪教”这个词时,无城子终于色变,他嘶哑着低吼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碎岳”剑光毁物不杀生,但是破坏力却是毋庸置疑,一件极强的法器当场被毁。
这家伙是真的想逃了。
已经被搅乱了心思的天城子无心在意那个逃走的静霜宗女弟子,他恨不得抓住李小白,严刑拷问,毕竟天邪教的曝光与否,关系到天外邪神能不能顺利降世。
“奇居!”
“想走,没那么容易!”
看本公子怎么把你虐得欲仙欲死!
剑光之网无可阻碍的席卷而过,霸道无匹的金轮法器眨眼间变成了齑粉,点点金光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