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8章 小郞的保密局

芷蓉一声轻喝,驾驭着剑光冲天而起,包括李小白在内,三十余道剑光紧随其后。
收获这个全真境强者在某种意义上打乱了李小白的原定计划,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有想过反过来在天邪教内部埋下钉子,而且还是一个法王这样的骨干人员。
他刚准备躺下,一个人影悄然落在了屋门外,抬手轻叩房门。
“小郞,待会儿跟紧我,不要走散了!”
越庆国和莽国境内只留下最基本的情报网络,与其说是情报网络,倒不如说是半公开的邮驿和急递铺,也就寄个信,传个话什么的,搜罗点公开和半公开的信息,顺便接点儿跨国收发民间信件的活计,也算是给留守的圣宗眼线一个填饱肚皮的生计,虽然开张没多久,但是生意貌似还不错,也不会触及两位巫王的底线。
他不禁向送信的这位师兄多看了一眼。
“放心吧,师姐,我连房子都带了!”
李小白接过血玉符,将回信展开,确认了一下印鉴,便将其化作飞灰,彻底灭迹。
同行的师兄师姐们捂着嘴忍着笑,一个个忍俊不禁。
李小白站在小院里,不时漫无目的的走动几步,表情若有所思的考虑着自己的计划。
静霜宗山门附近的联络站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遣专人将这封信件送往更高一级的保密局站点,然后逐级上传。
虽然在短时间内将会影响新小团队的战斗力,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默契一点点增加,巡逻小队的战斗力将会相应提升,更重要的是,能够增加五宫七宗十三门彼此间的联系,避免因为一盘散沙而被各个击破。
紫华山下的那座盆地内乌泱乌泱的人群中,芷蓉不时回头叮嘱,此处非善地,昔日参与会盟的各个宗门彼此厮杀,对于重新来到此地的人来说,仍然记忆犹新。
杀鸡骇猴之后,参与集结的术士们无不老实了许多,不过依然需要小心谨慎,大家在表面上不会公然动手,可是hetushu.com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在暗地里下黑手,毕竟各宗的真人并不会把太多的精力放在裁定这些小事情上。
静霜宗上下已经熟悉了这只猴妖,平日里不是在鹰嘴崖老实修炼,要不就是在山林间采摘野果菌菇,或捕些小兽,因此它进出山门,并不会被拦截和盘问。
李小白将密封好的油纸信封和用来召唤圣宗门人的血玉符一起递了过去。
除了芷蓉,他很难猜到还有谁会给自己寄信,尤其还是同为鹰嘴崖的弟子。
原本只是抓到一把三带二,谁能想,摇身一变,成为了齐溜出的同花顺,这场牌局算是有的打了。
替无城子送信的庸合正是另一位法王的下线,因而李小白并不知道术道宗门内所有的天邪教奸细名单,手上只有无城子提供的那份而已。
金瞳六耳猕猴带着信件和血玉符飞窜了出去,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紫华山术道会盟初步达成了一个方案,将神州东土划分出多个区块,五宫七宗十三门再加上一些小宗门,各家派出炼神境修为以上的弟子,组成一支混编队伍在各个区块内巡逻,搜集魔宗的线索。
“师弟看过信就知道了!”
几经生死,懂得了弱小就是原罪这个道理的悟空更是争分夺秒般,抓紧一切时间努力修炼,要不是李小白经常支使它到山野间采摘捕猎打牙祭,都快要变成了修炼狂。
“东西带齐全了吗?吃喝用具,不要忘了!”
这个临行动员演讲,言简意骸,不过芷蓉却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让众人听的很舒服,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这份统驭力却是毋庸置疑。
送走满心欢喜的师姐,李小白同样心满意足的摸着肚皮准备休息,打算趁着天还没亮,补个回笼觉。
不知不觉间,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一轮红日洒出万丈金光,从遥远的地平线上跳了出来。
细瘦有力的铅笔字,再加上独一无二的心神烙印m•hetushu•com,外人几乎很难伪制这样的信件。
与其他小妖相比,每日都能够得到一丝帝流浆,如此有利的修炼环境还不刻苦修行,简直是天理难容。
被意外收服,应该准确的说是被慑服的无城子似乎铁了心要跟李小白混,他以阴符经秘语写的信中介绍了一下自己最近的工作,一边试探那些手下,一边开始寻找得力人手,重建新的可靠下线,一旦有所进展,他与李小白的联络途径将会更加隐秘有保障。
天邪教也懂得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进同一个篮子的道理,有两位法王专门负责五宫七宗十三门的势力培植和管理。
“吱吱!~公子,信已经送到!”
李小白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的储物纳戒里面装得满满的,哪怕落到没吃没喝的险境,也依然能够让所有人坚持很长一段时间。
隐入无城子发间的那支银箍可不止是装饰品和纪念品那么简单,它同样是一支致命的凶器,只需要李小白的一个念头,他的脑袋就会像一只西瓜那样爆开红白之物。
李小白上下打量了这位师兄一眼,疑心渐起。
将信将疑的接过信封,李小白当即拆开,舒展信纸,在扫过一眼后,当即知道了是谁给自己来的信。
“出发!”
“嗯,你辛苦了,好生休息去吧!”
在鹰嘴崖待了几日,李小白的术道修为刚刚从炼神境初阶突破到中阶,芷蓉师姐便接到了宗主的赦令。
一旦发现端倪,立刻围而剿之,不留后患。
“悟空!”
事实上即便没有这封信,他也依然留有后手。
尽管术道依旧看不情自己的对手究竟是谁,可是依然有聪明人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昭平身陨,他和其他师兄一样,又投到了芷蓉手下,依旧住在鹰嘴崖。
保密局格外重视凡人成员的培养,术道宗门很难察觉到大隐隐于市的这张情报网络,无城子并不会料到神霄宫近期收入门中的几个新弟子实际上和*图*书还有另一层背景。
这封密语信不啻于投名状,等同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李小白的手上,他日或是心生二意,一旦曝光,恐怕第一个不放过他的,便是天邪教。
看完信后,李小白手一挥,将这封“投名状”烧成了飞灰,丝毫没有在意它的另一个价值。
直到现在,哪怕包括传递信件的天邪教中人都没有察觉到神霄宫无城子这个身份为掩护的白相法王已经心怀鬼胎,抱上了另一根“粗大腿”。
李小白打开屋门。
“没睡,师兄有何事?”
这封信是神霄宫无城子写的,恐怕谁也没有想到静霜宗一个不起眼内门弟子竟然是天邪教的人。
“信已送到,师兄告辞!”
李小白察觉到一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他回望一眼,不经意的点了点头。
……
来者正是芷蓉身边的一位师兄,名叫庸合,曾经是昭平手底下的人,只不过是那种并不显眼,没有太多存在感的弟子。
如果不是这封信,还真难以将他暴露出来。
李小白追问道:“何人?”
一个敏捷的身影闻声窜进屋内。
芷蓉愣了愣,随即想起这家伙可是连桌椅炉灶和房子都随身带着,怎么可能有遗漏。
芷蓉已经很习惯了颐指气使的上位者角色,在带队临行前,再嘱咐李小白携带的物资。
“公子,有何吩咐?”
“呃,倒也是!”
远处,神霄宫的无城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乱糟糟的各个宗门弟子,随即从李小白身上收回了目光。
在静霜宗的山门附近,李小白就设下了一处保密局联络站,持着血玉符作为信物,悟空可以很容易的与联络站接上头,并且将信传递出去。
庸合左右看了看,确定屋内没有其他人,这才继续说道:“有人托我给师弟送一封信?”
李小白并不是孤身一人返回大武朝,从另外途径一起返回的还有经过实战检验的精锐骨干力量,加入了部分皇家秘情司的人手,重组成为一支半脱离和*图*书圣宗专门为他服务的力量,被称为保密局。
“吱吱,悟空这就去!”
与上次出行一样,本次的目的地依旧是紫华山,只不过这次并不是会盟,而是集结整个术道的力量,无分彼此的打散后重新整合在一起。
吐纳境的小妖极擅长于在山野间纵跃如飞,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够抵达那个小镇,与心思多狡诈的人族相比,有时候性子单纯的妖族反而更可靠一些。
“知道了!”
尽管各个宗门的宗主和长老对前来紫华山的弟子严厉警告,不得滋事生衅,否则严惩不怠,在集结的这两天里,有十几名术士因为私斗而被废去了修为逐出宗门,其中一位凝胎境术士说废就废了,连自家宗门都没有出面求情,当真是毫不留情。
神霄宫无城子开始发展属于自己的眼线,李小白打算给他掺点沙子,一方面是防备,另一方面也是监督和掌控。
片刻之后,一封书信写毕,套上防水的油纸封,李小白打了响指。
妄图仅凭一己之力对抗天邪教,除非是他活的不耐烦了,在蛮人国度一行,李小白不仅仅破坏了天邪教蓄谋已久的计划,同样还有更多的收获。
联手两国剿灭天邪教大部分势力后,剩下的漏网之鱼已经不足为虑。
为了争得五宫七宗十三门联手拿出的奖励,鹰嘴崖几乎是倾巢而出,山门内其他几处,同样剑光升腾,最终汇聚成一条飞剑洪流,消失在遥远的天空。
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转了两圈,李小白睡意全无,他坐到书桌前,拿出几张质地柔韧的素竹笺,也不研墨,直接用铅笔在上面书写起来。
金瞳六耳猕猴从来都不会在屋内睡,无论风雨交加,还是电闪雷鸣,它都会坚守在屋顶,努力淬炼自己的妖气,争取早日化形。
庸合笑了笑,从怀中摸出了一封信。
与魔宗开战这件事相比,其他一些内部纠纷和小恩怨小矛盾,都可以或都必须放到一边,双方一旦全面开战,和图书造成的人员伤亡损失,将远远超过这点儿微不足道的内耗。
来者是鹰嘴崖的人,并非外来者,因而李小白不曾预料到对方竟然为跃入自己的院子。
李小白从来就不相信人性本善,滚滚红尘,被名利欲望迷了眼的大有人在。
递交信封后,仿佛没有在意李小白的诧异目光,庸合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一团金灿灿的绒毛,就像金色的火焰,飞快的冲进了院子,返回的金瞳六耳猕猴恭恭敬敬的奉上血玉符和回执信函。
毕竟无城子这条线若是脱离自己的监管,难免会有些人心生异想,弄出些事端来。
圣宗在莽国和越庆国原本极为原始简陋的情报网络经过他亲自精心调教后,现如今已经发展壮大,能够将触角伸到每一个城镇,甚至继续往村落延伸。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更何况她手上的储物纳戒容量远远不及李小白手上那枚大。
算起来,这个方案也是当年术道灭武,剿除残留武道门派和武者的故伎重施,只不过五宫七宗不会料到,表面上看似小杂鱼,水面下却潜伏着两头凶猛的史前巨鳄。
“师弟可曾安歇?”
与天邪教和整个术道这样的庞然大物放对,李小白格外小心谨慎。
仓促动用静霜宗内门弟子庸合这条线传递信件,一方面提醒李小白留心身边人,另一方面也仅限于一次使用而已,下一封信件将会由专门的可靠人员传递过来。
她的目光从李小白身上挪开,在众人身上扫过一眼,说道:“各位,此行颇有凶险,请各位师兄师姐彼此守望互助,也需小心谨慎,莫让贼子趁虚而入。”
由于严格的保密规则,即便联络站和成员被曝露,也很难顺藤摸瓜追寻到上一级和牵连到其他人员及联络站,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相关人员就会启动预备应急方案,一套方案不够,还有两套,三套,甚至更多。
“去帮我送一封信!到山外的青龙镇,以这个为凭!小心些,别让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