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7章 蛮部异动

芷蓉望向将油纸包小心收好,不让灵狐偷食的耿力图。
更何况李小白不仅出手援助黑羽巨雕摆脱黑纹白妖虎的妖术,还助其报仇雪恨,无形中使这只大雕对他更加信任。
照着李小白推算出来的结果,三支临时凑在一起的巡逻队驾驭着剑光,掠过茫茫雪域,浩浩荡荡的飞向血神即将现身的部落。
灵兽门弟子却被李小白硬生生一脚踹进了沟里,一门心思以为是肉干缘故,将油纸袋里那十几块肉干视若珍宝,打算带回宗门破解肉干的秘密。
耿力图再次确认了,这个死东西真的偷过嘴。
真是活见鬼了!
然而灵狐却腾的坐直了身子,狠狠舔了一下嘴巴,眼睛几乎快来发出光来。
不顾李小白和芷蓉就在身旁,耿力图也迫不及待的扯出一小条放进嘴里。
只不过蜀川道的两支队伍因为神霄宫万里和静霜宗芷蓉的缘故,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毫无保留的支持和大部分的信任,来自于白藏道的这支巡逻队只好跟着一起行动。
李小白倒是没有说谎,他也是个嘴馋的,独家秘制肉干做了许多,光是储物纳戒里放的,没有一万斤,也有几千斤,更不用说,前去秘藏洞天的大妖女储物蛟鳞里的存货,吃上十年都没有任何问题。
每一只优雅温和的白天鹅前身都是笨拙的丑小鸭,每一只凶恶暴力的大老雕前身都是一只毛茸茸的小萌鸡。
耿力图悲愤欲绝地往岩洞内走去,打人不带这么打脸的好吗?
站在预先留下的冰洞前,李小白举着望远镜静静观察着,以悬崖峭壁中上部分突出来的一大片悬空平台作为越冬地的瓦塔部落。
想要摆脱这种半信半疑的方法也简单,守株待兔,等着血神出现即可。
……
他忽然看到自己的灵狐偷偷舔着嘴巴,心神与之相连,哪里还不明白这个小东西在方才竟然趁自己不住意,悄悄偷了腥。
为了解开这个秘密,耿力和_图_书图还是腆着老脸接过纸袋,灵狐小毛窜了过业,眼巴巴的望着他。
“你这家伙,真是的!”
想要在雪域高原找到某支游牧不定的蛮族部落,唯有在冬季才是最容易,只要抵达其越冬地,除非整支部落消亡于这片白山黑水之间,否则一准儿就能找到。
“为何方才耿师兄……”
在芷蓉惊恐的目光中,黑羽巨雕先是一怔,低下头疑惑的蹭了蹭李小白手,没有发现美味的肉干,随即将脑袋放的更低,在转动用主动拱了拱他的手。
休息了一晚后,三支队伍没有在高空飞掠,而是选择了人迹难至的深涧低谷,几乎是贴着地面疾掠,小心翼翼的抵近瓦塔部的越冬地。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拿出一块肉干,丢给了这个馋鬼。
“别担心,还有!多的是!”
“好吧!是师兄心急了!”
自己在一旁提心吊胆,这个小魔头倒好,在一旁没事儿逗鸟玩儿。
耿力图也是拉下老脸,向李小白讨要。
能够抵挡风雪严寒的岩洞,储备充足的粮食和各种用具,让三支巡逻队可以放心休整,如此周详的预先准备工作,让蜀川道另一支巡逻队和来自于白藏道的巡逻队安心了不少。
随着时间推移,小雕的体形会越来越大,羽毛也越来越深,最终和它的长辈一样,变成一头神骏非凡的黑羽巨雕。
有了心理准备,芷蓉大着胆子,慢慢伸出手。
现管不如现吃,当然是记吃不记打。
占据此处险峻地势,主要还是为了防备冬日里因为饥肠辘辘而疯狂的野兽,只需要两三人看住上下峭壁的栈道,当有万夫莫开之势。
李小白又给了师姐一块肉干,大雕歪了歪脑袋,终于想明白,这是打算让别人喂它,瞪着金红色的瞳仁,直勾勾的望着芷蓉。
这支白藏道的巡逻队之所以一直跟到这儿,主要还是看在蜀川道两支巡逻队的队长面子上。
和_图_书狐无比聪明,立刻知道主人察觉了自己偷吃的行径,却依然叼住了肉干。
雪地耗牛如同大理石般的红肉,来自于南蛮之地的山野香草参与的十三种秘制香料,大武朝皇宫御贡,酵制三年酱味,找个好厨子再加上一个专业的吃货研究个十年八年就能琢磨出来,根本不算什么秘方。
气得芷蓉直跳脚,想要让李小白再吹竹哨,把它唤出来,可李小白却是不肯。
事实上吸引黑羽巨雕如此亲近,甚至只用一块肉干就攻陷了别人家灵兽的真正原因,却是潜藏在李小白血脉内的帝流浆。
原本在白藏道带队的逍遥宫凝胎境术士景新并不太相信,一个静霜宗弟子能够推断出那个血神的行踪,他更加相信大衍宗和玄机门的周天易数,或者是灵兽门的灵兽觅踪天赋。
李小白将油纸袋一股脑儿塞给了师姐。
开智化妖,这是生命层次的跃迁,任何一个物种都没可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芷蓉看到李小白与黑羽巨雕如此亲近,忍不住生出几分幽怨。
倒底是年轻女子,如此神骏的大雕,若是没有任何危险,她看着也有几分好奇,嘴上说着不要,脚下却是不由自主的靠了过去。
堂堂一个炼神境术士,为了几块不值钱的肉干求人,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是脸红脖子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自己以前给灵狐喂的是狗粮吗?
若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此时驱赶到一起的待宰数量未免也太多了些,光是刚刚围起来的那些牛羊,便已经达到了整支部落蓄养总数的三分之一。
由于食物充足,小雕长的极快,与李小白最初见到它时,已经不再是拳头大小的白茸球,而是已经跟老母鸡般大小,身上开始长出淡淡的灰色羽毛。
小毛又不是第一天见到肉,怎会馋成这样?
三支队伍很快准备起来,再加上队伍里的玄机门弟子卜课推算确认,当晚必有事情m.hetushu.com发生,从另一方面也印证了李小白的推断。
他倒是能够理解对方的怀疑,修为低,资历浅,确实很难赢得别人的信任。
“多谢师姐夸奖!”
“没问题!我这儿多的是!”
大雕叽哩咕噜的发出一连串轻鸣,以为李小白又要把肉干送人。
为了节省宝贵的越冬物资,让更多的族人坚持到开春,任何一个部落轻易不会选择外出而且在寒冬凛冽的时节,外出觅食的野兽会变得更加凶猛,甚至还会遭遇到饥饿的妖族,整个部落都有可能尽丧妖腹。
李小白又拿出满满一袋肉干,是未拆封的,里面至少有五十块分割大小相近的肉干。
不过并没有让景新和一些急躁的人等多久。
哪怕有自制玉符刻意收敛了这种淡淡的气息,以飞禽走兽的敏感感官依然察觉到了这种吸引力。
因为年复一年的扫荡,才能保持越冬地没有凶猛的野兽,雪域高原的各支部落并不会轻易改变越冬地。
为避免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血神,巡逻队不能使用法术窥探对面,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的肉眼目力,和李小白手上那支高倍焦的望远镜。
李小白刚把肉干塞到芷蓉手里,它就冲了上去,大脑袋一伸一收,还没等芷蓉发出惊呼声,就像她手里的肉干叼了回来,洋洋得意的往天上一抛,张着钩喙一口吞了下去。
“师弟,你可确认这个部落正在准备血祭?”
三支巡逻队近到瓦塔部落附近的一处山巅,就地使用冰雪和岩石建成了一座与周围环境几乎融为一体的雪堡,暂作歇脚。
毕竟静霜宗在这两方面都并不擅长这些。
李小白洋洋自得,脸皮厚得快赶上城墙了。
在这滴水成冰的季节,哪怕在堡内生火,也无虞担心会造成冰雪融化而坍塌。
口中的肉干滋味使他差点儿怀疑宗门秘法甚至不及这几块肉干。
飞了一天一夜,在瓦塔部西三百里处,三支巡逻队抵和图书达了就近的一处据点。
耳边传来说话声,李小白放下望远镜,转头望去,笑了笑说道:“景新师兄毋须担心,供奉血神的部落,总共就那么几个,不是在这儿,便是在那儿,我们一个个寻过,总能等到机会。”
原本就到处猎食,只要飞得到的地方,都是自己的家园,大雕并不在意自己跟着李小白往哪里去,只要小雕不挨饿受冻,它就心满意足。
对面山巅的冰雪堡内,可以清晰的听到随着风声传来整齐一致,意味莫名的哼唱声,粗犷沙哑,抑扬顿挫,瓦塔部落的血祭仪式即将开始。
至于肉干的秘密?
原因无他,在他怀里啾啾直叫唤的小雕轻而易举的钓走了自己的家长,它去哪儿,大雕自然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去哪儿。
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在雪域高原到处布置据点,现如今终于发挥出了重要作用。
“真是不好意思了!”
“你这家伙,真是害人不浅!”
“师姐,要不你也来试试?”
事实上在方才的观察中,李步白已经发现了瓦塔部落的不同寻常举动。
耿师兄嘴角扯了扯,自己用遍了灵兽门引以为傲的秘术,连衣裳都差点儿让这头大雕给撕了,结果最后还抵不上人家的几块肉干。
此时正值寒冬,雪域高原的各支蛮部在代代相传的越冬地熬过这个苦寒的冬天。
“耿师兄没有我的秘制肉干!”
那些蛮子正在驱赶在冬日里等同于族民的牲畜,同时也在磨刀霍霍。
“师弟,能否给师兄几块肉干!”
短暂的日月同辉后,彻底占据天空主场的一轮满月撒下清冷的月光,又重新照亮了那片阴暗所在,整个越冬地亮起点点火光,异常醒目。
冬日天黑的快,太阳还没有落下地平线,瓦塔部落所在的悬崖平台就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他拿出一个油纸袋,里面放着十几块剩下的肉干。
要不是李小白猜到瓦塔部落想要干什么,恐怕多半会以为这m.hetushu.com些疯蛮子不打算过了,准备饿死在这个几近绝地的越冬地。
大雕似乎不满意李小白把肉干分给别人,虽然不会说话,却拱了拱他,传递自己的情绪。
虽是肉干,饱满的酱汁和肉味,咸香可口,立刻填满了整个口腔。
因此先天异宝混沌青莲的存在,哪怕不断放血给大小妖女和金瞳六耳猕猴发福利,蕴含在血脉内的帝流浆却并没有稀薄多少。
李小白拿出一块肉干,递向芷蓉。
镜头锁定了由瓦塔部族所有男女老幼,一起动手堆出来的冰雪祭台,同时由族内祭司划出法阵线条,与在乃野部看到的那处鲜血祭台几乎一模一样。
此时再无一人怀疑,三支队伍完全拧成了一股绳。
四五斤肉才能炮制成一斤肉干,营养却不减少分毫,难怪黑羽巨雕会如此喜欢。
仿佛受到对方的胸有成竹和淡定所感染,景新点了点头,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李小白手上那件小巧精致的“法器”。
队伍中央跟着一头神骏非凡的黑羽巨雕,李小白到底还是把它忽悠进了队伍。
“我才不要!”
既好奇,又担心,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十分矛盾。
“你看!其实很简单!”
黑羽巨雕趁着芷蓉一个没留神,不仅叼走了肉干,还把整个油纸袋子给一块儿抢走,扑扇着翅膀飞回了雕巢。
经此一推断,耿力图终于将注意力放到李小白拿出来的那几块肉干上,或许还真的有什么玄机。
以竹哨为讯,这是他与黑羽巨雕之间的默契,岂能因为玩乐而平白消费掉,这不成了只为博美人一笑而烽火戏诸侯吗?
芷蓉有一种错觉,这世间总有一种人,生下来就是专门祸害别人的,别人还偏偏拿他没有办法。
一息之后,他猛然瞪大了眼睛。
李小白和万里前一次去的乃野部落山谷,也是因为大雪封谷,难以出入,而成为一处天然的安全所在。
嗖的一下,大雕闪电般叼走了肉干,又是一口先干为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