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8章 来自星星的血神

以雪堡的脆弱防御,别说小山般大小,哪怕水缸般大小的流星都承受不住。
“师姐放心!”
不见有任何灵气波动,仅凭着一支青铜管,再加上几片纯净的无色琉璃,便能够看到几十里外的景色,端的是神奇无比。
三支巡逻队的领队并没有因为这些蛮子的变化而掉以轻心,反而纷纷出声提醒。
雪堡内的其他人一惊,脸色微变。
“果然是邪法!大家小心!”
原本有些紧张的术士听言,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是流星!”
虽然在大部分时候,流星极少会造成危害,但是它们的杀伤力却会随着体积增加而翻着倍往上提升,如果坠地时的体积如同小山般大小,那将造成赤地千里,生灵涂炭的天灾。
“是人?”其他人大讶。
正式遭遇这些被邪术加持的蛮子没多久,竟然出现了伤亡,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
奇怪的是,畜血流动不休,与筑成祭台的冰雪却泾渭分明,并没且染红与其接触的冰雪,甚至连一丝融化的迹象都没有。
如果瓦塔部的蛮子们也有望远镜的话,那么李大魔头也是无话可说。
得到鲜血加持的蛮子变得极难对付,不仅力气变得极大,而且动作也极其敏捷,身体的防御力更是超乎想像,炼神境的法术轰在身上就像挠痒痒一样,只有三位凝胎境领队的法术才能够真正杀伤他们。
“用法术轰杀他们!”
如果那个人形火流星的目标不是他们,那么就不必自乱阵脚。
“小郞,小心后面!”
明明不在视线内,李小白忽然若有所觉。
那些眼放红光,身上披着血铠,手执血兵的蛮子虽然不会释放法术,但是一旦近身,却往往会让巡逻队的术士们手忙脚乱,即使是灵气盾,也架不住这些蛮子的连续重击。
“何方妖孽!还不速速现身!”
他随即放下单筒望远镜与李小白对视一眼。
沧浪剑一出,剑气纵横交错,激荡不休。
双方即将短兵相接,芷http://www•hetushu•com蓉最是关心李小白,她害怕再会出现当日死拼神霄宫真人的那一幕。
芷蓉气得银牙直咬,只好跟在李小白身旁,撑着灵气盾,驭使自己的飞剑射入那些蛮子中间。
实在无法让人相信,一颗流星的本体竟然是人,万里顾不得师尊的嘱咐,近乎冒犯的从李小白手上夺过望远镜,放到眼睛前方,往夜空眺望。
双方之间隔着十几个血色蛮子,与其让芷蓉冒险冲过来,还不如待在她那个兼修武道的师弟身边更安全一些。
天降流星虽然难得一见,却并非罕有。
一时间,涌动不休的武道真气在质上虽然没有任何提升,但是在量上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任由他肆意挥霍着凌厉的剑气,将数个围上来的血色蛮子大卸八块,身周的围攻顿时为之一清。
看到这一幕,玉贞却是又改口了。
只有在十几丈距离内,才能够察觉到那些不同寻常的冰筑窗洞。
洗髓境的武道真气加持下,与当日传给李小白《沧浪剑》的郑侠施展时,威力又大了几成。
一名术士被巨大的血色弯刀划过腰际,在惨叫声中,当即上下半身分离。
鲜血包裹的兵器丝毫不输于术道法器,每当飞剑袭来,往往被轻而易举的击飞。
“小郞!到我身后来!不要随便用你的秘法!”
无师自通的转动主镜头,万里很快倒吸了一口冷气,脱口而出道:“果然是人!”
“我们暂且避让!”
三个领队的凝胎境术士彼此对视一眼,异口同声的齐声大喝。
“跟着师姐,别乱跑!”
无论那颗火流星是不是他们要找的血神,既然三支巡逻队已经连袂至此,必然是有杀错没放过,任何不属于五宫七宗十三门的势力都将是他们的敌人。
李小白依旧是自己那支寻常的静霜宗制式飞剑,混在其他宗门弟子中间,装模作样的跟着一起冲锋。
“吼!保护血神!杀!”
众师兄们应付起来颇为m.hetushu.com困难的蛮子,没想到这个小魔头竟然能够像砍瓜切菜一般连续斩杀。
蜀川道另一支巡逻队的队长星罗宗凝胎境术士玉贞向与李小白站在一起的芷蓉催促道,很显然她真的很在乎这个静霜宗的师妹。
这个惨遭腰斩的术士就是因为灵气盾被三个蛮子疯狂爆斩,一时维持不住,被当场斩杀。
数百头牛羊相继被割破喉管,青壮蛮子强行摁住它们,让滚烫的畜血涌入诡异神秘的祭坛法阵,最终汇聚入中央的血池。
忽然间,一颗星辰坠落,赤红色的荧荧之火划过天空。
两人异口同声道:“是血神!”
一片风刃扫过悬空石台边缘,乱臂残肢与人头乱飞,鲜血与积雪共一色,眨眼间那些蛮子被大卸八块,死了一大片。
“那个流星有问题!它冲着我们来了!”
三支巡逻队的术士已经不少,但是被加持的蛮子数量更多,往往两三个蛮子围攻一个术士。
映亮夜空的,七分是月光,还有三分却是星光。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魔头用了什么样的秘法,后果必然十分严重。
一时好奇用望远镜去看那颗呼啸而来的流星,李小白却惊讶的发现,耀眼的火光中央,竟然有一个人影。
越是靠近祭坛的蛮子,越是年轻力壮,他们的身形变化最是剧烈,身上甚至还出现了血色铠甲,手中的粗糙兵器也被鲜血包裹,变得更加狰狞锋利。
皑皑积雪反射着清冷的月光,瓦部落部所在位置和附近周遭一切,无一遗漏的尽入李小白的视线。
他放下望远镜,从冰洞口探出脑袋望向天空,当即发现了这颗流星。
他冲着自己身边的金瞳六耳猕猴打了个手势。
原本同一队的术士当即向他聚拢,另两支巡逻队也先后反应过来,分别向自己的队长靠拢。
今日以畜血修炼,明日还不以人血来修炼,今日需要数百头牛羊,将来还不得一次性谋害成百上千条人命,先是凡人,再是术士,谁敢保证这种邪恶诡异和-图-书的功诀不是这样的流程。
所有的术士整装待发,一道法术结界笼罩着整座雪堡内部,不让一丝灵气波动泄漏出去。
若是有多愁善感的小女子看到,多半会双手合十,对着这颗火红色的流星许下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愿望。
“小郞,别乱跑的是你!”
还有一些狂热的蛮子,以骨刀划开手腕,将自己的鲜血也一起混入进去,仿佛用自己的鲜血供奉血神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自从开始在蜀川道巡逻以来,他就一直十分好奇李小白手中的这件“法器”。
原以为能够十拿九稳的各宗门弟子一时间左支右拙。
这颗“流星”竟然是一个从天而降的人。
芷蓉大呼小叫着不断提醒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攻击,她一门心思维持灵气盾,与李小白交替负责身周的防御,以免让那些悍不畏死的蛮子斩破灵气盾。
天空中响起法诀的颂念声,从冲出雪堡开始,三支巡逻队的术士们就已经准备好了攻击性法术。
这件先天异宝附带的福利,二十八倍随时随地无干扰修炼,就像二十八个李小白同时修炼武道功诀。
“啊!”
数十道剑光腾空而起,刺破了冰雪堆筑的雪堡顶部,无数冰块雪粉四射飞溅,那些剑光却毫无阻碍的冲了出来,直扑向瓦塔部的血祭祭坛。
雪堡朝着瓦塔部的那一面冰雪墙当然不止一处用于观察的窗洞,还有一些人和李小白一样,悄然观察着目标。
而祭坛内的蛮子却依旧不紧不慢的拖过牛羊,一头头割喉放血,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有不速之客。
万里师兄当即作出决定,与其留在这里挨上这一流星轰击,或者释放法术防御惊动对面的瓦塔部落,倒不如换个地方更为妥当一些。
而不是如同各宗门弟子认为的那样应该被摧枯拉朽的斩断,要知道飞剑的锋利程度更在凡人所用的神兵利器之上,光是炼制的材料就不同寻常。
那团血球体形骤然缩减了一尺。
这个“秘法”的后遗症确实很www.hetushu.com严重,杀不死敌人,自己就会任人宰割,不过李小白没有放弃对术道和武道的修炼,很好的弥补上了这块短板。
“芷蓉,快过来!”
……
以血为祭,万里在第一时间就判定对方是邪魔外道,凡是正经的术道功诀,就没有用鲜血来修炼的。
这个猜测基本上是八九不离十了。
在那里,悬浮着一颗直径逾丈的血球,源源不断的汲取着下方血池内的畜血。
“安静,不得喧哗!”
芷蓉看到这一幕,当即拍掌称快,她的压力骤然消失。
空有些蛮力气的蛮子们怎么可能是巡逻队的对手,随便哪一个术士都有能力屠灭整个瓦塔部族。
“上!”
瓦塔部落正在举行血祭,那个赤红色的“流星”目标未必是他们这座隐藏于山巅冰雪中的雪堡,因为从天空中俯视,根本看不出它与周围雪丘有任何分别。
上下身分离,并没有当场丧命,绝望的哭嚎声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不少人心底生出感同身受的异样感觉,突袭行动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顺利。
“小郞,干的好!”
皎月周围,漫天星斗。
蛮子们的嘶哑呼喝声就像潮水一般,向四面八方一波波扩散。
放空鲜血的牛羊早已经没有了挣扎之力,身形干瘪枯瘦,随即被推下山涧,蛮子们根本不在乎自己赖以过冬的口粮,只要能够供奉血神,是他们当前最大的希望。
正在进行血祭的蛮子们直到突如其来的剑光抵近百丈时,这才终于察觉到,祭坛外围的蛮子无分男女老幼,皆拿出武器冲到石台边上,向飞过来的术士们发出不自量力的挑衅,他们不容许任何人打扰这场精心准备的祭祀。
“开始准备!”
无数星辰汇聚成璀璨的星河横跨天际,仿佛牛郎织女正在两岸彼此苦苦守望,等待着喜鹊搭桥。
“又有两个蛮子!快挡住!”
“别急,那不是流星,是人!”
众多剑光几乎毫无阻碍的冲上了石台,直扑冰雪祭台。
许多流星还没来得及坠地就在天空灰m.hetushu•com飞烟灭,哪怕最后还幸运的剩下那么一丁半点儿,也不过小若黄豆,大如屋宇。
“向静霜宗师弟的位置靠近!”
李小白手中握上了元央剑,一道凌厉的剑气挥出,如同裁开纸张一般,将一个血色蛮子斩成了两截。
另外两支巡逻队的领队景新师兄和玉贞师姐当即联手稳住了骚动的各宗门弟子。
祭台中央,嘭然大响中一蓬血雾炸开,笼罩了方圆十余丈,连那些蛮子也在猝不及防间被染成了血人,不过他们随即个头硬生生拔高两尺,浑身一块块肌肉贲胀,越发棱角分明,在低吼的咆哮声中,身形膨胀了数圈,看上去就像小巨人一般。
意识到再如散沙般各自为战将陷入无可挽回的险境,万里放出一道闪电锁连将一个蛮子电的浑身抽搐不休,随即召出数十支冰矛将其插成了豪猪,当即朗声道:“向我靠拢!结阵!”
万里师兄话音刚落下,天空中红光大作,血色映红了数座雪峰,那颗流星却悄无声息的掠过雪堡上空,直接落入了山涧对面的瓦塔部越冬地。
“不要留手!”
李小白颇有些好奇。
芷蓉惊喜的叫了起来,不过她察觉到自己所在的环境不太那么合适,或许也会像居于深闺中的凡人女子一般,默默的凝视着这颗即将陨灭的流星。
“镇定!”
附近分别结成三个小阵形的三支巡逻队看出了一些端倪,同样也意识到这是重新掌控主动权的难得机会,他们迅速向李小白和芷蓉靠近。
难道是外星人?
“什么?流星?”
飞剑与法术难以应付的鲜血加持邪术遇到武道剑气时,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突然就像纸糊似的变得不堪一击。
李小白心神一动,混沌青莲最外围二十八片莲瓣上齐齐浮现出多门真气运行功诀。
“芷蓉,跟着你的师弟!别急着过来!”
李小白发现那个流星的坠落点似乎冲着雪堡而来。
“让我看看!”
耀眼的血光笼罩着整个凸出的悬空石台,可以听到那些蛮子们一片兴奋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