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2章 下马威

《万血神诀》引动大妖体内妖血,虽然没想过要诛杀此妖,李墨却是打算给这头大妖来个下马威,好好教训一番,让它知道西延镇李家的家教。
事实上,一个炼神境术士对修为不弱于他的师兄师姐们吆五喝六,完全是把客气当福气的愚蠢行为,一旦好感用尽,剩下的便是无尽的恶感和反感。
一下子塞进三十多人,李小白的木屋立刻就显得有些拥挤,好在依然够所有人有地方躺下,情况稍好些的人干脆盘腿而坐,使得有限的空间不致于行走困难。
秘藏洞天?
精神力增长随着术道修为自然提升,专修心神的秘术极为难得,如今只有主修如来菩提之法的须弥宫藏有几本这样的秘法,不过玄奥精神,修炼不易,而且还视作宗门秘典,寻常弟子都难得一见。
玉贞自嘲般笑了笑,引得其他几个同样知情的人笑了起来,也算是苦中作乐。
……
四位凝胎境术士最先恢复过来,其他人依照术道修为,渐渐缓了过来。
“小郞是我鹰嘴崖的骄傲!”
一道“百鸟千焰”更是无可挑剔,换作其他人,恐怕五六十只火鸟便已经是极限,根本没可能真的放出一百只火鸟,而李小白却是百分之百的发挥出了这个火术的全部威力。
一时间,风刃与血云互相僵持不下,紧接着数道耀眼的霹雳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了下来,将浓浊到化不开的血云狠狠撕裂。
即使没有雪花依附,外面的世界依然无法看清一丈开外。
“果然如此!”
除了李小白,所有人心神中的精神力都乱成一团麻,想要重新抚平下来,需要的时间可不短,这意味着他们将要在这座寒冷的峰顶过夜。
李墨只能苦笑着做出一个特殊的手势,身周血腥气大作,万血邪云升腾而起,一下子笼罩了方圆十数丈,无数风刃登时如雨点般落下,没入血云时发出嗞嗞啦啦的声音。
心头信念坚定http://www•hetushu•com,既然要战,那就战上一场,血云登时高涨,迎向天空中的青蛟与妖云,几乎毫不逊色。
幸亏有赑屃龟甲巨盾护着,芷蓉的情况要好上一些,她也希望李小白能够帮上忙。
因为《摩诃钵兰经》的不断打磨,甚至还在一段时间里以二十八倍的效率全力强化,别人是徒步而行,他却已经开上了法拉利,精神力成长进度,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灶台内炭火通红,煮着一锅热汤,不仅给所有人提供食物,散发出来的水蒸汽也能让空气保持一定湿度。
芷蓉十分好奇,能够轻而易举抵御住那种程度心神冲击,精神力等阶恐怕还在万里师兄和玉贞师姐之上。
万里和玉贞两人对视一眼,暗中窃喜。
这是小郞口中的温驯妖女吗?怎的如此野蛮霸道,他还没来得及自报身份,就一言不合的开打。
“师弟,你想想办法!”
一个天生心神强大,精神力远超同境的弟子,若是悉心培养得当,对于静霜宗而言,不啻于实力提升的机会。
眼前景致突然一变,数只水鸟扑楞楞惊起,在水面带起一连串波纹,飞快冲上天空。
高大的木屋瞬间平空出现。
鲁间暗中咬着牙,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有利局面,却因为一场邪兽袭击而前功尽弃。
一身白衣与冰雪几乎融为一体的身影,远远眺望着深沉夜幕中的一点灯火,冷哼了一声。
李大郞从没想过,自己最担心的这头大妖,每天都被自家老幺嚷嚷着要下火锅。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根本无能为力,奇迹也不是说有就有,现在就断货了。
五宫人才济济,毋庸置疑,才会骄傲的自称为上五宫,星罗宗和静霜宗一样,大家半斤八两,比十三门强上一些,又比五宫差了几分。
若是换成普通人在场,一个震荡波扫过去,就像联合收割机扫荡麦田似的,这会儿连尸体和图书都凉了。
“蠢货!”
玉贞不无羡慕的对芷蓉说道:“你们静霜宗可捡到宝了!”
尽管所有人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到这个静霜宗弟子身上,风头被夺的惊雁宫术士鲁间还是大度的表示祝贺。
所有人刚进入木屋,天气就发生了变化,雪花狂舞,寒风在屋外呼啸,双层琉璃窗一下子被密集的雪花贴满。
木屋内的众人无不侧目而望,难怪在可怕的心神冲击下依旧安然无恙,拥有这样强大的精神力,释放当前术道境界内的任何法术,恐怕都是游刃有余。
一声大喝传来。
万里点了点头,李小白的话算是印证了他的猜测,若非心神强大,怎可能同时催发如此多的灵符,还能游刃有余的驭使强大法器。
战场很快转移到湖泊上空,血云与黑色妖云纠缠,飞快流转的血气变化万千,一支血色大军从万血邪云中冲了出来,杀气腾腾地扑向青蛟。
“师弟一人独木难支,万万少不了诸位师兄师姐的支持,还请诸位多多关照!”
一轮轮风刃平空出现,兜头劈脸的扑了下来。
这是什么品阶的储物法器,竟然连这么大的房子都能装进去。
碧波万顷的湖面上,一条条鱼虾翻着肚子浮了上来,被双方的交战生生震杀。
“李师弟,你有办法治一治大家吗?”
“哪里来的术士?还不束手待缚!”
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借花献佛,让万里和玉贞得些好处。
惊雁宫术士鲁间在第一时间瞪大了眼睛,他惊疑不定的打量着李小白右手上那枚毫不起眼的指环。
“一直以为小郞带着木屋很傻气,现在看来还是有先见之明!”
不仅仅是他,其他人也同样好奇。
哪怕毫无术道修为的凡人遭到法术“震慑”冲击,也未必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地面冰雪寒冷刺骨,还能够勉强能动的人,合力拖着那些昏迷不醒的同道,送进开启了法器瓷炉,温暖如春的木屋里。和图书
看到李小白这里也是无可奈何,万里终于放弃了侥幸,苦笑着继续凝神冥修,争取早点恢复。
青光化作一团浓浊不散,不断翻滚膨胀的黑色妖云,天色立刻阴沉了下来,狂风大作,许多正在活动的人影,立刻丢下手中的一切,四散奔逃,往就近的屋舍里钻进云。
《万血神诀》邪异强大,从天而降的风刃刚一接触便纷纷消散,非但没有侵入血云深处,反而使血云得到了补品一般越来越大。
随即化作一道虚影消失在寒风中。
能够有一座木屋避寒,在他们眼中,便如同天堂一般。
目力极尽之处的小丘上,突然升起一道青光。
控制住最后一缕失控的精神力后,万里在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李师弟,当日那头兽将的心神冲击,你为何会平安无事?”
这头大蛟的实力与他几乎不相上下,自家小郞居然没有被对方吃掉,简直是李家列祖列宗的保佑,祖坟都冒了青烟。
无论是李墨,还是青蛟,都刻意避开了地面上的人族,始终将战场维持在湖面上空。
一日抵旁人苦修二十八日,一月抵旁人苦修两年,时时刻刻,日夜精进,使他的精神力强度与全真境初阶的真人也不遑多让。
“我天生心神强大,远远超过常人,可以轻易抵御这种程度的冲击。”
峰顶又积上了厚厚一层新雪,炊烟袅袅的木屋像极了童话里的小屋,就像棉花糖一样又白又厚又软的屋顶边缘,挂着一支支粗长的冰棱。
这会儿他把唯一安然无恙的李小白当作奇迹的批发商,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奇迹可以创造出来。
掀起波浪的湖水中央突然出现了一道旋涡,水流越来越激烈,旋涡转眼间扩大到百丈,涡眼直入湖底,隐约可见一个红色衣裙的身影正在舞动着身姿,引动着整个湖泊的水量。
厚实的木板挡不住气温骤降的严寒,两只法器瓷炉内悬浮着拳头般大小和*图*书的灵火,依靠细密的法阵,源源不断的释放出热量,将屋内的气温维持在一定程度。
……
李小白哪里猜不到万里和玉贞二人心里的念头,顺水推舟的表示自己不会借着这个机会自抬架子,将面子里子都留给了众人。
诡异震荡冲击造成的心神创伤,是所有人都不曾体验过,留下的后果也相当严重。
似乎有人在这里居住,而且数量还不少!
万里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哪怕服过丹药,脑子里依然和开了水陆道似场的,鸡飞狗跳,很难让人集中精神。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粗长的身影,满身青鳞,头顶尖角,不断释放出耀眼夺目的闪电,骄傲霸道的青蛟身影让化身万血邪云的李墨险些看呆了眼。
李墨低下头看了看手中挂着红玉珠串缨络的晶牌。
直到两天后,才有人终于彻底平息了暴乱的精神力,使心神恢复了大半。
或许修炼《摩诃钵兰经》可以帮助他们减轻痛苦,加快恢复速度,但是一方面大部分人不通佛里,另一方面李小白也没有兴趣将这套佛门修行秘法白白分享给别人,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东西凭什么给这些视凡人为蝼蚁的家伙。
所有人都庆幸队伍里带着一只雪域神雕,而且还是开智化妖的妖奴(在所有人看来,这只大雕就是李小白的妖奴)。
附近有刚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和新建屋舍,俨然一派世外桃源。
芷蓉骄傲的点了点头,鹰嘴崖是静霜宗内门的小团伙之一,虽然昭平叛出宗门,使鹰嘴崖的实力下降了不少,有了李小白的支持,底子和影响力又恢复了许多。
附近的草木明显经过修正,一条鹅卵石小径蜿蜒着通向碧波荡漾的湖边,远处青烟袅袅,竟然升腾着人间烟火,隐约可见有不少人在来回走动。
如果不这么做,恐怕不消一刻钟的功夫,就可以替陷入昏迷的术士收尸了。
在雪山之间的某处。
与邪兽群的遭遇战刚结束,虽然成功hetushu.com干掉了四翼兽将,但是情况并不容乐观,屋内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呻吟声。
“小郞,你的心神有多强?”
也幸亏李小白平安无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这座雪峰恐怕将会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甚至遭到邪兽吞噬,尸骨无存。
随身带着房子,除了他,恐怕没有谁了。
李小白说的理直气壮。
不是说没有人吗?
没来由的一种责任感,从他的心底油然而生。
李墨刚开口,就被轰隆一声惊雷炸响压过了声音。
人情这种东西,总是越用越薄,李小白不想把这个机会白白浪费。
“全真境初阶吧?”
这些人不像妖女那样,与他心神中的混沌青莲存在某种联系,可以让《摩诃钵兰经》产生的精神力传输过去,更何况这些人并不是缺乏精神力,而是无法控制。
自己这一次是来对了,必须帮小郞看好这份家当,免得这小子哪一天被这头青蛟大妖给吃了。
“抱歉,我也没有办法!”
一方面是妖云滚滚,一方面是血气冲天,两方面都是邪门的紧。
“等等,我是……”
这个纨绔小郞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跟一头青蛟大妖勾勾搭搭,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大妖火锅,想想也是醉了。
“李师弟将来前途无量,可喜可贺!”
吞噬妖术和法术,这便是《万血神诀》越战越强的根本。
其他人同样也没有往李小白手中有心神修炼之术这方面去想,不然又要生出事端。
然而裂痕仅仅维持了两息,便迅速弥合完整,除了血云缩小了一丝,便再无其他任何效果。
李小白点了点头,在峰顶找到一块相对最平整的地方,一挥手。
天空中风雷声大作,一人一妖战得惊天动地,不是电光撕裂血云,就是血云吞噬电光。
李小白估摸着。
指示方向的明亮白光消散,只剩下晶莹剔透的石英质地,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自己手中这块出入晶牌已经将他带入了盆地中央的这处洞天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