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5章 劫持

望向那些不幸沾染了蚀心毒的术士,目光宛若在看死人一般。
他知道是西护法的手段,竟然来得如此突然,而且看魔主的反应,似乎也没有预料到,只是在临发作前才察觉到端倪,足见西护法的手段有多么诡异。
赑屃妖王背甲炼制而成的赑屃龟甲巨盾,挡下区区自爆,轻而易举,连丁点血肉都没有沾上盾面,顺带着形成一大片防御扇面,连芷蓉等人也被保护了进去,也算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因果。
术道会盟采集过蚀心毒,以凡人死囚作为试验,哪怕沾上一滴,也必然中毒,绝无幸免,沾染的毒素越多,发作时间便会越快,哪怕是五宫七宗的丹师和从俗世中抓来的杏林名宿,对这种诡异的奇毒依旧无可奈何。
这些人已经明显被孤立开来。
无城子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看到不断有人参与施术焚烧鲁间的血肉,须弥宫真人印禅沉声道:“不必如此麻烦,我们另外换一个地方吧!”
李小白目光清明,已经稳操胜券。
然而终究是迟了一步,三四张灵符同时崩灭,蕴含的灵气迅速释放出来,构建成法术,循着李小白的心神所指,不管不顾的直接轰了过去。
“快退!”
混沌青莲可以吞噬邪神丹,却对蚀心毒无可奈何,只能保证他一人安然无恙。
“找死,龙吾!”
“妖人找死!”
准确的说这个法术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最多只能灭些蚊虫,不过点点萤光升起扩散,很快弥漫了整个石厅,就像手术室一般,点点光辉撒满了每一寸角落,再也没有影子的藏身之地。
火光在飞剑表面烧灼而过,印禅小心翼翼的收回飞剑,依旧杀气森森地扫视了众人一眼。
李小白也没有想到,天邪教的西护法竟然利用不经意间产生的一小片淡淡影子潜伏到自己身边,还掠走了芷蓉,不再迟疑,直接一指点出。
可是他的话却是自欺欺人。
李小白收起赑屃和*图*书龟甲巨盾,却是摇了摇头,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好胆!”
李小白伸手一翻,数张灵符出现在指间。
毫无征兆的,怪笑声从阴影中响了起来。
“小郞!”
幸亏所有人身前的灵气盾并未解除,使李小白突然发动的灵符法术并没有波及自己人。
“嘿嘿!果然够狠……”
“该死,让他跑了!静霜宗的小子,你究竟用的是什么秘术?”
芷蓉仿佛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失声惊呼。
气急败坏的鲁间表情扭曲的口出狂言,就像疯了一样,不仅威胁着李小白,竟然还威胁起其他人。
“对,我们还有救,请帮帮我们,真人,诸位师兄师姐,师弟,帮帮我们!我们不想死啊!”
毫无征兆的一阵波动扩散开来,充满石厅的点点光辉和正在肆虐的金色弧芒齐齐黯淡,就连印禅蓄势待发,随时准备给天邪教西护法致命一击的飞剑也失控的坠落。
“小女娃,既然这么看重心上人,那就是你了!”
话音未落,鲁间的眉心突然亮起一枚诡异的血色符文,整个身体就像充了气一样,迅速膨胀起来。
当惊雁宫术士鲁间出现异状的同时,李小白就意识到背后必然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推动,那只手究竟属于谁,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镇定!镇定!一个个来!”
惨叫声响起,鲜血喷涌。
“他要自爆!”
方才大家还在餐桌旁,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可是突如其来的大变却让双方不得不面对生死相隔。
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刹,将方圆一百二十余丈悉数倒映入心神的琉璃心骤然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异状,他毫不迟疑的亮出灵符,精神力一触,当即催发。
“不许乱!该死的蠢货!”
原本应该炽红色的火光,却升腾着明亮的绿焰,狂风卷过,将毒烟悉数卷向洞外。
印禅一甩袖子,一道寒光闪过那几个中了蚀心毒的术子脖颈,叫喊声和_图_书戛然而止,他们个个瞪大了眼睛,脑袋骨碌碌跌落下来,鲜血喷出三尺多高,吓得其他人在一阵惊呼中又连连后退。
芷蓉没有跟着其他人乱逃,她直奔到李小白身边,显然师弟身旁才是最安全的所在。
无城子紧跟着大喊。
须弥宫真人印禅放出一颗明珠,光华大放,使石厅内立刻变得有如正午时分。
“不好!蚀心毒!”
“小郞!”
“我还要活啊!我不要死啊!”
幸运的是,芷蓉并没有被波及,她看到李小白安然无恙的转过身,向自己笑了笑,身前立着一面大盾,毫发无伤的正面挡下了惊雁宫术士鲁间突如其来的血腥自爆。
看到李小白手中那几张灵符分明是三品以上的大威力法术,他们身在的石厅怎么可能承受得住,万里急道:“别!”
“好难缠的小子,竟然能够察觉到我的存在。”
夜幕笼罩下,李小白的目力根本不足以看到黑暗,琉璃心用来俯瞰地面,十成只能发挥出一两成,效用大大缩水。
芷蓉提心吊担的左右环顾,不自觉得靠向李小白。
“想必你们自己也应该知道中了蚀心毒意味着什么,本座不必再赘述,你们自行了断,还是本座送你们一程。”
那人空有一身炼神境的修为,却像纸人一样被无可莫名的力量生生撕碎,而缠住他的正是他自己的影子。
不仅仅是沾染了毒血的术士,其他人也是同样脸色苍白,一副兔死狐悲的感同身受。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们静霜宗迟早有一天会被我们惊雁宫征服,还有你们……”
“萤火之光可争月!”
……
万里和玉贞两人又气又急,可是为了活命,又不是同门,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人听他们的话。
“小郞,小心!”
包括万里和玉贞在内,许多人不约而同的齐齐打了个寒颤。
她的这个举动在两人之间不经意地形成了一小片阴影。
然而西护法得手后毫不犹豫和_图_书的挟持着芷蓉逃窜,术士们匆忙开辟的多个洞口能给了他逃跑的途径,甫一接触洞外的黑暗,眨眼间就消失在琉璃心笼罩的范围内,仿佛夜幕是他的领域,可以随心所欲的出现在黑暗笼罩下的任何一个地方。
“师弟小心!”
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看到这一幕,丢开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
在“萤火之光可争月”法术的无影环境下,黑影平空大涨,猛然攫住了芷蓉,将猝不及防的她拖飞了出去。
其中一人用法袍竭力擦拭沾上了几滴毒血的脸颊,用力之大,很快将皮肤都擦红擦破,隐隐可见血丝渗出。
双掌左右一分,金色弧芒暴窜而出,将石厅内的木桌,盆碗,酒坛,长凳等物件抽打成齑粉,变得更加一片狼藉。
芷蓉正欲将首当其冲的师弟拖回来,就听到一声剧烈的闷响,完全膨胀变形的惊雁宫术士猛然炸开,无数血肉喷向四面八方。
在交织着电弧的耀眼火光中,炽烈的热浪和无数石子噼噼啪啪四溅飞射,撞在术士们身前的灵气盾上,一阵剧烈的摇晃。
“不,不,我只是沾了一点毒血,并没有中毒!还有救,还有救!”
在惊惶失措中,甚至忘了放出自己的飞剑,扩大洞口。
无城子脸色阴晴不定,装作警戒,暗捏法诀,却丝毫没有出手之意。
死了!毫无防备,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火焰是处理绝大多数毒素的最好手段,灼热的高温下,毒性往往会被分解,再不济也会削弱。
“真是聒噪!”
能够瞬间驱散法术的“龙吾”剑光终究还是慢了一线。
光与暗永远是对立的存在,极致的光明,意味着更加黝深的黑暗,原本有些明暗不定的影子骤然变得清晰起来,其中一道影子莫名扭动,突然缠住一个术士。
不过他是真的表情扭曲,脸上的肌肉忽然收缩,忽然膨胀。
“小心,这家伙疯了!”
“所有人速速退避!”
李小白看到天邪和图书教的西护法利用众人和石厅内物件的影子飞快游移,难以捕捉,心头一动,想起了自己曾经屠灭过的一个小宗门记载的法术。
不过雪域神雕的目光锐利,能够毫不费力的看破黑暗,追寻到在冰天雪地中那个若隐若现的身影。
万里看到李小白似有追击的势头,连忙想要劝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竹哨声响起,一阵激烈的风雷声袭来,眨眼间带走了对方的身影。
突然间石厅角落里响起一个飘忽不定的鬼魅声音,阴测测的让人头皮直发麻。
“燎原!”
“师弟倒要看看,师兄究竟是怎么个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而别人却摇着头,反而向远处挪开几步,生怕被沾染到他们身上的蚀心毒。
一些眼尖的人立刻看到了被腰斩的酒壶暗藏玄机,但凡是正常人都知道,好端端的酒壶不应该有隔腔。
天邪教的蚀心毒,中者无解,一旦沾上少许,便如同附骨之蛆无法摆脱。
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术士们哪里还意识不到危险,一阵慌乱中纷纷后退。
此时剑光暴闪,终于有人想起用飞剑开辟冲出石厅的道路,石壁上一个个大洞被飞剑斩开,刺骨的寒风登时涌了进来。
意识到天邪教中人已经逃走的印禅气急败坏的怒视着李小白,要不是他莫名其妙的一点,自己的法术和飞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控。
“啊!”
一旦发作,就会六情不认,受天邪教控制,最终成为送上邪恶祭坛的祭品。
看到自己的辟尘珠反而成为了助对方更加行踪不定的帮凶,印禅气得咬牙切齿,双手合十,骤然一声暴喝。
当场便有六七人中招,附近的人连忙如同畏之蛇蝎般,散了开来,丢下那些沾染了毒血的人在那里惊恐绝望的大喊大叫。
然而李小白却根本没有理他,身形一闪,直接扑入据点洞口外的黑暗中。
“哼,妖魔鬼怪,还不速速受死!”
其余几人几乎是带着哭腔,想要向其他人求助和*图*书
那么联系上李小白的指责和鲁间突如其来的气急败坏,便很容易联想到,后者敬出的第二杯酒存在问题。
往外逃窜的术士们一阵慌乱,你争我抢的竟然生生堵住了洞口,好几个人挤在那里动弹不得,一个都没能冲出去。
李小白飞快捏着法诀,一团火球落在地上,迅速扩散漫延开来,将不断侵蚀石厅的蚀心毒一起焚烧殆尽。
眨眼间,六个五宫七宗十三门的术士被自己人抹了脑袋,这种冲击力远远超过死于天邪教人之手。
“所有人,快退!”
“师弟,别追!”
这个时候再冒出不同寻常的声音,事实上他早就等着对方。
芷蓉有些不忍,转过视线望向李小白,希望他能想到主意。
须弥宫真人印禅的大光头几乎快要气炸了,一巴掌拍散了身前的木桌,方才他看得分明,惊雁宫术士鲁间在咆哮间自爆的那一瞬间,眉心骤然亮起的诡异符文赫然是天邪教的邪恶符文。
失去生机的尸体就像烂木头一样咕咚栽倒在地。
谁也不知道鲁间是否有与天邪教勾结,或者说在不知不觉间中了对方的毒计。
没想到天邪教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将魔爪伸向了五宫七宗的弟子,若非那个静霜宗炼神境弟子的龟纹巨盾,恐怕石厅内至少三分之一的人都无法幸免,前脚剿灭天邪教据点的功劳还没捂热呼,参与围剿的有功之士就会因为天邪教突如其来的反击而伤亡惨重,不啻于被狠狠抽了一记耳光。
事实上他正等着李小白这个魔主的态度,哪怕西护法藏身匿迹本领了得,依然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以后若是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还请诸位勿要麻烦他人!”
声音有些狼狈,却依旧飘忽不定,隐约间似有一道影子正在石厅内飞窜。
措手不及的术士们连连发出惨叫,即使仓促撑起了灵气盾,依然挡不住蕴含着蚀心毒的血水侵蚀,眨眼间身上便沾染到了这种可怕的毒素,立刻发出惨烈的叫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