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9章 四只兽将

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几个地方的震动幅度越来越大,不断有细碎的冰雪滚落下来,还有石子冰粒高高跳起,就像有可怕的怪兽即将从山体内冲出来。
这处据点位于一座异常隐秘的雪窟内,若不是无城子假借他人之手将其暴露出来,仅凭着在天空中巡逻俯瞰,根本难以察觉到它的存在。
剿灭上一个天邪教据点,他们还是借了地利的光,由金瞳六耳猕猴一妖当关,其他人就像玩塔防一样,沿途不断削弱,最终将所有邪兽悉数消灭。
“我这里有撞击声!”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头邪兽浑身抽搐,立刻失去了冲劲。
“封不住了!”
追在两人身后的冰矛射在迎头扑来的冰雪巨龙身上,就像挠痒痒一般,反而飞快壮大后者的体形。
轰!
他哪里猜不到印禅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拿只有吐纳境中阶的悟空当作吸引仇恨的肉盾,简直是不拿豆包当干粮。
无城子这句话说的大义凛然。
“堵住了!”
五六颜色的法术光芒接连轰击了过去,所有人且战且退,以免被邪兽群包围。
李小白直摇头,当我是白痴吗?
打着排兵布阵的幌子,无城子悄然溜到李小白身边,左右张望确认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自己,这才恭恭敬敬地小声道:“老奴这条命算是卖给魔主了。”
“小心!别误伤了自己人!”
当即有人大叫起来,围住此地的术士们立刻收拢的包围圈,开始将酝酿已久的法术释放了出去,一团团火光截住了从洞内密集射出的飞矛。
万里意识到情况已经失控,当即提醒所有人。
“它们在撞击!”
万里一边御剑疾飞,一边大喊:“后面,全是,邪兽!还有四个大的!”
印禅掌心的雷光正欲含怒而发,无城子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前一次战斗中,体形骤然高大数倍,变得力大无穷的金瞳六耳猕猴给人印像深刻。
满头大汗的催动法术,已经竭尽全力的芷蓉眼睁睁看着冰雪和岩石越来越拱起。
他不甘心的www•hetushu•com又释放了一次冰雪巨龙,将雪窟洞口封堵住了大半。
当雪窟内的邪兽群即将快要冲破堵在洞口的冰雪时,无城子法诀一指,水桶般粗细的电光在震耳欲聋的雷霆炸响声中,顺着未能完全封堵起来的缺口冲了进去,紧接着一片耀眼紫蓝色光芒暴闪,几乎快要满溢出来。
“见鬼,怎么会有四个兽将!”
印禅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他原本还想着重复前一次的胜利,但是现在看来,这将是一场苦战,甚至是险战。
厚厚的冰雪内,红光隐现,闷响声不断,不知道造成了何种规模的塌方。
轻微的石子滚动声在大厅内格外刺耳。
“不不不,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你自己都挡不住,反而让一只吐纳境的小妖上去送死吗?”
方才他与万里深入雪窟,深入千余步后,便看到一个高达十余丈的大厅,大厅周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岩洞,一个紧挨着一个,每一个岩洞里都盘踞着两头或三头邪兽,似乎正在沉睡中。
“住手!”
这里没有合适的地形,也没办法将这些邪兽各个击破,一下子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邪兽,其中甚至还有四头兽将,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这支队伍的应付能力。
“冰封住那些地方,不能让它们冲出来!”
“你找死!”
印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真没看出来,堂堂全真境真人竟然会如此视节操如无物,活该被那个天外邪神往死里骗。
“后退!统统后退!”
“躲开!看老夫的‘苍雷九闪’!”
原本就因为遭到天邪教的偷袭,人手损失不少,如果这次围剿不成,说不定会偷鸡不成蚀把米,付出伤亡惨重的代价。
有人跌跌撞撞的倒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指着自己前方不到四十余米的厚厚冰雪。
“后退!”
他的目光突然看向李小白,喝道:“小郞,让你的猴子冲到前面去!”
芷蓉冲了过来,玉贞也冲了过来。
“百鸟千焰,去!hetushu.com
掌心立刻蕴含雷光,威胁之意毫不掩饰。
越见识过李小白层出不穷的手段,无城子越发觉得高深莫测,诚惶诚恐就差拿头抢地。
随着万里一同逃出来的那个术士脸色立刻变得难看。
李小白管印禅是个什么鬼,反正有好处就占,没好处就闪,给天邪教和术道互相拉仇恨才是他的主职。
邻近岩洞内的邪兽当即被惊醒,紧接着就像连锁反应一般,所有岩洞内的邪兽都纷纷苏醒。
被天邪教西护法硬是憋了一口气的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双手虚抱,无数冰雪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构成一条直径逾丈的狰狞冰雪巨龙,张牙舞爪的冲了出去,与逃回的两人擦边而过,随即一头冲进了咆哮声不断的洞口内。
无城子觍着脸,点头哈腰的狼狈退去。
大厅中央卧着四头体形格外巨大的邪兽,沉重的呼吸声让人心惊肉跳。
在猛烈的爆炸声中,隐约可以听到惨叫声,很显然,后面的追兵不止是普通邪兽兽兵。
轰轰轰轰!
“你要干什么?神霄宫要包庇静霜宗的逆徒吗?”
“尊长命令,你竟敢违抗?”
群兽涌动,洞外的腥臭气息立刻变得浓郁起来。
有这么一只能近战的猴妖吸引邪兽们的注意力,众人就算是抵挡不住,想要安全撤离还是可以办到的。
“我这里也有!”
自己与无城子能够各应付一头兽将,其他人或许可以应付一头兽那将,那么多出来的那头兽将极有可能会成为决定这场战斗的胜负关键。
术士们纷纷拿出所剩不多的灵符,开始催动。
最前方的邪兽一头撞上了堆积起来的冰雪上,冰雪巨龙造成的堵塞立刻松动了几分。
就听到轰隆一声闷响,地面狠狠震颤了一下,在场的许多术士险些站立不稳,甚至将法术丢向不知何处。
众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到被封堵的雪壁后面隐隐传来沉重的闷响。
刚走开没多远,又开始昂首挺胸背着手,对其他宗和*图*书门弟子吆五喝六的鸡蛋里挑着骨头。
另一个术士同样脸色发白,却丝毫不敢向后回望。
万里御剑冲了过来,怒视着欲拿李小白杀鸡儆猴的印禅。
扎心了老铁!
目睹了全程的芷蓉有些哭笑不得,老的为老不尊,小的也是满肚子坏水儿,还真是物以类聚。
“你又不是我的尊长,有何资格命令我?”
方才被万里从雪窟中拉出来的那个术士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来。
“这不可能!”
无城子也认可了弟子的决断,其他人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往远处退去。
“还好没让它们冲出来!”
这老东西一向狡猾多疑,总是担心李小白疑他,逮着机会便来巴巴的表忠心。
哪怕人家跪舔,李小白也不会给对方一个舒服的姿势,仿佛愣头青似的顺着话直接一竿子捅翻。
天空中风雷声大作,刀嘴飞蝠邪兽们被雪域神雕雪娘牵制住,锋利的雕翎可以轻而易举的划破它们的皮肉和膜翅,暂时不会对地面上的人构成威胁。
须弥宫真人印禅不无嫉妒的看了无城子一眼,这家伙的法术又抢了自己的风头。
一头头兽兵从它们身后蜂拥而出,还有会飞行的刀嘴飞蝠邪兽纷纷冲上天空。
印禅有些气急败坏,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藏着四头兽将。
印禅的水来土掩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无论众人怎么加固,被封堵位置的冲击一次紧过一次,一次猛过一次。
一记“苍雷九闪”后,岌岌可危的洞口封堵行动立刻稳固了下来,不断有法术轰在堆积的冰雪上,使其再次变得坚固。
要不是万里见机反应极快,拉着他往回逃窜,说不定此时二人已经葬身兽口。
即使有两位全真境真人坐镇,想要剿灭这处据点,恐怕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滚吧!”
万里带着一位身手敏捷的术士潜入其内部打探情况,却不料到刚深入没多久,就惊动了这个据点里的邪兽,两人不得不当机立断的逃了出来。
但是今次又不同前次,洞内的邪兽或是和*图*书全部冲突,包围圈立刻就会被冲破,众人也会陷入苦战。
雪窟内那四头大家伙显而易见绝不是寻常的兽兵。
“我……”
在场的都是术士,一旦让邪兽近身,恐怕立刻就会陷入被动。
突如其来的一声咆哮震得周围雪峰纷纷积雪滚落,形成了不大不小的雪崩,看上去虽然有点儿吓人,不过由于距离较远,并不会波及到天邪教的据点和刚刚设下包围圈的各宗门弟子。
隐约可见密密麻麻邪兽身影的雪窟洞口被印禅的冰雪巨龙硬生生撞塌了一半,法术效果却并未停止,不断聚拢着更多的冰雪,欲将洞口封堵起来。
然而现场却没有人站在印禅这一边,无人愿意因为一句顶撞而被平白无故的打杀。
冰窟深处咆哮声不断,地面微微震颤,似有无数邪兽正准备冲出来。
“万里他们出来了!后面有邪兽,快封锁洞口!”
“是是是,老奴这就走!这就走!”
印禅就算再怎么自信,也没有底气同时面对四头兽将,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
又来了!
连续四声爆响,包括被封堵住的雪窟洞口在内,严重拱起的冰雪和岩石鼓包先后炸开,四头体形庞大的邪兽破障而出。
“让你一个人上去,你能顶得住吗?”
然而“苍雷九闪”的却并未停止,一闪,二闪,三闪……每一次闪烁,都地往洞内深入数丈,九闪之后,至少百余米距离内趴满了浑身上下冒着黑烟的邪兽。
轰轰轰……
离得最近的芷蓉仿佛听到了什么,冲着李小白翻了个大卫生眼,这还有完没完了,看把人家给祸害的。
“吼!”
寻常兽兵和兽将很好辨认,兽兵也就只有那么几种,兽将却有着明显的不同,不仅体形更加巨大,而且模样也没有固定。
险死环生的万里回头一望,立刻倒吸了口冷气,险些就没能逃出来,他和另外一位术士大喊道:“快快,不要停!快堵住洞口!”
然而现在势成骑虎,陷入进退两难。
印禅眉毛竖起,勃然大怒,区http://www.hetushu.com区一个炼神境弟子竟敢公然抗命,这让他的颜面何存。
他拿捏的时机极准,当最后一只火鸟冲入,整个洞口恰好被彻底堵住。
术士们骚动起来,他们发现了更多由内向外的撞击位置,发现沉重撞击的位置显然并不止是刚刚被封堵住的雪窟洞口,还有其他几处。
无城子义正辞严地质问,这老东西就是一个老戏骨,英雄好汉奸细无赖,样样上手。
体形越大,对暴烈的雷电之力抵抗越弱。
李小白不走寻常路,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全力以赴的努力堵住洞口,以暂缓邪兽的突围冲势,而是轻轻一指,上百只火鸟顺着众人的法术空隙,直接冲入了洞内,而且一头撞向洞顶。
“好险!就差一点!”
“难道说你此前是虚心假意?”
其他术士们纷纷有样学样,使用冰术封堵洞口,或用飞剑直接切割洞口上方的冰雪和岩石引发大规模坍塌。
同样在做进攻前准备的须弥宫全真境真人印禅若是看到这一幕,非把下巴惊掉下来不可。
“你,你们……”
无城子直接逮住了印禅不经过大脑的乱命这个把柄。
要知道现场有四只兽将,还有数量不知多少的兽兵,就凭一根“玄星”棒子,能抡死多少邪兽,恐怕没几个回合,就会被邪兽们给生吞活剥了吧?
李小白打发这个马屁精滚蛋。
印禅瞪大了眼睛,又是这个家伙,又是为了静霜宗的炼神境小术士,那小子是这老东西的亲生的吗?
……
“随我一起堵住洞口!”
两个身影从仿佛怪兽獠牙巨口般冰锥林立的雪窟内驾驭着飞剑仓皇窜出,背后冰矛激射,头顶上空的粗大冰锥更是如雨幕般坠落个不停,灵气盾上崩碎出无数冰屑。
“快接应万里他们!”
“里面有四个大家伙!”
“大敌当前,你这是要自乱军心?”
哪怕拥有一身术道修为,也没可能敌得过如此之多的邪兽凶猛冲击。
也不知是谁,不小心踢到了一块碎石。
连续挨上十数下,两人的灵气盾也开始变得摇摇欲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