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1章 概率

被咬住后毫无反抗能力的兽将背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断骨茬口清晰可见,分明是连骨带肉一起被啃掉的咬痕。
虽然被困在山上,但是他们现在的局面并不算糟糕。
“可不能这么说,李师弟也没必要骗你们!”
以往从未考虑到这个问题,只是知道很低,骤然被问起来,无城子拧着眉头掐指算了起来。
自从发动争王之战开始,所有的兽将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命运。
无论最后会不会诞生兽王,有备无患总比被打个措手不及要强。
印禅铁青着脸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他是铁了心的想要独占消灭此处据点的功劳。
它硬是飞快吃掉了三头同等级的兽将,身体膨胀的如同气候一般。
“是真的吗?”
就像买彩票一样,七选一的概率是千万分之一,同样意味着那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人都中过一遍头奖,最后也未必轮到你。
因为芷蓉和李小白的缘故,玉贞向来和万里保持着共同进退,她的话同样有着不小的份量。
被咬住的那头兽将已经奄奄一息,仍然在被动防御的兽将依旧在不停的躲闪,哪怕身上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地面几乎都被染成了触目惊心的紫黑色。
“走的人跟我一起,不想走的人就自己留下!”
“信者活,不信者死!”
“六将争王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一点五到百分之三点五,四将争王的成功率是百分之零点二到百分之零点四,二将争王的成功率是百分之零点零三到百分之零点一。”
李小白点了点头。
大魔头气死人的功力渐涨,印禅的表情就差七窍生烟,他很想教训这个静霜宗的小术士,然而不远处神霄宫的真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或许正在等着借口趁机把他再收拾一顿。
四头兽将变成了三头,却并不会出现三国大战,而是泾渭分明的二打一。
须弥宫印禅直接找了过来,脸上就差写着十万个不相信。
可惜图谋此方天地的天外邪神,身边只有这些自和图书私自利的家伙,终究难成大器。
“啊!”
天时,地利,人和,绝不止是口头上说说那么简单。
听闻有人动摇军心,万里赶了过来,却看到是李小白。
“不能就这么走了!好不容易才发现这些邪兽的。”
“是是是!”
“嗷呜!”
攻山的邪兽群再一次被打退,芷蓉暂且罢手,疑惑地问道:“师弟,去哪儿?”
同仇敌忾的齐齐望向那头不断咀嚼着头颅和脊椎,甚至连骨头都不肯吐出来的兽将,它们不约而同的统一了战线。
“想要建功立业的,与老夫一起留下,胆小鬼自去!”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除非活腻了,没有谁会选后者。
李小白看了一眼山下,摇摇头,说道:“离开这里!该撤退了!”
如果学过统计学的人,应该可以勉强看得出,巨石表面的文字是在作概率统计。
大魔头显然没有预料到,这四头兽将里面竟然还藏着这么一个异数。
仅仅十几口,就将一头与自己体形不相上下的同伴生生撕碎并且吞到肚子里。
“坐稳!”雪娘提醒了一声,扑扇着翅膀载着李小白和芷蓉直接冲上天空。
李小白咧开一口白牙,往远去看去。
山下传来一声沉闷的低吼。
无城子可不敢说自己知道兽将和兽王的关系,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印禅倒底还是业务不熟练,憋了一肚子的火,却无可奈何。
两头兽将十分清楚的察觉到了另一头兽将的巨大威胁,它们毫不迟疑的一起冲了上去,爪牙撕扯,身体碰撞,冰雪烟尘弥漫,甚至比方才捉对厮杀还要更加激烈几分。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些歪歪扭扭的怪异字符究竟是什么意思。
或许此前的争斗中,被杀掉的二人,分明知道自己的兽将不敌,心有不甘的反对。
李小白望着山下以最原始的方式互相扑击撕咬的四头巨兽,问道:“六将争王的成功者几许?我要一个准确的数字!”
好吧,这家伙http://www•hetushu.com就是来耍流氓,投反对票的。
仅剩的两头兽将展开了一对一决斗,连续杀死两头同伴的那头兽将尽管遍体鳞伤,精神却十分亢奋,哪怕带着一身皮开肉绽,血流不止的可怕伤口,却依旧是屡屡主动进攻的一方。
经过无城子的提示,李小白立刻明白了山下那些天邪教中人起内讧的缘由,原来是为了是否仓促发动四将争王而争执。
其中一人以直接杀掉反对者,强行统一了意见。
“魔主,这是什么?”
“呃!”
“信又怎样?不信又怎样?”
最终取得胜利的那头兽将仰天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仿佛连天空中的云气都被惊扰到。
“山下那四个大家伙越来越少,全死光了才好,如果只剩下一个半死不活的,我们还需要怕它吗?”
事实上质疑李小白的话,只是想要留下来的其中一个理由罢了。
李小白瞪了这老家伙一眼。
一个勇猛进击,一个畏畏缩缩,心志被慑。
好半晌后,这才说道:“或许半成,甚至半成都不知道,据老奴所知,教内的兽王只有七头。”
更何况粗糙的石面并不平整,写出来更加让人难以辨认,恐怕只有李小白自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山下的兽王很快就要诞生了,不想死的,现在就走!”
“师姐!走了!”
上面不止有孔雀王朝的算符,还有极西之地的罗马文,再加上一些特殊的算式,东西合璧,土洋结合的统计算法,别人能看得懂才叫活见鬼。
概率就是概率!除了那么点儿百分比数字,其他的全是意外!
妈蛋!
“吼!呜吼!”
须弥宫真人印禅估计还在生闷气。
既然无城子提到兽王都不禁色变,李小白虽然没有撩过对方,还是谨慎的相信兽王并不好对付,甚至是非常可怕。
事实上就算是把大衍宗的宗主叫过来,同样也是一脸懵逼。
咔嚓!
即便被天外邪神所蛊惑,这些天邪教中人依然无可避m.hetushu.com免的会打自己的小算盘。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私心,有私心的地方就会有争斗。
老家伙突然有一种纳头便拜,五体投地的冲动。
万里向来无条件的相信李小白,此时也是一样。
“走了!”
地面震颤,血肉横飞,那头刚吞掉同伴头颅的兽将张开血水淋漓的獠牙大口死死咬住一头兽将,扭着身子将对方拖来拖去,抵挡另一头兽将的凶猛扑击,哪怕遍体鳞伤,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也依然不肯松口。
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四将争王的说法,他们被功劳换取的奖励迷住了眼,其中大部分都是上次没有尽全力,最后只落了个参与奖的人。
拥有兽将的人显然在天邪教中能够得到相对较高的地位,如果争王失败,兽将会沦为口粮,此前的风光和努力将会前功尽弃。
“就说是我说的!”
“小子,你说的是真的?”
“不信的,可以拿自己的性命赌上一赌。”
无城子满头雾水的看着李小白写出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字符,符咒不像符咒,文字不像不是文字,倒有点儿像更遥远西南方孔雀王朝的特殊符号。
这种心态变化并不仅仅是因为师尊无城子的缘故,与李小白在一起行动的这些日子,万里知道这个静霜宗的师弟行事从来都不是无的放矢,必有其道理所在。
咬一个算一个,这种可怕的韧性是成功的潜质之一。
“吼吼!”
李小白翻了个大白眼,这么幼稚愚蠢的问题都好意思问出来么?
连无城子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三头邪兽的对战并不是势均力敌。
“呜吼!”
他从地上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子,来到一块巨石旁,当即在稍稍平整的一面不断刻划起来。
希望渺茫啊!
李小白站在芷蓉身后,看着她借地形之利,释放法术将几头邪兽击落山坡,满山腰的滚地葫芦,便是众术士们的杰作。
若是在平地上,他们恐怕没有这么轻省。
大石头上很快被李小白的“http://www.hetushu•com鬼画符”铺满,无城子一脸不明觉厉,越发认为魔主大人高深莫测,在他眼里,这些写写画画和推算天机没有任何分别,或许只有大衍宗的人才能看明白石头上究竟写的是什么。
退到远处的天邪教中人此时聚了过来,忽然跪下,冲着这头兽将五体投地,忽然站起,双手高举,口中念念有词。
它随即低下头,张开獠牙巨口,飞快的撕扯着同伴的尸体。
印禅的心情和语气一样,更加恶劣。
可惜反对无效,反而落得身死的下场。
原本有些生气,此时却慎重起来。
……
李小白终于在第二块大石头上停了手,那枚小石子刚离手,便化作齑粉随风飘散。
另外两头在互相厮杀的兽将仿佛察觉到了某种危机,齐齐停止动作。
难怪会有人不同意。
连无城子都不是兽王的对手,印禅如果逞强,毫无疑问也是死路一条。
被围在中央的兽将圆滚滚的身体莫名其妙的抽搐起来,一会儿收缩,一会儿膨胀,诡异无比。
“师弟,你在做什么?”
虽然看不懂数学符号,却并不意味着听不懂最终计算出来的答案,无城子目瞪口呆地望着李小白,这种事情也能有如此精确的答案。
芷蓉瞪大了眼睛,她知道兽将的可怕,虽然没有见过兽王,但是大抵还是能够猜到是一种什么样的凶残物种。
他立刻惊为天人,不,惊为天魔,还是不对,魔主就是天魔啊!
七个葫芦娃吗?很好!
李小白懒的解释,吹响竹哨,把在天空中盘旋的雪娘唤了下来,拉着芷蓉师姐准备乘雕起飞。
李小白转过头望向山下,依旧争杀不休的四头兽将,冷笑了起来。
“哼!我不信!”
山下四将争王的邪恶仪式很快传遍了整个防线。
这头贪婪的兽将并未停止,挺着鼓胀的胸腹,又扑在了另一头同伴的尸体上,继续血淋淋的吞食。
屡屡在李小白这里吃瘪,使他对大魔头的观感极为恶劣,甚至总是带上强烈的主观性。
“好了!”
天苍苍和_图_书地茫茫,小郞专长耍流氓。
然而李小白的冷笑却很快变得僵硬起来,他看到一头兽将异常凶猛,突然咬住一头兽将的脖颈,狠狠一扯,生生将它的脑袋和大半条脊椎扯了下来,血淋淋地格外恐怖。
“兽王马上要诞生了,我们早做打算吧!”
附着着武道真气的石子,甚至比刻刀还要锋利,在坚硬的岩石表面刻划出极深的痕迹,后世若是有人能够寻到这里,一定会被这些在漫长岁月中依旧没有风化的清晰字符而惊呼为外星人造访的证据。
李小白轻轻一拍雕背。
如同墨菲定律所说的那样,如果有可能会发生倒霉的事情,那么它一定就会发生!
粗壮的颈骨以最惨烈的方式爆裂,甚至连山上都能清楚的听到。
“我,我吗?”
魔主大人这是在干什么?
“这样窝里斗能变出兽王?我们可以趁着它还虚弱,可以干掉它!”
这场四将争王的殊死搏杀已经毫无悬念,十几个回合后,占据上风的兽将寻着机会一下子扑倒对手,锋利的双爪在对方身上猛抓,獠牙大口毫不留情的照着脖颈位置狠狠咬了下去。
无城子终究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和疑惑。
李小白根本不在意印禅反应,背着手施施然转身就走,直接送给了他一个后脑勺。
李小白并没有隐瞒。
这口气不像是来询问,反倒像是在质问一般,李小白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淡淡地说道:“真人可以选择不信!”
“你!”
虽说专业是精神病与精神卫生学,再加上一个心理学,并不意味着大魔头数学不及格,统计病例,摸寻规律,概率统计是必须的,他这是干脆拿山下的邪兽当成神经病案例来计算,幸亏只有三种类型,不然得活活算死他。
“糟糕了啊!”
四将争王诞生出来的兽王虽然不及六将争王诞生的兽王,但兽王就是兽王,能够完全碾压兽将的存在,收拾一头兽将就已经十分吃力,很难想像兽王一旦出现,他们这些人该如何应对。
“那你留下吧,我准备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