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8章 不止一头兽王

李小白穿过船舱,从后舱门走了出来,随即说道:“你只要乖乖的就好!”
“一件宝物,叫作杀神矢!”
兽王的庞大身影直直的冲了过来,众术士们无不吓得魂飞魄散,紧跟在破云舟后方,风紧扯乎。
……
“也许是另一头兽王在此地!”
即使身处万米高空,雪域神雕依然能够发现地面上的绣花针。
“师弟!这是什么?”
至少到目前为止,听李小白的话,至少大家都是活了下来。
在愚夫愚妇眼中,术士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然而实际上,这些术道修行者也依然难免七情六欲,也会有自己的道侣,孩子和长辈。
电光,火光,呼啸的狂风,剧烈震颤的地面或张开或收拢狰狞的地缝,一根根石笋地刺冲天而起,硬生生在密密麻麻的邪兽群当中杀得尸横遍地。
他左右张望,目光落在了灵气波动惊人的无城子,印禅等人身上,试图在寻找真正的主事之人。
“很厉害,别碰到它的矢锋,若是被射到,就算是神通境的神尊也休想活命。”
一头老牌六将兽王再加上一头新诞生的四将兽王,难怪大衍宗的宗主会不敌,差点儿身陨。
圣手门术士惊讶地看向万里,自己刚提出没多久,对方竟然把事情办完了。
无论是兽将,还是兽王,李小白都没有打算去赌上一把,他冲着墨门长老公输磐招了招手。
跟在后面的那头来自于雪域高原的兽王似乎认准了李小白的破云舟,在后面穷追不舍,根本不在意是否有人单独离队。
万里这支生力军的加入,使圣手门的人员和物资转移效率大大加快。
李小白的目光投往远方。
“不应该啊!”
李小白左右手往下方一挥,百余张灵符在一瞬间灰飞烟灭,蕴藏的灵气完全释放出来,构建成一个个法术,铺天盖地往冲上偷天岭的邪兽群轰去。
终于明白对方竟然提前一步,解了圣手门之围,圣手http://www•hetushu.com门术士当即激动的拱手致谢道:“多谢大人与诸位相救,大恩不言谢,圣手门必有厚报。”
杀神矢?李小白声音不大,无城子却听了个正着,浑身上下打了个激灵,惊疑不定的猜测着,这支法器箭矢是不是给天外邪神准备的,邪神也是神,能杀神自然也能杀邪神。
“呃,你,你是!”
尽管气归气,公输磐还是纵着飞剑跳上了机关舟,用自己的正宗驱动法诀替代了李小白自己琢磨出来的野路子法诀。
玉贞带人截住邪兽群,当即减轻了圣手门的压力。
“公输真人,这艘机关舟暂且由你来掌控,无城子,你负责青铜鼎的灵气供给。”
“左边,有一只邪兽,很大!”
圣手门提出的援助请求证明了李小白仿佛未卜先知般的前瞻性,之前的指示让所有人都彻底服气,再也没有人质疑他的指挥权。
职业病当场发作,不管不顾地冲到舟尾,冲着正在给“玄星”床弩上钢丝弦的李小白,劈头盖脸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快说!”
大人?谁是大人?
李小白握着箭杆随手转了几圈,《摩诃钵兰经》都能弥补回杀神矢造成的创伤,自然也能够让他免于这支蛮族祖器的诡异杀伤力。
“万里师兄,你安排人通知圣手门,立刻转移到其他宗门,一刻都不要停!”
很大的邪兽?
它也无法分辨兽王与兽将的区别,只能从体形上姑且将他们归于一类。
很显然术道会盟大索天下的行为已经触怒了天邪教,老东家不再躲躲藏藏,有公然走到阳光下的打算,动用为数不多的兽王立威。
这个“大人”用的很可疑,印禅撇了撇嘴,这个静霜宗的炼神境小术士难不成是神霄宫宫主的私生子吗?至于这么卖力气的贴金。
天邪教的兽王实在是太恐怖,三个全真境真人加到一起都不是对手,其他人觉得不敌逃和图书跑,完全理当所然,留得有用之躯,待寻机东山再起,不怕青山没柴烧。
被无城子接替了青铜圆鼎的芷蓉终于解放了出来,恰好看到李小白站在舟尾,手上拿着一支奇怪的箭矢。
听到可怕的尖啸声响起,打了个激灵,连忙驾驭着剑光向另一个方向逃去。
李小白挥了挥袖子,抓出一把灵符。
李小白回想起妖女被杀神矢射中,险些被抹杀神魂的惊险依旧心有余悸。
全力催动《摩诃钵兰经》,源源不断的输送精神力弥补杀神矢造成的后遗症,这才堪堪将妖女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其中耗费的精神力,恐怕都能抵过好几个神通境术士。
老夫的东西竟然被这个无耻的家伙给强占,可恶!真是可恶啊!
李小白拧起眉头,四将争王诞生的兽王不应该这么厉害才对。
照理来说,应该有其他人协助圣手门才对,而不是任由其被天邪教围攻。
“大家听我号令,准备转向!凝胎境以下,统统到破云舟上来。”
李小白拿起望远镜朝着雪娘所指的方向仔细搜索,好半天才发现了一个小黑点。
“看什么,没见过这么帅的公子吗?”
到目前为止,兽兵只有四种,在外形上并不难分辨,体形超常的便只有兽将,甚至是兽王。
他一伸手,掌心立刻出现了一支布满诡异浮雕与纹理的箭矢,矢锋竟是一枚带有螺纹的尖锐晶体。
万里微笑着向圣手门术士点了点头。
没有见识过兽王的厉害,尤其是在外形上,一般人很难分辨出兽王和兽将的区别,猝不及防下很容易吃大亏。
芷蓉好奇的打量着李小白手中这支杀神矢,这个小魔头手中的宝贝层出不穷,真不知道他是又从哪里“捡”来的。
从雪域高原一路逃出来的术士们灵符和丹药消耗殆尽,唯独他手上还有大量的存货。
万里毫不迟疑,驾驭着剑光冲了出去。
从未见过如此释放灵符的圣手门术士hetushu.com吓了一跳,看到旁人见怪不怪的模样,似乎有些接受了李小白是这些援军中的领头人,他哪里猜得到其中的复杂缘由。
“是!”
李小白一怔,这完全不合常理。
墨门长老公输磐躲李大魔头都来不及,哪里还有胆子招惹,根本不想掺合这趟混水。
这些无法修行的人或自寻生计,或依附于宗门长辈,总归能够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向,当然也难免会有一些混吃等死的,或者不学好的存在,仗着长辈父兄是术道中人,为非作歹,因此偷天岭上的凡人也是一方多姿多彩的小世界。
蛮人的三支杀神矢祖器现如今被他糟践的只剩下这一支还算完好无损,另外两支都被拆散了架,变成了炼器备料。
“什么,大衍宗宗主身受重伤?还折损了好几个真人?”
万里有些忧心忡忡。
圣手门的凝胎境术士终于回过神来,楞楞的看着李小白在风轻云淡的装逼。
一直悬于心神中混沌青莲上方日夜祭炼的“玄星”浮现出来,落在了舟尾,随着李小白的心意,开始构建变化为一支巨大的床弩。
“放心,这支箭矢杀不了我!”
好也罢,歹也罢,驾起一道剑光就能轻松离去的术士们却没办法抛弃自己的亲人,李小白让万里和玉贞等人救了偷天岭上的这些凡人,不啻于让圣手门欠了一份天大的人情。
天邪教的兽王未免也太可怕了些。
既然敢拿圣手门开刀立威,再安排一头兽王过来,便不足为奇。
一个炼神境的小术士哪儿来的优越感。
圣手门术士惊疑不定的望向李小白。
魔主大人看来还真是准备了阻止天外邪神降临的手段。
兽王打头阵,众邪兽蜂拥而上,偷天岭群魔乱舞。
圣手门术士还在迟疑的当口,万里驾驭着飞剑冲了回来。
拿着望远镜四下看了一会儿,李小白忽然一拍脑袋,明明有专业人士在身旁,何必多此一举,他回头冲着舟尾喊道:“雪娘,看看附hetushu.com近有没有大家伙?”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感悟天地灵气,即使是强大的术士,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子裔都能够踏入术道修行的世界,最多比寻常人的概率高一些罢了。
李小白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望远镜,向四周张望。
“知道了!”
五宫七宗的宫主和宗主个个都是神通境尊者,如果连神通境都不敌,便意味着其他各个宗门都将面临着与圣手门一样的威胁。
变大变小,变重变轻的法器有不少,但是像这般随意变化形状的法器,他却从未见过,甚至从未听说过。
“大衍宗宗主身受重伤,带来的十几位真人也折损了大半,那头兽王实在是太厉害了。”
“我不叫喂,你应该叫大人!”
圣手门术士怔怔的看着李小白等人来时气势汹汹,势如破竹,此时又如同丢盔弃甲般狼狈而逃。
在雪域高原一意孤行对抗兽王,白白葬送了好几个宗门弟子,有这个前车之鉴,不会再有人轻易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印禅。
雪域神雕左右张望了一下,当即有了发现。
“多谢大人!”
其他人呢?
“是真的,绝无虚言!难怪没有看到大衍宗宗主的身影!”
很显然是天邪教早有预谋的安排,借着新诞生的兽王立威,欲屠灭一个术道宗门杀鸡儆猴。
李小白嚎了一嗓子,飞快打出法诀,破云舟当即一转身,往更高的天空冲去。
这里面必然有玄机。
看到李小白的反应,无城子叹了口气,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你,你一定要小心!”
在他们到来之前,只看到兽王全力攻击守山法阵,却没有人出来牵制和干扰,实在是让人生疑。
如果能够击败一个神通境尊者,至少也应该是六将争王诞出来的兽王,而且还不是刚刚诞生的那一种。
“很厉害吗?”
这就跑了?
正在操控破云舟的公输磐不经意间看到“玄星”变化为床弩的全过程,眼睛立刻瞪得溜圆,这是什么法器?
http://www.hetushu.com多半是了!”李小白心头一紧,在雪域高原新诞生的兽王是单枪匹马追出来的,而此时此刻已经彻底淹没偷天岭的邪兽群明显是天邪教的接应和其他安排。
“喂,喂,小子,我呢?”
李小白并没有瞒着这支奇特箭矢的名字。
话语中的“暂且”二字说的是理直气壮,噎得公输磐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差点儿没骂出来。
察觉到圣手门的术士明显在迟疑,无城子没好气地喝斥道:“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大人说知道了吗?还不快去!”
无城子驾驭着飞剑,登上了李小白的破云舟,他看出了魔主大人的疑惑不解。
他也不是对手,亲人已经转移,没有了硬拼的理由,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随着凝胎境以下的术士们纷纷登上破云舟,没有得到指示的印禅觉得自己被排斥在外,忍不住叫喊起来。
或许另一头兽王就在附近,伺机出动。
印禅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其他人都听从李小白的命令,他就算是想要夺取指挥权,也没人听他的。
控制着破云舟越飞越高,站在舟首的李小白抽着空向紧紧跟在身旁的万里询问道:“万里师兄,有没有看到大衍宗宗主?”
不过他也懒得多生事端,装作没听见。
冲入圣手门的山门,协助转移凡人归来的万里心有余悸,他们能够从雪域高原中一路逃出来,直到现在依然还活着,实在是运气。
“这,这……”
“看来是真的了!”
“师弟,所有人都接出来了!”
天邪教打算攻灭圣手门立威,可是李小白等人的到来,让这个计划彻底破产,天邪教中人怎能不气急败坏。
“跑啊!”
“不用谢我,大麻烦来了。”
李小白拿着望远镜,依然不及雪娘看得远,看得清楚。
听到杀神矢竟然连神通境的神尊都能杀死,芷蓉不禁花容失色。
一支飞剑至少可以搭载三人,仅仅几个来回,便将滞留在偷天岭上的圣手门中人全数转移到了安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