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5章 光明审判

芷蓉无法放心的把李小白一个人丢在这里。
圣光蕴含光明之力,食之可美容养颜,强壮体魄,治百病,在极西之地倍受追捧,被西人视为神灵的恩赐和神圣纯洁的象征。
人人生而背负原罪,怎么可能豁免神灵的审判。
“说的好,这些西人狼子野心!”
东西方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这会儿可没人在乎什么一对一的公平较量,能够以多欺少就尽可能的以多其少。
不过李小白的二十七支飞剑完全弥补了这一遗憾,使其他人能够心无旁骛的配合展开攻击。
飞行法器和飞禽妖奴一向稀少,又极少有人拥有心分二用的能力,因此大多数术士一旦御剑升空,便无法用飞剑战斗,这是一个难以解开的单选题。
咚咚咚!~
这是泼天的祸事啊!
“这里是东土地界,不是你们这些杂毛撒野的地方!”
紧随其后的“玄星”飞剑们还未触及这个巨大的符文圆球,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引偏,飞剑环绕着十二名圣士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疾飞,却自始至终都没办法冲入圆球内。
驱使光明的力量,却行使见不的人的黑暗之事,这些强盗最喜欢一边颠倒黑白,一边胡作非为。
这个冤家!
“既然如此,接受神圣的裁决吧!愿吾神宽恕你们的罪孽!”
难以攻破的符文圆球让无城子极为忌惮,单单是这样的防御力,就足以让这些圣庭圣士立于不败之地。
李小白不屑一顾地说道:“审判我?你们这些鸟人有资格吗?”
中年男子举剑在胸口做了个剑士之礼,随即说道:“吾名亚瑟,此次前来东方并没有恶意,为的是传播吾神的仁慈和荣光,向东方的土地撒播光明。”
“你找死!”
李小白打量着这些鸟人,淡定如常地说道:“圣庭是圣庭,魔宗是魔宗!两回事!”
“小郎你!”芷蓉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
无城子这老东西咧嘴一笑,道高一尺,魔高万丈,谁审判谁,还不好说和*图*书呢!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眼前这十二个穿着奇异银甲的西人,应该是圣庭的圣士。
“你们立刻返回悬空岛!”
“公子,悟空跟你一起!”
“不对劲!”
“这是……”
而且圣庭的力量十分奇怪,让他们这些与圣庭从未打过交道的人,根本无从下手。
亚瑟暴喝一声,身后光翼大涨,圣力涌动,手中长剑连续挥出数道剑气,与呼啸而来的“玄星”飞剑撞了个正着。
其他人也是有样学样,将自己的灵符全部拿了出来,希望能够抵挡住对方接下来的攻击。
金瞳六耳猕猴悟空却不愿意离开,无论遇到多么强大的敌人,它都愿意和公子一起并肩战斗,决不肯轻易当逃兵。
“你怎么办?”
很显然,李小白的强硬态度正迎合了在场所有术士的胃口。
若不是方才看到李小白若无其事的接来了对方的光箭,公输磐也不会任由他留在这里冒险。
她又破涕为笑。
圣宗圣女,老娘海伦娜并没有向李小白隐瞒圣庭在东土扶植圣宗的目的,付出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和时间,为的就是协助圣庭大军东征。
“结阵!光明审判阵!”
东土的魔宗(圣宗)原本是五宫八宗之一,只不过被术道和武道联手攻灭后,其背后还有一个极西之地的圣庭,在各宗门之间并不算是什么秘密。
“怎么,怎么会?”
难怪没有携带箭匣,这支银色大弓能够自行生成光箭。
飞快流转的符文轻微摇晃,却将所有的冲击力一一化解,“玄星”飞剑们并没有轻易得逞,铺天盖地飞过来的法术飞快湮灭在距离符文的一丈开外,这个符文圆球很显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
圣庭一统极西之地,实力庞大至极,意图染指东土,天邪教之祸反而成了小事。
“你要小心!”
与不久前轰杀天邪教兽王一般,粗大的光柱从天而降,瞬间将李小白笼罩了进去。
“小郞!”
方圆千米之和_图_书内,无数光点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
“小子,别硬撑!”
“怎么回事,他们要干什么?”
两位全真境真人,带着众术士们飞快回撤,将李小白留在了原地。
李小白冷笑一声,在他的心目中圣宗与圣庭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更植根于东土,虽然有极西势力的影子,但是利益依旧在东方,圣庭却不同,他们只会带来征服、掠夺和杀戮。
对于圣庭和圣宗(魔宗)之间的关联,他知道的并不比其他人少,谁让自己有一个圣女老娘呢?
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的光点甚至有一些直接钻入他的体内。
对方既然已经动手,难道还要请他们喝茶吃点心吗?
银发的希德妮正准备将蕴含圣力的光箭射出,亚瑟却抬手制止了她,盯着李小白沉声道:“年轻人,与我圣庭对抗,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李小白察觉到就在这短短片刻的功夫,空气中的那种令人感到亲切的温暖气息越发浓密数倍。
“他们伤不了我!快走!”
“找死!”
一方称圣,一方称魔,实在是有些怪异,不过双方都不以为意,无论是圣宗,还是魔宗,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区别。
李小白法诀一捏,借着心神中的那朵先天异宝混沌青莲,包括他脚下那支“玄星”飞剑,当即心分二十八用,二十七支飞剑呼啸而出,射向那十二名圣庭圣士。
十二名圣士进入符文圆球后,似乎极为自信,没有再去关注外面那些飞剑和法术,他们围站在一起,高声颂唱着李小白等人听不懂的西人语言。
公输磐脸色一变,刚要解释,却没想到那个亚瑟再次开口。
被称为希德妮的西人女子暴怒地举起银色大弓,一支散发出淡淡光芒的长箭出现在弓弦上。
李小白的目光掠过那些正在酝酿发动着什么的圣士们,远处天际的那些小黑点越来越清晰,已经能够看清楚它们是一头头模样狰狞的巨兽,不断扑扇着翅膀,身披与背上和图书的驭者风格色彩相近的铠甲,还有体积巨大的帆船,如同墨门的机关舟一般,只不过体形更加巨大,左右两侧有长桨整齐一致的划动。
无城子倒是信心足一些,魔主大人若是那么容易干掉,就不是域外天魔了。
“吾佩服汝的勇气,但是现在,接受神的审判吧!光明审判!”
“各位请看,很显然你们没有那么大的胃口!”
李小白眉头一皱,心神微动,二十七支“玄星”飞剑开始呈现出不同的法术附加效果,电光,火焰,寒雾,沙卷,不停的冲击着将十二名圣士笼罩进去的圆球。
根本不是剑气与飞剑互相撞击应该发出的脆音,反而更像是某种重物发生磕碰时闷响。
久攻不下,他干脆停止了攻击。
女圣士希德妮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自己无往不利的审判光箭,竟然连对方一根毛都没伤到,仿佛自己方才射出的只是一支人畜无害的幻影。
亚瑟看到李小白仍未离去,正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嘲讽。
十二名圣士被二十七支“玄星”飞剑缠住,每人都面对着至少两支“玄星”飞剑的攻击。
“好个一手圣花一手利剑,圣庭东征,想要称霸天下,就是不知道你们究竟有没有那么大的胃口。”
如果不是若无其事,也不会这般作怪。
禁咒“光明审判”原本是用来对付方才在场的所有东土术士,但是李小白察觉到异常,让其他人提前撤退,这个禁咒的全部威力便由他独自一人承担了。
“我知道这方天地,不是天老大,你们就一定是老二!不服放马来战!”
希德妮话音未落,离弦而出的光箭瞬间穿越数十丈距离,激射而至。
……
李小白身周的二十七支飞剑自行旋转起来。
李小白一挥手,二十七支乱飞的“玄星”飞剑互相靠近,转眼间与他脚下那支飞剑合而为一。
李小白的强硬态度让亚瑟的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
不过好在下坠了百余米和*图*书后,终于重新稳住身形,在险相环生间逃过了被当场斩杀的命运。
“保重!”
“师弟小心!”
“保重!”芷蓉抓出一把灵符,这已经是她所剩下的全部,直接塞给了李小白,随即御剑飞回悬空岛。
芷蓉反应不及,她匆忙释放的法术拦截了个空,眼睁睁看着那道流光贯穿了两人身前的灵气盾,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头没入李小白心口,这一箭又准又狠!
亚瑟并不是第一次与东方的术士交手,他十分清楚飞剑的特点和威力,背后三对光翼轻轻一颤,身形疾闪,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交击的飞剑。
公输磐和无城子两人浑身瑟瑟发抖,这根本不是一两个宗门能够扛下来的。
这只暴力妖猿站在一个大坑里冲着天空不甘心的连连咆哮,仿佛在抱怨公子为何突然抛下它。
现出真身的金瞳六耳猕猴身体强如钢铸,尤其是苦修武道后,这么点儿高度根本没可能摔死,连摔伤都不可能,就听到地面上远远传来一声闷响。
圣庭那个银毛鬼女射出一箭,竟然没有伤到自己的师弟分毫,她看得分明,甚至连衣服都没刺破就平空消失了。
“不,他们是魔宗,真正的魔宗!”
芷蓉知道李小白的种种神奇之处,再加上狡猾惫懒的性子,想必不会冒冒然涉险,她点了点头。
充满神圣光明力量的剑气仅仅只让三支“玄星”飞剑歪了一歪,依旧不依不饶的射向亚瑟。
“受死!”
不仅如此,在李小白的带领下,术士们的法术就像不要钱般砸了过来。
亚瑟扑扇着背后的三对光翼,身形灵活的左躲右闪,同时飞快冲向更高的高度,其他圣士紧随其后,其中一人手持淡黄色的木制法杖,大声喝出一个奇异的音节,身周骤然出现了一个符文缭绕的巨大圆球。
“不,不是,它们……”
“你想接受光明的审判吗?异端!”
而今天,李小白看到这些鸟人,意味着圣庭已经终于按捺不住,将经营许久的计http://m•hetushu.com划真正付诸于行动。
当希德妮得意的准备生成第二支光箭时,却见中了一箭的李小白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漫不在乎的掸了掸胸前衣襟,向身侧那个东土女术士点了点头,随即又冲着自己望过来,冷笑着说道:“怎么,没吃饱饭吗?连替本公子挠痒痒都不够。”
回头突然看到这一幕,芷蓉眼中立刻泛出了泪光。
无城子惊疑不定的望着魔主大人的背影,魔主还真是不在乎圣庭的强大啊!
“你躲过一点!”李小白想了想,却是伸手一推,将金瞳六耳猕猴推下了飞剑,直坠向地面。
然而他刚刚躲开,就听到希德妮的惊呼声在不远处响起,连忙转头望去,却看到她手舞足蹈,身形慌乱的坠落,一支飞剑错身而过。
在场许多人或许不了解圣庭,却对魔宗如雷灌耳,公输磐用更加直接的话使所有术士脸色大变,一个个如临大敌。
无城子猛然瞪大了眼睛,与公输磐对视一眼,随即失声惊呼道:“圣庭!你们是极西圣庭之人!”
女圣士胸前银甲留下了一道细长的剑痕,方才一个躲闪不及,险些被一支“玄星”飞剑刺穿,她不得不连连开弓,光箭不断准确击中“玄星”飞剑,将它们击偏,借着这个机会和其他圣士一起冲入那个符文圆球内。
然而在下一刻,光柱中的李小白仿佛察觉到了芷蓉的视线,回身摆了摆手。
随着飞剑回归,其他人的法术也相继稀疏了起来,恐怕也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无用功。
“没错,圣庭是圣庭,圣宗只不过是提前来东土的开拓者罢了,不能代表圣庭的全部,今天我们带着圣花与利剑而来,希望你们不要让圣花从我们手中跌落。”
圣庭十二圣士齐齐皆像见了鬼似的,死死盯着光柱内踏在飞剑上,风轻云淡背手而立的那个东土年轻人。
没想到二十多年后,不仅魔宗蠢蠢欲动,连西极之地的圣庭也终于将自己的爪子伸了过来。
“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