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7章 百草驻颜丹

“是什么?”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青春永驻?李小白愣了愣,说道:“你是想要长生不老吗?”
待口碑渐渐传开,自然而然的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不必事事完全依赖大武的朝廷信用。
“仙长,仙长,不要杀我,小的贱命一条,不值当,不值当啊!”
李小白收起那张纸,好整以暇地说道:“嗯,这就好,你是要一百枚灵晶呢?还是等值的其他东西。”
李小白摆了摆手,招人给这个倒霉商人弄点吃食。
真难为这个胖子,七尺腰围硬生生缩成了一个球状。
朱时三有些忐忑不安地说道:“要不,要不,公子就算了。”
李小白问道:“想好了吗?”
李小白倒是能够理解对方的爱女之心,让人把朱时三送去安排。
香君对突然出现在自己手中的玉瓶,感到惊讶。
“所以此等俗物还留着碍眼吗?”
李小白的琉璃心笼罩到门外,发现是无城子带了一个陌生中年男子从天而降,落在书房外。
“公子说的有道理!”
依照李小白的指点,朝廷组建了内阁,将满朝文武和大武三十六道的众多奏折层层梳理筛选,只有最重要的奏折才会送到女帝的案头,其他未送上来的折子做成一份简报,疏而不漏。
“做生意讲究信用第一,天宫也岂能食言而肥,自毁招牌,稍待勿碍!”李小白上下打量了这个胖商人一眼,又说道:“你还没用晚膳吧?”
机关舟还可以这样玩!
一时间,原本惶恐不安的心里被狂喜填满。
若非那个胖商人朱时三提了出来,李小白恐怕真不知道术道炼丹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好东西。
李小白自己脑洞大开倒也罢了,竟然又在黄麻纸上的机关舟体开了洞。
一双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突然捂住了女帝的眼睛。
灵晶不是金银,凡人拿到也没办法花销,他额外允诺可以更换等值要求,也是为了照顾普通人,并没有简单的一刀切。
“百草驻颜和图书丹,可驻颜六十年,尝尝味道,天宫出品,必属精品。”
朱时三尴尬的不行,他实在捉摸不透眼前之人,只好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生怕给自己和家人招来杀身之祸。
不过对女儿毫无保留的宠爱完完全全的流露出来。
朱时三瞪大了眼睛,看到那纸上的字迹依稀有几分眼熟,可不正是自己的笔迹么,他连忙点头道:“是,是小的写的。”
无城子甩了甩袖子,冲着书房恭恭敬敬一揖。
女帝下了旨意让大武朝上下全力支持天宫,如今有好东西,自然应该好好慰劳一番。
此时此刻的公输磐心服口服,无论李小白说什么,他都会当作至理。
李小白终于将自己肚子里的货掏空,随手丢开手中的碳芯笔,揉着有些发酸的手腕。
“好了,明日一早,丹药便给你,早日休息吧!”
不止是用来打发朱时三,香君小娘,樱儿妹妹和二嫂凤娘或许用的上。
正因为如此,参加答复问卷的人才会有那么多,几乎是帝都全民总动员。
“好了,既然来了,等会儿吃过饭,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我派人把你送回去。”
如果不是熟人,谁又能让她网开一面。
李小白感受着香君小娘那双白嫩的柔夷,心神微微一动。
皇宫内,香君埋头批阅着众臣们送上来的奏折。
“这个是?”
这会儿若是有人能给她们一颗百草驻颜丹,恐怕这些宫女立刻就会沦陷,任君采摘。
越来越奇葩的机关舟设计,让公输老头开始怀疑人生。
机关舟是墨门机关术的顶级作品之一,耗费的材料和时间远远超过寻常机关兽,即使以李小白手上的材料再加上公输磐从墨门中带出来的材料,像公输磐初稿版的战争机关舟,顶了天只能制作出五艘,如果改用李小白提议的那种织梭外形,不仅节约材料,还能多做出三艘来。
“好吧,你莫怕,我只是让他给你送奖励!”李小白拿出一张纸,递到http://www.hetushu.com缩在角落里的胖商人面前。
李小白没有太多犹豫,再次让那个仆人传话。
说好的流线型,减少风阻,可是以舟体上开洞又是怎么回事,什么?里面内置管道,设计风火法阵引入空气,压热压缩,从后面喷出来?
“不不不,小的不是这个意思!”朱时三拼命摆着手,生怕李小白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小的有一独女,小的想要让她能够一直保持貌美如花的容颜,并非是长生,我等俗人能够寿终正寝便心满意足了。”
次日一早,朱时三怀揣着一支玉瓶,千恩万谢的离去。
起居郎虽然向来是由耿直忠贞之人担当,就算是杀头也休想让他们改动一字,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想不开,谁会吃饱了撑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跟皇帝,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被推出午门挨上一刀,绝对是白挨的。
香君女帝笔尖一颤,在奏章上点出了一个墨团,好端端的折子出现出污渍。
可是谁在乎呢?
直到走远,一个大大的呵欠声传了回来。
“想要青春永驻,嗯,我得找人问问,你且先等着!”
无城子松了口气,瞪了那胖子一眼,转身离去。
满殿宫女和宫人目不斜视,恍若未闻,职业素质无可挑剔。
“不仅如此,还有……”
“遵命!”
李小白虚抬手,一股真气涌了过去,胖男子便再也磕不下去,连滚带爬的躲到一边,噤若寒蝉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胖商人打了个寒颤。
“咦?你怎么知道是我?有谁出卖了本公子,出来,看本公子打不死你!”
“啊,倒,倒也是!”
雪域神雕盘旋于皇宫上空,抵得过十万禁卫,任何心怀不轨之人都休想摸进来。
李小白骗死人不偿命,他从没想过把这老头儿当牛做马,像包身工一样使唤。
李小白来到门外,看到一个穿着青色绸衣的胖子一脸鼻涕一把泪哭嚎求饶,一见到李小白,连忙手脚并用和-图-书的爬过来,脑门呯呯用力磕了起来。
“所以,磐长老辛苦了!先休息三天,好好思量一下,再进行设计如何?三思而后行,免得浪费力气,说不定在梦中突然灵光一闪,会有更好的想法对不对。”
“哈哈,说的也是!瞧瞧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
“我,我……”
“好吧,好吧!你且先去!这里交给我便是!”
朱时三连连作揖。
咆哮宫庭是诛九族的大罪,可是这会儿连起居郎都眼观鼻,鼻观心,作老僧入定状,仿佛屈服于大魔头的淫威。
香君好奇的拔开瓶塞,一股沁人的香气立刻钻入她的鼻中,整个人的精神立刻一振。
老头儿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嚓嚓嚓三两下就把又厚又重的图纸撕了个四五分裂。
“无城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胆大包天,跑到宫里来撩皇帝的千古第一人,李小白左张右望的大声嚷嚷。
“朱时三?就是那个商人吗?你把他带过来做什么?”
深深一揖,如获至宝般捧着那张黄麻纸,兴高彩烈的去了。
公输磐一拜,二拜,还要三拜那啥,却被李小白给阻止了。
“骗你作什么?既不谋你的财,也不谋你的色,若是想要你的性命……”
他也想扔下一袋灵晶就立刻走人,可是对方根本不给机会,一见到驾驭飞剑落下来的他就只顾着鬼哭狼嚎,什么都听不进去。
天宫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也算是千金市马骨。
连自己都怕极了的仙长都只能自称为老奴,那么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得恐怖成什么模样?
早晨一出炉百余枚百草驻颜丹,便被李小白拿了一瓶来借花献佛。
李小白把公输磐之前兴冲冲带过来的机关舟设计图纸放在了桌面上。
朱时三被对方说破了心思,立时松了一口气,自己全部身家都不值当一百枚灵晶呢!
墨门以前引以为傲的机关舟究竟是什么?是笑话么?
因为惊喜,朱时三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声hetushu•com音莫名变了调。
“无城子,你在搞什么鬼?”
哪个胆大包天的想要诛皇帝!
片刻之后,丹房传来了消息,有百草驻颜丹可以实现朱时三想要的那种效果,不过效力低弱,只能驻颜一甲子(六十载),纯属浪费珍贵的异草。
公输磐方才的感慨还未退去,很快被更大的震惊给淹没了。
任何一个小娘子都没办法拒绝长久保持年轻的诱惑,连女帝也无法幸免。
看着满地的碎纸,李小白眼角直抽抽,好端端的书房又成了垃圾场。
香君却是笑着捉住李小白的手,说道:“雪娘在外面,不是公子,谁又能进的来?”
无城子也很郁闷,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莫名其妙的遇上这么一个总有仙长想杀小民的商贾。
自己信手这么一写,竟然真的被选中了!
这份财大气粗,恐怕也抵得过五宫七宗了。
“真的?”
李小白知道无城子说的是实情,以一个全真境的真人想要对一个普通凡人不利,挥挥手就能了结对方的性命,根本没必要大费周张的带回来。
“嗯,嗯,就是这样了,再多就没有了!”
“老奴去寻这胖子,哪晓得早就离开了帝都,只好一路追问,天快黑了才找到这厮,哪想到一见到老奴,这家伙便气急败坏的求饶,大呼小叫,止都止不住,连话都不让老奴说完,一气之下,只好将他带了回来。”
“小郎!”
“公子大才!老夫五体投地!”
“咦?这是什么?”
打发走了公输磐,李小白正准备回房休息,就听到外面咕咚一声闷响和一声惨叫,还有一个男子惊惶失措的求饶声响起。
“好了,闭嘴!一边儿待着去!”
李小白招来一个家丁,让他去丹房带话。
难得又碰上这么一个耿直的家伙,李小白颇有一种怀念的感觉。
殿内的宫女们呼吸不由自主的粗重起来,个别胆子大的,甚至偷眼瞧向李小白和香君女帝。
李小白将瓶中之物当作新鲜出炉的烧饼油条,笑着和_图_书说道:“早上刚出炉的,趁热吃一颗。”
胖商人朱时三咽了咽口水,试探着问道:“有没有那种可以让人青春永驻的丹药?”
李小白皱着眉头,在他看来拿一百枚灵晶给那个胖子就行了,怎么弄了半天,还把人带回来,又惊又吓的,好像要反悔杀人灭口一般。
“我不姓谢!”
所以不会出现铺天盖地的奏折将香君小娘子累成死狗,她这位女帝也算是最为轻省的一代帝王。
“当真?”
他忽然一怔,眼睛又瞪大了一分,惊讶的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
术道中人修炼有成,初识境便可寿过百载,炼神境寿三百,凝胎境得五百阳寿,全真境更是可存于天地间千年,更何况灵气涤身,原本就衰老的缓慢,区区一甲子驻颜,实在是鸡肋多余的很。
“公子,饶命啊!小的不敢再要灵晶了,请放过小的吧!小的愿以全部身家,换一条狗命啊!”
“这个朱时三,害得本座一通好找!”
玉瓶内有三枚百草驻颜丹,若折算灵晶,恐怕不过三十枚,但是对于爱美的小娘子来说,却是无价之宝。
朱时三口是心非地说道:“呵呵,小的不碍事,少吃一顿,就当是瘦身了。”可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了几声出卖了他。
“请严丹师炼制一炉百草驻颜丹。”
“谢公子!谢公子!”
“猜猜我是谁?”
结合本土优势,补给与维护方便,八艘大型织梭机关舟倒也勉强与圣庭的九艘战争圣器有得一拼。
“所以……”
说完,他讪讪的干笑了几声,恐怕也是知道自己这是非份之想,却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诛九族?皇帝也算是九族之一好不好。
李小白做了个手指划过脖子的动作,“就像这样干脆利落,又何必带过来!”
家里养了个女丹师,再加上秘藏洞天内灵花异草无数,完全可以炼丹当饭吃,李小白晃了晃自己的手指头,说道:“当然,一颗解决不了的问题,那就两颗!”
“呃,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