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0章 释放

“咦?寿光,你怎么在这里!”
明真猛然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反正对方的师尊是全真境真人无城子,她也不吃亏。
其他人同时拱手,星罗宗诸人纵起剑光,迅速离开了这处伤心之地。
一双美目好整以暇的扫过众人一眼,玉贞淡然说道:“如果不是师妹竭力周旋,难道各位想要待在阴暗潮湿,臭虫老鼠乱窜的牢房里,吃着臭鱼烂虾的馊饭?这里可是凡人的牢房,可不是各位师兄的宗门!”
“叛徒!”明真咬牙切齿地怒视着对方,身为星罗宗同门,却帮着外人将他们一起拿下。
因而破天荒被关进天牢里的术道仙长们,却是享受着狱卒们的贵宾服务,臭鱼烂虾是没有的,事实上宫里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剩菜剩饭糟蹋,只有粗茶淡饭。
“梅花翅,咬它,咬它!”
“奉宗主之命,前来接你们回去!”
星罗宗新晋真人明真靠着精钢栅栏,有气无力的望着斜对面一线天光,不时有草叶花瓣从窗口飞了进来,外面是自由的世界,他们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术士却无可奈何的被关在这里,无人理睬。
在公输磐的心神牵引下,机关舟模型忽然加速,忽然减速,前退自如,舟艏的十二个小孔不断喷射出急促的气流,使舟体转向十分流畅,完全没有传统机关舟的笨拙。
事实上能够有资格享受天牢的犯官们,早就被推出午门咔嚓了脑袋,要么贬官发落,甚至扒了一身官衣,赶回家吃老米饭,想要待在牢里继续吃皇粮,那是休想。
送饭了吗?
“你说什么?赦免?”
公输磐与无城子二人从未到过天宫的山门,自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样的惊喜正等着自己。
被唬得脸色发白的明真迟疑了下,又说道:“先说坏的!”
看天色应该没到饭点才对,天牢一日三餐,让这些星罗宗术士都能够吃饱,因为不是武者,也不怕他们饱食之后生出事端来。
西人的飞行舟犯http://m•hetushu.com了与墨门机关舟同样的错误,依然是水面航行的舟船外形,内部结构的容积利用率远远不及织梭形新式机关舟。
方才还大呼小叫的牢房里骤然静了下来,许多星罗宗弟子定定的望向明真,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李小白估摸着圣庭的战争圣器飞行舟长度,差不多是七十丈,报出了一个数字。
正当明真等人在胡思乱想的时候。
事实上没她说的那么严重,只是故意拿明真开涮。
“公子还有事?”
踏出最后一道厚重的精钢重门,炽烈的阳光扑面而来,让明真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
原本脑子里一片纷杂的明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便只剩下一片怅然,提心吊胆了快一个多月,这一刻终于来了。
她打了个手势,狱卒走上前来把牢门打开。
明真斜看了一眼这些不争气的东西,抬手一掸,将那只胆大包天的虫儿拂飞了出去,一个弟子连忙捉住,小心翼翼的放进草笼里。
公输磐踏在飞剑上,已经离地一尺。
寿光茫然不解。
明真愤愤然的想起了当日的戏弄,这个叛徒以后千万不要落到他的手上,不然定要她好看。
可惜明真等人不知道啊,一个个唬得脸色煞白,就算是嘴皮子死硬的明真也禁不住色变。
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他们耳中。
两只蛐蛐彼此捉对厮杀,其中个头大的青牙将军不敌体形小,却十分凶猛的梅花翅,直接被掀了个七百二十度后空翻,随后仓皇而逃,不知死活的跳上了明真的裤脚。
究竟是当头一刀,还是五马分尸,又或是腰斩,甚至是千刀乱剐,莫名联想到那些凡人的可怕刑罚,牢里的这些星罗宗术士们便开始不由自主的两腿发软,腿肚子直抽筋。
明真等人的飞剑及所有身家都被李小白带着人搜刮了个精光,吃下去的东西自然没可能再吐出来,星罗宗预料到这种情况,便让前来接应的弟www.hetushu.com子带了一批制式飞剑,虽然不抵明真等人自己原来使用的飞剑,但是勉强可堪御剑飞行。
明真还想要说什么,最终化作一声叹息,拔出其中一支飞剑,将自己的心神烙印上去,轻捏法诀,飞剑很快横悬于他的脚下。
“恕不远送!”
三五个闲得蛋疼的家伙也不知从哪处砖缝里捉到了两只蛐蛐,用草茎在那里撩拨着,斗得正欢。
星罗宗弟子们循声望去,却是同门的玉贞。
“告辞!”
……
只有真正到达天宫山门的人,才能够有机会发现那里最大的秘密,也就是李小白白手建立属于自己的术道势力的底气。
“谢谢真人!”
天牢内倒也不像许多人想像的那样,阴暗潮湿,遍地肮脏污垢,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恶臭,还有令人心惊肉跳的刑讯拷打和呻吟声,反而干燥清爽,天牢外的草木清新之气不断涌入更换,毫无异味存留。
“坏消息便是,你们下一顿的牢饭没了!中午这餐是你们在这里的最后一顿!”
明真仿佛看破了生死,用了无生趣地语气说道:“那么好消息呢?”
明真渐渐察觉出不对味儿,其他人也互相彼此相觑,从中嗅出了一丝受骗上当的味道。
有人扑到了精钢栅栏边,激动地说道:“玉贞师姐,我们可以回去了!”
因此五十丈的新式机关舟运载量并不比七十丈的飞行舟少,甚至更多。
天宫的山门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名字。
“不要喊她师姐,她已经不是星罗宗的人!”
公输磐踌躇满志地问道:“公子需要造多长?”
皇宫内的天牢,十几个星罗宗弟子戴着脚镣,百无聊赖的或坐或躺,或拔着草芯,或望着透入天光的狭小气窗。
他还有更好的选择!
李小白准备把这些重要的东西,迁移到安全的地方。
剑光在云层上方飞掠,明真望向寿光,说道:“寿光师弟,方才你所说的人已送到,究竟是何意?”
其中一处灵气和图书汇聚之地,便是女丹师严笑昔日一直炼丹的鬼谷崖,生长有不少奇花异草,极适合作天宫的初创之地,自从女丹师干脆搬到李府,有现成的丹炉,上等的妖火,用不完的异草,还有吃喝不愁的照顾,便乐不思蜀,鬼谷崖便空闲了下来。
“走吧!”
一个星罗宗术士正站在天牢外的树荫底下,冲着初得自由的众人一拱手。
那个前来接人的星罗宗术士寿光也冲着玉贞抱拳道:“玉贞师姐,人已悉数送到,我等也该告辞了!”
“当然不是!是宗门与天宫谈判的结果!真人为何有此一问?”
明真等人看到了一个同门弟子。
“什么消息,尽管说便是!”
寿光对明真这位新晋真人极为恭敬,当即说道:“墨门被西人圣庭攻破,弟子散落各个宗门,天宫与五宫七宗达成协议,将墨门弟子交予他们,便将你们放还!”
那些弟子见明真没把这只小虫儿弄死,无不松了一口气,如果没有斗虫这点仅剩的乐趣,被关在天牢里的他们便与活死人没有任何分别。
公输磐点了点头。
不过禁绝灵气的法器依然开启着,并没有被关闭,因此星罗宗的术士们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老老实实的排着队,跟在玉贞和狱卒后面从天牢深处走了出来。
整间牢房里的蛐蛐儿总共就这两只,若是没了一只,另一只自然也没了存在的意义,难不成给耗子送虫头吗?
这时一阵锁链撞击的脆响传来,随即急促的脚步声飞快接近。
明真咬牙切齿地说道:“该死的臭娘们!我们被她给骗了!”
“张牙,快张牙!好,好,咬得好。”
卖完一圈关子,玉贞笑眯眯地说道:“没错,就是赦免!感谢香君陛下的宽宏大量吧!”
“唉,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被虾戏,本人也会被一只小小促织踩在脚下,可笑可笑!”
别看平日里自认为高高在上,甚至拿下巴瞧人的仙长们,这会儿一个个变成了哆哆嗦嗦,脸上写满了和_图_书绝望的小绵羊。
玉贞冷哼了一声,让这些一颗心沉入无底深渊中的人们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哟,瞧这话说的!”玉贞到底还是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选择返回各自的宗门,她选择了天宫,准确的说,应该是看中了万里,很干脆的赖着不走。
玉贞笑嘻嘻地拱了拱手,她对李小白佩服的五体投体。
这是什么意思?明真一脸茫然。
有个冒失鬼刚开口,就被边上一人随手抽了个大后脑勺。
被大武朝女帝赦免或许可以说是星罗宗欠对方一个人情,但是双方利益交换,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果然是要被处死了吗?”
踏在飞剑上,心中底气顿生,明真冲着玉贞冷冷的一抱拳:“玉贞,咱们后会有期!”
李大魔头来一趟宫里,如果留下用膳,尚膳监就会安排加餐,连牢里的这些术士们也能沾光。
新式机关舟不啻于一项挑战,他与李小白一样迫不及待。
“五十丈足矣!”
人已悉数送到?
能够和万里待在同一个宗门,玉贞便感到很安心,冷冰冰的星罗宗显然不是她的归宿。
“明真真人!”
收回新式机关舟模型和图纸,公输磐迫不及待的准备纵起剑光离去,他有从墨门带出来的精英弟子和各种材料,再加上大武朝廷的全力支持,建造第一艘五十丈长的机关舟毫无压力。
“你是说,放我们出来,不是大武朝女帝的赦免?”
天宫初创,却硬生生在五宫七宗的眼皮子底下站住了脚跟,神霄宫和静霜宗隐约表示出来的支持态度令其他宗门的态度也随之发生变化。
“等等!”
另一个有眼力劲儿的讨着好说道:“真人!那个……”
到底是专业人士,连模型都拥有如此出色的飞行能力,让李小白开始期待以此建造出来的真正机关舟,当即作出决定道:“如此甚好,先以此为样本,建造一艘真正的机关舟!”
人生在世,这饭是吃一顿少一顿,突然没饭吃了究竟是什么意思,显而易和_图_书见!
光从在满园乱飞的模型表现出来的飞行速度和灵活性,李小白和公输磐捣鼓出来的机关舟更在飞行舟之上。
“恭喜各位师兄,贺喜各位师兄!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各位究竟想听哪一个!”
公输磐甚至还有些奇怪,为什么不选择帝都天京附近那几处灵气汇聚之地,虽然不及那些术道小宗门的山门,对于凡人来说却是难得的修身养性之地。
“把信蜂巢带到天宫山门,你带人在那里建造机关舟。”
李小白却喊住了公输磐。
整个牢房灵气禁绝,放不出法术,连个凡人狱卒都打不过,更遑论修炼,无事可做的术士们只好各自找些事情打发时间。
难不成该是杀头时候到了?
“没错,不过现在我是天宫的人!”
玉贞收起了放置在天牢内的一只玉罄,刻印在表面的细密法阵符文迅速黯淡了下去,久别已久的灵气立刻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被禁锢了近两个月术道修为的星罗宗术士们一个个面露喜色,少数人甚至喜极而泣。
“山门是吗?好,老夫这就是去准备!”
“青牙将军,上,上啊,别跑!”
……
“好消息便是女帝宽宏大量,赦免了你们对女帝陛下的不敬,这次下不为例,若敢再犯,哼哼!”
想想到处是各种恶心虫子和老鼠乱窜的肮脏地方,再是难以下咽的猪食,作为高高在上的仙长,还不如死的了好。
还在朝堂上混饭吃的文武大臣们哪个不是战战兢兢的为国效力,丝毫不敢有任何不应有的念头。
“师,师兄!啊!”
对方手一摆,一支支飞剑插在了地上。
不过李小白却依旧没有选择这样钟灵毓秀之地。
玉贞笑眯眯地看着众人的脸色一点点变得面无人色,肚子里却在偷着乐。
“好,老夫这就准备!”
一群能打的星罗宗弟子,换一群不能打的墨门弟子,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位新晋的全真境真人,对于当前整个术道人性惶惶的星罗宗而言,不啻于一剂强心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