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5章 支持

根据既得利益者的阴谋论,新任宗主杨烈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最大嫌疑人,静霜宗一位长老的猜测,绕了一圈,却还是猜中了真相。
“难道是……”
大长老天泽真人和其他几位长老讶然,这小子在东土术道也算是个名人。
想要趁着东西方修行界大战,坐收渔人之利,李小白却没打算让天邪教如此痛快,他反而趁着对方的收缩,加大了探察力度。
经过宗主这么一提醒,众长老们仿佛猜到了什么。
西人狡诈,不知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让五宫七宗之一的大衍宗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背叛整个东土术道。
那名弟子持着信件而去。
前往大衍宗的人却都是一去不复返,再无任何音杳,待到五宫六宗确认了大衍宗真的发生变故,已经是十天之后,如果不是李小白动用保密局的人手在第一时间示警,确认的时间恐怕至少需要三十天。
大衍宗突然背叛东土术道,投向西人圣庭的情报,无论是此前真降还是假降,在缴了投名状后,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机会再回头是岸,或者说,大衍宗已经成为了术道的公敌!
原本有些看好芷蓉,打算将其收入座下的十一长老天心真人倒是愿意给一个机会成全已经人心浮动的鹰嘴崖诸人。
“什么?大衍宗背叛?长白门和灵兽门的援军被伏杀?”
将手中的信纸放下,随即又拿起,然后又放下,普罗神尊犹豫不定,他心如乱麻,不知道是该信,还是不信。
定雪峰顶大殿内的消息传出没多久,鹰嘴崖很快升起十余道剑光,结伴飞向远方,留下了崖上一片空荡荡的院落。
天霜神尊举起了手中那封信,正是一只宗门内驯养的雪鹤衔来的,却并没有见到人影。
静霜宗拥有多处灵气汇聚之地,其中地下蕴藏灵脉,灵气最为浓郁的定雪峰作为山门,其他几处的灵气远远不及定雪峰,留在静霜宗手中,一直m•hetushu•com没有加以利用。
术道宗门与天邪教此前互相打得不亦乐乎,甚至连十三门之一的圣手门都被攻破山门,门人弟子伤亡惨重,墨门也险些陷入苦战困境,要不是西人圣庭突然出现,恐怕双方还会继续打下去。
“大衍宗这些人疯了吗?”
“找几个人,把这些信件送出!然后将回信带回!”
二长老天成真人和其他长老一样,根本不在乎天宫之主曾经将星罗宗惹得暴跳如雷,甚至折损了多位全真境真人,只要对方能够依然保持着对静霜宗的善意,这种合作关系完全可以继续维持下去。
“大衍宗怎敢?”
除了充当机关舟摆渡人的女术士何蕊,几乎所有抵达天宫真正山门的人都是只进不出,在这样的信息封锁下,没有任何一个从未抵达秘藏洞天的人知道其所在。
天霜神尊叹了口气,看了一眼信封,在悄无声息中,将信件送到每一个宗门,这样的能力虽然在法术战力上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在各个方面的综合实力已经不容小觑。
连山门都是静霜宗给的,那么天宫与静霜宗的关系,便自然而然的会再近上一层,神霄宫想要利用无城子来控制天宫,使其成为自己附庸的想法多半也会落空,毕竟宫主是静霜宗的弟子。
大衍宗哪怕实力再弱,也依然是五宫七宗之一,而且还擅长窥探天机,趋吉避凶,即便打不过,也应该能够躲得过才是,怎会说降就降了。
五宫六宗的态度几乎一致,大衍宗投入西人圣庭的怀抱,便被视作敌人,上至新任宗主杨烈,下至定星城内的凡人,都被列入了必杀的名单。
“难道是他的弟子杨烈所为?”
如果说十三门之一,或者是那些不入流的小宗门,以他们的实力强行抵挡西人圣庭的攻击,恐怕难逃墨门的下场,为了保住性命投敌叛变,倒也不足为奇。
“说不定,天宫能从和*图*书西人那里探知到些什么!”
“来人!”
“遵命!”
灵兽门也不会随随便便用自己的秘术驱使静霜宗的雪鹤,更何况静霜宗的驯养之术也有自己的独道之处,就算是想要送信,也大可派人过来,何必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让一只雪鹤来送来。
不止是惊雁宫,其他宗门在收到了信件后,同时遣专人带信给彼此,另外派人前往大衍宗,核实情况。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显然已经注意到了天宫的情报传递能力,其迅捷速度完爆任何一个术道宗门。
五长老天隆真人的亲传弟子昭平虽然是被李小白所杀,不过他却从未因此怨恨过李小白,昭平身死完全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杀他,他的背叛将使整个宗门蒙羞。
不过尽管东土术道又被极西之地的圣庭盯上,陷入了攻防大战的泥潭,但是李小白却从未忽视天邪教的存在。
以商人或亲戚等其他理由借机定居,比拉拢宗门弟子更加容易的多。
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最终还是将信纸慎重的放在案头,用镇纸压住,当即抄写了几封信装入信封,抬头喊了一声。
一边保持着对西人飞行舟的监视,李小白却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到了沉寂已久的天邪教身上。
普罗神尊在收到警告信后,第一时间表示不信。
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白发如丝,喃喃自语中轻抚着妖奴雪豹油光水滑的毛茸茸大脑袋,底下的长老们彼此面面相觑。
若是有机会必将其满宗上下,杀个鸡犬不留。
天宫令人惊讶的线报,还有将触角伸到各个宗门身边的能力,足以让任何人都无法轻视,在有些时候有些领域,实力高低并不仅仅只是能打而已。
静霜宗的诸位长老同样不愿意这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他们身上。
分出一个给天宫作为山门,总比邻近世俗帝都的红尘喧嚣更好一些。
“全力打探天邪教的消息,至少一和_图_书天一报!”
为此,他不得不动用了潜伏在各个宗门内的眼线,以匿名信的方式向各个宗门发出警告。
“我们可以与天宫加强联络,以便于在第一时间得到西人的动向。”
……
脾气火暴的神霄宫宫主无舍神尊暴跳如雷,大衍宗突然站到敌人这一边,东土术道势力遭到重创。
“宫主!”
惊雁宫的普罗神尊感到难以置信。
“传令下去,大衍宗背叛我东土术道,我宫弟子见其门人,必诛之。”
“是李小白那家伙!”
大长老天泽真人表示赞同。
定星城突然放弃抵抗,任由西人圣士如入无人之境,还有长白门与灵兽门在接风宴会中突然被集体毒杀,这样大的变故,即便那些大衍宗术士想要隐瞒,也依然瞒不过城内的那些凡人。
不属于天宫,却直属于李小白手下的保密局虽然无法打入五宫七宗的所有术士群体,却还是成功在其宗门内的凡人当中设下了眼线,信蜂盒子使这些眼线的作用真正得到了发挥。
然而五宫七宗十三门没有信蜂盒子,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进行交流,使得其他宫主和宗主同样惊疑不定,无法决断。
“你们猜不到也是正常,毕竟对方一直以来太过于低调,让我们一直都忽视了他。”
与其没有主心骨,留在宗门内备受欺负,不如到天宫去闯一闯,还不用担心背负背叛宗门的罪名。
值得庆幸的是,天宫虽然声名不显,神神秘秘,却至少没有站到西人这一边,依然是支持东土术道对抗极西之地的东征计划。
很显然,送信者对静霜宗十分熟悉,否则外人难以接近和驭使的雪鹤决不会轻易替人送信,甚至在此之前,静霜宗的雪鹤也不曾有过送信这个技能。
无城子那一条线并没有被放弃,反而提供了不少假消息,暗中吊住了天邪教的眼线,给了天宫顺藤摸瓜的机会。
从惹翻了星罗宗,隐入静霜宗,最可笑的http://m•hetushu•com是,星罗宗的人还当着他的面指认他,竟然不知大索天下的正主儿就在自己眼前,结果闹了一件骑驴找驴的大笑话,随手又揭出了深藏已久的天邪教,一连串的事情越闹越大,最后终于纸包不住火,暴露了出来,却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拉着神霄宫的无城子和残余的墨门,自立了一个天宫。
“可以!”
“也罢,自从芷蓉投入天宫,这些小子便心不在焉,给他们一个机会也罢。”
或许天邪教也没有想到,像无城子这样重量级的人物居然也会叛变。
原本五宫七宗打算试试这个与宫主一样愣头青般不懂规矩的新宗门斤两,可是这种惩戒似的挑战却无疾而终。
接话的是大长老天泽真人,然而他很快又摇了摇头,虽然术道会盟将五宫七宗十三门联合到一起,此前共同应对天邪教,现如今又迎战西人东征,但是彼此间的矛盾却并没有消失或转移。
在这些郁郁不得志的内门弟子看来,天宫就像静霜宗的附庸,待有成就后再衣锦回归便是。
“鹰嘴崖还有一些跟着芷蓉的弟子,不如一起派过去,帮助天宫经营山门!”
“我们还是小看了天宫!”
“可以!”
天霜神尊点了点头,他接着说道:“天宫依托于大武朝,底蕴不足,虽然有墨门弟子和丹师,法器丹药不缺,临时招收填充宗门的年轻弟子还需要时间成长,不如给他们一处灵气汇聚之地充当山门,也好有个落脚之处。”
五宫七宗十三门组成的术道会盟还未得到消息,李小白就在惊变发生后的一个时辰内,便得到了定星城的急报。
一只羊是赶,两只羊是放,已经有弟子转投天宫,静霜宗宗主天霜神尊倒也并不介意放人,毕竟只是一些资质有限的炼神境弟子,连凝胎境一个都没有,根本动摇不了宗门的根基。
这封信被查验后,很快递到了普罗神尊的案头。
实际年龄与外表完全不符的天www.hetushu.com霜神尊却将信封放下,引来雪豹好奇的轻轻嗅了嗅,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又转移开视线。
他面前的东土舆图便是一块巨大的棋盘,有东土诸国,有术道宗门,有西人圣庭,也有天邪教,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将整个天下搅得纷纷攘攘。
如果七宗都能降,那么五宫岂不也是岌岌可危,甚至整个东土术道都有可能面临着土崩瓦解的危险。
自从西人圣庭发动东征计划那一刻起,圣宗圣女海伦娜手下的情报网络全部进行了剥离和转移,经过筛选和考验后,投入保密局的组织结构内。
“这封信,你们知道是谁送来的吗?”
虽然近来天邪教看似敛息匿迹,又重新回到了低调的状态,却像藏在暗处的毒蛇,随时有可能冲出来放出自己的毒牙择人而噬。
“老夫难以猜到!或许是灵兽门之人。”
昭平身死之后,鹰嘴崖便成一盘散沙,好不容易有个芷蓉将这些剩下的散兵游勇重新整合起来,却没过多久,芷蓉又毫不迟疑的投向了天宫,没再回来,留在鹰嘴崖的那些内门弟子又成了没人要的倒霉孩子,如果将他们作为静霜宗对天宫的投资,如果天宫真的能够成长起来,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将来的收益或许会给静霜宗一个惊喜。
“问问他们的想法,如果愿意的话,放人便是!”
玄真宫宫主丘历神尊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下令与大衍宗进入不死不休的敌对状态。
虽然自立门户,但是静霜宗也从未将对方开革,对方也并没有公开宣布脱离静霜宗。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奎木神尊的死不正常!”
惊雁宫一名术士下山采购归来,发现自己怀中不知何时被放了一封信,写着普罗神尊收和紧急的字眼。
包括五宫七宗十三门,都以为成立没多久的天宫仅仅以大武朝帝都天京为自己的山门所在,原本就是依靠凡人世俗力量支持成立,与世俗朝廷共用一地,倒也无可厚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