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4章 不归之路

“我同意!”
能够有资格参与推选宗主之人,基本上都是大衍宗的骨干中坚,全真境的真人长老。
有人问。
“有理!”
“可否多选!”
还有这种操作方式?众长老们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没有想到,双方一场惊险万分的战斗,竟然让杨烈夺回了宗门至宝阴阳子。
奎木神尊身死后,群龙无首的大衍宗再也无人能够压制,内部隐隐四分五裂,小山头纷纷出现,不和谐的声音总是难以避免,却让杨烈的脸色阴沉了下去。
“现在开始举手表决!首先是韩安,同意的举手!”
隐约远远传来一声呐喊,一名中级圣士不慎被一道粗大的闪电狠狠劈中,当即人事不省的从自己的坐骑圣龙兽背上坠落了下去,圣龙兽发出一声悲鸣,收拢双翼追了下去。
“其他宗门呢?我大衍宗为惊雁宫助战,师尊身负重伤,至今未复,此时可见惊雁宫一人一马?没有!大衍宗不是你我二人的,众多术士,还有那么多凡人,不仅为我们自己考虑,也要会他们考虑,哪怕虚以委蛇,也必须保住我大衍宗的根基,若只是为了一时之气,葬送了基业,大衍宗将不复存在,死扛到底有意义吗?”
“可!”
然而就在即将再次激化的当口,德高望重的炎旭长老咳了咳,说道:“如此争吵,只会贻误战机,如不当场举手公推!先列出可当选宗主之人,再举手决断,多者为宗主。”
剑光还会飞出定星城,同为奎木神尊座下亲传弟子的大师兄韩安御剑追了上来。
“第三是……”
“炎旭长老德高望重,修为足以服众,老夫推荐炎旭长老。”
一位全真境长老沉声问道:“宗主的打算是?”
语气中却是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踌躇满志。
“为什么?我们东土术道怎会怕了他西人的圣庭,大不了战至最后一人,更何况还有其他宗门会联手相助!”
“小师弟,你不要冲动!哪怕没有阴阳子和-图-书,师兄也愿意奉师弟为宗主。”
不过灌顶大法仅限于修为高者施术,与受术者的修为差距越大,效果越好。
新任宗主不仅没有想着替老宗主报仇,反而打算向穷凶极恶的西人摇尾乞怜,说是和为贵,那么和投降有什么分别。
“弟子与西人约定,以击败他们一人为凭,决断我宗失落宝器的归属,西人崇尚契约精神,奉行骑士之道,言而有信,经不得弟子激将之法,最终答应一战。”
“我去!大衍宗这就跪了,还把长白门和灵兽门的援军全部坑杀!”
这又是个问题。
“师兄,师弟并非完全为了宗主之位,如果连阴阳子都寻不回来,我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师尊,莫要再拦我了。”
“老夫推荐韩安,同样也是宗主亲传弟子,修为已臻真丹境巅峰,随时可晋升入全真境,资质出类拔萃,又能够独挡一面。”
“第一者若是有两人举手数相等如何?”
举手之数的统计很快得出。
“韩安,七人支持,老夫炎旭,九人支持,沙决,七人支持,杨烈,十一人支持,司马,六人支持……”
提议阴阳子为考验的那人试图从杨烈脸上看出一丝畏怯,但是却让他失望了。
“胡闹,年纪轻轻,修为不足,又岂可担当如此重任。”
“再举手!”
大敌当前,宗主继位一切从简,待度过眼前危机后,再另行补上。
殿内燕雀无声,终于成为宗主的杨烈率先打破了沉默,说道:“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便我们拿回了宝器阴阳子,也依然不是西人的对手,甚至连玉石俱焚的资格都没有。”
哪怕从一开始以为只是虚以委蛇的诈降,但是当第一个来援术士死于非命的那一刻起,这份交给西人的投名状就注定了大衍宗走上了不归路。
然而定星城内的术士们却是远远观望着这一幕,没有一个人出来助战。
趁着西人尚未发动新一轮的进攻,众人和图书再次返回天守殿。
“乞和?”
“一言既出!”
天守殿内的气氛凝滞了片刻,越来越多的人不得不面对现实。
有人脸色涨红,却说不出话来,有人神色黯然,后悔不已,多方争夺宗主之位,谁能想,竟然便宜了杨烈。
越来越多的人表示同意将阴阳子作为宗主的最终考验,能够夺回阴阳子,不啻于将西人击退,自然有资格服众。
对于公推结果,杨烈心中窃喜,却是神情肃然地说道:“不才弟子杨烈,愿意担负此重任,将我大衍宗重新挽救出危难!”
“第二是老夫!”
杨烈之所以能够得到支持数排名第一,也是多方顾忌和多方妥协的结果,同时也体现了大衍宗内部利益之争的平衡点,换作其他任何一位候选者,哪怕是德高望重的炎旭长老,依然会打破这个平衡,将大衍宗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换为成为宗主前的杨烈来说这样的话,毫无疑问会遭到众人的喝斥,甚至是赶出天守殿,但是以不同的身份说出同样的话,却会让人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
杨烈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站了起来,用力挥着手,其他人的目光开始躲闪起来,哪怕对西人态度最强硬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只是为了一己之私,将其他人绑在走向死亡的马车上,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然而战斗却戛然而止,其他的中级圣士们缓缓退开,依然将精疲力竭的杨烈半包围在当中。
双方似乎又在说了什么,其中一人抛过来一物,被杨烈接了个正着,中级圣士们相继撤退了飞行舟。
“区区真丹境中阶的修为,恐怕不足以担此重任。”
那位长老愤怒地大叫。
炎旭长老点了点头。
“老夫同意宗主的决定!以我大衍宗的大局为重!”
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显然是在公推中马失前蹄。
想要成为五宫七宗的一宗之主,自然是困难重重,又有人拿出新的问题来阻挠,虽然并不是否认公推结果www.hetushu.com,却是极为恶心人。
刚刚得到来自于定星城的紧急情报,李小白目瞪口呆。
但是在宗门内,杨烈却并不是唯一继承者,还有其他几位师兄和颇有威望的长老。
出人意料的是,炎旭长老突然开口,不仅仅是其他真人长老,连杨烈也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失去奎木神尊的大衍宗已经根本没可能抵挡住五艘飞行舟的进攻,哪怕宝器阴阳子重新回到宗门的手中,但是没有神通境尊者,象征意义大于实用意义。
虽然中止了金色光柱的轰击,西人却并未离去,看到有剑光从定星城内飞出,十几头圣兽载着自己圣士当即迎上前来。
谁也没有想到,杨烈的那句宗主遗言竟然起了如此巨大的加成作用,在场的全真境长老们都想为自己的支持者争得宗主之位,但是又不能直接互相撕破脸,否则即便得到了宗主之位,也依然是口服心不服,阳奉阴违,哪怕过了眼前这一关,大衍宗迟早得四分五裂,这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
然而并没有难倒杨烈,他反而斩钉截铁地说道:“诸位长老放心,小子可以夺回阴阳子!”
炎旭长老显然肚子里早就有了决断,难怪会被人推举为宗主候选者之一。
“若能寻回阴阳子,我们愿意承认杨烈为宗主。”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持反对意义,依然有不少人表示支持杨烈继承大衍宗宗主之位,一方面是宗主生前的“遗嘱”,另一方面宗主对杨烈的关爱确实是众亲传弟子中最重视的,如果在众弟子中间挑出一个继承者的话,多半也会是他。
“杨烈……”
接二连三的质疑都被化解,哪怕再挑剔的人也无法继续苛责指摘,若是继续反对,反而会使自己沦为笑话。
能够有资格服众的候选者只有七八人,杨烈便是其中之一,只不过此时他的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
踏在飞剑上的杨烈在片刻之后,纵起剑光返回定星城,来到一直m•hetushu.com在观战的众真人长老们面前,拿出从西人圣士手中接到的布袋,将里面的东西倒入掌心,喘着粗气说道:“弟子幸不辱命,与西人赌斗,赢回了宗门宝器,阴阳子。”
想要催动宝器阴阳子的全部威力,至少需要神通境的修为,但是现在前任宗主奎木神尊突然陨落,化作飞灰消散于天地间,失去一位神通境尊者的大衍宗实力大损,变得岌岌可危。
他是宗主的亲传弟子没错,按道理来说,也有资格继承大衍宗宗主的位置。
“善!”“善!”“善!”
生存,还是灭亡,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仿佛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他踏上宗主之位。
天守殿内纷纷扰扰,互相僵持不下的足足争吵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大吼起来。
“镇宗宝器阴阳子落于城外,可能落入西人之手,如果没有阴阳子,如何可称为宗主?”
“驷马难追!”
这一次,杨烈直接坐在了以往师尊奎木神尊的上首位置,却无人提出异议,既然已经成为了大衍宗的宗主,自然有这个权力坐这个位置。
杨烈一甩袖袍,纵起剑光冲出了天守殿,飞向城外,留下殿内众长老们面面相觑。
却另有人不服气地说道:“蛇无头不行,正因为大敌当前,才更应该立下新的宗主,一旦开战,我们到底听谁的?像一盘散沙被人一击即溃!”
从不分上下到僵持,再到落入下风,最后是摇摇欲坠的苦苦坚持,双拳难敌四手,形势变化却并不意外,触目惊心的战况让人看着捏着一把冷汗,杨烈就像风中一支残烛,生命之火随时有可能熄灭。
双方彼此交谈了一会儿,紧接着杨烈驾驭着飞剑与那些中级圣士展开交手,双方之间的法术和圣光你来我往,激烈异常。
哪怕宗主不是自己,炎旭长老坚决维护他主持的公推,灌顶大法会极大消耗施术者的修为,但是却可以联手施术,分担下来的损耗非常有限。
……
杨烈咬了咬牙,催www.hetushu.com动全部灵气,飞剑骤然加快,就像一颗流星,冲向那五艘暂时停止攻击的飞行舟。
杨烈的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东方术道法器与西人的圣器无法互用,阴阳子威力虽大,但是落入西人手中,等同于两枚普通黑白棋子,毫无用处。
以修为来质疑杨烈,立刻失去了声音。
就像连锁反应一般,一个个真人不得不做出了选择。
众长老们彼此面面相觑,感到难以置信。
众长老们彼此互相对视,相继点头认同,这是眼下解决大衍宗群龙无首的最好办法。
大衍宗的全真境真人们互相彼此面面相觑,最终齐声道:“拜见宗主!”
这是属于杨烈一个人的战斗,没有人能够代替他。
杨烈看了对方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大衍宗的伤亡太大,已经不能再战了,所以为了定星城所有人的身家性命为计,以和为贵。”
韩安心胸开阔,一点儿也没有因为自己在宗主公推中支持数落后于小师弟而气恼。
那些原本还有些不服气的人终于选择了放弃,毕竟从西人手中索回宗门至宝,非寻常人可以办到,一场老鼠戏群猫般的逆转,需要的不仅仅是拼命的决心,还得有让敌人答应挑战的智慧。
“我大衍宗有灌顶之法,助其破境成就全真又有如何?”
炎旭长老亲自主持了决定大衍宗未来的宗主推选,他的资格和威望无人质疑。
随着一个个候选者的支持数报出,宗主即任者已经明郎,现场许多人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然而也有一些人略有所悟。
这时炎旭长老问道:“杨烈,他们为何会答应与你赌斗?”他的话问出了其他人的心声。
“都什么时候了!大敌当前,先以退敌为先,宗主什么时候都可以推选。”
主持推选的炎旭长老并没有因为自己失去了宗主之位而恼羞成怒,反而表情古井不波地说道:“既然如此,大衍宗新任宗主乃奎木神尊弟子,杨烈!本次公推公平公平,任何人都不得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