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9章 家人

“意外得到的一篇《万血神诀》,极适合我!”
功诀虽邪异,动辄血云漫天,夺人精血,噬魂夺命,凄惨而亡,但是正邪根本却由人而定,尽管修炼了此等邪魔外道的功诀,在李墨身上,却看不到任何邪气魔性,宛若一个文质彬彬,温暖阳光的邻家大哥。
“小郎建立了天宫,这些都是天宫中人,这个说来话长,此地不宜久留,请阿爷和娘随我来。”
能够成为天下有数商号义善祥的一支商队管事,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目送走李墨一行人,管事依然警醒的很,当即拿话让这些护卫、伙计和车夫们上心。
老刀把子袭击西延镇,再加上有术道中人上门寻仇,整个家都散了,李大虎以为三个孩子即使活下来,也会吃尽苦头。
“愣着干什么?误了时辱,本管事唯你们是问,方才之事若是有人敢泄漏半句,仔细你们的皮!”
老李很快收拾好心情,拉起了大郎李墨,又拉起了海伦娜,说道:“好了好了,这里还有外人看着呢!大郎,是小郎让你来接我们的吗?”
只有敌人才会看到他最为凶恶无情的一面,最美好最温情的一面只会留给自己的家人朋友。
李墨一边御剑飞行,一边头也不回的解释道:“天宫的底蕴丝毫不亚于术道十三门,仅比五宫七宗差上一线,你们现在看到的只是我带出来的大半,还有小半的人在固县等着我们,不过天宫之中的人更多,不过天宫并非小郎的全部,他还有一个保密局,娘手中的圣宗,大部分都转移到了保密局当中。”
“遵命!”
“别动手,那是我儿子!”
老李第一次踏上大儿子的飞剑,显得极为激动。
“发现圣女淫夫!示警!”
沉稳的步伐仿佛无视义善祥越来越紧张的护卫们。
“《万血神诀》看上去不像是什么正经功诀,有没有隐患,娘这里有许多上好的功诀,可以帮你重修。”
“原来http://m.hetushu•com如此!难怪我没有看到圣宗之人,原来另有安排。”
以义善祥积累下来的百年声誉,想必会有无数的人主动追捕这些叛逆之辈。
哪怕当了几年带孩子的富家翁,老李这份深入到骨子里的无法无天依然江山易改,本性难驯,这会儿又在痴心妄想的带着眼前这些人干些打家劫舍,大块喝酒大块吃肉的无本买卖。
“山长,有圣士!西南方,四人。”
李墨却是冲着迎面而来的母亲,咕咚一声跪了下来,以头抢地,重重磕了一个响头,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是挂上了两行热泪,声音里带上了哭腔道:“娘!”
海伦娜的眉头微蹩,她兼修西人圣术和东土法术,对于东西两方的修行功诀虽然无法尽知,却还是能够判断出大儿子所修炼的术道功诀明显不是名门正道,反而像是邪魔外道的手段。
海伦娜不由自主的开始担心起来,作为李墨的娘亲,怎能不知大儿子的术道资质。
“小心,有敌人!”
一方面是因为李大虎带着孩子隐居大武朝封狼道边境小镇西延镇避祸,以免招来不必要的关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三个孩子的术道资质确实不足,强行修炼,高不成低不就,反而会给自己招来祸患。
海伦娜喜出望外。
保持高度戒备的术士中有人发现了圣斗甲光翼的身影,对方显然发现了正在低空飞掠的众多剑光。
海伦娜飞快捏起法诀,不由自主的警惕起来。
少小离家十余载,寻仙问道空手还。
“去固县!小郎的人在拖住那些圣庭的人。”
“全速,快!”
官道两侧草木簌簌而动,一道道剑光呼啸而至,剧烈波动的灵气当中显现出一个个道骨仙风的身影,还有如同鬼魅般飘忽不定,手持兵刃的武者,速度丝毫不比御剑飞行慢上多少。
李墨一行人的全速转移好景不长,示警声再次响起。和图书
李大虎连忙挥手阻止护卫中的弓箭手,生怕他们失手伤了自己的大郎。
当即六个术士带着两个武者缓缓脱离队伍,截住了西人圣士们的前路。
李墨摇了摇头,颇有些感慨。
得罪了官府,还可以隐姓埋名,藏头缩尾的度日,但是得罪了义善祥商号,东家悬下巨额花红,逃到天涯海角都无处容身。
李墨催动《万血神诀》,几缕邪异的血雾散逸出来,飞剑当即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方,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与其他人之间的距离逐渐拉大。
老李又开始惊讶了,他以为自己看到的这些人已经是老幺手中力量的倾巢而出。
“不敢当不敢当,小的只是做好份内之事,公子请一路走好!”
这个魔字正拓印于那处荒僻山洞内,以万兽万人之血混以大妖精血拓成此字,帮助李墨观想修炼的作用更甚于原版。
术道中人互相结合后生育的下一代修行术道的资质确实比寻常人家的孩子更高些,但并不是绝对。
“大郎!”
“不是,是小郎的人马!”
李墨对此情况早有预料,小郎让他带出这么多人,正是为了应付这样的情况。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除了一心死读圣贤书的李二郎,大郎李墨和小郎李小白都是天生的惹祸种子,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能惹事,一个破家,一个干脆将整个术道搅得风云变幻。
“娘,不必了,我修行其他功诀事倍功半,十不存一,反倒是《万血神诀》能够让我提升飞速,至于隐患,需要一点点人血或妖血罢了,天宫里不缺,稍稍采些血既不会伤人性命,也不会伤人元气。”
“这是什么功诀?”
《万血神诀》虽然诡异霸道,并非寻常意义上的术道正途,却是最适合他的术道功诀。
他抬起手,轻拍了一下。
海伦娜怔了怔,没想到还有这种解决方式,不过她还是叹了口气,没有再语。
大郎险死还生,竟然活和*图*书了下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二郎在家丁拼死护卫下安然无恙,还娶了世族小主为妻,夫妻二人和和美美,最让老李和海伦娜担心的纨绔小子却是最出息的一个,折腾的整个术道天下大乱,却硬是立下了若大一份基业,能够与术道宗门分庭抗礼,若非如此,老李夫妇绝无可能侥幸从圣庭的监视下逃出来。
李墨笑了笑,血气越发浓郁,气势直接突破了凝胎境,变得越来越强大。
路旁警戒的武者们纷纷踏上术士的飞剑,迅速跟上李墨的剑光,形成了一个牛角状的拱卫阵势。
知晓外道修行之术虽然进境极快,但是终究根基不稳,只是不知大郎和小郎兄弟俩又找到了什么样的补偿办法。
近日来,不断反复粹炼,他的血灵气无论是质还是量都已经无限接近全真境,所差的只不过是一个契机而已。
得到答案的海伦娜心中疑惑尽去,点了点头,李小白倒是知人尽用。
海伦娜与李大虎的三个孩子却是术道根骨平平,修行术道不足,武道方面倒是可以小有成就,很明显是随了老李的种。
假以时日一旦突破,李墨便是天宫第三位全真境真人,使得天宫的实力再次提升。
他早已经吃足了寻仙无着的苦头,根本不会轻易放弃这篇以生灵精血祭炼的功诀。
至于大妖精血?大魔头一声令下,某妖女还不乖乖献上,容易的很。
尽管她自己的术道修为不弱,但是却并没有将术道修炼功诀传给大郎,二郎和小郎。
母子二人紧紧相拥,老李走了上来,老泪纵横,拍着大儿子的肩膀,自己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三个孩子拉扯大。
李墨轻轻一挥袖子,一支尺许长的飞剑落在脚边,当即拉过海伦娜和李大虎一起踏了上去,又冲着义善祥商队的管事说道:“多谢诸位这两日照顾在下的爷娘,日后必有后报,告辞。”
做婊子还要立牌坊,这些狗胆包天的西人也不能例外。www•hetushu.com
“大郎!”
眼前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认得,个个都不是寻常人,术士至少有炼神境的修为,武者起码也有洗髓境,眼前竟有六十多人,其中凝胎境术士和蜕凡境武者不下十人,虽然不及五宫七宗十三门,却丝毫不比其他小宗门逊色多少。
四名圣士之一当即大吼了起来,随着海伦娜带着李大虎突然叛逃,圣庭仅仅只给同为西人的海伦娜留了一分体面,却直接将正配夫君打为奸夫之流,如此决定恐怕正合了那些窥觑西比阿家族嫡女之辈的心意。
很少有人知道,天宫令人尊敬,和蔼可亲的南山山长内宅里,挂着一张邪诡怪异,仿佛能够吞噬人心神的魔字。
根本无需大肆制造杀戮,干伤人和,一张圣旨便能够让一道之地的百姓自行排队献血,稍许几滴血能换来些银钱,何乐而不为。
“二对一,拖延一刻钟,不要硬拼,不要恋战!”
术业有专攻,屡屡故布疑阵,并不具备多少实际战斗力的保密局能够拖住圣庭这么久,已经是非常不容易。
原本无比困难的事情,在小郎的帮助下,李墨的《万血神诀》修炼之道完全是一帆风顺。
“我们去哪儿?”
无论它有多么邪异,只要能够为李墨提供守护家人的力量,他都会一无返顾的修炼下去。
老李和海伦娜认得自己的儿子,商队的护卫们却不认得,反而立刻如临大敌般拔出了兵器,利箭上弦,对准了越来越近的那个年轻人。
义善祥商队的护卫们彼此面面相觑,知道来者是友非敌,而且还是一家人,他们不约而同的收起了兵器,将利箭放回箭匣内。
“好小子,这些都是你带来的人吗?”
众多剑光变成一群小黑点,迅速消失在视线中,留在原地的义善祥商队众人彼此面面相觑,恍若做梦,他们竟然近距离看到了如此多的仙长,而且还跟他们说了话。
老李看得目瞪口呆,尽管李墨竭力收敛,他m.hetushu.com依然感到体内的血气流转隐隐受到影响。
李墨对保密局的安排毫不怀疑,他隐约能够猜到其中的暗战,如果没有精擅于这一方面的人,他们这一行绝不会如此顺利。
管事是个机灵人,连忙拱手,注视着李墨纵起剑光,距离地面三丈余高,向远处高速飞去。
李墨站直了身子,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说道:“是的,但是不止我一个!”
“他,他到底搞了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多术士和武者帮他!”
一道耀眼明亮的光球直射向天空,圣光的力量在云层上方骤然爆发,李墨一行人的踪迹再也无法掩饰住。
“还有其他人?”
在荒山野岭中寻到的那个魔字,枯骨当中的《万血神诀》,无论多么邪异,却为术道资质不足的李墨打开了真正的术道之门。
李大虎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可是看着这个小混蛋长大的,在西延镇欺男霸女窥觑人家寡妇倒也罢了,可是几年不见,突然拉起这么一支强大的人马,让人实在无法相信。
自从圣宗山门被破后,尽管海伦重整旗鼓,暗中积蓄力量,不过收纳的人才大部分都是擅长于刺探和隐匿行踪之人,重点关注术道宗门的动向,以免重蹈复辙,转入负责同样职能的保密局正好合适。
尽管此前从小郎口中听说大郎一切安好,骤然看到李墨,海伦娜的心都快要碎了。
“东面,发现圣士,两人。”
他也不想想在场的每一个术士和武者,哪个会吃饱了撑的,闲得蛋疼去陪他做这等无聊的事情,这江山是李公子媳妇的祖传基业,有人敢这么干绝对是活得嫌命长。
他何尝不也是想要找到母亲的下落,历经艰险,甚至兄弟离散,天意终不负人,凭着一腔对命运的恨意艰难踏上术道。
他完全不知道,李大郎会出现在这里。
三个儿子都是海伦娜的心头肉,为了圣宗大业,她抛夫弃子在外面奔波,心中却是日夜想着自己的三个孩子。
“这些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