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2章 散修试探

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想要窥觑机关舟的秘密,完全是在找死,如果真让这些家伙得了手,天宫找他们要个公道,他们会给吗?
忽然另有一人叫嚣起来。
不过这艘原装正版的墨门机关舟已经用不了多少次,公输磐打算将其拆解,依照战争机关舟的设计理念,将其重新改造一番,以提升飞行的效率。
这股强大的灵气波动压得众散修为瑟瑟发抖,有人失声惊呼起来。“真人!全真境真人!”
时间一点点过去,李小白足不出府,拿着信蜂盒子发出各种指示,又开始处理从天宫驻京办事处积累下来的案牍文档。
兄弟三人各自继承了老李和海伦娜的优点和缺点,大兄李墨和小郎李小白都是惹祸的秧子,能够太平三天就足以敲锣打鼓,将喜报乡邻,李墨还继承了老李的武道修为,李小白却继承了海伦娜的术道资质,武道虽然一般,却架不住混沌青莲的日夜真气运转和惊人的悟性,二郎李青与两兄弟却是不同,醉心于先贤圣典,但是依旧继承了老李一手飞刀的准头,指哪儿打哪儿,屡试不爽。
正在犹豫中,突然一物从李府大门内飞出,砸进了堵在门外的术士当中,就听到一声惨叫。
“欺你们又怎的!”
“聒噪!在下李家二郎,哪个不服气的,请站出来,我李家素来以直报怨。”
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从大门内婷婷而出。
第一个来到李小白面前的,却是心高气傲的惊雁宫内门弟子,随后五宫七宗的弟子仿佛不甘落后般相继抵达。
李小白冷冷的扫视着这些家伙。
昨日双方还是兵戎相见,今日怎么的又勾搭到一起,难不成西人天生犯贱,好言不听,非得挨揍才会老实?
“这些家伙总算走了!”
空气中莫名一震,在场的术士都察觉到自己的心神像是被粗针狠狠扎了一下,不少有甚至闷哼出声。
散修术士们最后一丝耐心即将消磨殆尽,李和图书府紧闭的红漆铜钉大门终于缓缓开启。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战争机关舟返回天宫山门没多久,何蕊的破云舟再次抵达帝都天京,继续像往常那样接人。
众人心头一阵骇然,这个年轻人能够成为天宫之主,果然不能按照表面上的修为来看,谁若是当了真,恐怕得吃上一个大亏。
“滚开!”
老李收起身上激荡的罡气,松了口气。
“不曾,但是……”
原来的管家李无双被调去天宫驻天京办事处总管各种庶务,换上来的这个管家无论是格局还是气度上都不及无双管家,想要跟上李小白的思维方式,恐怕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老子是小郎的阿爷,哪个想要动手的,放马过来。”
现场一片死寂。
有了第一个,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随即散修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离去,再也无法人多势众的向李府施压。
所有人这才看清楚,那竟然是一块青石板砖,突然一缩,变成了一块指头大小的小方牌,落下那书生的手中。
战争机关舟悬停在城外,正是给那些窥觑之徒一次试探的机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能怪得了谁。
李小白却不在意这次公然示威是否会在散修中形成霸道和蛮不讲理的形象,事实上五宫七宗十三门也同样看不起这些成不了气候的散修,无完整的传承,缺少法器和修炼资材,连灵气汇聚之地也无比贫脊,想要与宗门对抗,完全是痴人说梦。
“你莫要欺人太甚!”
也有人试图与那些曾经相识的天宫术士搭讪套近乎,若是在昨日之前,或许还能多说几句,可是现在,天宫展现出来的实力让这些还不曾进入山门的术士们产生了认同感,加上昨夜的喧闹,已经对这些狐朋狗友根本看不上眼。
散修们或许不敢拿香君女帝下手,却未必没有这个胆子骚扰太平坊的李府,哪怕日防和-图-书夜防也同样不胜其扰。
术道中人散去后,李府门外一清,太平坊迅速恢复了往日的秩序井然。
被主人教训,意识到自己犯了错的李和一哆嗦跪了下来。
李青笑着接受了邀请,那些散修再怎么嚣张,也没可能跑到天宫的山门来骚扰,术道宗门,哪怕是再小的宗门,也不是寻常散修能够欺上门的。
“嗯!知道了!让外面的人先等着。”
圣人当年不也是一言不合,拔剑就干的货,君子有仇,当场就报了,从不隔夜,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儒家书生范儿。
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声道:“我等请公子给一个公道?”
“你是在威胁我家小郎吗?”
“也好,那里听说是一处福地!很适合凤娘和小郎君,大郎也在,你们兄弟二人可以多聊聊。”
想要借着昨晚战争机关舟来生事,他根本不给对方机会。
“不?我……”
海伦娜与李大虎对视一眼,当即点头赞同,术道宗门的山门哪怕再偏僻,也是适合宜居。
“大梦方觉醒,一觉已千年!”
最为粗浅的法术“震慑”,往日里术士们用来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现如今李小白却用来威慑这些术士。
“外面有一群仙长,想要见公子!”
欲向李小白示威的散修术士们这才发现,对方的心神冲击强度竟然比自己想像的还要猛烈,在场一些凝胎境术士都有些承受不住。
这摆明了是要坑爹呢!
天宫始终是小郎的重要地盘,李青怕打扰了他的经营。
尽管武者将一身真气化罡后,可以轻而易举的破开法术,但是终归缺少远距离攻击手段,除非在猝不及防间先下手为强,否则很难以占到优势。
如果方才开打,他最多只能干掉七八人,随后便会陷入困境。
圣庭攻灭墨门的消息彻底传开,骤然看到一个术道修为惊人的西人女子,在场的散修术士们无不惊骇莫名。
先前有散修们威逼无功而返,正如和*图*书李小白所预料的那样,五宫七宗的逼迫随即接踵而来,而他正留在天京等着这些家伙。
再也没有人阻止李小白前往天宫驻天京办事处,天宫实力渐涨,也打出了威风,不过他却并没有完全忽视这次堵门事件,甚至不需要去猜测其是否有幕后,或者幕后是谁。
既然敢闯入战争机关舟的百丈范围内,就别怪天宫狠辣无情。
或许是自发,或许是有人暗中挑动,但是都已经不重要了,一场风波无疾而终。
无时无刻处于修炼状态的《摩诃钵兰经》使李小白的心神强度远远高于同一境界的术士,甚至与凝胎境巅峰的术士不遑多让。
西人发动东征,自飞行舟来到大武朝帝都天京那一刻起,便再也不是什么秘密。
“啊呀!”
“待嫂子坐完月子,便同阿爷和娘一起到天宫山门去吧!”
窗外鸟雀啾啾,夏花繁放枝头,李小白打着呵欠伸了个大懒腰,撇开被子嘀嘀咕咕的起床。
“我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城外那艘机关舟是我天宫之物,任何人想要窥觑必然要付出代价!天宫早已经警告过诸位,既然当作耳边风自寻死路,就莫怪别人,天宫不是软柿子,任何人都可欺得,有不信邪的,尽管来送人头。”
“没什么可但是的,诸位今日想要主动得罪我天宫不成?”
那物倏忽又原路返回,恰好落在李府内一个正施施然,迈着方步走出的书生手中。
昨晚的热闹早在意料之中,不仅惊动了大半个帝都,更让无数人彻夜难眠。
龙生龙,凤生凤,天宫能够在五宫七宗的压迫下立足,果然没有他们想像的那么简单。
众人一惊,却见到一个术士脑袋开花的栽倒在地,翻着白眼,有进气没出气,正是那个扬言要威胁李小白父母的那个家伙。
“无妨!地方大的很,抵上得一座小城!”
方才还在暗自打算威胁李小白家人的散修立刻掐灭了自己的这些心思,偷hetushu•com鸡不成蚀把米,说不定会平白送了自己的性命。
“西人!是西人!”
……
李小白从善如流的往旁边一站,那个谁谁谁,自己挖的坑,老老实实的自己往下跳吧。
散修术士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这一男一女竟然是天宫之主的父母,这未免也太夸张了,男的是蜕凡境武者,女的却是全真境的真人,他们这些人凑到一起,还不够人家一手指头。
正午时分,何蕊将钥匙插回了圆盘,橙黄色的法阵光芒随即变回了与周围一致的绿色,随着一番机关变化,战争机关舟当即恢复了原有的功能,开始原地缓缓调头,同时垂直攀升,越来越高。
“小郎,你要处理好!”
李小白突然气势变得咄咄逼人,硬生生压得术士中那人开口不得。
没有见过秘藏洞天的人,李小白绝不会轻易开口泄露天宫的真正秘密,哪怕是自己的至亲也不会例外。
李府门外的沉寂并没有持续太多,当即有人说道:“在下鲁莽了,告辞!”
一道剑光纵起,很快飞离了太平坊。
李小白一句话又让这位战战兢兢的管家赶紧重新站了起来。
对方虽然没有通报来意,但是他却猜到了几分。
“是,是!小的记住了!”
听得前院热闹,生怕惊扰了娘子凤娘坐月子休息的李二郎走了出来,正到瞅有人大言不惭的想要威胁自己爷娘,当即一记“学而时习之”,日夜不曾离过身,用心神温养的法器正中目标甩。
正在用早餐的当儿,新管家李和前来禀报。
躲在暗处的无城子悄悄点了个赞。
“那么,打扰了!”
候在大门外的那些散修们忌惮于守护着整个府宅水泄不通的天宫术士,丝毫不敢大声喧哗造次,只能一次又一次强压着自己的心头怒火。
子曰说:君子当“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这个李府如同龙潭虎穴,竟然没有一个是好惹的,连看似书生模样的兄长都有这样的手段,那板砖好生犀和图书利,竟然一砸一个准儿。
兄弟三人中,二哥李青虽有一块勉强充作防身或偷袭用石牌法器,但终究是战斗力最弱的书生,那些人的威胁这一次被镇压了,依旧是一个隐患。
“莫要得意,你还有家人在帝都,想想你的父母!你不可能永远守在他们身边!”
作为天宫之主,这个节骨眼儿上依然还能吃能睡,保持淡定从容,这份气度也足以让其他人佩服。
“站起来!李府不许有人随随便便跪下,这一跪就把心气儿给跪没了。”
身周罡气缭绕,与空气激烈冲突的噼啪爆响接连不断,李大虎也同样气势惊人的出现在娘子身边,虎目环视众人。
莫以为都是东土同道,他就会心慈手软,勿谓言之不预也,天宫虽然初创,却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可以让那些无门无派的野路子肆意挑衅。
李小白趁着这些人士气大跌,一针见血的揭穿了这些人的心思,许多人哪里还不明白,对方早就看穿了他们打得是什么鬼主意。
李小白却丝毫不担心,早已经布置完毕的事情,就等着引君入瓮便是。
“公道?我天宫以往可曾得罪过诸位?”
“本公子高堂就在这里,想要动手的,请便!”
他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他们的态度很不好,似乎非常生气。”
李二郎一上一下抛着手中的石牌,往府内看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天大地大,老婆生了孩子最大。
但是别人却并非这么想。
打不过小的,以为老的就是软柿子,那好啊,来啊!
李小白意外的实力展现,让这些散修为忌惮不已。
李小白不置可否的咽下最后一口粥,随后上下看了一眼管家道:“以后不要再称呼什么仙长,术士武者统统都是凡人,没什么了不起的,既不会长生不老,也不会刀枪不入,碰到这些家伙,把腰杆儿挺直了。”
李小白语气没有任何波动。
一股慑人的气势从李府内升腾起来。
“会不会麻烦小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