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3章 互争

九幽宗山门位于九妄山,以千年古战场为道场,守着一处名叫“忘川”的秘藏洞天,修炼幽冥神诀,平日里也十分低调,却没有想到竟然是第三个赶到天京的宗门。
线人是有的,李小白和天宫却绝对不会承认,假借着半真半假的话,这一手好锅甩的干脆利落。
天隆真人一甩袖子,庞大的灵力威压将这个惊雁宫弟子一路推出了前厅。
“莫非那家伙说的没错?”
李小白两手一摊,与天隆真人打起了哑谜,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机关舟一事,你当如何解决,不若交给宗门,宗主会替你们拦下所有的麻烦。”
神马五宫七宗十三门,统统都见鬼去吧!
天隆真人突然冷笑了一声,上下打量着李小白说道:“大衍宗遭袭和背叛东土同道的示警,难不成还是西人自己通报的不成?”
“你小子真是好不客气,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为何不先支会一声!”
天隆真人说完,偷眼去瞧闇魂长老的反应,生怕这几个小心眼子当场跟他急。
这一口心气儿就跟教育李府新管家一般,第一次跪了,下一次就会跪的越来越利索,越来越习惯,越来越理所当然。
惊雁宫压根儿没有把天宫放在眼里,只是派了区区一个凝胎境弟子,就想着把战争机关舟收入囊中的美事,却没有想到作茧自缚,一个凝胎境弟子怎么可能挡得住其他宗门的真人。
天隆真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果不其然,这招阳谋让天隆和闇魂二人互相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互不相让的意味。
一阵灵气波动疾速袭来,落入院中。
天隆真人带来的另两位静霜宗术士却是自动补位,守住了厅门。
小心眼不等于小气,闇魂的声音就像是从远处飘过来似的,幽幽进入李小白的耳中。
那个拥有凝胎境修为的惊雁宫内门弟子鼻孔朝天的冲着李小白发号施令,这德性和从鼻孔里看人的普罗神http://m.hetushu.com尊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简直了!
天隆真人带着四个弟子大步走进了前厅,话语虽然毫不客气,却与惊雁宫内门弟子的傲慢截然不同。
而天宫若是能够在其他宗门有眼线,对于静霜宗来说,反倒是好事,或许能够通过天宫一窥同道的秘密。
“现在的情况是你想要,他也想要,五宫七宗都想要,天宫势单力孤,机关舟只有一艘,难以满足所有人,这让我很难办,不过先安歇下来,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如何?”
“天隆长老若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李小白不慌不忙的拿起茶盏,浅浅抿了一口,好整以暇地说道:“不急!这位师兄请先稍坐一会儿!”
传闻九幽宗的“忘川”内流淌着黄泉之水,源源不绝,最适合幽冥神诀,不过也可以通过特殊的秘法或法器提取黄泉浊水炼化为精纯的灵气,所得远远胜过寻常灵气汇聚之地。
对方领下神尊大人的法旨,就应该感激零涕的乖乖将东西送上,好让自己早些回去交差,此处灵气匮乏的红尘之世,大宗门弟子们真是一刻都不愿意多待。
一日苦修足以抵得过一载,十日便是十载,九幽宗提出的这个条件分明是看在李小白这个天宫之主的修为,对症下药。
“聒噪的家伙!”
“事起仓促?呵呵!”
静霜宗早就猜到了是天宫所为,因为五宫七宗十三门没有哪家拥有这样的能力,等消息传到,恐怕黄花菜也早就凉了,那么唯一的嫌疑对象便只有神神秘秘的天宫。
随即向李小白递了个眼神,意思是别乱说话。
五宫七宗十三门虽说同气连枝,但是私底下相互之间谁没有个恩恩怨怨,否则也不会在紫华山会盟时闹出这么多事端。
李小白不卑不亢,尽管静霜宗将天宫当作自己的附庸,但是他的态度却自始至终都是平待对待。
天宫即便拥有两http://m•hetushu•com位全真境真人,一个是神霄宫的,另一个是墨门的,前者神霄宫一道法旨下来,还不乖乖的回去,后者更有可能随时脱离,自行重建墨门,外来的长老怎么可能自己宗门成长起来的更为可靠。
五宫七宗皆有秘藏洞天,大小和特点各有不同,由各宗门之主掌握,是关系到宗门生死存亡的根本所在,寻常弟子难得一窥究竟,就算是他这个长老,一年也仅能进入静霜宗的秘藏洞天修炼十日而已。
“原来是静霜宗的道友,在下九幽宗闇魂,欲求见李公子,还请给个方便。”
“你莫要唬老夫!”
“事起仓促,未能通知诸位同道,还请多多担待。”
数团阴冷的黑雾飘了进来,明明是阳光明媚,黑雾却是聚而不散,包裹着的人形却是渐渐清晰起来。
修行如逆天,不进则退,从凝胎境强行提升到全真境难度极大,但是将炼神境提升到凝胎境却还是很容易的,天隆真人在听到九幽宗许下的条件后,不惜逾越自己的权限,将李小白许诺。
……
天隆真人半信半疑。
静霜宗的天隆真人?!惊雁宫内门弟子一惊,却是不敢有丝毫造次,形势比人强,他若是有任何轻举妄动,同为五宫七宗的面子上,虽然不会送了性命,但是苦头却不会少吃。
守在厅门处的静霜宗弟子忽然喝道:“来者何人?”
“闇魂长老,在下便是天宫之主,敢请您来这里也是为了机关舟一事吗?”
“可!”
李小白忽然眉头微微一扬,随即听到一声破空轻啸疾速而至,数道剑光从天而降,落在了门外的院内,伴随着一声苍老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位师兄,咱们且先到一旁喝喝茶,聊聊修行如何?”却是一左一右,直接将他架了起来,不管不顾的拖离了前厅。
不过让一个凝胎境弟子传信,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惊雁宫看轻了天宫,既是坏事也是m.hetushu.com好事,坏事是正如眼前这样,惊雁宫弟子态度傲慢,出言不逊,动辄激化矛盾,好事却是天宫依然低调,并未让对方感到真正的威胁。
天隆真人表情一僵,却是不得不挤出笑容传声道:“原来是闇魂长老,在下静霜宗天隆,请进来一见。”
“小郎,我可代宗主许你宗门福地‘极昼幻境’修炼,保证你冲入凝胎境。”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的金面具此时又是一脸懵逼,这个锅老子不背。
前脚逐走了惊雁宫弟子,天隆真人还是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不过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他也没有任何办法,静霜宗内的眼线根本无可避免,除非将原来跟着昭平的那些内门弟子和一众外门弟子全部逐出山门,这一块肉割的换作任何人都会肉痛。
李小白直接开门见山,确认对方的来意是否与惊雁宫,静霜宗一样。
那个惊雁宫内门弟子又惊又怒,却被守在门口的两个静霜宗弟子截住。
“多谢天隆真人。”
李小白双臂一分,灵气化作阳和,同时将那些凡人仆婢推了出去,免得被无妄之灾波及。
原因无他,闇魂长老等人脚下竟然没有影子。
九幽宗素来很少与其他宗门结怨,一旦结上却是不死不休,从宗主到弟子,大多是小心恨,又爱记仇,所以非常难缠,即使是其他宗门与他们打交道也总是十二分小心,生怕得罪了,背后吃暗箭。
“谁要带走机关舟,怎不先问过我静霜宗?”
一艘战争机关舟可抵西人一艘飞行战,再加上建造秘法,岂不是可以一统东土术道?!
天隆真人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李小白,他的亲传弟子昭平身周那些人被李小白借着芷蓉之手收纳下来,在静霜宗内还留有一两个眼线并不足为奇,但是能够在其他宗门内留有眼线,却是值得商榷了。
李小白方才一扬眉,正是察觉到厅内灵气突然异动,似乎有人释放了一个法术,门外声音刚传进和_图_书来,他便起身,走上前去,朗声道:“天隆真人到此,请问有何贵干?”
然而,九幽宗诸人站在原地纹丝未动,身上的黑色雾气缓缓消散,并无任何波动,依旧静静地看着李小白,对静霜宗长老天隆真人的话恍若未闻。
“‘忘川’?你们九幽宗真舍得?”
李小白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这是跟他拿乔摆谱呢,换句话来说,就是不通事故。
李小白忽然一笑,耸了耸肩膀,仿佛十分为难的倒着苦水。
“坐什么,东西拿出来,我好带了走!”
“没错,将机关舟交予老夫,可入我宗‘忘川’修行十日。”
建立天宫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颠覆整个东土术道,而不是跟他们作朋友,哪怕现在虚以委蛇,却也不能自甘低下,自然而然的偏离了初衷。
惊雁宫内门弟子不依不饶地说道:“我不管,这是你的事,我只管带走机关舟。”
“西人来袭的消息短短不过两日,远水解不了近渴。”
“机关舟不在此处,你让我拿,我也拿不出来。”
“奉普罗神尊大人之令,命你天宫交出前几日出现在天京,与西人对峙的那艘机关舟和其制作秘法。”
想必惊雁宫也未会必授意弟子用如此强硬的态度对待一个宗门之主。
眼下正是借力打力的好机会,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但是无论真相是哪一个,都令静霜宗上下又爱又恨,难以选择。
幸好李小白将那些凡人仆婢送出了厅堂,不然他们一定会颤栗的指着那些九幽宗术士,怪叫起来。
全真境真人蹍压凝胎境术士,完全没毛病。
现场立刻陷入了压抑的沉默,双方弟子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便打大出手的可能。
如此庞大的机关舟岂能轻易的说带走就带走,这个惊雁宫弟子还想从天宫手上多赚一只容量惊人的储物法器。
一股令人汗毛直竖的凉气涌入厅内,明明是初夏,空气温度却是骤降,而且这股子凉意仿佛要钻进骨头缝里一hetushu.com般,侍候在厅内的凡人开始东摇西晃起来,显然有些吃不消。
反倒是被撇在一旁的惊雁宫弟子看出了端倪,他指着李小白说道:“你,你们天宫送的消息,你们在我惊雁宫有探子!”
李小白再次两手一摊,反正横竖不肯认账,这事情个中复杂,哪怕做个诚实孩子也未必有人肯相信。
若非天宫成立时间尚短,老牌术道宗门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提出掠夺其他宗门至宝,一群恶狼与一只羊商量着如何炖羊汤,烤羊排,剥羊皮……
“没有的事!”李小白摇了摇头,看到对方一脸的不信,只好继续说道:“我只是假借大武朝皇家秘情司世俗力量,所谓示警并非实时监视,而是根据收集到的情报提前做出的推断罢了,秘情司里面这样的人才多的很,天宫成立多久,哪儿有那么多的人。”
在他看来,天宫除了这个宗门名字听起来挺唬人,其实不过是个屁大点的小势力,连宗门之主也只有炼神境的修为,根本不值得他这个上五宫的仙长跑这一趟。
造个十七八艘这样的庞然大物,天下便只有一个宗门!
李小白头一次不介意对方把这座厅堂给拆了。
天宫设立在帝都天京的联络地点十分醒目,立着一杆大旗随风飘扬,御剑飞抵天京的术士们很容易找到这里。
波云诡谲的灵气波动骤然静了下来,就听到阴气沉沉的九幽宗闇魂吐出了一个字。
九幽宗没有兴趣像静霜宗那样替天宫挡下来自于其他宗门的窥觑和施压,一来有静霜宗这层关系有,多有避忌,二来也是不厌其烦,招来这些麻烦颇为不划算。
术道十三门背后多有五宫七宗暗中扶持,静霜宗扶持的沧海门在术道会盟期间隐隐有脱离并且另投他门的迹像,使静霜宗上下大为不满,李小白恰好自立了天宫,身上还挂着一层静霜宗内门弟子的身份,便当即走入了宗主天霜神尊和各位长老的视线,至于曾经得罪过星罗宗根本不算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