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4章 千里送

这就是大衍宗的镇宗至宝,阴阳子?!
厅内突然响起一个年轻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
即使是全真境的修为,也有些抵挡不住阴阳二气的消磨。
“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天隆和闇魂跟着仆婢们离去。
“嗯,诸位!”
留宿客人的东西两厢空气莫名有些凝重,原本表面上还和和气气的术道中人一个个冷着脸,彼此拉开距离,仿佛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粉末,一颗火星就能引爆。
“大衍宗无论如何都是东土术道的一份子,几位为何不听老夫说上几句呢?”
大衍宗擅长周天易数,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想要在谋取战争机关舟的行动中偷鸡不成蚀把米,平白丢了自家的宝器。
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破境,真是太让人尴尬了。
厅堂内的各宗门长老如临大敌般亮出了飞剑,一时间灵气激荡,无形的力量彼此剧烈冲突。
厅内众人身上的灵气急速流逝,修为低弱的弟子甚至连飞剑也开始控制不住。
“这位公子,先随小的来。”
在场各宗门的术士们,无论是全真境长老,还是凝胎境的弟子,一个个眼睛发直,他们亲眼目睹了一件宝器在李小白手中化为凡尘,甚至连出言阻止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诸人身上亦是同时一轻,暗中筹备的法术也好,即将发动的法器也罢,悉数尘归尘,土归土,躁动的灵气回归最初的本原状态。
“来人,带几位客人去安歇!”
外层莲瓣每一片代表着一种神奇的技能,中间则是特点鲜明的领域,最里面的莲瓣意味着什么,李小白并不清楚,却隐隐觉得必然是翻江蹈海的强大威能,只不过以他现在的体质,连续发动三个领域已经是极限,最里面那层散发出灵光的莲瓣却是只能看不能动。
但是李府没有下跪的规矩,天宫和驻京办事处更没有。
原本空旷的前厅里摆上了一圈椅子,恰好围成个正圆,前来大武朝帝都天京的宗和图书门术士们相继落坐。
咕嘟!
一滴冷汗从眉头划到鼻尖,惊雁宫弟子咽了咽口水,忽然想起对方还拥有武道修为。
他抬起右手,张开手指,一枚白色的棋子静静的躺在掌心,五宫七宗的术士们无不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
心神中的先天异宝混沌青莲此时突然有了异动,细长的根须轻轻摇摆,无穷的吸力借着李小白的手掌骤然爆发了出来。
静霜宗天隆真人脸色变得难看无比,没想到对方一出手便是镇宗宝器,法器之宝,不容小觑。
“西人的走狗,受死!”
……
短短不过前后两日的功夫,五宫七宗竟来齐了大半,十三门或许自认为没可能守得住机关舟,倒是没有派人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怀璧其罪,生怕会因此招来西人圣庭的攻击。
失去一子后,阴阳子便再也难以拥有往日的强大威能,剩下的阴子只能沦落为一枚八品法器。
呃!
“大衍宗背叛我东土术道,竟然敢到这里来?”
有人认出了这个老者,当即难以置信的失声惊呼:“炎旭?!是你,找死!”
但是来到这里的众人只是为了机关舟而来,根本没可能把镇宗之宝带在身上,况且只有宗主才能拥有,怎能轻易带出山门。
此消彼涨之下,前厅内诸人尽皆被大衍宗长老炎旭一人牢牢压制住。
九幽宗长老闇魂身上黑雾越来越稀薄,露出了一张肤色苍白,皮包骨头的脸,九幽宗的耿直,想让他们低头却是很难。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入座,但是代表了自己宗门的惊雁宫内门弟子涨红了脸,坐立不安,他不是鹤立鸡群,而是鸡立鹤群。
走了,惊雁宫则缺席,留下,又被周围的真人气势给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贼子竟然逃走了。”
炎旭双目圆睁,对方明明是炼神境的小术士,缘何在阴阳子的威能覆盖范围内竟然像没事儿人一样。
“既然诸位已经到齐,咱们就好好商量hetushu.com一下吧。”
随即是叮叮当当一阵清脆的声音乱响,所有的飞剑齐齐跌落在地。
却见天宫之主李小白依旧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不像其他凝胎境弟子那样,被众人之间的气势较量逼到墙角,甚至还若无其事的面不改色。
弥漫于众人脚下的是混沌分化时的阴阳二气,虽然与天地初开时相比,已经变得驳杂不堪,不过毕竟仍是先天之气,拥有无穷妙用。
“见鬼!”
从在场诸人身上掠夺而来的灵气,炎旭用在了自己身上,尽管只得一成,但是他身上的灵气波动依然越发暴涨。
“诸位,稍等了!”
大衍宗长老炎旭完全推翻了以往对这个年轻人的了解,一身炼神境的术道修为在他眼中,莫名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如果不是惊讶于刚才对方突然打落阴阳子的诡异手段,在场众人说不定要开口逼索这枚宝器,哪怕并不是完整的阴阳子。
炎旭嘴巴就像抽疯了似的哆嗦起来,阴阳子生发阴阳二气,夺天地之造化,增损补益,扭转乾坤,怎会如此轻而易举的被打落。
啪哒!
最外层二十八片莲瓣与中间层的十四片莲瓣原本尽皆灵光盎然,连刚刚用去的“龙吾”莲瓣也完全补满,此时最中央的七片莲瓣之一,却缓缓亮了起来。
惊雁宫弟子眼前一花,对方却不见了踪影,自己耳边犹自回荡着这句话,突然僵硬的身体不知何时已经被冷汗浸透。
神霄宫的一位真人想要释放法术,可是不断被掠夺的灵气使法术根本无法成形,飞剑更是摇摇晃晃,根本不听指挥。
大衍宗炎旭真人脚下突然涌出一团黑气和一团白气,迅速扩张开来,弥漫至整个厅堂,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阳鱼。
“什么炎旭?”
大衍宗炎旭长老冷笑着打量厅内诸人,他牢牢掌握了现场的主动权。
“几位请随小的来。”
能够正面硬怼圣庭飞行舟的大型飞行法器,在东土还是头一次和图书出现,单单是其自身的价值就足以让各个宗门窥觑,这艘机关舟不仅仅代表着能够打败西人,更是一统东土术道的可能。
炎旭身周平空同现一缕飘忽不定的火线,转眼间变成一条半尺粗的火蛟,他当即向九幽宗长老闇魂,火蛟猛然扑了出去。
正如李小白所说的那样,你想要,别人也想要,五宫七宗各自势均力敌,而机关舟只有一艘,让人人满意那是不可能,无论怎么逼天宫也变不出更多的来,如今唯一之计,便是坐下来好好商谈。
“呵呵,这位师兄且先去好生休息!”
终于回过神来的惊雁宫弟子想要拿这个仆婢撒气,却是不由自主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哼一声,便跟着那个仆人走向后院的客房。
白子蕴藏的先天阳气被吸收后,混沌青莲似乎生出某种感应,指引着另一枚阴子所在的方向,似乎意犹未尽,想要好事成双。
“李小郎,你!”
就这样毁了!
短短的片刻功夫,凡人仆婢们背后都被浸透了。
“好!”
除了李小白,包括炎旭在内的所有人目光有些发直。
众人一阵心痛加肉痛!
世间宝器皆有主,个个都是不凡,凝胎境术士若是持有此等宝器,不仅能够镇压同一境界的术士,而且还能够在短时间内与全真境真人一较高下。
惊雁宫对天宫的轻视,甚至是轻蔑态度,却让这个趾高气扬的内门弟子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处境,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已经有仆人战战兢兢的候在一旁,在这里没有人会称呼什么仙长,更不会有人给术道中人磕头。
构成火蛟的不是普通凡火,九幽宗长老闇魂不断捏动法诀与身上的火焰相抗衡,然而动是事倍功半,灵气流逝越发加快,幽冥神诀即使带有黄泉气息,但是火焰变得越来越旺盛,厅堂顶部的木梁开始出现青烟,仿佛随时会蹦出火苗,迅速燃烧起来。
这个年轻人竟然截下了大衍宗的镇宗宝器,阴阳二子之一的阳和-图-书子。
李小白刚开口,便察觉到自己身上的灵气莫名活跃了起来,一点点的水涨船高,渐渐形成了小波浪,开始撼动停滞已久的炼神境巅峰,而且这种波动幅度越来越大。
“诸位还是不想好好谈一谈吗?”
李小白丝毫没有羊入狼群的觉悟,施施然的从后厅绕出来,坐在上首的座位。
说好的镇宗宝器呢?人家随随便便喝了一嗓子,就当场怂了,这玩意儿是假货吧?
“龙吾!”
那可是阴阳子之一的阳子啊!
李小白如影随形冲了上去,一手伸向互相盘旋飞起的阴阳子,另一手却是抬起剑指,对准炎阳。
其他人亦是同时失声惊呼。
他突然打了个激灵,飞快打了个法诀。静静躺在地上的一黑一白两颗阴阳子突然跳了起来,向自己飞来,同时脚下疾退。
既然是镇宗宝器,便绝不简单,五宫七宗拥有自己的镇宗法器,实现了彼此互相抗衡的实力和资格,想要对抗阴阳子这样的宝物,必须祭出同样等级的法器才行。
轰一声!
左右皆是全真境的真人,修为相近的各宗门弟子却分散在前厅角落里,只有肃立的份,他的屁股底下仿佛生出了钉子,想走又不敢离开。
笼罩在九幽宗长老闇魂身上,如同附骨之蛆般阴魂不散的火焰骤然消散,变成了一缕黑烟,弥漫于地面上像磨盘一样缓缓转动的黑白二气同样消散。
一团血雾化作赤红色的闪电,倏忽间消失在视线中,大衍宗长老悍然发动了血影神遁术,不惜伤及自身根本,趁机逃离。
李小白不无遗憾地停下脚步,就差一点点,就能击杀这个东土叛徒。
“既然来了,不留下点东西,就想这么简单的走了吗?”
原本棋子般的阳子突然升腾起乳白色的浓浊雾气,想要向上窜起,然而仅仅只升起一尺多高,便难以为继,竭力翻滚不休,却是最终不得不一丝丝一缕缕没入李小白的掌心。
不再被挟制的惊雁宫弟子气呼呼的冲着李小白http://m.hetushu.com举起手,然而后者身前一闪,像鬼魅般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两人相距不过一尺。
轰!~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既想威胁对方,又想与对方拉开距离,这明显是个悖论。
“等等!”
在如此近的距离,一个修炼有成的武者想要取他的性命,绝对是轻而易举。
这个惊雁宫弟子已经向宗门传讯,但是前来代替他的人依然遥遥无杳。
猛烈的火光吞噬了闇魂,在他身上熊熊燃烧,衣服和须发尽皆燃烧起来。
“你!”
连镇宗宝器都被打落,自己再留在这里,恐怕自寻死路。
一黑一白两颗棋子跌落在地。
众人耳边响起一声清喝。
李小白笑眯眯的打了个手势,他仿佛听到了天降真人暗中松了一口气,跟九幽宗的人讲道理,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在此之前,这些术道宗门或许还打着宗门领袖的主意,但是看到将西人拧成一股绳的圣庭,某些人的心思便发生了变化,一个大哥带着一群随时有可能不定话的小弟,还不如更进一步,成为一家予取予夺的一家之主。
“作为主人,我还没有说话,你就想喧宾夺主?”
李小白甩了甩手,失去先天之气,沦为凡物的白沙簌簌而下,落在地上与普通沙尘混为一体。
修为明显不够看的惊雁宫弟子直接倒飞了出去,接连十七八个滚,撞到墙角方才停了下来,虽然没什么大碍,却是脸色发白,这种层面的较量根本不是他能够接触的,甚至连多靠近一步都会有性命之忧。
方才被法术挤出去的那几个凡人仆婢,提心吊胆的硬着头皮走了进来,就差腿一软跪了下来。
一个老者迈着方步走了进来,守在门口的宗门弟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得连连倒退。
“阴阳子!”
厅堂外突然一道剑光呼啸而至。
混沌青莲的根须欢快的摇摆着,似在摇头晃脑的吮吸个不停,不过十数息的功夫,白雾越缩越小,指头般大小的白子却变成了一小撮白色细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