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2章 事端

“老奴会竭尽全力打探,彻底铲除这些丧心病狂的蠢物。”
丢下捧着大把飞票的鸨儿们披头散发的坐在废墟上号啕大哭,仙长们想要姑娘一句话就是了,何必动手呢!虽然赔的银钱连盖两座楼都有了,可是这事儿闹的,将来还乍开门做生意啊。
在帝都街头看到两个肆无忌惮逛街的妖女,巡值的天宫术士也很无奈,谁让这两个妖女是天宫自己家养的,只要不杀人吃人,他们也管不着啊!
李小白拽住想要趁机开溜的妖女,今天晚上就是她了。
自从与西人在墨门打了个照面后,天邪教自此消声匿迹,不再像之前般如同捅了马蜂窝似的到处与术道宗门硬怼,如今突然冒出来,强抢了一艘飞行舟,却是与李小白有些瓜葛。
嘭!
“下次再不听话,小心你的鳞片,洪璃,你过来。”
无城子也是满脸忧色,现如今投名状已交到公子手上,他与天邪教彻底割裂开来,东土内忧外患,这老家伙是真真正正的替天宫在考虑。
天邪教不灭,叛出天邪教的他也有性命之忧,无城子不止是为天宫殚精竭虑,同样也是为了自己。
进,进宫?
“姐姐,这两支镶嵌红蓝宝石的金凤玉凰钗也很适合呢!”
……
寻常兽兵兽将,死了便死了,对于天邪教而言不过是消耗品,散布于东土各地的兽王却是未必,每失去一个,不啻于伤筋动骨,必然与天邪教高层有所瓜葛。
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前脚刚放出来,才落地没多久就给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胡闹至极。
“清瑶胡闹也罢了,你也应该看着点儿,怎能和她一起乱来,这两日你们两个哪里也别想去,就跟着我。”
天邪教得了西人的飞行舟,这个麻烦只会越来越大。
这些凡人女子手中有捧着华贵的锦布,有满满当当的首饰盒,也有捧着一方铜镜,随着两个妖女一边向前厅走来,一边协助打扮着和_图_书
这些青楼绣坊但凡有些眼力劲儿,就不会弄成这样。
要不是李小白指示保密局在固县一战,用五十吨胶质硝化甘油、两百吨火油和一百多件一次性的自爆法器硬生生炸沉了两艘飞行舟,使东征的西人飞行舟大队元气大伤,不然也不会给天邪教可乘之机,夜袭强夺一艘飞行舟,对于西人来说,绝对是雪上加霜。
“清瑶!你在干嘛呢?”
随即盯着清瑶说道:“过来,把手伸出来。”
每一个女子容貌都是格外倾国倾城,衣着首饰都是华贵精致,却莫名带着几分诱惑勾人的风尘气质,若是放在平康坊的那些青楼绣坊里,恐怕个个都能当得上头牌。
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李小白也不愿意和天邪教打消耗战。
“是吗?戴上来让我试试。”
“嘻嘻!”
一身红霞披,宝蓝的缎儿随着清瑶转身轻盈的飘了起来,蛇腰灵动异常,还抛着媚眼儿。
现如今,他也是凝胎境的术士,与妖族真丹境的修为境界相当,决不能再惯着这个妖女胡作非为。
青楼绣坊的女子只擅长讨好男人,留在身边连端茶递水都做不利索,倒不如直接送到宫里去深造进修,想必香君小娘一定会妥善安排好她们。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倒是小红鲤,敏锐的察觉到李小白有些不悦,拘谨的站在原地,默不作声,不敢再陪着清瑶姐姐胡闹。
出门时还只有一大一小两个妖女,回来时身边却跟着十几个美艳异常的女子。
……
无双管家,不,现在是无双管事突然出现在院子门边,一声清咳,吓得满院目眩神驰的书吏和仆婢们纷纷作鸟兽散。
李小白想翻个大白眼,你们妖怪真会玩。
事实上大魔头还真没有猜错,平康坊半条街都快让这两个妖女给砸了,哪家头牌姑娘不是自家的摇钱树,这不是能用银钱来衡量的,老鸨儿茶壶http://m.hetushu.com们哪里肯放人,双方一言不合,一边妖术乱飞,一边鸡飞狗跳,这十几个平康坊的顶尖头牌就这么硬生生的带着身契给硬生生买了下来。
他不再放心这一大一小两个妖女在帝都散养,如此不受约束的胡作非为迟早会把天京给拆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视线之内吧!
“小红鲤,你帮我瞧瞧,这支钗子配不配我的发型,堕马髻还可以多插几支钗子呢!”
不小心听到这句话的无双大管事一时失神,竟撞到了廊柱,随即就像见了鬼似的狼狈而逃。
一方是东土术道,一方是西人圣庭,一方是天邪教,再加上李小白手中的天宫,东土纷乱杂呈,这桌麻将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李小白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突破口。
无城子微微一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公子提点,老奴这就去办。”
李小白没想到乖巧的小红鲤竟然也被清瑶给带坏,显然根本没起到劝戒的作用,反而成了小帮凶。
“想办法对所有的兽王进行定位跟踪,就像西人的飞行舟一样,随时报告位置,记住,一旦有所发现,派遣那些最擅长山野隐匿之人监视,不要漏了马脚。”
又粗又长的银尺重重砸在妖女的手上,那些青楼绣坊的头牌姑娘们无不吓得噤若寒蝉,若是落在她们的手上,多半得筋断骨折,这位年轻俊俏的公子竟然如此心黑手狠,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
东土术道的大部分精力都被西人圣庭牵制,反而给了天邪教可乘之机,借着混乱,估计没少献祭无辜性命,眼下没有外力可借,李小白手中的力量也只有一战之力。
“奴家知道了!”
清瑶似乎无知无觉,或者是根本压根就不在乎地说道:“她们是奴家从青楼里买的,而且都是当红的阿姑,最擅长妆扮,买了来正好帮奴家打扮。”
一阵女子的说话声远远传来,越来越近和*图*书
低眉顺眼的妖女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无城子微微一躬身,作出赴汤蹈火的态度。
李小白的目光终于落在这些美娇娘身上,却是激起一片惊呼。
“加大民间排查,不仅仅限于大武朝,周边诸国也不要放过,大量人口失踪,野物灭绝必然隐瞒不住,若有发现,不要急于行动,暗中观察,尽可能顺藤摸瓜,找到天邪教的总坛。”
这些青楼绣坊的当红阿姑就像一群受惊的小动物,挤在一起,胆战心惊的望着这位外表年轻英俊,实则心黑手辣的年轻公子,俨然已经如同魔头无异。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但是他也能猜测的到,动静绝对不会小。
“这些女子是从哪里来?”
李小白明显察觉到办事处的那些书吏和男仆们看到这些女子,无不情不自禁的咽着口水,婢女们则是赤裸裸的羡慕嫉妒恨,多半在心里大骂哪里来的妖媚子。
天宫驻天京办事处的前厅内,李小白一个人静静的站着,门外那些仆人不敢打扰,太阳一点点西斜,他却像老僧入定了一般,依旧纹丝未动。
李小白却看出了她们的想法,笑了笑说道:“莫担心,才出了火坑,本公子不会把你们再送进虎口,到宫里老老实实的,将来找个可靠的汉子嫁了,也好有个归宿。”
李小白倒是没有闲着,一直以监视天邪教的无城子刚刚有了最新的收获,他在天邪教内的一个眼线传回了一条重要消息。
红阿姑们以为自己听错了,应该是下锅炖了才对。
李小白的目光从这些年轻女子的脸上掠过,越发肯定她们绝不是寻常良家女子。
原本以为在天宫山门琅琊天待了些时日,多多少少应该能够修身养性,现在看来反而是变本加厉。
“把这些小娘子送到宫里去。”
这个消息十分突然,若非那个眼线在不经意间发现了被妖兽群占据的飞行舟在附近猎食补给,恐怕就错过了。
和*图*书是一阵惊呼,这些女子吓得直哆嗦,甚至露出了绝望之色,这位公子是打算将她们清蒸还是红烧,恐怕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美的很,美的很,待会儿洗剥干净了,自己到锅里等本公子。”
李小白望着眼前恭恭敬敬,汇报最新进展的无城子,说道:“这是如虎添翼啊!”
如果能够盯住那些兽王,找到天邪教总坛的机会将会大大增加。
李小白打了个响指。
“至于你们!”
天邪教行事隐晦秘密,即使是内部,上下也是单线联系,除非必要,彼此间很少会发生关联,若非如此,李小白借着无城子另一个白相法王的身份,早就想办法把天邪教连根拔起。
妖女万分委屈般老老实实的伸出了自己嫩白藕段儿的胳膊。
李小白当即做出了决断,二哥二嫂和爷娘都在琅琊天,连丹师严笑都搬了过去,以往十分热闹的李府基本上空了下来,如果塞进这么一群莺莺燕燕,恐怕日子也是没法儿过了。
李小白终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似乎有些认不出这个花枝招展的妖女,连小红鲤都硬是变了模样。
他当即神色匆匆而去,对于这个指示,表现的比李小白更加着急。
有个姑娘大着胆子试探着说道:“不是下锅?”
一道剑光从天而降,一位天宫术士俯首听命。
李小白伸出手,“玄星”平空出现,变成了一支银尺,重重落在妖女的掌心,当即留下了一个红印。
“如今西人入侵,天邪教尾大不掉,始终是个隐患。”
“奴家只是喜欢打扮。”
李小白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又是一棒子,随后将目光投向小红鲤。
李小白喝道:“胡道。”
“咳嗯!你们没事可干了吗?”
“下次去哪儿提前通报,不准随便打砸抢!”
“老奴尊命!”无城子正准备退下,却被李小白叫住。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看这模样,这妖女大概把帝都给祸祸的不轻。
非礼勿听,http://www•hetushu.com非礼勿视。
根据最新的情报反馈,李小白对保密局项目部的当前工作重心作出了调整。
因人而宜,李小白将无城子摆在天邪教这个专项组上,正好是用对了地方。
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天宫建立时日终究还是短了些,如果能够提前十年,哪怕提前一年,李小白也不会如此束手束脚,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往最恶劣的方向发展,自己却无能为力,想要等己方暴兵完成,也不知能否应对得了更加艰难的局面。
李无双初到办事处,不到短短三天,就将上下收拾得服服贴贴,大小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
可是那些凡人女子却不知道,个个吓得脸色发白。
他还得急着去给所有人下封口令,清瑶姑娘逛青楼,连端了好几家头牌的事情绝不允许外传。
天邪教突然夜袭圣庭的飞行舟,并且在付出了重大伤亡后,成功夺取了一艘机关舟。
不得不说,她们看到的是真相。
“嗯,你们进宫,保证衣食无忧,下锅的是她!”
青蛟大妖皮糙肉厚,这支棒子莫说粗如鸡蛋,就算是再粗上十倍,随便砸,也未必能让她伤筋动骨。
这只小妖娘比清瑶更加不堪,小脸儿涨得红红的,显然是怕极了,只好哆哆嗦嗦的上前领了两棒。
天邪教劫获西人飞行舟的情报只是意外获得,他真正想要的那些重要情报却还是需要等待。
还是小红鲤多老实,又可爱。
“若能有机会找到他们的老巢,毕其功于一役。”
众女们的笑声响起,前厅外的院子里,仿佛连夕阳下的昏黄光线都骤然亮了三分。
好端端的逛街买买买就算了,竟然还真的转了一圈青楼绣坊,把头牌姑娘们都给扫货清仓,这还不是翻了天!
那些不知从哪儿来的妖艳女子们却是一阵轻笑,清瑶姑娘是一等一的天仙儿般人物,却被人喊着要下锅,她们没有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年轻公子。
“来人!”
“公子,你看奴家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