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3章 圣炎

不止是这朵先天异宝,连他这具身体似乎存在着某种特异之处,对升腾不休的圣火生出一丝异样的亲切感,仿佛哪怕没有混沌青莲的保护,也依然会毫发无伤。
圣力不尽,圣火不息,稍稍沾染上一点便会一直烧灼到骨头里,用来烧猪毛却是李大魔头的独门手法,旁人绝对学不会,冒冒然模仿,多半会玩火自焚。
“你一定是世间至邪至恶的化身,别得意,圣火必会将你化为灰烬,灵魂哀嚎永不绝息。”
圣火净化世间罪恶,审判一切罪恶,梅林想要证明自己,就必须和李小白一样进入圣火。
正如梅林这疯子狂吼的那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小白暗自冷笑着。
根本无解!
“什么亵渎?只是为了吃口肉,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如果是亵渎,那么为什么我现在还好好的?光明神啊,你快来烧我啊!清蒸或是红烧,随便!记得要多放香菜!”
圣火代表了光明神的审判,一切世间邪恶都会被净化,这一点绝不容许质疑。
高级圣士梅林要将李小白施以圣火净化之刑,却正中他的下怀。
这不是幻觉!
作为圣庭的圣女,老娘海伦娜也有这种光明圣树的枝条,也可以催发圣火,李小白所说的圣火燎猪毛还真是确有其事,至于妖女下火锅什么的,统统都是毛毛雨啦。
乖,张嘴!
更有甚者,整个人都会被净化成飞灰。
“你,你……”
被铁链捆得五花大绑,李小白困坐在笼内,百无聊赖的打着呵欠。
“我说,梅林,圣火没能把我怎么样,说明我身上没有任何罪恶,既然我没有罪,那么我二人之间,总有一个是有罪的。”
为什么圣火无法净化这家伙,而且对方还作死般捡起了爆发出炽烈白焰的光明圣树枝条。
一根根圣树枝条,还有小瓶装的圣水掷入困兽之笼,犹如浇上了汽油,纯白色的圣火冲起十余丈高,整个小山头已经待不得人了,所m.hetushu.com有人都激活了圣斗甲的光翼,飞上了天空,惊骇的望着完全被圣火吞没的困兽之笼。
困兽之笼以珍稀材料炼制,有炼金术和占星术同时加持,就算是高级圣士也无法破坏,用来关押可怕的敌人是最适合不过,同样也能承受圣火的净化。
“圣炎,是圣炎!哈哈哈!神佑我西比阿!神佑我西比阿!”
……
“不,你是恶魔!亵渎光明神的恶魔!”
李小白能把大活人气死,又能把死人气活的声音从圣火中悠悠传出,他趁机睡了个下午觉,发现这些西人还没有离开,自己浑身暖洋洋的,就像泡在温泉当中,说不出的舒服爽快。
“那就过来,接受圣火的审判!”
梅林此刻想的已经不是试圣火证清白,而是马上扭头就走。
仿佛在小山顶上正在上演着一幕神迹,西人们的眼睛连眨都不敢眨一下,看着那个狂妄的叛徒之子何时被对圣火吞没,化为灰烬,灵魂的哀嚎终日不绝。
侄女海伦娜的小儿子竟然在圣火包裹中安然无恙。
圣火还不够烈,得继续加把火!
“我敢,本尊就是清白的,对光明的信仰比任何一个人都虔诚。”
入,还是不入!
梅林也无法解释自己看到的,他又不能冲进去,只能兀自在那里暴跳如雷。
梅林硬着头皮回应,早知会有如此麻烦,还不如一枪捅杀了对方。
其他高级圣士也无法理解这个叛徒之子为何没有被圣火净化,反而还在笼中生龙活虎,他们压根儿也不会往圣徒方面去想,且不说这一代圣徒已经选出,光是方才那番胡说八道,便绝无可能是光明神的青睐。
梅林不行,其他高级圣士也不行,就算是奥丁,只要敢踏入圣火半步,分分钟变成灰灰的命。
他抬起手,一缕圣火化作一只白色的飞鸟在掌心飞腾,随即又变成一只骏马,奋力奔跑,紧接着变成了一个人,挥舞着兵器演示着各种招式m.hetushu.com,这缕圣火随着他的心神自由发生着变化,与以往任由混沌青莲吞噬的能量截然不同。
李小白并不知道自己随随便便的一个动作吓到了笼外多少人。
这是一个可怕的悖论,接受圣火的考验,烧死!不接受,就是有罪,背叛光明神,亵渎光明……一连串上纲上线的泼脏水,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可是这家伙偏生满口胡说八道,却又好端端的坐在笼中,让人错以为这家伙会不会是光明神的私生子,不然怎会如此肆无忌惮。
升腾十余丈高的圣火突然一收,悉数收入困兽之笼,却诡异的由白色变成了金色,成为了披在笼中那人身上的一袭金色圣衣。
“你们,也把圣树枝条扔进去,还有圣水!我就不信,烧不死他!”
“原来是私生子啊!难怪会这么激动!”
如果李小白来上几段圣典经义,恐怕这些圣士们多半会疑神疑鬼,偏偏这个大魔头就是没有这样做,反而一句圣火撩猪毛,把一众圣士们给气得不轻,要不是有困兽之笼和圣火拦着,他们恐怕早就冲上去给他来上几百个回合的团体操。
圣火足足烧了两个时辰,夜幕渐渐降临,白色的圣光却映亮了小半个天空,围观的西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感情深,一口闷!
梅林的狂笑声戛然而止,他仿佛见了鬼似的望向圣火翻腾的困兽之笼,惊骇的连退数步,语不成声。
“是的,一定是的,有西比阿家族的血脉就一定不会有错,他们会后悔的,一定要禀告族长,这是我西比阿家族的机会,绝不能错过。”
论起打嘴炮,大魔头还从未输过,一句话就点中了梅林的死穴。
圣火并不是真正的火焰,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净化,故而连绑了几十圈,快把他捆成铁链木乃伊的两指粗铁链开始一点点的粉末化分解。
当头炮,马儿跳,象飞车头,拱卒叉士,将军!
奥丁瞪大了眼睛和*图*书,望着困兽之笼,他仿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许多西人以为那个恶魔已经被圣火净化,却没有想到依旧像没事儿人似的开口说话。
可是,可是……
圣火升起,充满整个困兽之笼,甚至从笼内冲出两三尺,梅林再也没有任何顾忌,放声大笑起来。
李小白这个魔头真不是白叫的,自己人,敌人,朋友,路人都是这么喊他,魔语惑众,所有人都开始迟疑不定。
奥丁发出畅快淋漓的大笑声,此前的郁闷和愤怒终于一泄而空。
没有人能够靠近,释放圣术只会成为燃料,对于圣火毫无任何影响。
“怎么了?没见过圣火吗?真是土鳖!”
奥丁不再阻止梅林等人的举动,他猜到了某种可能,其他人连想都不敢想的可能,嘴唇微微张合,喃喃自语着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的圣士们无不感到天旋地转,神圣纯洁的圣火竟然被对方用来做这等肮脏污秽之事。
“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梅林,你背叛了光明神!你心中充满了邪恶!你在亵渎光明!”
“你敢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你有见过圣火没有办法净化的恶魔吗?还是想说光明神就是万魔之首?你的信仰有问题啊!诸位还没有看出来吗?”
梅林赤红着双眼瞪向其他高级圣士,大有一方不合便出手强抢的势头。
换作平时,还可以置之不理,但是现在,却有人安然无恙的站在圣火当中,前后一句话接着一句话,把他骗进这个坑里,直到察觉对方的险恶用心时,却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根须摇曳,甚至也附着上一层淡淡的圣光,大量的圣力都被汲取吞噬,源源不断的成为它的养料。
圣火包裹,本应该惨嚎的撕心裂肺的家伙却安然无恙,甚至毫发无伤,除了方才死死捆住他的铁链变成了飞灰以外,身上连衣服都没有任和_图_书何变化。
“亵渎!这是对光明神的亵渎!是亵渎!”
随着时间推移,这种亲切感和掌控力越来越大,李小白也不知道,最后究竟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梅林不甘心的咆哮,这会儿哪怕他再火冒三丈,对于困兽之笼中的李小白毫无办法,圣火没能将这小子净化,反而成为了对方的庇护。
他成功的挠到了耳朵。
私生子历来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情,许多人都知道,彼此心照不宣,却极少有人会愿意承认。
“哈哈,哈哈,奥古斯丁!你看到了吗?父亲替你报仇了。”
周围的圣士们尽皆骇然,传闻竟然是真的,梅林大人竟然自己当众承认了。
除了圣徒和圣皇冕下,没有人能够经得住圣火的考验。
那么按照这个定律,圣火无法净化的存在,必然是神圣的,光明的,没有一丝污秽和罪恶,光明与黑暗对立,圣火中的那家伙言之凿凿所指,意味着……
梅林这么一宣布,意味着承认自己德行有亏。
天空中,飞行舟上立时响起一片惊呼。
“一群蠢货!”
梅林等人像一群二傻子似的给李小白添柴加火,没能把这个大魔头怎么样,却让混沌青莲一通大补。
圣火加身,不啻于光明神的拷问,若是沾染了世间污秽,必然身死魂灭。
烧猪毛?!
梅林当然不会承认李小白身上没有任何罪恶,不然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而且还是抽得满地找牙的那种。
光明圣树高达百丈,枝繁叶茂盛,采下些许枝条并不会伤及根本,因此每年都会有圣树枝条赐下,不仅可以辅助圣术修行,炼制圣药,还可以引发圣火。
大魔头忽然觉得耳朵有些发痒,就像往常那样一抬手,就听到哗啦一声,凡铁打制的铁链立刻化作飞灰。
“不,我没有背叛光明,你在胡说,胡说!”
生与死,这是一个抉择。
李小白的声音又从圣火中传出,众人的目光一上一下的不断转移着。
李小白压根儿就http://m.hetushu.com没打算放过这个机会,好好辗压这个傻逼,把刚才对方泼在自己身上的脏水增加十倍狠狠硬灌了回去。
没有人注意到奥丁的自言自语和莫名颤栗,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照亮了整个小山和方圆十多里的圣火。
大魔头终于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香菜控!
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所有西人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他们隐隐猜到了什么,却是堵在喉咙口,难以一吐为快。
在圣火中,如此肆无忌惮的胡言乱语,让周围这些虔诚的光明信仰者们无不倒吸着冷气。
他一直没有听到被圣火同时烧灼肉体和灵魂的凄厉惨嚎,而对方这句话的语气却如同若无其事一般。
他愤怒的掏出自己身上所有的光明圣树枝条,直接丢入困兽之笼,炽烈的圣火得到生力军的补充,再次膨胀,这一次彻底将整个笼子包裹了进去。
困兽之笼中突然传出一个略惊讶的声音。
周围的人会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待自己,梅林已经不敢去想像。
如果换成高级圣士,光是轻轻碰一下就会被霸道而纯粹的净化之力重创,随随便便烧掉一条胳膊都是光明神的庇佑。
“果然是土鳖!本公子可是见过好几次,也用过好几次了。”李小白摇了摇头,捡起落在身前的光明圣树枝条,明明沐浴在圣火中,却恍若毫无所觉,依旧自顾自地说道:“你们知道吗?这东西用来剃猪毛最好了,只要动作够快,轻轻一烧,就能把所有的毛桩子全部烧成灰,这连皮带肉无论是炖汤,还是红烧,一点儿也不扎嘴!”
众人的目光投了过来,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梅林还真的没有办法将对方的话置之不理。
梅林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他可以预见到,就算自己耍赖过关,恐怕也要接受圣皇冕下的问下,一个信仰不纯者在圣庭内的威望将会一降到底,未来前途渺茫。
梅林一脸惊惧和难以置信,他又重新走近几步,从困兽之笼中涌出的圣火压迫力却做不得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