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4章 群妖狂舞

李小白趁机补刀,声音又从困兽之笼内传出。
暗道因果报应,终究还是事发了。
几位高级圣士看得分明,并不是天邪教那些家伙,而是铺天盖地的飞禽走兽,全部都是妖族,正向他们所在的位置扑来。
高级圣士们哪里还肯多留,白天与天邪教拼了个两败俱伤,若是让这些妖魔围住,恐怕不仅要全军覆没,甚至还会葬身兽吻,根本还顾得上什么圣炎和神迹般的圣翼,当即舍了困兽之笼与李小白,纷纷掩护着三艘飞行舟狼狈而逃。
这位高级圣士实在接受不了一位拥有圣炎并且成功释放出圣翼的人对自己的所谓“宣判”,对方还是一个真正的异端。
“呃!这玩意儿怎么变成了金色?超级赛亚人?”
嘴炮无敌,一句话就把人给气崩了,大魔头心中沾沾自喜,颇有成就感,他就是喜欢把别人气得半死,又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模样。
大妖进不来,小妖进来则必死,困兽之笼无形中反倒成为了一道保护。
“你真以为老身什么都不知道?”
玄蛇之威猛然笼罩了下来,困兽之笼莫名震颤起来,似乎有些承受不住。
黑水玄蛇带着十几位妖王,就算是东土术道也不敢轻易招惹。
远处升起一道圣光,惨叫声顺着夜风吹来。
……
金色火光中的那个人左右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十分疑惑,完全没有想到除了混沌青莲外,这具身体居然还藏着这么大的惊喜。
他有些后悔没把妖女带出来,不然看在同族的份上,多半不会为难自己。
周围诸妖一退再退,妖威全开,它们也无法若无其事,生怕退得慢了,妖气暴乱而亡。
梅费隆依然勉强保持住一丝清醒。
混沌青莲源源不断汲取圣火,似乎开启了他这具身体的某个秘锁,释放出令人惊讶的神奇力量。
在此前玄姬根本不敢往那个方向去想的猜测。
笼内的光明圣树枝条和圣水全部消失不见,和_图_书蕴含的圣力也释放一空,金色的火焰不再是外部燃烧,反倒像是从无数毛孔中喷涌出来的。
李小白心头一沉,险些忘了黑水玄蛇与赑屃的关系。
“是神迹!”
但是遭到重创的一艘飞行舟却没有那么好运,它能够勉强维持住飞行能力已是万幸,没有圣光护盾的保护,甲板上当即一片狼藉,许多西人士卒死伤了一片,舟舷一侧更是雪上加霜。
剧烈的情绪波动让梅林喷出一片血雾,整张脸面若金纸,倒是像被圣炎的金光照耀出来的一般。
各种各样的咆哮嘶鸣一下子围住了山头,妖气升腾,腥膻百里,天地变色。
赑屃?!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被一层淡淡的金光所笼罩,却静静的没有发生任何异变,似乎只是镀了一层金边而已。
半空中炸开无数火球,照着三艘飞行舟和众西人们砸了下来,密集的闪电硬生生织成了雨幕,从天而降。
琉璃心的映射下,困兽之笼早已经成为强弩之末,被金色火焰余威波及,已经开始呈现出分崩离析之状,如今再承受黑水玄蛇的威势,随时会崩溃。
“迎敌!迎敌!”
更要命的是,圣火还烧不死他,反而成就了他。
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到梅林在吐血,他们的目光死死盯着困兽之笼中的那个身影,迫切想要确认,那究竟是真正的圣炎加身,还是光明神对可怕恶魔的至强审判。
金色的光芒照亮了半个天空,恍若神氐降临到人世间,潢潢威严让人不可直视。
“吼!”
“邪兽又来了!”
“黑水玄蛇!”
黑水玄蛇玄姬仿佛拿捏住了李小白,不紧不慢地说道:“看来公子总算是记起来了,想必也应该记得还欠老身一个交待吧?”
李小白脖子后面冷汗直冒,自己对于妖族来说,不啻于唐僧肉,尽管有玉玦法器收敛气息,难保不被妖族发现端倪。
李小白察觉到了自己体内除了罡和-图-书气和灵气外,又多了一股另外的力量,无比亲切和熟悉,不占据奇经八脉,也不占据上中下丹田,只在血脉中流淌,仿佛连鲜红的血也变成了金色。
李小白在困兽之笼中又叫又跳,妖云甫一接近,他就猜到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那些西人头也没回,很快去的远了,将他和这笼子丢在山头置之不理。
见鬼,这玄武之一的蛇妖怎么到跑这里来,她不是应该待在莽国接壤的妖域吗?
玄武对于妖族的意义非同寻常,赑屃突然失踪,光靠玄姬一条黑水玄蛇,根本不足以成为玄武,她率众妖不远万里赶来,看到李小白这般吞吞吐吐的模样,仿佛证实了某个可怕的猜测。
众妖立时晓得厉害,齐齐骇然怒吼,前车之鉴下,却没有谁再敢靠近上来。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对方,感觉有些眼熟。
“小郎!快把他从困兽之笼中放出来!”
这种源自于本能的体验让李小白十分惊奇,仿佛只要轻轻一扇动背后的焰翼,就能够轻而易举的从这座囚笼中挣脱出去。
“嗷!嗷!”
“不,这不是真的!”
李小白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拼命打着腹稿,谋划脱身之计。
“敌袭!”
一雾涌动淹没了白衣老妇人,随即一条粗若水缸的黑色巨蛇显出身形,无数雨点平空出现,洒落在山头。
围绕着小山的西人们终于回过神来,然而他们却陷入了阵脚大乱。
妖群中有一些大妖曾经与李小白打过交道,只不过服从于妖王们,也只能听命行事。
黑蛇体形虽大,动作却异常敏捷,游动了一圈,便将困兽之笼围在了当中,硕大的头颅盯着笼内的李小白,吐着蛇信说道:“公子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忘了老身玄姬吗?”
“呜!”
梅林只敢以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抗议,他不敢大声,哪怕自己是高级圣士,对于圣炎的质疑,同样会招来所有人的怒火和-图-书
若非笼中之人绝非圣皇冕下,他们这会儿恐怕已经跪了下去。
哪儿来这么多妖怪?它们想要干什么?
“你是……”
“李公子,老身总算是找到你了。”
“莫要管了,再晚就走不掉了!”
周围那些中级圣士和初级圣士相继落地和那些西人纷纷跪伏了下来,连头都不敢抬。
不知从哪儿飘来的一片黑云遮住了夜空中的漫天星斗和弦月,各种各样的咆哮声从远处传来。
“圣炎!是真的圣炎!”
直到这个时候,梅林才察觉到自己竟然主动一脚踏进这座天坑,人家还想拉他来着,结果硬是一头栽了进去。
“这不可能!”
这样的规模比妖潮恐怖无数倍。
为了自己的小命,他只能硬着头皮装傻充楞,说道:“在下不知,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知道它在哪儿?”
胸口突然如针扎的一般,莫名发紧,一个腥气从口中涌了上来。
心头突然一动,背后猛然张开一对金色焰翼,困兽之笼明明可以隔绝一切超凡之力,却对金色焰翼毫无反应,任由它们穿透成年人手臂粗的栏杆,足足舒展开十丈。
目睹这一幕西人们满脸难以置信,一颗心无限下沉,最为强势的梅林大人竟然因为这个年轻人一句话而吐血昏迷。
“告诉我,赑屃在哪儿?”
金色的火焰在梅林大人口中的那个恶魔身上升腾不休,散发出至纯至粹,让人想要跪伏叩拜的神圣气息。
只不过遇上西人,恐怕也逃不了圣火一块儿净化成烤蛇肉。
妖族四圣,哪怕是未成气候的玄武组合之一,黑水玄蛇的威势也不是寻常妖族能够抵御的。
竟然会出现在一个身上流淌着西比阿家族血脉的年轻人身上,至于是否姓西比阿,这压根儿不重要,圣血血脉再次觉醒,意味着西比阿家族的辉煌将再次到来。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无数妖族将整个小山头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其中竟不乏和-图-书妖气冲天的妖王。
不过对于李小白来说,依然如同春风拂面,身上升腾不休的金色火焰却被硬生生压入体内,再也无法释放出来。
趁着身上的金色火焰,赶紧装个逼先!
在猝不及防下,毫无防备的西人登时死伤惨,连两艘飞行舟附近的圣光护盾涟漪不断,正在竭力抵挡突如其来的妖术。
“让他去喂妖魔吧!”
“喂,喂!你们就这样走啦!带带我,搭个顺风舟啦!”
半空中只剩下奥丁一个人的声音,所有西人都陷入了目瞪口呆。
若说能够经得住圣火的考验,那便会成为有资格继承制裁之杖的圣徒,那么散发出纯粹无比神圣气息的金色火焰,对于信仰光明的西人来说,那是圣皇冕下的象征,神圣的圣炎!
“果然如此!光明神惩罚了这个贼死子。”
按照常理,妖王无不是深居于妖域,独霸一地,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十余头妖王诡异的凑到一起,还有数百头真丹境大妖,难怪西人会在第一时间扭头就逃,生怕晚上一步,就会被生吞活剥。
李小白话音刚落,就见梅林身上的光翼一收,直楞楞的从天空跌落了下去,人事不知,要不是另一位高级圣士朱比特眼疾手快将其接住,说不定会被当场摔成肉饼。
李小白心里打着鼓点儿,干笑了两声,道:“呃,恕在下不知,还请玄姬大人提个醒。”
噗!
幸好自觉安然无恙,差点儿以为不小心玩脱了。
黑水玄蛇冷哼一声,却没打算放过李小白,蛇躯一扭,说道:“哼!人族果然虚伪,提醒你也无妨,赑屃那家伙呢?”
西人口中的妖魔就是东土的妖族,浓郁到化不开的妖气漫天,笼罩下的妖族数量难以计数,以他们区区几位高级圣士再加上三艘飞行舟的力量,根本不是对手,更何况其中一艘飞行舟遭到重创,根本没剩下多少战斗力。
李小白脱口而出。
连呕几大口心血的梅林心中升起一股和-图-书寒意,这个拥有西比阿家族血脉的小子应该是因为圣火而开启了血脉中不得了的东西,一想到这是自己一意孤行,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平白帮助了对方。
“是妖魔!快撤!”
钱伯斯往身侧看去,同样看到了梅费隆、塞缪尔和兰斯等人与自己脸上同样的惊骇,对方身上没有穿着高级圣士的圣斗甲,而仅凭着自身的圣炎铸就圣翼。
一想到这里,梅林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啊噗,又是一口鲜血控制不住的喷了出来。
奥丁刚想要把李小白从困兽之笼救出,却被其他高级圣士硬是架上了飞行舟。
妖群忽然左右一分,就见一个白衣老妇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附近的妖族却对她秋毫无犯。
紧接着双翼变四翼,四翼变六翼,变八翼,变十翼,最终变成了十二翼。
要不是拿光明圣树枝条燎过猪毛,知道圣火对自己毫发无伤,大魔头也不敢任由对方拿圣火烧自己,然而圣力突然狂涌入自己的身体,圣火异变成西人口中“圣炎”的金色火焰却是让他始料未及。
在它们看来,这个关在笼子里的人族已经是菜板上的鱼肉,插翅难飞,要不是玄姬大人还要问话,说不定这会儿已经扑了上去。
甚至困兽之笼禁绝妖力的属性都没发作,这几只小妖就像从未出现在这世上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个,这个,不太好说!”
众妖张开爪牙,配合着黑水玄蛇的话,作出各种可怕的动作。
黑水玄蛇怒视着李小白,更加大声质问,附近妖族更是不堪,满山坡的屁滚尿流。
几只张牙舞爪的小妖仗着自己能够穿过栏杆,扑入困兽之笼,想要对李小白不利,然而刚一触及金色火焰,竟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直接变成一蓬飞灰。
“梅林,我宣布,你有罪!你背叛了光明!”
兰斯失神的喃喃自语,那些圣血家族以血脉为骄傲,原以为只是自吹自擂,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