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1章 初战告捷

提盾再进,挥刀,就像割麦子一般,此时此刻完全成为了刀盾兵的主场,后方弓弩手站定,见缝插针般不住的将箭矢射来。
直到千雉军从战场上完全撤回,西人百万大军如同万马齐喑,自始至终都没有再派出一支军队,追赶他们这支残军,仿佛默认了自己的惨败。
此时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二十丈。
千雉军左果毅都尉丁智的带领下,大武骑兵们再次发出充满战意的哆嗦。
弓箭手们不紧不慢地射杀着那些逃跑的“活靶”,有些箭术高超的,甚至能够射杀三十丈开外的逃敌。
“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别错过了机会!虽然立下功劳,莫要骄傲自满,尔等战胜者,只不过是区区一些仆从军罢了。”
无头的骑兵身躯被战马载着冲出很远,马儿却浑然不知自己背上的主人已经丧命,依旧跟着其他战马折返,开始第二次冲刺,失去头颅的脖腔仍在不断的喷出数尺高的血箭,就像喷泉一般,场面惨烈无比。
甫一亮相,光看着都吓人。
最适合骑兵作战的远距离兵器是短弓,近距离短兵器是弯刀,长兵器当属长戟,可刺可挑,可拨可挡,可啄可钩,有侧月刃,有空隔,能够绞下对手的兵器,也可以出其不意的杀伤敌人。
与其落入外人之手,倒不如先便宜自己人,赏罚分明,让士卒们更加奋勇杀敌。
待到近声,枪兵便成为了菜板上的鱼肉,锋利的横刀无情斩过,断臂与头颅齐飞,千雉军刀盾兵在第一时间被喷成了血人。
首战告捷,敬国公很乐意给诸军竖个榜样典型。
那些剑士没有任何犹豫,拔出双手大剑斜劈了下去,满地人头乱滚,方阵枪兵竟被齐齐砍下了脑袋,看到这一幕的大武士卒微微骚动,西人这是在向他们示威,竟然连一个逃卒都不要,直接斩杀以儆效尤。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甚至还不到一刻钟的功夫,西人骑兵全军覆没,长枪方阵也是幸存者寥寥和-图-书无几。
诸将暗自点头,千雉军的开场相当抢眼,西人一下子落入了下风。
千雉军的步卒们放平了长矛,一排又一排发动冲锋,战靴踏地,脚步声轰然作响。
至于西人伤者,无论是步卒,还是骑兵,好客的大武朝汉人们都会很热情的送他们一命归西,压根儿就没想过留俘虏。
与千雉军迎头冲锋的西人骑兵在猝不及防下,被迎面射来的利箭当场射翻了十余人,一片人仰马翻。
中军大帐内一下子静了下来,所在人都陷入了沉默。
……
千雉军也是沾了李小白当初入伍的光,又击溃了风玄国引以为傲的冲城骑,才有功赏专门装备了一批长戟,而且还是双月刃的方天画戟。
虽然矛,槊,关刀,棍,长柄战斧和狼牙棒都可以作为骑兵长兵器,但是对使用者要求较高,变化与戟相比也差的多。
整整一排西人枪兵齐齐倒地,完全没有利用长枪将对手挑杀或生生撕开的威风。
“千雉军!前进!”
没有弓箭手支援的西人枪阵在一面倒的屠戮中叫苦不迭,然而就算是有弓箭有也无济于事,刀盾兵们一手半身圆盾,一手横刀,可以轻而易举的在箭雨中游走的冲锋。
后者当即抱拳说道:“我等只要多多金银布帛赏赐,好抚恤伤亡的袍泽家人。”
三人齐齐低下头去,似在哀悼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袍泽。
一骑双弓,先远后近,两种箭支竟是不分先后,同时射中目标。
步卒们在另一位果毅都尉的带领下很快收拾好残局,将死者尸体和伤者一起带走,只留下西人的尸体,迅速撤兵。
左右骑兵冲出百丈后,借助于马力,拉开大弓以夸张的后仰姿势对准天空引弦三发,长长的破甲利箭抛射出去,随即将大弓置于马后箭匣内,换成短弓再次三箭,整齐无比的箭幕触目惊心。
丁智抹去满脸的血水,方天画戟早已经因为拿捏不住而不知去向,换成了和*图*书已经卷刃的横刀,他依然用力高高举起,大喝一声:“千雉军!万胜!”
得益于李小白留在军中的施救医术,缝合、消毒和开放供应的疗伤丹药,现如今大武朝士卒们的伤亡率大大下降,也同样让这些杀才们在厮杀时更加奋不顾身,想必待伤愈后,这些老卒将会变得更加凶悍无畏。
满身带血的千雉军折冲都尉俞鸿带着两个果毅都尉副手,奉命来到中军大帐,一进入便单膝跪地,齐齐拱手道:“麾下参见诸位大人。”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对麾下的每一支折冲府军了若指掌,知道千雉军花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操练出这样的战法。
最前排的士卒伤亡瞬间超过十之七八,西人方阵第二排,第三排的长枪相继放下,组成了更加密集的枪阵。
千雉军的长矛兵一鼓作气,再而竭,当不能在第一时间西人方阵,形势急转之下,很快伤亡殆尽,纷纷被刺穿,挑在枪尖上,连中数枪者往往尸体支离破碎。
双方第一次试探性交手,就算是追上并消灭了千雉军又如何,只能将这里的战场变成添油不止的绞肉机,这并不适合双方主帅的目的。
这个莽夫总算是知道见好就收,他和其他骑兵,收拢无主的战马,将袍泽尸体和伤员送上马鞍,无法上马的则直接背起,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一个袍泽。
沙场马革裹尸是每一个战士的宿命。
代表千雉军的俞鸿应答十分得体,丝毫没有居功而傲的模样。
“千雉军!前进!”
“儿郎们干的好。”
西人方阵枪兵只逃得十余人,算得上是全军覆没。
视线中,越来越近的西人骑兵,带血的枪尖,丁智爆发出大吼:“杀!”
就在说话的当口,西人军阵内忽然推出十余人,却是方才逃回的方阵枪兵,一个个被五花大绑,身后跟着膀大腰圆的剑士,一脚踢去,正中那些幸存枪兵的腿弯,直接跪了一地。
与迎面而来的西人骑枪相对的和-图-书,却是千雉军骑兵的长戟,大武骑兵将同样放平战戟,对准迎面而来的西骑。
眨眼间穿透了彼此阵形,留下一地的伤残。
敬国公十分满意千雉军的表现,首战告捷,足以大振全军士气,他毫不吝啬赏赐,打量着三个敢战之士说道:“你们的表现很不错,本帅很满意,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奖赏。”
但是长戟糜贵费时,虽然好用,却不是哪一支军队都有底气装备得起这种长兵器。
“末将不敢!这是我等应该做的。”
望远镜这样的好宝贝已经普及开来,即使炼器士,大武朝官方的工部匠作局也能够用油石将晶莹剔透的无色琉璃一点一点磨制成形,最终制成可看远景的望远镜。
后方刀盾兵终于抵近,挥动圆盾,巧妙的格挡开刺过来的长枪,踏着袍泽枪兵的尸体扑进,飞快抢到西人枪兵身前,一寸长一寸强,一分短一分险。
漫天落下的破甲利箭扑入西人的长枪方阵,就听到噗噗声不断,血雾腾起,许多枪兵扑倒在地或者被生生钉在了地上,整齐的方阵立刻乱了起来。
从三十丈距离开始,大武朝后方的弓弩手不住的向西人方阵发射箭矢,西人步卒身披锁子架,可抵刀剑砍击,却架不住利箭的穿刺,尽管阵中竭力摇晃竖起的长枪拔开飞来的箭矢,但是依然有人不断中箭倒下。
战死的袍泽不会让他们悲伤,只会更加握紧兵器,对准敌人的心脏要害,毫不留情的狠狠捅进去。
“哈哈!痛快!痛快!”
千雉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直接伤亡过半,但是人人奋勇争先,无一后退,牺牲虽多,但是军魂犹在,一旦补充完新兵,要不了多久,又是一支响当当的可战之军。
仅仅一次冲击,双方当场坠马三十余人,大武朝的骑兵完好无损的更多一些,毕竟占了兵器之力,西人骑枪虽长,却禁不住方天画戟的轻轻一挑,便当即歪没了准头。
西人与大武朝,明枪明马的摆开m•hetushu.com阵势,首开一场势均力敌的正面对攻,没有任何阴谋诡计,甚至连双方的术士和圣士都不参与,都想看一看彼此士卒的真正战力。
丁智抹了一把脸上的西人血浆,方才一戟刺穿了一个西人骑兵的胸膛,随即一抽一甩,月牙刃扫过另一个擦边而过的西人骑士脖颈,当即制造出一个无头骑士,人头骨碌碌滚落在地,还未停止,就被不知哪一匹马儿踏中,脑袋当即瘪了下去,红的白的喷溅而出。
许多骑兵在第一时间被穿在了对方的兵刃上,生生顶出鞍背,随即跌落马下,被躲闪不及的双方战马踏中,只有极少数幸运儿才躲过了践踏,因而一旦落马,便是九死一生。
朝廷给他们兵甲,给他们吃饱穿暖,教授生存之技,让他们的兄弟姐妹在公平稳定的环境中生活,他们便以自己的性命来回报。
天空中的阳光越发炽烈,仿佛瞪大了眼睛俯瞰着下方生灵彼此厮杀,锋刃寒光闪烁,惨叫声与战马嘶鸣混合在一起。
得香君女帝的授意,为激励士兵,与西人交战所立下的军功,所得奖赏将比以往更加丰厚。
高大的战马哀鸣几声,再也站不住,轰然倒下,口鼻流水,显然也是活不成了。
“是!”
放下望远镜,千雉军的新奇战术让敬国公情不自禁地喝了一声彩。
“遵命!”
彼此冲击的骑兵们数量越来越少,却不死不休,拉开距离,冲锋,将敌人捅落马下或者被敌人捅落,地面上的尸体不仅有骑兵,还有战马。
丁智一凛,哪里听不出节度使的敲打之意,心中原本那一点儿小得意,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与右果毅都尉曹亦互相对视一眼,又向上官俞鸿点了点头。
大武朝军阵方向传来清脆洪亮的敲钲声。
千雉军的主将,封狼道节度使林冕一边提醒又一边敲打,立功得赏,天经地义,但是也不能得意忘形。
一致的步伐终于发挥出威力,就像一道巍然不动的枪墙,一步http://m.hetushu.com步逼向千雉军步卒。
西人的枪兵方阵依旧不紧不慢的大踏步前进,大武朝的步卒们放平长矛越来越快,就像义无反顾的利箭,狠狠扎向西人方阵。
噗噗噗……
只剩下五十余人的骑兵,跟着一起高举手中兵器,大喝:“千雉军!万胜!”
大武朝若是战败,那么土地、人口和财富等所有的一切都将是西人的。
正在厮杀的步卒们呈现出一方逃,一方追,大武朝的刀盾兵们追杀着手无寸铁的西人枪兵,或许也有一些带着短剑,却依然不是对手,很快被砍翻在地。
“嘿嘿,他娘的,我们赢了!”
一寸长,一寸强,双方的枪与矛长度相差无几,毫不躲闪的冲锋结果,不是西人被迎面而来的长矛贯穿身体,狠狠钉在军阵中,就是大武朝的步卒一头撞在了西人枪尖上,随即被高高挑起。
叮叮叮……
受伤的马儿咴咴作声,却始终无法站起来,落马的骑兵大多已经没有了声息,勉强有一两个幸运儿,却是拔出战刀冲向彼此,直到有一方终于倒下。
战马嘶鸣,骑兵们的闷哼声不断,骨裂声不绝于耳,两方骑兵根本不曾有任何减速,无畏无惧的迎着对方的兵器锋刃直接冲了上去。
仅仅坚持了不到三十息的功夫,西人的长枪方阵终于崩溃了,他们舍弃了长而无用的长枪,转身就逃。
骑兵对战也已经见了分晓,西人骑兵战至最后一人,策马歪歪扭扭的冲出十余丈后,从战马上跌落,身下干渴的地面很快被从致命伤口涌出的鲜血泅透。
他捋着长须,颇为满意。
“这是千雉军新琢磨出来的玩意儿,有个名堂叫作阳关三叠,长弓和短弓是两叠,最后一击是第三叠。”
同样满身鲜血,不知是自己的,还是西人的,战盔不知跌落何处,披头散发的千雉军折冲都尉俞鸿收刀入鞘,顺势拔出一根地面尸体上的方天画戟,冲着正欲将剩勇追穷寇的左果毅都尉丁智,喊道:“丁智,收拢伤者,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