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5章 帮忙

“西人的战争圣器飞行舟,如今已经只剩下一半,除去留在极西之地的一艘飞行舟外,在东土只有五艘半飞行舟,高级圣士只剩下十人,我天宫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已经有两艘,支援型战争机关舟有一艘,不日抵达,暂时可以拖住西人圣庭。”李小白又竖起一根手指,说道:“还有一个杀手锏,不过现在还得继续保密,小子可以保证,必然会给西人带来巨大的动荡。”
往返于大武朝各道,为大军输送物资的运输型机关舟以黑风口为终点,并不会直接将物资送往战场,主要是为了提防奸细潜入进来破坏。
“战争机关舟确实厉害,天宫建造的那些机关舟何必让给那些术道宗门,哼,直到现在,那些宗门也依然只顾着自己,真是自私自利!都不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
圣庭的三艘飞行舟虽然一直悬停于战场上空,迟迟未动,不仅仅是不屑于杀戮凡人,而且也是在提防着东土的术道中人。
这个身形臃肿的大家伙消耗的不止是灵晶,还有术士们灌入和法阵自行引聚的灵气,灵气炉的运作效率更高,每飞行百里才消耗两枚灵晶。
粮草兵械堆积出山,每天都会有大量的车马往前线运输物资。
“好好,我还以为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会一下子冲进来,快快有请,以后他若是再来,无需通报。”
诸将却是连道不敢。
他可是知道对方拥有一句话就能让整个大军炸营的本事。
讨价还价?一剑捅死你还是十剑捅死你,这个倒是可以商量商量。
客气不能当福气,这些嗜财如命的戎人还以为是在做生意,大魔头可不会惯着他们,得寸进尺是想都别想。
现在看来,冥冥中自有天意,以小公爷身份做掩护的香君女帝恰好学有所用,登基后遇到的那些挑战都能干脆利落一一解决,果断而熟练,让满朝文武感到难以置信,仿佛她天生就是为和_图_书了当皇帝。
“老公爷身体可好!”
“天宫之主即将抵达。”
除非战线宽度拉得极长,在有限的交战接触面内,百万大军与二十万大军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没可能大家一拥而上,前面杀得血后横飞,后面却仍然是在排队。
现在被宰的只是钱袋子,如果让西人大军追上来,那时挨宰的可是脑袋。
……
想要打完这场大仗,光靠忠君爱国可填不饱肚皮,恐怕几座金山银山都得填进去,否则难以换来将士们不惜舍身的奋勇厮杀,最终还是要硬拼双方的银钱粮草储备。
黑风口以北三十里,成片成片的军帐鳞次栉比,井然有序,有些地段甚至已经开始就地建造城墙,渐渐连接成长段,以预防最坏的局面发生。
李家大宅直接送给县衙,又加了几千贯银钱,改建成县学,让西延镇与十里八乡的年轻子弟们受益,那些读书种子或许有机会博得一个不错的前程。
且不说对方与香君女帝的婚约关系,光是术道宗门之方的身份,便拥有超然地位,谁敢真的拿乔。
第一时间得到这个消息的焦寡妇心里一直在犯嘀咕,她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那个李家小郎。
大武朝放开边境关隘,让这些风玄国的难民进来,多半也是打着盯上这批财富的主意,只不过没有办法像李小白这样无耻的趁人之危,公然强行掠夺,毕竟是东土的泱泱大国,吃相总不能太难看。
“等他到了再说。”
被亲兵引入中军大帐的李小白笑眯眯地向坐在帐内上首的敬国公邓方抱拳,看到了封狼道节度使林冕后,再次道:“林伯父别来无恙!小子见过诸位大人!”
第一艘运输型机关舟起飞后没多久,陆陆续续又有上百个戎人富豪试图拜访镇上的李家,想要请求李小白降低一些舟资。
李小白突然从帝都天京赶到大武朝与西人东征大军的战场,事先并和-图-书没有告之任何人,通报这个消息的皇家秘情司“破军”焦娇,直言道:“这个,并不太清楚。”
焦娇有些心神不定。
老公爷的话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和不忿,五宫七宗十三门若是能够派出宗门内的术士,他们也不会如此辛苦的与西人周旋。
敬国公当然明白天宫之主若是投入战场,将会造成什么样的不确定影响。
能够得到天宫之主的帮忙,倒是平空添了一大助力,对于眼下的战事极为有利,敬国公装作并不太放心地说道:“你此话当真?莫要哄老夫开心。”
仙家宝贝岂是凡人可以轻易窥觑,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走这么一趟赚上千万贯银钱,香君小娘子的军费就有了。
如果不是李小白允许,军方未必会收到这个消息。
如果对面没有三艘让西人摸不清底细的机关舟,还有单独编制成军的术士军团,那些西人圣士恐怕会毫不犹豫的投入到战场中去。
不过硬刚西人东征大军,一千万贯只是保底,烧钱的火头刚刚点旺,后面还需要源源不断的投入更多金钱。
一万贯一个人,货殖一斤百贯,实在是太昂贵了,并不是所有的戎人都舍得出这笔钱。
敬国公主掌与西人的战事,就怕空降的李小白误他的大事,提前将丑话放在前面说道:“李家小郎,你来这里所谓何事?先与你说清楚,这场大战本帅已有定计,你莫要来添乱,难道还是天京有变?”
虽然从未插手过大武朝的朝政,李小白却能够预料到户部与兵部大臣们面对大战开启后国库赤字而终日抓耳挠腮。
天宫并不直接参与东西方大战,一方面是硬实力不足,另一方面也不想引起圣庭直接参战。
李小白在西延镇只待了两天,便打发了宅子里的仆婢们搭乘运输型机关舟,前往帝都天京太平坊的李府报到。
“这孩子!竟然还卖关子!”
一盏茶和_图_书的功夫,亲兵来报,天宫之主已经来到帐外。
运输型机关舟每天上午都会在西延镇的东门外落下,每次只会逗留一个时辰,戎人们终究还是熬不过西人百万大军逼近的压力,再加上还有更多的戎人陆续抵达西延镇,机关舟的客运和货运生意倒是不差。
离开西延镇后,他便纵起剑光飞向黑风口外的前线,那里大武朝的百万大军与西人百万大军正在对峙,在默契的小规模消耗战中,互相寻找对方的破绽。
有亲人的地方便是家,西延镇也并非是阿爷娘亲的故乡,只是为了避祸而归隐之地,并不足以让他留恋。
这队伍起码得排上十天半个月不可。
天宫的战争机关舟在帝都天京与西人飞行舟的出场首战,早已经名动天下,对于这种利器,敬国公当然是喜欢的紧,巴不得多多益善。
大武朝与风玄国交界的关隘黑风口已经成为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物资储备集结地。
一方面是当日参与了劫走香君女帝,得罪了对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对方在西延镇的名声,实在是让人惹不起,只好躲得起。
对于这些要钱不要命的守财奴,李小白并没有像昨日那么客气,一天一班运输型机关舟,顺便搭点客货,爱坐就坐,不坐就滚。
不过五宫七宗的表现却让人失望至极,西人圣庭竭尽全力支持西人皇帝发动东征,东土这边倒好,术道宗门只知道捞好处,对西人大军逼近却视若无睹,什么都不管,根本不在乎东土是否在西人的铁蹄下。
李小白听到了林冕的抱怨,笑了笑说道:“若是提前泄漏,就不灵了!”
“是!”
这些修行者一旦投入战场,对于普通士卒的杀伤不啻于一面倒的屠戮。
十枚灵晶或一万贯一人的舟资完全就是明抢,在西延镇外停靠一次的收入,足以让这艘飞行舟飞上几个来回。
“好,好,好孩子!”
听出敬国公的担心,李和_图_书小白倒是没有生气,谁让他声名在外,他说道:“老公爷多虑了,朝中安好,一切无恙,诸位尽管放心,我过来一方面是为了观察战事,看看能不能帮上忙,另一方面也是带来重要的消息,或许对战事有所帮助。”
戎人没得选,只好挨宰。
大武朝中军大帐突然接到了通报。
这个杀手锏是他本人非来这里不可的主要原因,换成旁人,却丝毫无用。
可是对于大魔头来说,不服气你来咬我啊!
“在下可以立军令状!”
可惜这个将会被带入棺材的秘密并不能为外人所知。
一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可抵西人飞行舟两艘,两艘主战型便相当于四艘飞行舟,再另上一艘新建好的支援型,在总体积上,大武朝已经不输于西人,这对于普通士卒们的士气无疑是极大的振奋。
诸将们稍稍有些惊讶,术道中人御剑飞来飞去,无视山川河流险途困境,极为方便,他们原以为对方应该是驾着剑光直接从天而降的落入中军大帐内,却没有想到,竟会照着军中规矩,正式通报。
这两日的厮杀对阵,大武朝的好儿郎已经折损了七八万人,伤亡率高得吓人。
飞剑刚接近黑风口,便有军中术士御剑升空迎上来查询,李小白只是亮了亮天宫的玉牌,便被轻而易举的放行了。
封狼道节度使林冕直摇头,在他眼里,李小白与那些高高在上的术道宗门中人截然不同,依然是与樱儿一般的晚辈。
曾经配合老皇帝演戏,掩护当今香君女帝存在的敬国公是少数几位知道李小白如何给人当先生授课的人,对方能够按规矩,已经是极大的给面子。
在正常情况下,行千里而耗五六成,甚至七八成都会有,抵至边关已经十剩一二,甚至不存一都有可能,要不是天宫派出了运输型机关舟和术士协助运送粮草兵马,旦夕即至,不然光是这途中的消耗,就足以让军方和朝廷头痛不hetushu.com已。
西人筹备东征已久,各方面钱粮物资完备,一路征服,一路掠夺,底气十足,远远不是仓促应战的大武朝能够相比。
换作旁人,哪怕听到一个字,直接就是抄家灭族的下场,决不冤枉。
这次重返西延镇,李小白并不是恋家,只是为了一份念想。
天京有变?帐内诸将齐齐脸色一变,不过又开始疑惑起来,如果有什么变故,靠信蜂盒子就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没理由需要人过来传话才是。
除了金银珠宝的收入,抵充舟资的灵晶和各种天材地宝更是让天宫大赚,这些东西价值高,容易携带,是戎人逃亡时的最佳首选,现如今辛辛苦苦从风玄国带来,几乎大部分都落入了天宫手中。
敬国公点了点头,终于放下心来,说道:“有何重要消息,难道只有你一人知道?”
那种诛九族的课程,恐怕还真是只有皇帝才能听。
如此多的银钱花下去,变成物资支援大军,原材料,工钱,消费和税收,形成整个社会的大循环,对于大武朝好处是大大的。
李小白倒是真心想来帮忙的,机会难得,若是能够帮到香君小娘的家业稳固,他并不介意当个小兵冲锋陷阵。
李家小郎阿爷李大虎当日的豪言,无论是不是当真,都让实则云英未嫁的焦娇担心不已,如果对方真的要用强,以自己皇家秘情司效忠于女帝的身份,从还是不从呢?
敬国公疑惑道:“是李家小郞吗?天宫现在不是不直接参战吗?他来做什么?”
养条狗都知道护主人,这些术道中人连狗都不如。
百万大军每日人吃马嚼,可不是一笔小数字,借机将外国来的热钱一口吞到肚子里,也算是有动力带起“鸡的屁”,让即将捉襟见肘的帝国财政得以松一口气。
林节度使捋着长须,满脸欣喜,这小子一点儿也没有得意忘形,不枉樱儿对他念念不忘。
区区几百人对于运输型机关舟来说,只是装了个半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