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6章 旧识

很难想像五宗七宗十三门那样的大人物会听从一个世俗王朝凡人主帅的命令,与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仙长们完全是两个模样,彻底颠覆了他们对术道中人的形像。
想要置身事外?
“啊!”
“何必替那些家伙说好话,一想起他们的嘴脸,老夫就是一肚子火。”
军中绝大多数杀才都与丁智想得一般无二,杀敌立功,封妻荫子,全家都能吃上饱饭,不枉自己在战场上搏命厮杀,刀头舔血,说不得哪天就丢了性命,变成那么一小坛灰灰,最后埋在小土堆里。
敬国公的这个命令,立刻让中军大帐内所有将主齐齐一怔,随即露出微笑,暗自点头。
“当然!”
敬国公收起笑容,当即正色。
领了委任令出得帐前,李小白忽然向将主们中间看了一眼,意味莫名的微微一笑,这才收回目光。
新填充进来的士卒迅速使千雉军不再是一支残军,操练的呼喝声浪让丁智十分满足,这才是杀才的生活,他挥着马鞭满场乱史上,鞭声啪啪作响,恨不得将这些蠢货们挨个儿抽个遍。
到时候军杖到底是打这妖女屁屁呢?还是不打呢?这确实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是想要试穿,待到营帐内再说。
出得中军大帐,便有小校送来了铠甲兵器,不止有李小白的,连清瑶和洪璃都有份,两个妖女如今都是果毅都尉,大小也是个女将军,无论走到哪儿,都可以威风八面。
不晓得他底细的将主们大眼瞪小眼,一个个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对方好歹也是一位术道宗门之主,竟然会像一个小兵一样听令。
带着貌美如花的小娘子入军营已是大不易,居然还能名正言顺的挂上军职,实在是超乎想像。
躲在一位身形高大的将军背后,焦寡妇背后冷汗涔涔,自己明明不在对方的视线内,却依然被察觉到。
“没有和_图_书!”
想要老兵是没可能的,因此补进来的都是新兵。
西延镇的李家小郎与他一起上过战场,一场蹲过班房,是过了命的交情,他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儿再看到他。
老丁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他不敢置信的上下打量李小白,这家伙一去经年,不见踪影,让自己担心不已,哪想到再次见面,却成了术士军的都尉。
除了在帝都,世族子弟的地位无论在哪里都是十分惹眼,不可能有默默无闻,而且还居住在西延镇这种偏僻的地方,当日千雉军中那个苏尚卓就是因为拥有世族苏家的血脉,才敢在军中作威作福。
李小白十分清楚术士军中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这些不成气候,托庇于大武军方的术士,在他面前想要造反那是根本没可能,光是清瑶一个就能轻松蹍压他们。
老皇帝的驾崩,两位皇子叛乱,便与术道宗门有关联,要不是山门难寻,敬国公恐怕早就率领大军先灭了这些目无法纪和皇帝的宗门。
李小白点了点头。
丁智脑袋摇得如同气流鼓似的,他只是瞎猜而已。
“行,若是有需要,我老丁马上喊人,干不死他个狗日的。”
他当即摇了摇头,说道:“她们是我的左右果毅!”
一部分人练稍息立正的立次和排队报数,另一部分人开始喊着“左右左”的号子满场跑圈,这一圈又一圈下来,左手的石子,左脚的裤腿让他们找到了节奏,不到百息的功夫,习惯成自然的形成了步伐一致,与此前乱糟糟的模样判若两支队伍。
让丁智和他的亲兵们给每一个千军新兵左手放了一块石头,再把左腿裤脚卷起,最基本的左右便分了出来。
李小白看到困扰老丁的难题终于解决,他也十分高兴。
“这也怨不得他们,外有西人圣庭,内有天邪教,他们也是脱身不得,如今一宗叛,两门灭,自顾不暇和_图_书,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替我们牵制了这些内忧外患,各宗门向天宫定制机关舟,同时也解决了天宫的材料缺口,总而言之,利大于敝,如今造出来的机关舟,主要还是保障大联为先。”
术士军主将有了着落,敬国公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挥了挥手,将左右果毅都尉的委任权交给了李小白,这般小细节根本无需在意。
看这般作态并不似在开玩笑。
看着老丁抓耳挠腮的可怜模样,李小白不再幸灾乐祸,视线在这片狭小的校场上转了一圈,说道:“这个容易。”
“好好,你来帮老夫,那是再合适不过,李小白听令!”
李小白表情古怪的回头望去,就见两个妖女动作如同一人般,拉着袖子捂嘴轻笑。
李小白还真是路过,在中军大帐看到封狼道节度使林冕,出来后便寻人问了千雉军,果然在军阵当中,便寻了过来,正好看到老丁正满头大汗的操练这些四六不懂的新兵蛋子。
之所以在诸将心目中有如此大的反差,只不过是一直以来术道中人在凡人眼中恶劣形象根深蒂固的缘故。
李小白侧目不已,那老头儿如果是自己的阿爷,起码也得是五十岁才老来得子吧!
做梦!
尽管许多昔日熟悉的面孔已经不在,他们都变成了一坛坛骨灰,左果毅都尉丁智却并没有太多伤心,当兵吃粮,将军都难免阵上亡,这是他们这些杀才们的宿命,也是最好的结果。
哪怕向天宫订制了机关舟,也没有时间和精力用于内斗,依然还是以防守为主,替大武朝分担了不少火力。
丁智拍着胸脯,他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完全值得自己豁出性命去帮衬。
“你管术士军?还有那些机关舟?”
“你有听说过世族邓家子弟在西延镇的吗?”
李小白指了指天上的三艘庞然大物,对方要是知道自己与香君女帝有婚约,恐怕绝对不会说什么封妻荫http://m.hetushu.com子,皇帝婆娘有谁敢封?找死咩?
谁在自己身边说话?
李小白一手创立的天宫正合大武朝上下的脾胃,既没有用鼻孔看人的心高气傲,也没有索取无度的贪婪吃相,反而双方互惠互利,让大武朝得了不少好处,前期的支持和投入并没有白白付出。
让丁智愁眉不展的新丁训练终于走上了正轨,他冲着李小白哈哈大笑道:“还是小郎你有办法!待我喊人宰上几只羊,咱们大吃一顿。”
……
五宫七宗十三门哪怕真的自私自利,被大魔头这么撩拨着,就如同赶鸭子上架的,一会儿应付圣庭的飞行舟,一会儿又要提防天邪教,鸡飞狗跳,焦头烂额。
“这些家伙真是欠收拾啊!”
原来千雉军中的术士营就不太好管,单列成军后,恐怕更难应付,丁智惊讶之余,他也想到了办法,几位折冲都尉大人在场,谅这些江湖散修决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哼哼,百万大军当中,敢造反就只有死路一条。
李小白很容易就猜到老公爷的用意。
“哈哈,路过正好来看看你。”
待会儿若是觉得穿得不舒服,多半要撕烂了,丢得到处都是,影响到敬国公的主帅权威可不好。
“不如老丁你来帮我吧,术士军归我管,呐,还有天上这几个也归我管!”
这绝对是一个好主意!
让他拿刀子砍人没问题,操练这些新丁,着实有些不得力,不止是他,右果毅都尉同样焦头烂额,不得要领,今日虽然不管操练,但是军需粮草操持仍然让人头大如斗。
到底是混过军营的,李小白熟捻于军中规矩,当即抱拳道:“属下听令!”
正因为理解大武朝堂上对术道宗门的敢怒不敢言,李小白找到机会成立天宫,给了满朝文武一个希望,所以才能够得到不遗余力的支持,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为这个宗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进入正轨,便开始爆发出和-图-书无穷潜力。
丁智瞠目结舌,居然还有这种操作,他惊疑不定地说道:“我知道林节度使是你的伯父,难不成敬国公是你阿爷?”
妖女清瑶瞧着新鲜,当场就想要将铠甲披挂上身,却被李小白给拦了下来。
千雉军在第一天与西人的首战中,折损了近九成,所有的士卒都死战到了最后,没有一个人当了逃兵。
“就依你!”
“去术士军作甚,不如留下帮我,一起与西人厮杀,搏取一份天大的战功,封妻荫子,这辈子也值了。”
“你就这么带着婆娘上任?”
天宫之主要是压不住一群散修,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他随即想到了候在中军大帐外的一大一下两个妖女,接着说道:“作为我的副手,两位果毅都尉由我来定!”
李小白拿出了敬国公亲自书写并压上帅印的委任令,让丁智看清楚这不是玩笑。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这些逝去的袍泽用生命证明了自己的勇武,更是换得了让家人衣食无忧的丰厚功赏。
嗯嗯,还俩!这胆子没谁了!
“不必,我能镇得住,要是镇不住,我可不会接这个委任状。”
……
他并不像那些将主们那样消息灵通,知道李小白的多消息,只是当作真来路过看自己,毕竟西延镇离得很近,不过百里距离。
李小白倒是替五宫七宗说起了好话。
“那你怎会掌管术士军?那些家伙一个个眼高于顶,可不容易服气!等等,我请俞都尉去约来几位折冲都尉,一同帮你压阵,不怕那些家伙闹事!”
“本帅封你为术道军折冲都尉,统领两千术士,所有机关舟都归你节制!”
“人在做,天在看,该付出的代价一分一厘都不会少,老公爷无需多想。”
“小郎,是你,你怎的来了。”
李小白的口吻称呼与帐内诸将一般无二。
耳边飘来一句话,丁智感同身受,好好列个队都能把自己撞成一堆,可不是活生生的来和图书气人么。
丁智看了看他身后的两个小娘子,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有谁见过带家眷入营的,不怕杀头吗?
此前麻爪的丁智摸着后脑勺,大喜过望,还是李小郎有办法,轻飘飘几句话就让这些菜鸟新丁有了几分模样。
换作旁人,死八百回都有了。
丁智反应过来,转过头定睛一看,眼睛猛然睁大,突然狂喜着叫喊了起来。
丁智一看到李小白就大倒苦水,大战过后,千雉军能够顶用的人手匮乏,连都尉都得一人身兼数职不得空。
“配合,配合,不要东张西望,也不要只顾自己,用眼角余光注意你的同伴,你是木头雕的吗?眼珠子都不会转?”
事实上,李小白自始至终都没有戴着面具对人,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他的真面目,会惹祸的大魔头!
“多谢主帅!”
他还真有办法!
他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随口道:“是啊,真的是欠收拾!快把老子给气死了,嗯?!”
若非这位天宫之主确认愿意接受敬国公的安排,那些从各军中抽调出来,单独成军的术士军恐怕没有人能够让他们乖乖听话,此外与西人圣庭对峙的机关舟原本就是人家自产自销,指挥起来正好得心应手,即使没有这个委任,三艘庞然大物依然是听对方的,只不过更加名正言顺罢了。
“小事一桩!先不急宰羊,我还要去术士军那里。”
这个小魔头会不会来找麻烦,让她担心不已。
“你给出个主意,这些蠢货是我见过最愚蠢的家伙!都两天了,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排个队都能摔上一刻钟,而且还站不出一条直线。”
两个果毅都尉轮着操练这些士卒,不过想要让这些新来的杀才们掌握“阳关三叠”这个招牌战术的精妙,至少还需要一个月的苦练,届时的千雉军又是一支真正能打的队伍。
“婆娘?”
“末将遵命!”
这百万大军中,没有人能够比他更适合统领那支术士军和备战的机关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