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7章 慑服

众术士敢怒不敢言,继续默不作声。
李小白一声发号施令,大营内立刻乱了起来。
他又望向一旁未动的小红鲤,猜测着她会不会也是一头妖怪。
“杀掉?至少有两千多人,怎能杀的完?”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自然是没有敢找死的,他们大多是一介术道散修,连小宗门都惹不起,更何况是敢跟五宫七宗叫板的天宫。
察觉到丁智的古怪目光,洪璃有些腼腆的微微一笑,扯住了李小白的袖子,似乎有些害羞。
李小白似乎察觉丁智的异样,冲着他点了点头。
“当初天宫招募人手,他曾经给我面试的,不可能有错了!”
杀气腾腾的话语让丁智背后寒毛直竖,这家伙什么时候有过这么重的杀机。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竖起自己的食指说道:“我一指头至少能戳死一百个,最多戳二十下,就全戳死了。”
谁不知道天宫的待遇好,光是驻守在帝都天京的那些天宫术士,法器、丹药和功诀,样样不缺。
整个术士军大营内逃是逃不了,抵抗又打不过,一众术士被迫无奈只好向李小白围了过来,想要他给个说法。
有的人聊天吹牛,显摆法器法术,头脑灵活的私下摆个摊作交易,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者独自一人,像是杂耍游乐园多过像军营,与周围旌旗招展的军阵明显格格不入。
丁智对集结诸军的术士并不怎么看好,没有人能够指望他们与西人圣士们死拼,这些术士的存在,只是象征性的让西人们感到忌惮而已,实际作用还不及天上的那三艘机关舟。
李小白压根儿看不上这些乌合之众,要资质没资质,要潜力没潜力,要坚持没坚持,仗着一点儿小成就便混吃等死,难怪那些小宗门都不要这样的人。
那人身形干瘦,穿了件半新不旧的八卦道袍,眯缝着老鼠眼,开始上下打量着李小白,忽然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冲着四周喊道:“诸位道友,大家快来和-图-书瞧瞧,咱们的都尉大人到了,哈哈哈哈!”
“呵呵,我老丁天不怕,地不怕,怎会怕一头妖怪?当然没事!”
“啊!”
虽然不知道李小白究竟是如何当上术士军的都尉,丁智无条件的奉陪,大不了拉上几十个军头儿,看这些所谓仙长服不服气。
“奴奴遵命!”
一声大妖使整个军营当场炸开了锅。
这个年轻后生多半是哪家世族派来赚资历的,是不是真的都尉并不重要。
一片红光猛然冲了出去,狠狠撞上了一个驾驭飞剑冲天而起的身影,随即带着一声惨叫,那个试图御剑飞走的术士被撞了下来。
“大”字还在地上,“妖”字却已经出现在天空,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就像火箭似的直冲天际,迅速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望着营中闹哄哄,乱哄哄的一幕,丁智就有些迟疑,担任术士军的折冲都尉或许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不开眼从天而降,又一次飞向天空,变成了小黑点儿,继续自己的缥缈之旅。
丁智一瞪眼,怒斥道:“大胆,这位是你们术士军的折冲都尉,还不快快拜见。”
“大妖怎会来到这里?”
在丁智眼里,李小郎依旧是当初那个李小郎,无论面对什么,都是同样的信心十足。
大营角落里杀鸡宰羊,烤的肉香四溢,晾洗衣衫,有不少凡人仆役忙得满头大汗,伺候这些仙长们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现在开始,按个子高低,列队,每行五十人!开始!”
“我等愿奉都尉大人为主!”
李小白举起自己的食指,吵嚷声当即消失,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不想吃苦头的话!最好给本公子老实一点,嗯,应该是本都尉。”
什么?天宫外围?
“这位道友既然笑得这么开心,清瑶,陪这位乐呵乐呵。”
“一定一定!”
“是一头青蛟!”
再遥望纪律严明的西人圣庭,高和图书下立判,立刻让大武朝这一方的军卒们感到心灰意冷。
有人看见了跟在李小白和丁智身后的两个妖女,猛然瞪大了眼睛,笑嘻嘻地凑上前来,选择性无视了前两人,只顾着上下打量清瑶和洪璃。
能够进入面试轮的术士,修为无一不弱,他们的话自然无人怀疑。
当初李小白入术士营,便是丁智相陪,如今仿佛历史再次重演,两人不约而同的浮起一丝熟悉感。
“当真,我只说是有机会,如果不服从命令或三心二意的话,定杀不饶。”
果然玩得很嗨啊!
李小白并不喜欢那些张口闭口引经据典,却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人,这样的人总是会被他习惯性收拾的很惨。
在天宫的时候,妖女就喜欢跟那帮小术士们乐呵,不过这个乐呵是单方面的,那些少年们每一次都是哭爹喊娘,北湖里面下饺子是常有的事。
正如李小白早就预料到的那样,收服术士军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哪里来的大妖?”
他的声音不大,却是传遍了整个军营,仿佛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大妖……”
“没错,本公子就是天宫之主,有哪个不服气的,站出来!”
“洪璃,全部截下来!”
不听话的杀掉,杀气腾腾的警告让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术士们一个个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当场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却再也没有人敢冒然造次。
一声惨叫从天而降,方才撩拨妖女的那货掉了下来,晕头转向的大起大落让他甚至忘了释放法术和以飞剑阻止自己身不由己的一上一下。
“啊!~饶……”
那些术士自然是知道天宫术士擅长列队,这个命令并不算刁难,但是他们从未像普通军卒们那样操练过,一个个手忙脚乱,笑话百出,比丁智操练的那些千雉军新丁都多有不如。
“天宫之主?!是他?”
“走,我陪你一起去!”http://www.hetushu.com
术士军内一片哗然,甚至比看到青蛟大妖还要反应剧烈。
丁智虽然是个出口成脏的粗人夯货,却是耿直实在,完全值得信任。
这会儿没人敢把天宫当作小宗门来看,哪怕是刚成立的,那也是与五宫七宗平起平坐的大宗门好不好。
清瑶有敛息玉符在身,除非主动放出妖气,术士军内没有人能够看出她的妖身。
“小娘子……”
妖女话音刚落,身上清光大作,一头身长三十余丈的大蛟猛然现身,敛息玉符收入鳞下,妖气登时冲天而起。
紧接着惨叫声再次远去,妖女并没有放过他,又重新飞上了天空,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在军营上空张牙舞爪的独角青蛟,让下方的所有人头皮直发麻,修为低弱的当场腿都软了。
如果再有一次选择,那个倒霉鬼估计是有多远躲多远,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来找这妖女乐呵。
要不是在戈壁荒漠,连只母苍蝇都难寻,他们说不定连附近的青楼妓寨都会全部包下来,放浪形骸的开开无遮大会什么。
只要能够按时发饷,仇家不会找上门来,这些仙长们根本不在乎这场战争谁输谁赢,他们甚至比术道宗门更加无所谓。
“没事!”
军中术士有不少前往帝都天京参加天宫的招募,有几个曾经闯到最后一关,却因为动机不纯而被李小白识破,直接落选。
更是听说,得罪天宫就等于得罪了大半个五宫七宗,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
丁智哈哈大笑起来,视高高在上的术道中人为蝼蚁,很痛快的说。
整个术士军大营鸡飞狗跳,在清瑶妖威全开的情况下,那些术士们战意全无,只想着逃走。
“嘻嘻!奴家最喜欢乐呵乐呵!”
终于有人从李小白那气死人的嘲讽式语气里面分辨出来他的身份。
“我降了,我降了……”
足以杀鸡儆猴了,莫说眼前这位实力莫测的天宫之主,就是天空中那头大蛟就能将他们全部http://m.hetushu.com屠了。
或许还有惨叫声,但是已经听不到了。
他还没有适应自己在这些人面前的角色转换。
“哪里来的小娘子,赔哥哥乐呵乐呵!”
事实上两千人如果站成一条直线,以“曦和”的贯穿力,恐怕一指头就给全部戳死了,并非虚言。
凡人对于妖族的恐惧来自于本能,哪怕是再凶残的屠夫也没有办法让他感到如此异样的畏惧情绪,妖怪可是会吃人的。
立刻乌泱乌泱的跪了一大片,节操呢?!
“哈哈哈,我喜欢这样的说法!”
看到术士宫,李小白就想起了千雉军的术士营。
“小郎!这些人恐怕不好管束!”
来自各个折冲府军术士营的术士们大多是初识境或炼神境的修为,凝胎境极其罕见,因此光是清瑶一个,就足以蹍压整个术士军。
李小白笑了笑,风轻云淡地说道:“看来大家伙的情绪不高嘛,没关系!”
李小白杀气腾腾地喝道,就等着不开眼的蹦出来杀了祭旗。
“谁?折冲都尉?”
“没错!就是他!”
李小白向身旁的小红鲤轻轻点了点头。
“安静!”
他的声音到是引来了不少视线,只不过在丁智和李小白身上转了一圈,又该干嘛继续干嘛去了,根本没有在意。
李小白习惯性的拉开群嘲模式,他倒是一视同仁,五宫七宗也好,还是这些小散修,一句话都能把人活活气死。
果然!
大魔头根本没有在乎其他人的反应,这个刺头儿的猖狂笑声相当刺耳。
“从现在起,本公子就是你们的顶头上司,术士军的折冲尉,不听话的,杀掉,好好干的,有机会成为天宫的外围!”
营帐虽然与其他折冲府军一样规划整齐,可是每一个人却仿佛三教九流般看上去如同一群乌合之众。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一群垃圾!”
就算是外围,那也是天宫的人好不好!比当什么军中术士和土豪供奉要强多了。
丁智的脸色渐渐发绿,小郎身边好像有一m•hetushu•com条青蛇,怎的变成蛟了?这角,这爪,完全是真的,并非幻觉。
丁智强撑着说些硬话给自己壮胆,不过连他自己都听出了语气里面的外强中干。
至于一指头戳死一百,他显然当作笑话来听。
惨叫再次从天而降,嘭!~那货直接嵌在了地上,没死,也没重伤,只是摔得七荤八素,意识模糊的自言自语。
他们入营根本没人查验,甚至连卫兵都不曾见到一个。
“快逃,快逃!”
“不好管束?”李小白冷笑了一声,淡然说道:“统统杀掉便是!”
然而有少数人却是皱起了眉头,这个说话声似乎有些耳熟。
许多人脸上露出讶然神色,这个新来的陌生年轻人竟是同道中人,法术精妙,并没有多少灵气波动,却能够将声音传播范围扩张的这么大。
贪窥妖女美色的那个干瘦道袍术士声音却像掐住了脖子的公鸡,戛然而止,他望着狰狞的青蛟,满脸惊恐。
有人大着胆子在人群里说道:“公子,不,大人此话当真?”
……
“你是天宫之主!”
脑袋一歪,晕菜了。
“啊!~”
丁智心里咯噔了一下,吓全身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了。
如果是他手下,这会儿一定是军杖上下翻飞,打得屁股开花。
若是有凝胎境修为,哪个散修会躲到军营里吃兵粮?跑到土豪大户里接受供奉也比参军强。
李小白继续唱着自己独角戏,用法术将声音送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大,大妖!”
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那些逃跑的术士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冲出营区范围。
法术比寻常士卒的刀兵威力更大,运用的好足以一当百,甚至当千,让这些托庇于世俗军方的术道散修们拥有特殊的待遇和地位。
术士营的大部分术士只是借着大武军方这层皮,并非是来真心实意卖命的。
有奶便是娘,说的就是这些家伙。
轰隆!一道突如其来的电光劈中了另一个逃跑的术士,狂风呼啸,环绕着整个军营形成了一道风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