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6章 上岛

一只异蜂将海岸边搅的翻天覆地,若是有人在附近看到,恐怕也只会当作一群鸟雀在莫名其妙的乱飞。
噗哧!~
“好!”
魔主大人的身份怎能让外人知晓,稍稍恢复了一些血色的脸再次变得难看起来,满心沮丧地说道:“老奴失言了。”言语间懊悔至极,连自杀的心思都有了。
嗡嗡嗡的振翅声中,异蜂来到了那个须发皆白,昏迷不醒的老者上方,那些鸟雀条件反射般跟着冲进了狭小的石缝,在猝不及防间彼此相撞,叽叽喳喳乱叫,大的小的撞成一团。
他仓促发动的圣术没入海水,只炸出几条水缸般粗细,冲起十几丈高的水柱,一击得手的巨兽迅速退入海平面下方,飞快下沉,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找到人了,我们从海面上过去,站好了!”
那个身影在冲出海面的一瞬间,张开大到让人难以想像的獠牙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面直扑向李小白。
两人悬立于海面上方,将比较惹眼的机关舟收了起来,同时向那座大岛的海岸线飞去。
“无妨,你好好休养!”
海鸟自由自在的扑扇着翅膀落下,又或腾空而起,色彩斑驳的乱石堆表面铺着厚厚的鸟粪,大部分都已经硬化,不再散发出熏人头昏脑涨的恶臭,在岁月流逝中渐渐变成松脆的鸟粪石,使得一些落在缝隙间的顽强野草得到生长的营养。
“走!”
“奢摩!”
李小白收起瀛洲的海图,在乱石堆旁放出了交通型机关舟,扶着无城子踏上机关舟时,他猛然一转身,望向沙滩和乱石后方的密林。
海平面骤然分开,直扑向机关舟尾部。
泰坦完全听从李小白的话,对方怎么说,他就怎么办,束起身上的袍和*图*书子,将身上的圣斗甲露了出来,三对光翼出现在背后,托着他的身躯跟着一起飞到了舟外。
“魔,魔主大人!”
飞剑最终斜斜插在金黄色沙滩上,明亮如镜的剑刃上缓缓滑落了一抹深蓝色的粘稠液体,然而沙滩上却什么都没有。
泰坦条件反射般冲出了乱石堆,望向飞剑落下的方向,他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的逼近,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过他随即察觉到自己身旁还有另外的人,脸色微变,立刻惶恐不安起来。
他察觉到出现在琉璃心笼罩范围内的诡异生物并不止一头,被“奢摩”剑光杀死的尸体甚至不是那头发起攻击的怪物,那个狡猾的家伙提前躲开来,最后却是误中副车。
连半天都不,这头长达二十多丈的巨兽就会完全消失在这片海域,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大岛周围的凶险,让他再也不敢小觑,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生怕海面下方再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窜出来。
连全真境的真人都落得这样的下场,不知道岛上究竟藏着什么样的大恐怖。
要不是自己拼着废掉六爻两仪盾和数件法器,险些就送了性命。
“不知道,我们先离开这里!”
瀛洲岛的海岸线上,除了金黄色的沙滩,多得是这些毫无美感的乱石堆。
正当泰坦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头即将沉入海底的巨兽又浮了上来,猩红色的鲜血染红了大片海水,庞大的身体足足有二十多丈长,就像一个巨大无比的流线型纺锤体,非鲸非鲨,背部乌黑油亮,只有少许藤壶,腹部是浅浅的灰色。
宽广的海岸线近在眼前,乱石滩间隐约可见金黄色的沙滩,虽然不大却是彼此交错,距离十余丈后,便是稀疏的野和-图-书草,有马齿苋,薄荷和蒲公英,再深处便是茅草和更加密集的灌木和乔木,让看了几天苍穹云海的泰坦露出惊喜之色,他回过头来冲着李小白说道:“冕下,好美的岛!”
李小白心神微动,似乎有什么东西闯入了琉璃心笼罩的范围内,手指轻点,一支飞剑冲出了乱石堆,闪电般刺向某处。
足以切金断玉的锋刃划开了巨兽的身体,将皮肉骨骼和内脏搅成碎片,沉入汪洋大海,而李小白本人却毫发无伤。
当即有十几只鸟儿滚落在地上,复又惶恐的翻身腾空而起,头也不回的离开这处可怕的地方。
在越飞越高的机关舟上,李小白的脸色却并没有放松下来。
法诀一捏,机关舟迅速腾空而起,刚离开海滩百余丈,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
丹药与圣术双管齐下的效果立竿见影,气息微弱的无城子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在茫然了片刻之后,终于恢复了焦距。
虽然被吞噬,但是被混沌青莲祭一直祭炼的“玄星”骤然出现将李小白护在当中,随即上百支锋刃刺出,就像一只巨型海丹,直接将巨兽刺成了漏勺,当场死于非命。
琉璃心的笼罩半径已经扩张到了一百五十丈,这意味着哪怕有威胁出其不意的偷袭,只要速度不超过声音,他依然至少有一秒钟的反应时间,事实上在这个世界,除非是妖族玄变境,人族术道神通境,极少有能够超越声音的突袭速度。
……
“是什么东西?”
在一阵鸟雀的急促鸣叫声中还夹杂着细微的嗡嗡声,十几只海鸟和一些羽毛鲜艳的不知名鸟雀追逐着一只寸许大小的异蜂。
信蜂突然爆发出一声刺耳的锐音,那些痴缠不休http://www.hetushu.com的鸟雀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彻底四散奔逃,乱石堆上空瞬间为之一清。
寸许大小的异蜂在鸟儿们一次又一次的包夹中游刃有余,它似乎在戏弄这些鸟雀,在海岸边不断来回穿梭,鸟雀有中途放弃的,也有中途加入的,空中飞舞的身影越来越多,在穿梭于树枝间,甚至还有蛇与蜥蜴乱入,虽然没有捕到这只蜂子,却误中副车,逮到一两只倒霉的鸟儿给自己当作意外的加餐。
泰坦怔怔的望着他,说道:“噢!噢!好!”
无城子一脸着急上火,小心翼翼的侧耳倾听着什么,附近好像暗藏着大恐怖。
沿途的海岛要么狭小,要么荒凉,像这般草木繁盛景致的海岛,他还是首次仅见。
李小白摇了摇头。
李小白扶起无城子,捏着法诀,招回飞剑,看了看剑上疑似血液的蓝色液体,这座大岛潜藏着无数未知的危险。
圣炎焰翼虽然好使,但是实在太醒目了些。
海鸟不仅吃鱼,若是有可口的昆虫,也绝不介意打打牙祭,或许这只肥嫩的蜂儿勾起了它们的食欲,齐心协力的围追堵截,却总是功亏一篑,让那只异蜂有惊无险的屡屡突围而出。
然而泰坦刚说完,目光却定在了李小白身后,一个巨大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现视线内,就像与海水颜色有着明显不同的黑影,海水毫无征兆的左右分开。
要不是对李小白的信任,泰坦差点儿连自己身上的圣斗甲光翼都放出来,好在持续坠落了一刻钟后,机关舟终于悬在了海面上,浪花轻拍着舟体,这个高空直降有惊无险的结束了。
话音刚落下,位于距离海平面一万丈高度的交通型机关舟猛然一沉,两人脚下立刻飘了起来和图书,迅速坠落。
“走吧!”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小白指尖点出,一道纵横交错光芒组成的大网迎了上去,就听到空气中爆发出激烈的撕裂声和脆裂声,被无形力量冲开的海面爆开一条条水柱。
浪花激烈翻涌,庞大的巨兽身体突然四分五裂,一个球形灵气盾包裹着一个人影从水面下方冲了出来。
李小白身上半点海水都没有沾上,依旧站在飞剑上,仿佛刚才被海下巨兽吞噬的那一幕,只是一个幻觉。
没有了鸟雀们的干扰,信蜂在老者上空盘旋了几圈,似乎在确认什么。
被撕裂的空气很快抵达沙滩,深蓝色的浆液四溅,沙滩上很快出现了一些诡异的尸骸碎片,隐约可见一些透明的羽状物,深蓝色越来越多。
在幽深的海水深处,一个庞大的身形忽然无声无息的动了起来,跟在两人身后。
蜂体绒毛黑白相间,肢节泛着白金色光泽,赤红色复瞳,膜翅内还带有金色脉络,看上去颇为不凡。
无城子从储物法器中拿出一份卷纸,递了过来。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一旦失去强食弱肉的资格,立刻就会被分食一空,尸骨无存。
跟着前方领路的信蜂,李小白在沙滩上的乱石堆中找到了昏迷不醒的无城子,他拿出了一颗丹药喂了下去,泰坦施展出圣术双手捧着一团圣光,不断洒下流沙般的细碎闪光,飞快没入奄奄一息的躯体中。
泰坦一惊,连忙跟着他冲进了机关舟舱内。
“这里太危险!”
噗!
群鸟乱飞,异蜂却怡然自得的巡视着这片海岸线,它仿佛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猛然一头向乱石之中扑去。
“小心!”
李小白放下信蜂盒子,这只兵蜂侦察兵用之不易,险些被寻常鸟雀给吞了当作和图书滋补品。
然而混沌青莲的“奢摩”剑光不仅抵住了神秘的攻击,还霸道的反推了回去。
当然,这些本能的反应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没事!我有数!”
泰坦眼睁睁看着东土圣皇的身影消失在从海面下冲出来的巨兽合拢的大口中。
十几头虎鲨循着扩散开来的血腥味扑了过来,露出海面的弯刀状背鳍不断来回巡游,锋利的牙齿不断张合切割,凶狠撕咬吞食着那些碎肉,海水翻滚不休,远处可见许多鱼类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陆续参与到这场血腥盛宴当中,哪怕是只有指头般大小的小鱼,些许碎片也足以让它们满足。
“我们从海面上飞过去。”
聚在一起的鸟群眨眼间散去了大半。
距离海岸线的二十里开外,李小白接到了信蜂兵蜂传回来的消息,它发现了无城子,状态并不乐观,奄奄一息。
巨兽在海面下方潜行突袭的速度虽快,但是终究没有声音更快,它刚进入一百五十丈距离,就被李小白所发现。
鸟雀中或许有灵智将开未来的异种,本能的认为吞食这只不知从哪里飞来的蜂子,对自己大有禆益,更是穷追不舍。
泰坦看了李小白一眼,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这位魔主大人早就不打自招了。
“这里,这里就是瀛洲,这是海图。”
“好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神马魔主大人,那是专门糊弄无城子这老鬼的,泄漏不泄漏,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在其中一处毫不起眼的所在,躺着一个衣衫褴褛,面若金纸的老者,他双目紧闭,呼吸若有若无,身下掺杂着藤壶等贝类遗骸的沙石间还能看到一些细细的白色粉末,曾经到达这里的海水在干涸后,变成了淡淡的盐末。
李小白放出一支飞剑,踏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