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1章 穷寇

荒胥国是狄人的国度,分为白狄、赤狄和野狄,白与赤占了大部分,主宰着大武朝北方最大最丰饶的苍原,野狄是不成气候的小部落,狄人逐水草而居,放牧牛羊,少有种植和采撇,生性豪爽,好斗而善战,素来崇拜苍狼图腾,又被称为狼国。
女船长何蕊有些不满李小白近乎于半途而废的决定,她向来心直口快,有什么就说什么。
溃散的西人大军倒是让两艘运输型机关舟失去了投弹的欲望,木有办法,一颗蛋蛋下去,最多报销五六个倒霉孩子,这样的性价比,李大魔头只怕是要拿他们下锅。
两艘没有天敌的运输型机关舟成为了战场主宰者,成片收割着西人大军与仆从军的生命。
精疲力竭的三个高级圣士从未经历过这种苦战,他坐倒在甲板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愤怒的一砸甲板。
西方圣庭有难了!
“你拉到了两位高级圣士?”
话说临阵反戈后,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跑,这种管杀不管埋的盟友真的靠谱么?
西人大军的军阵立刻乱成一团,他们想要组成阵列迎击东土大军,可是密集阵形容易招致天空中如影随形的炸弹,松散阵形又容易被敌军冲垮,横竖都是死,何等的窝心。
100公斤级胶质硝化甘油威力十足,当量正在TNT之上,一发入魂,直接报销一个标准足球场,嗯,足球场外面也并不意味着能够真正安全,至少这个范围内是必死无疑。
“公子,再追上一日,那艘飞行舟必然是逃不过。”
被追得焦头烂额的西人试和图书图组织反击,无奈狄人狼骑仿佛无穷无尽,前仆后继,稍稍阻止,便遭到更加凶猛的冲锋,根本无法挽回兵败如山倒的颓势。
看到那个庞然大物从自己头顶上路过,漫不经心地扔下了一个小黑点以惊人的速度自由落体,西人主帅倒是想逃来着,可惜策马还没冲出多远,就被后面的冲击波给扫了个正着。
但是战争机关舟上的东土术士虽多,却缺少能够匹敌高级圣士的强者。
西人帝国未能得到东土的半点利益,反而给自己留下了分裂与叛乱的种种祸患。
“杀!”
尽管最后能够消灭对方,代价却未免太大了些。
再厚重的铠甲,再强大的武技,也抵挡不住一枚枚从天而降的炸逼,向四面八方扩散的冲击波掀起无数腥风血雨,这仗真心没法儿打了。
一战过后,西人东征大军十不存一,筹备已久的东征计划算是彻底破灭,恐怕连逃回去的士卒仅剩寥寥无几。
何蕊不解其意,总觉得李小白还有另外不为人知的后手,正等着那些逃走的西人圣士,否则也不会像这样胸有成竹的漫不在乎。
半个时辰后,向前推进的中军大帐再次发出檄令,这一次却是向整个风玄国传令,上千背后插着靠骑的戎人骑兵倾巢而出,飞奔向四面八方。
或许要不了多久,“盟友”自然会给他一个答案。
元气尚未完全恢复的无城子勉强算上一个,身具先天异宝混沌青莲的李大魔头且算上一个,尚还有一个空气,再加上战争机关舟和何蕊等天和-图-书宫术士的牵挂,无法让人放手大干。
如此功亏一篑,实在是让人遗憾至极。
如同老母鸡下蛋,一枚枚纺缍形的炸逼呼啸而下,带着凄厉的尖锐呼啸声狠狠砸在了西人士卒当中。
李小白哈哈一笑,他的这个决定恰好把握了己方最佳的战损平衡。
荒胥国的援军虽然晚了一步,西人大军全面溃散,不过以狼骑的脚力和韧性却正适合追击这些溃军。
极西之地的圣庭现如今只剩下一艘飞行舟,奥丁带着自己的飞行舟返回,便足以拥有与西方圣皇分庭抗礼的实力,再加上西人帝国中拥有不小话语权的元老院家族西比阿家族,突变背后的秘密便呼之欲出。
李小白却笑了笑,不作解释。
风玄国新王厄不勒花通令全国子民,全民抵抗西人侵略者,协助大武朝收复失地,重建家园。
奥丁的飞行舟以一连串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打爆了另一艘飞行舟后,毫不迟疑的扭头西去,李小白大致能够判断出对方的目的。
轰的一下,西人又再次变的群龙无首,跟着一块儿玩蛋的并不止是新任西人主帅,还有一众高级军官。
被临时推选出来的西人主帅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路追击,双方的圣光盾和灵气盾都被击破,舟体各自受损,要不是西人飞行舟上有三位高级圣士交替释放守护圣术,恐怕早就被主战型战争机关舟的灵波炮击坠。
狄人狼骑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大武朝派出能言善辩的使者终于说服了荒胥国的狼王,让他们认识到唇亡齿寒的道和*图*书理,又许以增加榷场和互市交易额度,终于说服对方以举国之力,集齐五十万狼骑直奔风玄国,与西人东征大军决战。
何蕊瞪大了眼睛,她是知道李小白成功撬了西人圣庭的墙角,自立了一个东土圣庭,这个逼装得必须给满分。
收复王都的整个过程完全毫不费力,大军兵临城下,几乎所有大门洞开,除了留下城内一片狼藉,连一个西人及仆从军士卒的身影都看不见。
不想彻底留在这个四处充满敌间的东土,就撒丫子跑吧!
两次成功的“斩首”,彻底断了西人帝国东征大军的反扑最后一线可能。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冲在最前,随即又落在最后的那艘飞行舟也罢工跑路,东土的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不由分说,宜将剩勇追穷寇,死死的咬在后面,一路尾衔追击,双双消失在天际。
但是仅凭着一个高级圣士并不足以成事,至少还有另外一个帮手,究竟是谁,此时此刻完全不得而知。
狄人狼骑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呼号,就像平地卷起一阵狂风,杀机盈野。
逃往远方的飞行舟上,船舷和甲板破破烂烂,甚至连侧舷都破开了几处大洞,高空的刺骨寒风像不要钱似的往里面猛灌。
李小白可没指望能够把奥丁拉过来,要是能够过来,恐怕早就过来了,对方的身份特殊,代表的可不止是自己,还有背后的西比阿家族,根本不可能像那些前途无望的小家族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中低级圣士那样改换门庭。
连大武朝的小卒都看出来了,敌军http://www.hetushu•com这会儿只恨爹娘少给生了一条腿,大地上放眼过去,就像数量庞大的牛马群迁徙,风吹草地皆是逃兵。
身后狼旗猎猎,白色的苍狼仰天长啸。
这便是扩张失败的下场。
……
乌泱乌泱的狼骑大军一下子铺满了整个战场,锋利的弯刀挥过,人头冲天而起,惨叫声此起彼伏,就像割麦子一般,成片成片的西人士卒被追上来的狄人狼骑砍翻在地,当即尸横遍野,触目惊心。
穷追不舍西人最后一艘飞行舟近万里之后,李小白终于下令减速,看着那艘满身狼狈的飞行舟头也不回的仓皇远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东面的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色,随即变成了一片铺天盖地的黑色潮水。
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在利益面前,哪怕有再多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但是这场大分裂大厮杀将在所难免。
“竖子!吾与汝未完!”
“别人?除了我们,还有谁?”
地面上正在展开殊死厮杀的西人士卒与大武朝士卒彼此都有些懵圈儿,天空中好端端的一挑三,莫名其妙的两艘飞行舟就撂挑子不干了,反而互相捉对厮杀。
两军上空瞬间为之一清。
迅速消失在视线内的那艘飞行舟,即使逃回极西之地,依然难逃奥丁及其背后势力团体的攻击,可以说它已经成为真正的丧家之犬,天下之大,再无一处容身之地。
“高级圣士奥丁,嗯,或许还得再加上一个高级圣士。”
三日后,盖有国王玺印的檄文正式传遍各地,将这个通令完全合法化,这使得大武朝军队在清m.hetushu.com算那些曾投靠西人的伪政权官吏士绅后,趁机按照大武朝的吏制建立了一层层倾向于大武朝的官府班底。
不,准确的说,有两艘身形臃肿的大炸逼开始露出狰狞的獠牙,底部左右舱门缓缓开启。
李小白揭破谜底,当三艘西人飞行舟发生内讧时,他就隐隐猜到极有可能是奥丁发动的。
西人帝国有难了!
“且先放过,会有别人收拾他们的。”
还没等炸上一圈儿,西人就全面崩溃了,屁股还没坐热多久的西人主帅终于得偿所愿,被一枚从天而降的炸弹当场炸得粉身碎骨。
“全军出击,夺回风玄国王都!”
荒胥国的狼王穆安高举着雪亮的金柄弯刀,重重往下一挥。
因而在双方各有损失的情况下,李小白最终还是放弃了逼迫对手困兽犹斗的机会,单单是一个高级圣士的自爆,便足以报销这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和上面除了李小白以外的所有人。
何蕊还是想不明白,公子在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在打得要生要死的敌人之中竟然拉到了两个盟友。
宜将剩勇追穷寇,中军主帅敬国公邓方掷出令旗,全军出击。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拉到了至少两个盟友。”
“苍狼的勇士们,为了祖先的荣耀,杀!”
这艘战争圣器可不比东土的新式机关舟,密封好漏风的舱室便无惧寒风肆虐,只需要拆换那些损坏的模块化部件便能够焕然一新。
在大武朝关隘黑风口外的戈壁荒漠内,西人主力高层就已经团灭了一次,好不容易矮子里面拔高个儿,这一下斩草除根,彻底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