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0章 惊雁宫的一嘴毛

缠在他手腕上的一条小青蛇掉了下来,还未落在龟背上,突然升腾起一片清光,千娇百媚的美妖娘又回来了。
背甲上站着的一个年轻男子左右环顾一眼,挥出一把灵符,符纸崩灭,凝聚出五颜六色的法术,轰向还未反应过来的邪兽们。
冲天而起的飞剑遭到无数雨点连续撞击,微微震颤着,险些控制不住,只有普罗神尊和另一位神尊及一众全真境真人的飞剑依旧势如破竹的冲破雨云,很快刺中了满身暗红色羽毛的巨鹏。
在猝不及防下,不少惊雁宫术士被密集的雨幕射成了触目惊心的人体蜂窝,当场不成人形,只有少数凝胎境的术士依靠自行触发的法器和全真境的真人凭借自身对危险的敏感预感逃过了一劫。
因为普罗神尊托大,使他们失去了第一时间突围的机会,此时此刻邪兽们在天空中的四翼兽王带领下,对惊雁宫诸人完成了合围之势。
“是惊雁宫的人,他们完了!”
求普罗神尊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好,是兽王!”
心中灵光一闪,还在疑惑中的普罗神尊终于醒悟过来,连忙打着法诀召回几近失控的飞剑。
似乎是一只巨大的海螺,十分突兀的出现在雨幕外正恭候着两人,不断螺旋向上并且缩小的壳体足足有十余丈高,就像一座臃肿的螺纹高塔,螺壳表面一圈圈生长轮纹间隐约可见流光溢彩的釉色,还有肆意伸长出来的尖锐棱刺,巨大的螺口深处一片黑暗,看不清里面藏着什么。
四翼缓缓扇动,雨幕越发密集狂暴,整个鬼谷崖就像遭到密集扫射般摧残,到处都是乱蹦的水花,还www.hetushu.com有密集的孔洞,地面变得酥松泥泞,原本由迷林包围的小山丘被一层层削平,开始是尘土飞扬,随后变成了泥浆点子飞溅。
好在如此巨大的兽王只有一头,其余的都是刀嘴飞蝠邪兽和数量不超过十头的飞行兽将,并不能完全封锁帝都天京的上空,使得从琅琊天出发的天宫术士与武者能够乘载着机关舟安然抵达天京城内,并且通过储物法器和机关舟从外面运来大量粮食和草药,维持着城内所有人的生存,或许这也在天邪教的计划范围内。
两道剑光突然摇摇晃晃的破开重若千钧的雨幕,两位神通境尊者气急败坏的正要继续御剑逃离,忽然一个巨大的身形拦在了他俩的前方,后方却再无一人从雨幕中冲出。
“何方妖孽,竟敢找死!”
一根根高四五丈,粗约一尺的乌铜柱在城内竖立了起来,不同于墨门曾经的都天星斗大阵,这是一个全新的法阵,用于叠加在护城法阵上,当最后一根表面光滑的乌铜柱竖立完毕,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立刻发生了变化,在不到一个时辰里,乌云密布,厚厚的云层间闪烁着耀眼的电光,隐隐酝酿着天地之威。
时不时有电光从天而降,打击在乌铜柱顶端,迅速导入地下。
在退无可退的绝境中,另一位惊雁宫神尊狠狠点了一下头。
暴雨如织,铺天盖地的笼罩向曾为钟灵毓秀,灵气汇聚的鬼谷崖,谁能想到下个雨也能造成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景像。
察觉到那些诡异雨点飞来的方向,惊雁宫术士们当即展开了攻击。
m.hetushu•com眼张望,无边无际的邪兽让她开始蠢蠢欲动。
螳螂捕蝉,结果蝉没看到,就被黄雀给盯上了,好生心塞的惊雁宫肉没吃着,反而咬了一嘴毛,转过头却发现,自己竟在锅里被煮了上,对方正在加高汤提鲜。
……
这是一个根据天京地脉和护城大阵设计出来的天罡引雷阵,早就设计出来,只待用于最危急的时刻,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满地哀鸿让普罗神尊勃然大怒,捏出法诀往天空一指,一道光幕笼罩住了所有人,接踵而来的第二波雨点狠狠砸在光幕上,发出呯呯嘭嘭,如同重锤狠砸的声音,让人听得心惊肉跳。
如果镇宗宝器冰火两仪镇天镜若是还在手中,尚且有一线生机,但是现在,普罗神尊与其他神通境尊者没有任何区别,为了抵挡四翼巨鹏兽王的千钧之水,两人损失了所有的法器,用完了所有的灵符,只剩下手中性命交修的飞剑。
“这么多邪兽!我们果然是中计了!”
地面上数十道剑光冲天而起,终于意识到不妙的惊雁宫术士们试图冲出巨鹏阴影笼罩的地方,然而为时已晚,法术的光芒不断闪烁,连续不断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期间还有术士们愤怒的喝叫和惨叫声。
惊雁宫宫主普罗神尊与惊雁宫的另一位神通境尊者彼此面面相觑,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后者艰难而苦涩地说道:“又是兽王!”
“嘎嘎嘎嘎……”
从瀛洲仙山气急败坏的返回,打算袭击天宫山门作为报复。
一道剑光飞起,其他十余道飞剑紧随其后,直射向天空中那头巨鹏。
一旦http://www.hetushu.com启动法阵,便会聚云引雷,融入法阵之中,如果威力全开,天空更高处的无尽罡风便会被吸引下来,雷光和罡风相当于给天京除了高耸坚固的城墙和法阵屏幛外,加了一层可靠的盖子,经营成天衣无缝的铁桶。
停止了嘶吼的邪兽群撕扯着死去的邪兽尸体和人族术士尸体,以丝毫不浪费的精神将战场打扫完毕,除了留下混浊不堪的湖水和一片荒凉的烂泥地,什么都没有留下。
若是远远望去,可以隐约看到四翼巨鹏的背上竟然还有一座小小的建筑,里面站着十几名术士,手执材质和样式不一的骨笛,不断吹奏,发出常人难以听见的声音。
“公子,公子,我们到了!”
光是天空中那头赤羽四翼巨鹏就让跟着他俩的惊雁宫术士全军覆没,现如今再次出现一头兽王,让两人彻底断绝了生路。
从瀛洲返回东土大陆的惊雁宫术士们在鬼谷崖全军覆没的三个时辰后,一只直径逾丈的巨龟重重砸进了城外的邪兽群当中,登时压扁了两三头毫无防备的邪兽。
“拼了!”
鬼谷崖的动静并没有逃过雪域神雕雪娘的视线,事实上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落地,时刻监视着城内城外每一寸土地。
能够成为一伙,便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同为邪兽,如此巨大的体形,依照五宫七宗得到的情报来看,必然是兽王。
短短百余丈距离倾刻便到,每一个水滴至少有人头般大小,聚而不散,狠狠砸在了笼罩住普罗神尊等人头顶上空的光罩上,巨大的冲击力不仅让普罗神尊眉头微皱,连光罩也微微摇晃起来。
天京城外已经http://www.hetushu.com被漫山遍野的邪兽群所包围,至少有两头兽王虎视眈眈,城内所有人都在积极备战,即使是没有多少抵抗能力的百姓,也知道朝廷和仙长们都在为了他们的性命和安全努力着。
法术的光芒和轰鸣再次爆发,然而仅仅只维持了一刻钟,天地再次恢复了平静。
累得精疲力竭的足球吐着舌头,虽然累成死狗,但是它也不是没有好处,缩地成寸极限式的连续发动,妖气修为一路水涨船高,现如今已经摸到了化形境高阶的门槛,体形也随之如同吹气球般膨胀变大了五六倍,莫说载得一人,就是躺上三四个人也毫无压力。
射向四翼巨鹏的飞剑仿佛深陷泥潭,仅仅击落了十几片羽毛,便灵气耗尽,坠向地面。
若是伊洛妖域的妖王黑水玄蛇玄姬在此,恐怕多半会无法相信它是当初的那只小草龟。
从天而降的雨点并不是普通的雨水,每一颗至少有一二斤重,从高空坠落的冲进击极其骇人,连石头草木登时千疮百孔,落在人体身上,不啻于近距离挨了一发手枪弹。
包括惊雁宫宫主在内的两位神通境尊者则以神通境无形中释放出来的元力威压,自然而然地逼开了近身水的诡异雨滴。
“我们必须离开!”
大约一个时辰后,鬼谷崖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座小山丘竟然在暴雨中如同融化的冰雪,生生变成了一片湖泊,再也难以看到原来仙家胜境的景色。
来自于天宫真正山门所在的机关舟刚一落地,最先忙活开来的是公输老儿,他带着天工院的术士们驾起飞剑走遍天京的护城法阵每一个节点。
随着冲击力惊人的水球不断落下hetushu.com,阵阵腥风刮来,四野皆是各种此起彼伏的怪叫,还有黑压压的邪兽将鬼谷崖围得严严实实,并且缓缓逼近,竟将惊雁宫一行人围在了正中央。
“杀了它!”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了!”
巨鹏爆发出一片几乎能够刺破耳膜的尖锐叫声,十几片赤色羽毛缓缓飘落,在半空中突然化作一颗颗水滴,带着呼啸之音坠落,足足有上千之数。
“嘎嘎嘎!”
普罗神尊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一句自己曾经不屑,只有凡人才会说的粗话,前有狼,后有虎,在两头兽王的夹击下,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刚刚自以为占领了天宫山门的普罗神尊等人完全被遮天蔽日的四翼巨鹏笼罩在了下方,一片密密麻麻黄豆般大小的雨点落了下来,满目苍夷的鬼谷崖立刻惨叫声震天。
众惊雁宫术士们也意识到了不对劲,那头四翼巨鹏与身周及地面上的邪兽彼此秋毫无犯,必然是一伙的。
“到了吗?”
忌惮于身形庞大的四翼巨鹏,雪娘只是远远的监视,不敢轻易飞过来。
另一位神尊也察觉到了不太对劲,如果只是邪兽群,哪怕再多数量他也不会惧怕。
突如其来的雨点攻击让惊雁宫伤亡了百余人,幸存下来,依旧完好无损的甚至不到六十人,惊雁宫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如果满城百姓尽皆饿死,天邪教多半也祭无可祭。
那些水球落下来的声势比方才的雨点极其骇人,若非维持这个防御法术的是普罗神尊,换成凝胎境术士,恐怕一颗下来,灵气盾就要当场溃散,顺带着把活人砸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