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3章 城头

妖女恼羞成怒,这哪儿跟哪儿啊,完全是鸡同鸭讲,蛟同鱼讲。
拥有直接攻击效果的混沌青莲剑光耗尽大半,剩下来的也是用一发少一发,李小白选择了具有冰结一切效果的“冰卢”剑光。
好在李小白及时醒悟,一指“点碎”了青螺的尾巴尖,带着众妖撤了回来,总算让海伦娜心头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大武朝廷和天宫虽然不乏携人转移的手段,但是对于天京城内百万人口,却杯水车薪,更何况城外邪兽不计其数,贸然送人走,恐怕是羊入虎口。
香君握上李小白的手,两人手指交缠在一起。
因为信蜂族群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即时通信网络,消息传递的极快,天邪教教主刚撂下“百万血祭,天门大开,邪神降临,众生伏首”这句高深莫测的谒语,才不过一刻钟的功夫,赶回东土大陆的李小白与皇宫大内里的香君女帝就知道了。
大小妖女、草龟足球、金瞳六耳猕猴孙悟空和六尾灵狐白面跟着李小白进入帝都的护城大阵后,天邪教的焰狮兽王和青螺兽王在城外徘徊,似乎因为未能将李小白拿下而愤怒不已。
小红鲤满满关切,蛇蛟本来牙就少,要是蛀掉一两颗就麻烦了。
只恨时间不够,对手筹备已久,哪怕天宫倾尽全力,尽可能的借用天时地利人和,也只能勉强做到稍稍拖延献祭大阵而已,如果没有解决方案,李小白的这些努力依然无法阻止天邪教的最终发动。
周围的士卒们不明觉厉hetushu.com,却隐隐觉得这是好事,纷纷高举兵器,就像打了一场胜仗似的,欢呼起来。
城墙上面显然不适合倾诉衷肠,香君女帝很快收拾起心情,只是两颊红红的,不时偷眼望着李家小郎。
清瑶撇了撇嘴,用到自己的时候可劲儿使唤,不用到了,眼里又只剩下那个香君小娘子。
“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掺合!”
“小郎!你有没有受伤?”
至高无上的帝王都不会放弃,而且一直与他们站在一起,所有人更加没理由畏惧即将来临的灾难。
李小白虽然不知道天邪教布置在帝都城外的献祭大阵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猜到,如果把那些光柱弄没了,天外邪神的降临多半要白瞎,他深深吸了一口道:“不管那么多了,先破坏献祭大阵再说。”
海伦娜笑眯眯的拉着女帝的手,真心是十万个满意。
或许是察觉到,有光柱消失,躲藏在远处的天邪教教主立刻急了起来,接引天外邪神降临此方天地的献祭仪式不容有失,当即城外乌泱乌泱的邪兽群开始蠢蠢欲动的往李小白所在的城墙段涌来。
环绕整个帝都的护城大阵原本就出自于李小白的手笔,自然知晓如何在能够抵御全真境真人倾力一击的光幕上临时开辟一处通道。
尽管按制应御驾出行,但是李大魔头东征西讨,祸乱天下,许久未归,香君小娘子思念已极,已经顾不得那些排场,直接唤了雪娘下来,短短十几息的功和_图_书夫便从宫中赶到了城墙上。
李小白从儿女情长中摆脱了出来,神情凝重的望向一眼城外越来越密集的血色光柱,继续说道:“天邪教已经发动献祭大阵,如果不尽快解决,恐怕夜长梦多。”他没有料到天邪教的准备如此充分,自己紧赶慢赶,还是未能阻止对方发动布置在城外的献祭大阵,若非有先见之明,在帝都天京城内安置了护城大阵,恐怕这会儿城内城外早就血流成河。
……
她的声音并不大,却传遍了方圆十余丈范围内,那些守城士卒们握紧了兵器,身姿越发坚定。
“他们要开天门,届时天外邪神将会降临!这些该死的东西,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好了,好了,有什么话,待回去再说。”
这一刻威严不可侵犯的女帝气势复生,仿佛任何困难和威胁都不能让她低头,总有十足的信心打倒一切艰难险阻。
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无法躲过惑心之术的影响,修为高低只能够决定受影响的时间长短。
海伦娜相信他不是吹牛,可是总免不了担心。
若是能够再给李小白和天宫一年的时间,天邪教恐怕绝无可能这么轻松的布局瀛洲仙山,又在天京城外布下献祭大阵。
一阵羽翼声扑扇着落下,穿着一身五爪金龙袍的俏丽身影顺着雪域神雕的巨大翅膀滑落,提着裙边三步并作两步,扑了过来。
“小郎!”
事实上敢叫不服的,坟头都已经长草了。
“那些光和-图-书柱它们想要干什么?”
六尾灵狐白面在李小白身边的几只妖族里,战斗力最垫低,尽管能够催动人族的法术,但是威力和效果却差强人意,仅有原来的五六成。
雪域神雕飞的极快,前脚刚把天邪教的赤鹏兽王炸得浑身直哆嗦,后脚就趁着李小白入城,把皇城里的香君女帝给接了过来。
依靠这方面的便利,李小白和天宫正在一点点拉近与天邪教的时间差,这才使得直到现在,应对天邪教以百万生灵的献祭时,不至于绝望和慌乱。
话音刚落,一道森寒之意使四周围气温急降,城墙下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到一条宽约一丈雪白冰霜带狂飚突进,眨眼间延伸到千丈开外,覆盖住了数条血色光柱底部,冰冷的寒气爆发,附近十余丈范围内的邪兽猝不及防,变成了冻尸,那些光柱晃了晃,倏忽间消散。
这一趟回城是有惊无险,不过也总算掂量到了天邪教的底牌。
清瑶妖女也不知哪儿突然不高兴了,一个劲儿的冷哼,小红鲤诧然望过来,关心地问道:“姐姐,你的喉咙不舒服吗?”
“我们决不会屈服于天外邪神!”
“帮我拦住那些邪兽!”
妖女磨着牙,就缺个魔头给她磨一磨。
香君小娘子或许无法理解,但是李小白却能够隐约猜到,那些血色光柱其实是一个指引坐标,甚至干脆就是一个高速通道,能够将藏身在星空某处的天外邪神接引过来,最终降临到这方天地。
“是蛀牙了吗?姐和_图_书姐要少吃糖啊!”
“还得稍待片刻!”
李小白往左右看看,自己身边这些妖族军团,现在已经成长到能够与兽王放对的程度了。
在某种程度上,白面觉醒的天赋能力与此前和它交手的青螺兽王比较相似,全力施为之下,为李小白创造了打破幻境的机会,依然还是棋差一招,一人一妖联手未能竟全功,在三头兽王的逼迫下,不得不选择撤离。
“是牙不舒服!”
天邪教供奉祭祀的天外邪神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没人知道,但是从那些兽兵、兽将和兽王的德性上看,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两头兽王缓缓退入邪兽群深处,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尝试突破护城大阵。
香君微微一怔,他却轻喝道:“冰卢!”
李小白用力点了点头,与香君小娘子的温软柔夷一同抬起,食指与中指并拢,剑指直指城墙外。
作为天京城内仅有的两位全真境真人之一海伦娜,纵起剑光连忙飞了过来,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小儿子,方才她在城墙上主持护城大阵,看到李小白突然从龟背上走下来,一步步走向那只巨大的青螺,一颗心立刻拎了起来,险些弃阵冲上去,把自家小郎从危险中拉出来。
尽管海伦娜知道自家小郎已经不是第一天与天邪教打交道,甚至亲手干掉过兽王,可是天邪教兽王的实力依然让她忌惮无比。
李小白笑着说道:“娘,我没事!”
“你这样以身犯险,真是让娘担心死了!”
“冰卢”剑光显然是有效果的。
www.hetushu.com母之命,媒妁之言,三纲五常,哪怕是万万人之上的女帝陛下,也照样是西延镇李家的媳妇,这绝对没毛病,问满朝文武,哪个不服?
“嗯,我们决不会屈服!”
李大魔头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这算不算对皇帝耍流氓?
天空中的赤鹏兽王依旧环绕着笼罩天京上空的雷云不断盘旋,它曾经试图闯入帝都上空,结果刚一靠近,就被铺天盖地的雷光电网给劈得赤羽如雪般凋零坠落,浑身青烟直冒,来去如电的雪域神雕抽冷子扔过来的炸弹虽然无法重创自己,却让它并依然不好过。
顺着直刺天空的血色光柱,香君女帝抬起头忧心忡忡的望着天空,那些光柱不知射向苍穹至高的何处。
“吉人自有天相,天邪教奈何不了我!”
“哼哼!”
李小白冲着大小妖女使了个眼色,又对跃跃欲试的金瞳六耳猕猴说道:“悟空,你和白面,足球留在这里,帮忙守住城墙。”
“莫要大意才是!”
海伦娜看着香君女帝一副小女儿的模样,悄然后退数步,微笑着将空间让给了这对年轻人。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虽然无法修炼妖术,人族的法术又是半桶水,但是却因为精神力格外强大而意外觉醒了狐族的一项天异异禀,惑心之术。
香君女帝看了看小郎与自己握在一起的手,又望了望远处那几根血色光柱消失的地方,只留下雪白的窟窿,她惊讶道:“血色光柱消失了!”
难怪那些妖奴要噬主,换成她,这会儿也想把这个主给一口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