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9章 一夜尽复

清瑶很快知道什么叫作作茧自缚,豪饮后的小红鲤就像换了个妖似的,拉着清瑶姐姐一块儿“有福同享”,拿着酒杯直接灌,一杯就狼狈不堪的妖女哪里吃得消这个,想要抽身开溜却又被揪着尾巴拽了回来,稀里糊涂地被灌了两三杯,很快变得晕头转向,撒开了泼的醉妖娘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小郎!”
龙子龙女们尽皆目瞪口呆,谁能见过这种阵仗,两个妖女最后一左一右硬扯着李小白的胳膊你争我夺,开始现场拔河,大魔头无奈,一个妖女一个爆栗,总算是收敛了些。
“小郎,想想办法!想想办法,这可是百万子民啊!”
一时不察,发了酒性的大小妖女成为了整个殿内的主角,鬼哭狼嚎,怪笑狂叫,扮疯卖傻,还不知死活的要去硬撩龙女。
“请陛下先行离开!只要陛下在,我大武就不会亡!”
许多将士,甚至是术士武者都面无人色,绝望的情绪就像瘟疫一样在城墙上迅速扩散开来,士气一跌再跌。
……
“公子,公子,不好了!”
闻讯赶来的香君女帝眼前一黑,李小白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安慰道:“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有办法的。”
“为何,为何会如此啊!老天爷,你开开眼啊!”
哪怕是同伴在眼前身陨,也没能让自己情绪剧烈波动的龙子龙女们终于一个个失态,甚至极为罕见的出现了几分惶惶然神色。
不怀好意的清瑶用一杯酒和-图-书打开了潘朵拉魔盒,一杯不过瘾,两杯,三杯……十杯,这还不远远不够,依然面不改色的小红鲤干脆整坛整坛的干,一巴掌拍开坛口封泥,碧绿的酒液不待筛滤,便化作一道水线自动飞入她的口中。
香君女帝颤声道:“只,只有这样了吗?”连小郎都让她先走,这意味着帝都的形势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天邪教随时有可能发动最后的屠戮。
……
李小白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谁能想到向来柔柔弱弱,一副人畜无害好脾气的小红鲤才是真正的酒中英雄豪杰。
遥望沉寂下来的天京,站在黑暗中默不作声的天邪教教主终于有了动静,声音嘶哑的低喝道:“开始吧!”
香君小娘子低着头,扯住了李家小郎的袖子,没人看到她的脸上不知何时爬满了红云,如蚊子哼哼般道:“你可以不用走的。”云英未嫁的女儿家能够如此主动,欲以自己充满青春气息的娇躯为郎君排除压力,这需要极大的勇气。
李小白又是一抱,这才在宫人引路下,前往不远处的偏殿歇息。
龙女狄霜仿佛有些难以置信。
城内的静寂被打破,许多灯火相继点亮,惶惶不安的呜呼哀哉之音此起彼伏,黎明前的最黑暗时分仿佛百鬼夜行。
邪兽们前仆后继,彼此争斗,让城墙上警戒的士兵们一阵紧张,以为天邪教再次发动攻势,几十枚明亮的光球从城http://m.hetushu.com墙上飞出,照亮了并没有邪兽往城墙扑来,只是远处的邪兽在内乱,急促的鸣金示警声这才戛然而止,来自于城墙上的通报依然在第一时间传入了城内,突然惊起的骚乱许久才平息下来。
一些老臣直接跪伏在地,请求香君女帝轻装逃离。
场面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666。
“公子,你快到城墙上看一看,大事不好了!”
一段诡异的笛声响起,许多邪兽往献祭大阵缺口处涌来,突然间彼此厮杀,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得到了大量兽血的滋润,地面上残缺不全的符文渐渐有了异动,发出诡异的红光,越来越亮,开始扩张延伸补全。
天罡引雷阵聚而不散的雷云笼罩下,大武朝帝都万籁俱寂,只有城墙上面依然灯火通明,不时有士卒往城外抛掷燃烧的火球,照亮了同样一片黑暗笼罩下的城外。
因为两个发酒疯的妖女,晚宴只好提前草草结束。
一名士卒瘫坐在地,几近于崩溃的凄惶大叫起来,质问苍天如此不公,所有人都倾尽了全力,但是依然连半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满城百姓的性命危在旦夕阳。
“知道了,小郎也早些休息。”
包围天京的血色光柱增加速度越来越缓慢,但是独有一隅,遍地坑坑洼洼,血红色的光柱寥寥无几,使这个封锁了百万人口的献祭大阵无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个丑陋的缺口。
“不会的,不会的……”http://m.hetushu.com
附近的宫人和侍卫连忙将目光移向别处,当作没看见,没听见。
香君小娘子眼眶有些发红,却还是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
李小白的琉璃心笼罩了整座偏殿,虽然隔着帐幔,依然能够看清楚来者是何人。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却绝不会心甘情愿的无意义平白牺牲。
香君女帝紧紧拉住李小白的手,祈求他想尽一切办法救救这满城的百姓。
更多的人跪倒在地,事已不可挽回,只能逃出一个算一个,若是连女帝陛下都折在这里,大武朝恐怕真的要完了。
“青叶,有何事?”
由于朝廷和衙门一直用零容忍的态度镇压任何不安因素,许多得到消息的坊间百姓以头抢地,祈求老天爷给一条生路。
缺口中央,巨大的骸骨如同小山般耸立,让人触目惊心,其中除了同样焦黑的邪兽骸骨外,不乏纤细的人族骨殖,躲在赤鹏兽王背上的天邪教中人大多未能从雪域神雕投下的胶质硝化甘油炸弹杀伤中逃出来,成为了这头庞然大物的陪葬品。
献祭大阵完好如初,意味着他们昨日的努力尽皆付出流水。
昨日以白磷炸弹击坠赤鹏兽王,被法术狂轰滥炸破坏的献祭大阵缺口在一夜之间竟然恢复如初,血色光柱一道不少依旧连天接地,数量甚至只多不少。
将洪璃和清瑶那两个醉疯了妖女丢在举办宴席的大殿里,李小白将香君女帝送到了寝殿前,在她额头一点朱印处轻轻m.hetushu.com一吻,说道:“晚安,早点休息!那些政务,也别去管了!”
李小白哪里还有什么主意,只能尽人事,知天命。
李小白睁开眼睛,法诀一捏,一抹银光从掌心飞出,掠过门扉,将扣上的门栓顶了开来。
自女帝登基以来,大武朝虽然内忧外患,可是总体来说却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屡屡挑衅的风玄国国灭,西人东征全军覆没,东土四方拜伏,再无外忧,天宫与保密局震慑天下宵小,使得朝廷在术道中人面前也能够挺起腰杆说话。
所有的香烛都被点了起来,人们涌向邻近的寺庙,哪怕是最破陋的土地庙都开始变得人满为患,念念有词的声音嗡嗡作响,一直以来的宵禁被打破,所有坊门大开,无论是衙吏,还是禁卫士卒跟着百姓们一起为自己的命运祈祷,这是他们这些人眼下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怎,怎么会?”
天宫弟子青叶的声音十分焦急,殿外传来了一阵骚动,显然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好,我马上就到!”
门外那人一时不防,扑了进来,却是一位天宫的年轻术士。
“嗯!”
“该死!”
凌晨时分,突然有人急敲偏殿的殿门。
历来运筹帷幄,胸有成竹,仿佛什么样困难都打不倒的女帝陛下此时方寸全无,手足无措的望着李小白,希望他能够再次化险为夷,帮助整个帝都度过这个生死存亡的难关。
满朝文武跌跌撞撞地爬上城墙,望着城外杀机重重的献祭大阵hetushu•com,再也站立不稳,或跪在地上,或扒住女墙,捶胸顿足,痛哭流涕。
大敌当前,城外的献祭大阵隐患犹在,他实在没有多少心情儿女情长,满脑子想着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破阵,以解满城百姓的性命之忧。
“没有办法了,除非老天爷……”
他正要转身离开,袖子却一滞。
“莫慌,我让雪娘护着你冲出去,城里的百姓能送走一个算一个!”
李小白怎不知香君的心意,说实话他确实有些心动,然而最终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
“请陛下离开!”
金瞳六耳猕猴,六尾灵狐和草龟原本也想偷偷尝一下御酒是个什么滋味,却被李大魔头接连一瞪眼,立刻停止了蠢蠢欲动。
李小白连忙披衣起床,“玄星”飞剑托着他迅速冲出了偏殿,在青叶的带领下直飞城墙方向。
整个散发出邪异血光的大阵完善成度更进了一步,不少血色符文甚至漫延到了守城大阵的光幕近前。
依然是昨天所在的那一段城墙,他目瞪口呆地望着城墙外,心下一片森寒,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李小白抬起头,望向天空,天罡引雷阵聚集的雷云外,天边一抹曙光直射了过来,金灿灿的光芒驱走了黑暗,洒在所有人身上,却没有给所有人的心头带来一丝暖意。
帝都人口或是尽役,恐怕对大武朝将是无可挽回的沉重打击,东土最为庞大的帝国极有可能就此分崩离析,百姓们再难享受安宁祥和的太平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