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690章 不能倒下

话语落下,她爬了起来,黛眉微皱,说道:“身体好烫,最少烧到四十度,而且这人不傻,他拇指的伤口估计是为了让身体还可以活动才咬破的!这人的力量很大,都烧成这样了,一拳还能把我给打飞出去。”
“宸子,站起来,你不是说了吗?要给我的孩子当干爹,现在我孩子还没出生呢,你怎么能倒下呢?”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龙牙,别让我看不起你啊,你可是0824的王牌!如果你倒下了,你来到这个世界,我会啰嗦的你想再死一次的!”那贫嘴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迈步朝着前方跑去,身体晃晃悠悠的,但不管身体再晃悠,他的眼神都注视着前方,无比的坚定,而他也没有再次倒下。
声音浑厚有力,宛如阵阵雷鸣之音,但这道声音却只有王宸听的到。
女兵对着王宸打量了一眼,朝着王宸走去,几名驻兵脸色一变,刚想提醒女兵王宸很危险。
“嘭!和-图-书……”一声闷响,女兵闷哼了一声,身体倒飞了出去。
“不许动!”突然的一幕,让驻兵们的枪口齐齐对准了王宸,但驻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但还不等他们提醒的,王宸一拳朝着后方的女兵挥去,这是他的潜意识,潜意识里告诉他的身体,自己不能离开这里,如果谁接近他,身体就会自动攻击谁。
“他的指甲盖没了三个,大拇指还在流血,身体还在打摆子,去通知医务兵,管他什么精神病,都是华夏人,救人要紧。”驻兵中一名士官说道。
军事山区上有很多驻兵,几名列兵看到王宸,立即跑了过来。
王宸没有回话,眼神依然注视着前方,不知道在等什么,这并不是他故意不回话,而是他已经没有了意识,更听不到列兵的话,只是他的潜意识在告诉他,要等一辆车,什么时候看到一辆奥拓车,他就可以解放了http://m.hetushu•com,身体就可以倒下了!
“爷爷……”
“站起来!”王宸模糊间看到了自己的爷爷、黑子、张少云、黑寡妇以及蝰蛇的身影,他们几人正微笑着看着王宸。
“蝰蛇……”
但还没等他接近王宸呢,便被王宸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呃……”王宸的手指动了动,身体不断的颤抖,他双眼睁开,瞳孔宛如鹰隼般凌厉。
“不,他已经没有意识了,这只是他的潜意识,看他的眼神,一直在望着一个方向,他应该在等某个人或物!”女兵正色说道。
“少云……”王宸很清楚,这是张少云的声音。
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面上,但王宸的身体依然在打摆子。
“爷爷,我好累,休息一会儿,就休息一分钟,不,三十秒……”
不过此时他的身体依然在打摆子,瞥了自己的手掌一眼,王宸抬起手掌,一口咬在自己的大拇指上,将大拇指咬破,鲜血不断和图书的从拇指流出,滴落在地面。
单手支地,王宸缓缓站了起来,稳定住身体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神无比坚定的望着前方。
“那现在怎么办?”一名医务兵问道。
突然的一幕让女兵脸色一变,但王宸这一拳并没有击中女兵,在王宸挥拳的刹那,女兵双手挡在了自己身前。
他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还没有到终点,身体还必须要继续跑,不能停,更不能倒下!
几分钟后,五六名医务兵跑了下来,带头的是一名女兵,后面跟着五名男兵。
王宸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军事山区的,因为跑着跑着,他的意识已经没了,在控制身体行动的,只是他的潜意识。
“就这个人?”女兵的军衔是中尉,对着驻兵的士官问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下午五点十五分的时候,王宸跑到了军事山区,然后站在了那里,转身望着前方,不知道在等什么。
“黑子……和图书”王宸可以听出这是黑子的声音。
“宸子,你这么狼狈的样子我可是第一次见呢,你的能耐就这些了吗?就这些能耐,你能给我报仇吗?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在另一个世界见到你!如果你来了,留下臣飞自己,我可不放心啊。”一道充满阳光气息的熟悉声音响起。
“尼娅……”王宸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个名字?黑寡妇注定是他心中一道惋惜的倩影。
“站起来!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就算死,也要将腰板挺直!”
“王宸,现在倒下的话太早了,如果你倒下了,我的牺牲……一点儿价值都没有了,还记得我的名字吗?”一道甜美的女声响起。
“这人不傻?那为什么打人?咱们可是为了救他啊!”一名驻兵说道。
“他一直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等什么。”另一名驻兵说道。
“喂,你是什么人?不知道这里禁止靠近吗?”一名列兵对着王宸问道。
他记得很清楚,小时候跟着爷爷和张www.hetushu•com爷爷一起练习军拳的时候,自己累的倒下了,爷爷就会面色严肃的让他自己站起来。
“我跟你说话呢。”那名列兵微微皱眉,朝着王宸走去。
“是!”几名驻兵应了一声,朝着军事山区内跑去。
“是。”士官点头。
“准备急救工具和担架,陪他一起等!这时候不能用麻醉枪,如果用了也没用,因为这是他身体的潜意识,用了麻醉枪,会伤到他身体根本的。”女兵说道。
“混蛋!”几名男兵齐齐举起枪械,对准了王宸,女兵大声喊道:“我没事。”
这道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爷爷的声音。
高烧的时候,如果没有药物和医疗条件的情况下,刺破手指放血是一个绝佳的办法,这是一个医学常识。
“这人不会是精神病吧?”一名驻兵说道。
“如果没发烧的话,他速度和力量最少可以提升五倍,我根本躲不过去!他身上有淤泥的味道,难道是从东南方向过来的?那里我记得是一条死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