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非决战

第883章 军人世家

“老爷子,可现在不是战争时期,这也不是我们自己国家的战争,如果是我们自己国家的战争,就算明月不想去,我也会逼着她去,但是……”贾丰收还想最后的争取一下,但他话没说完,便被贾老打断。
“现在没什么可以说的了,既然是自己选择了军人这条路,那么在选择这条路之前,就应该做好战死沙场的觉悟!”贾老大声喝道。
贾丰年坐在那里不说话了,眼神中浮现一抹伤感。
“龙牙,怎么把她给我带去的,就怎么把她给我带回来!如果明月少了一根头发,我饶不了你!”王宸在上车之前,贾丰年正色说道。
她只是一个母亲,从没想过让贾明月进入部队,但是贾明月的性子摆在这里,她管不了,只能让其进入部队!但是现在……可不是进入部队那么简单的事情了,现在贾明月要加入战场!
“去吧。”贾老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全力而为!”王宸望m.hetushu.com着贾丰年,正色说道。
“老爷子……”
此话一落,贾丰收皱眉低头不语,以贾家目前的人脉来看,也只有贾明月在性格上像贾老,至于贾明亮……那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他本来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是特种部队的,不过在一次境外任务中……丧生了!这件事情一直是贾丰年心中的痛,所以他才这么拼命的拦阻贾明月去南非战区。
贾老脸色阴沉了下来,怒喝道:“俗话说的好,老子英雄儿好汉!其他几家都是这样,为什么到了我们贾家……就不一样了呢?好不容易出现个性格像我的,你们还阻阻挡挡的!”
“闭嘴!你俩是嫌我被奚落的还不够吗?”
要是普通战场,比如普通特种部队执行的那些任务也就算了,但这是真正的战场!不亚于小型国战的战场!她怎能不担心?
“是。”贾丰年点头。
贾家除了贾明月,也就贾丰和-图-书年顺贾老的眼了,不过……贾丰年有些可怜。
贾明月没有回话,低着头,美眸中泛着伤感。
吉普车开进首都军区,在机场停了下来,王宸和贾明月下车,登上直升机,直升机的螺旋桨转动,离开了首都军区,朝着0824军事基地飞去。
贾老的话语落下,贾明亮直接打了一个哆嗦,身子都缩了起来。
“珍重。”王宸回了贾丰年一个军礼,和贾明月上车,车辆发动,朝着首都军区的机场赶去。
梅家,只剩下了梅雨萌一个女孩儿,张家,王宸还不知道,林家和李家算是好的,但也有很多烈士!王家……就更不用说了。
“大伯……”贾明月黛眉皱起,望着贾丰年。
“老爷子,我知道了。”贾丰年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在吃饭的时候,没有看到你大伯的孩子,我就已经猜到了!而且看他的样子,比你的父母都要着急,我就猜想的……http://www.hetushu.com你的两个哥哥,可能已经牺牲了。”王宸面色严肃地说道。
贾丰年和贾丰收齐齐开口。
“瞧瞧你这份出息!”贾老说到这里,瞥了一直低头不敢抬头的贾明亮,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
“南非战区迫在眉睫,早些回去准备吧。”吃完饭,贾老对着王宸和贾明月下了逐客令,紧接着说道:“老大,你去送送他们。”
贾老瞪了贾丰年和贾丰收一眼,两人顿时老实了,低头沉默了下来。
“……”这句话一落下,众人皆无言以对,沉默了下来。
“吃饭。”随着贾老这句话落下,这个话题结束了,众人沉默着开始吃饭,一直到饭局结束。
“走吧!”贾丰年点了点头,对着王宸打了一个军礼,算是告别。
贾明月和贾丰收以及她母亲告别后,贾丰年带着王宸和贾明月离开了大院,来到了院门外,院门外的两名士兵将王宸的手枪和军刀还给了王宸,王宸收起。
m.hetushu.com“龙牙,你不要多想,我父母是担心我,而我大伯……他有很多苦衷。”车上,贾明月对着王宸说道。
一个男人,生了一副男儿身,又是军人世家,不当兵也就算了,搞个什么研究!研究你好好研究也就可以了,起码也是为国出力,但还喜欢惹事!
“你说的很对,可能是和平日子太久了,把我昔日的锋芒给遮住了!部队是个公平的地方,战场上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既然明月自己决定要去,那就去吧!”贾老望着王宸,正色说道。
“老首长。”王宸对着贾老喊了一声,贾老回头望了王宸一眼,王宸对着贾老打了一个军礼,说道:“放心吧,我会尽最大的能力……把带去的人都原封不动的带回来。”
“行了老大,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明月这次去南非战区,也不一定是件坏事。”贾老瞥了贾丰年一年,轻声说道。
战争是充满不确定性的,王宸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将每个人都带回来,和图书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可以活着回来,他只能说全力而为!
“我知道,我没有多想。”王宸点头,每个人都没有权利来评价他人,因为每个人都不是每个人,每个人只是自己,只有权利评价自己。
惹事你能自己摆平也可以啊,还偏喜欢仗着贾家的势力来欺软怕硬!这不,一下子踢到王宸这块铁板上,差点儿没了性命不说,还让贾家整体跟着一起丢人。
“行了,都别说了。”贾老喝了一句,紧接着说道:“当年主席他老人家都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奔赴战场,难道我就不行了?还是说……我的血脉,比主席他老人家的血脉更加高贵?”
王宸默默的开着车,也没有继续讲话,这几个军人世家都是值得尊敬的,尽管有着个别的老鼠屎,但并不能坏了一锅汤。
如果不是因为贾明亮是贾家的独种,最后一条根了,贾老真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败家的玩意儿!
“老爷子……”话语落下,贾明月的母亲坐不住了,皱眉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