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种兵之利刃

作者:蝼蚁望天
特种兵之利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天谴兵团

第1083章 大智若愚

“难道二少爷……”
十二个长老齐齐摇头,约翰·罗斯柴尔德点了点头,离开了会议室,待到约翰·罗斯柴尔德离开之后,十二名长老也都离开了会议室。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博斯·罗斯柴尔德冷哼了一声,大步离开了。
“马迪,我劝你还是赶紧将东西交出来吧,家主已经生气了,家主生气的后果,你应该知道吧?”离开会议室之后,博斯·罗斯柴尔德和马迪·罗斯柴尔德走在一起。
“呵呵,这时候了,还装!你自求多福吧!”博斯·罗斯柴尔德冷笑了一声,便准备换道走。
“OK,还有其他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会议结束。”约翰·罗斯柴尔德微笑着问道。
“马迪,面对家主,你竟然还敢狡辩!”马迪·罗斯柴尔德的话刚落下,博斯·罗斯柴尔德便开口反驳道。
“听说过华夏的一句话吗?大智若愚!”约翰·罗斯柴尔德耸了耸肩,嘿嘿一笑。
……
“你和-图-书……”这个问题,一下子让马迪·罗斯柴尔德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不是薇尔就是老二,还能有谁。”约翰·罗斯柴尔德好像很信任这个墨镜白人,对他没什么不能说的。
约翰·罗斯柴尔德知道剩下的十名长老不想掺和此事,起码在明面上,他们不想掺和!约翰·罗斯柴尔德能站在家主的位置上,他可不是傻子,他可以猜得到,此事无非就三种可能。
“为了给你们留点儿面子,此事我暂时不追究了,但同时,我也要给你们下一个死命令,一个星期之内,青铜箱必须要找回来!如果找不回来……”
“我们明白。”十二个长老,包括马迪·罗斯柴尔德以及博斯·罗斯柴尔德,齐齐起身,对着约翰·罗斯柴尔德行了一礼,齐声应了一句。
“哎呀,好头疼啊,这群孩子真不让人省心呢。”书房中,约翰·罗斯柴尔德摇头说道。
“那家主认为此事是和_图_书谁的主谋?”戴着墨镜的白人问道。
约翰·罗斯柴尔德对他的孩子们夺嫡的事情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虽然他爱他的孩子们,但是他更看重家族!类似于罗斯柴尔德这种家族,无非就是能者居之!如果没有能力,成了家主后,岂不是把家族给毁掉?
约翰·罗斯柴尔德笑了笑,其实他心里很清楚,马迪·罗斯柴尔德是支持谁的,马迪·罗斯柴尔德也知道约翰·罗斯柴尔德知道,所以他才说了和大少爷无关。
“怎么了?都哑巴了?以前的会议,我可没见过你们这么惜字如金过啊。”约翰·罗斯柴尔德再次微笑,目光扫过众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二少爷不是傻子吗?是这句吗?”约翰·罗斯柴尔德笑着问道。
所以,约翰·罗斯柴尔德对夺嫡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涉及到他孩子们的性命,约翰·罗斯柴尔德就不会干预此事。
不过,约翰·罗斯柴尔德也知http://m.hetushu.com道,在长老会里,怕是只有博斯·罗斯柴尔德和其他几个长老没用掺和在夺嫡中,这几个长老……才算是真正的为家族办事,为家族考虑,只效忠家主!博斯·罗斯柴尔德说的那句话,问心无愧!
“家主,青铜箱真的不是我,也和……大少爷无关。”马迪·罗斯柴尔德首先表态,正色说道。
约翰·罗斯柴尔德的话语落下之后,会议室中,除去马迪·罗斯柴尔德以及博斯·罗斯柴尔德,其余的十个长老都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不该掺和到此事中来。
“但是……不要危害到家族的利益!比如此次青铜箱丢失的事情,已经影响到家族了!你们应该很清楚那里面的东西对家族有多重要,准确的来说,这是家族的传承和信仰!这个东西绝对不能丢!”
话语至此,约翰·罗斯柴尔德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在场的众人脸色齐齐难看了下来,眼神中都夹杂着畏惧www.hetushu.com
不过,至于这个长老是谁,又是帮谁夺嫡,约翰·罗斯柴尔德就懒得管了!
“是……”戴着墨镜的白人点头,表情有些尴尬,毕竟说人家儿子是傻子,这实在……有些伤人。
“博斯,你也是一样,这些日子小心一些,没准哪天……你二长老的位置就保不住了!”马迪·罗斯柴尔德盯着博斯·罗斯柴尔德的背影,说道。
一,青铜箱是被博斯·罗斯柴尔德给私吞了,然后博斯·罗斯柴尔德自导自演了这场戏!二,青铜箱真的被马迪·罗斯柴尔德夺去了,马迪·罗斯柴尔德怕影响重大,不承认!三,剩下的长老里有支持其他夺嫡人的长老,故意造成了大长老的假象。
“家主,此事……我们并不知情,而且……”其他的长老纷纷开口,然而不等他们说完的,便被约翰·罗斯柴尔德举手止住,道:“好了,我明白,不用说了。”
“我做事问心无愧,一切都是为了家族!”马迪·罗斯柴尔德望着博斯www.hetushu.com·罗斯柴尔德喝道,博斯·罗斯柴尔德听闻此言,不屑的笑了笑,说道:“一切都是为了家族?马迪你说这话也不脸红,如果你一切都是为了家族,为什么掺和夺嫡!”
“随便他们闹吧,只要不是手足相残,我就不出面,这也是锻炼一下他们,顺便也是对家族的未来负责。”约翰·罗斯柴尔德笑着说道。
“博斯,我会努力寻找青铜箱,但我也要告诉你一句,真的不是我!”马迪·罗斯柴尔德沉声说道。
“二少爷?二少爷不是……”戴着墨镜的白人一愣,话突然止住,说道:“抱歉家主,我不是故意的。”
“家主,您不出面阻止一下吗?夺嫡归夺嫡,但事情牵扯到了青铜箱,有些过了吧?”一名戴着墨镜的白人,轻声说道。
“好了好了,怎么又把话题给扯到夺嫡上面了。”约翰·罗斯柴尔德起身,紧接着说道:“既然话题已经扯到这个敏感话题上了,那我也说几句吧,你们支持谁,我不反对,也没兴趣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