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章 道家分水

她还远远没有到这个境界。
“不要!”秦洁一把抓住秦威,向后猛拉,一百六十多斤的身躯如稻草人漂移,而她站立在李含沙的面前,手腕一翻,凭空拦截。
“知道了,姐。”在外人眼里,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秦威公子,在秦洁的面前乖乖的好像小绵羊,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姐姐杀人不眨眼。
“气如大网,密布全身,随意一动,发人于丈外。沾衣十八跌的最高境界,修炼到这种地步,就是道家之分水。你可以这样练习,体会劲道。”
李含沙突然双目之中暴出凌厉的杀机,四周空气已经凝固,他的手已经到了秦威咽喉之处,只要轻轻一送,就是一指封喉。
茶水晶莹,碧玉一般。
“如何能做到身如莲叶,滴水不沾?”
“以前不会有,将来也不会有。”李含沙话音刚落,轰隆!天上雷霆震荡,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不是,只不过我www•hetushu.com们曾经一个队伍,我救过她几命而已,她就一厢情愿。”李含沙手指纤细,洁白,柔韧,他似乎在推算着什么。
车门开了。
“这个女人似乎还要纠缠你。”王尘皱眉,拿出一个电脑,在上面查阅内部资料:“找到了,秦洁,在国外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总裁,这家公司研究细胞,基因,抗衰老等各种项目,不过也没有什么成果出来,倒是有几家大的公司注资。不得不说,一个个大老板都怕死。”
“没有人不怕死。”李含沙道:“拥有的越多,越是怕死,秦洁背后的力量不是那么简单,那个公司倒真的研究出来了一些成果,不然怎么可能拉到巨大的资金?她背后有金刚不坏的人物,这种人,随随便便在那些金融巨头面前展现一些奇迹,就可以获得大笔资金。”
“不怕,生死是假象,若无法参破生死,那武http://www.hetushu.com道又如何进步?”李含沙不道:“算了,秦洁的事不过是过眼云烟,她是聪明人,不会来纠缠,如若纠缠,那也只好了断因果。”
天地就是他的知音。
“到现在为止,就没有能够让你心动的女人?”鱼北瑶试探着问。
唰!
倒到了他的手上,居然不散开,而是聚集成一团球体,不停的滚动,神乎其技。
“在你的印象中,我似乎真的不是某些人的对手,我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李含沙云淡风轻的微笑了,“你我之间,缘分已断,早已是陌路中人,还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是气劲到了微妙之境,全身通达,身如莲叶,净无瑕秽。
“似乎武学并没有进步。”秦洁看着他的背影,收回手来,突然感觉到虎口一阵刺痛,连忙看了过去,一个红点在迅速扩散,手臂巨疼,差点抬不起来,她大吃一惊:“肢体未动,意到神到和*图*书,这是已经踏入先天之征兆啊!我的确小看了他。”
“你怕不怕死?”王尘突然问。
在他的运劲之下,衣服,头发,皮肤,都变成了荷叶一样的存在,雨点一落到上面,就自动弹开,不会沾染上半点。
王尘也拿过茶杯,向自己掌心注入茶水。
“含沙,你真的要这样对我?”秦洁有些哀伤。
“走吧。”
“李含沙,那个秦洁似乎和你很熟?你们以前是情侣?”鱼北瑶憋不住好奇心。
但他突然一抖,周围产生了一股气浪,把雨点纷纷弹射出去。
鱼北瑶,王尘听着两人的对话,突然觉得李含沙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雷行天上,气势大壮,迅雷烈风,天人交感。”李含沙的丹田之中,也响彻起来雷鸣之声,和天上之雷相互映照,如龙凤合鸣,遇到知音。
“含沙,能和我好好谈一谈么?”秦洁变得柔情似水起来,“你这样太刚了,过刚易折,毕竟你http://www.hetushu.com救过我,我希望有些地方可以帮你。”
“等一等。”看见鱼北瑶要走,秦威连忙上前阻拦。
“姐,这是怎么回事?”秦威还在云里雾里,他莫名其妙的被丢飞了几米,轻轻落下,这是秦洁的手法恰到好处。
“这就是道家中的分水之术了。想不到武功真的可以修炼到这种程度。武近于道了。”王尘觉得自己修炼了十多年,都是白练了。
李含沙上车,全身干爽,没有一点水渍。
车里行使在路上,接近了鱼家的庄园,周围人烟稀少,环境优美,但天色却阴暗下来,空气沉闷,潮湿得快滴出水来。
这是古老的截脉手法,手腕轻翻之间,如蝴蝶翩翩起舞,指甲寒芒四射,稍微一转,可以把人血管凭空划破。
大雨之中,李含沙随意行走,似乎有避水之能力,到达哪里,哪里的大雨就分开,造成一股奇景。
每一寸皮肤,连同衣服,都已经练到莲叶之境,滴水不www.hetushu.com沾,那就离金刚不坏只差一步之遥了。
高手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手微微颤抖,不使水珠散开,掌心真的如荷叶,密布脉络,如果这种手和别人相互碰撞,那人恐怕是一沾就飞出去,根本不可能有还手之力。
茶水四散而开,弄得满手都是,甚至沾到了衣服上,留下很多污渍。
李含沙踏入雨中,大雨倾盆而下,几乎让人伸手不见五指。
李含沙伸出一只手来,另外一手倒茶。
“以后不要打那鱼北瑶的主意,你会死的。”秦洁双目寒芒四射,看得秦威把头低了下去:“还有,要对李含沙敬而远之。”
十分钟之后,大雨一停,乌云全收,太阳出现。
气机圆滑,不惹尘埃。
“想不到今天这么大的雷阵雨。”王尘观察天空,有一种莫名的悸动。
更恐怖的是,他全身都是如此。
但李含沙的手早就收回,带着王尘和鱼北瑶转身离开。
李含沙摆摆手,招呼鱼北瑶和王尘,就要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