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章 无法无天

有些类似于南洋修炼瑜伽,泰拳,各种秘术的人。
“我从来都是千金一诺,说话算数。”李含沙道:“收了鱼北瑶的钱,就要替她保驾护航。老爷子,你也是一个讲原则的人,应该会理解,再说了,我辈中人,轻王侯,慢公卿在我看来,哪怕是大总统和鱼北瑶也没有什么区别。”
听见这个宣布,在场的家族成员都炸开了锅。
一语成就禅宗。
“走得了么?”
“好一个李含沙!本来想杀你一个李家的人,你居然到了这种境界……”那个人影声音还在,人已不再了。
这是内院的院墙,内院之外,还有中院,中院之外,还有外院,层层院子,进进出出,迷宫一般。
老爷子重重咳嗽了一声,满场都鸦雀无声,在他和李含沙交谈的时候,家族成员都在议论纷纷,他们看见李含沙表情平静,根本没有受宠若惊的模样,都觉得很奇怪,不过李家家教非常严格,谁都不敢上前发问。
五指深深插入了桌和图书面,这桌子是红木镶嵌的大理石,被他一抓,却豆腐一般,抓出来一片石头,陡然一抖,已经打了出去。
“我毕生追求的不是男女之情。”李含沙道:“也许你不能理解,但无所谓,结婚不结婚的事情,就不需要家里操心了。”
他站立在墙头,目光一扫,一览无余。
“一花开五叶!”
一花开五叶,是暗器之中,最高境界的手法之一,出自达摩祖师的偈语“吾来本慈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一个年轻人提出异议。
在他人在半空,空气鸣响,又是数枚飞刀破空而来,乘着他双脚离地,无法借力,直取心脏,咽喉,双眼,还有下阴。
他知道,今天老爷子叫自己来,肯定有事情。
突然之间,李含沙一抓!
砰!
“我知道,鱼家的那小姑娘么,本来要和你相亲的。现在看来她不适合了。不过那位年轻首长点名要你,你总不可能拒绝,给人一点http://m•hetushu•com面子吧。”老爷子语气有些低沉,明显是商量,而不是家长式的威压。
这个叫李文台的年轻人立刻吓得唯唯诺诺:“不敢,不敢,老爷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含沙手掌轻轻一按桌子,人已经凭空飘了起来,无声无息,脚不点地,如离弦之箭,已经到了墙头。
“不是这么一说。”老爷子道:“就算是佛祖也有妻子儿子,他的儿子叫做罗睺罗,后来做了他的十大弟子之一。”
此人居然潜伏进军区大院杀人,已经无法无天了。
这等于是间接宣布,以后李含沙就是家族的主心骨。
以这个身法,就算是警卫员掏枪都来不及,他就已经逃之夭夭。
“该死,被盯上了。”
此暗器手法一旦练成,无人可以用暗器来伤他。
在高高的墙上,人影一闪,一枚漆黑的飞刀和石头在空中碰撞,发出连串火花。
不过,他左手扶墙而下滑,右手五指如莲花般绽放,又似烟花爆破http://m•hetushu•com,璀璨夺目,在飞刀接近身躯三尺,他的五指就弹在了飞刀刀柄之上。
“怎么?你真的看上鱼家那小姑娘了?”老爷子一皱眉:“如果是原来的你,那倒是她配得上,但是现在她就根本配不上你了,以后你是家族的顶梁柱,守护神。”
“我现在有保护的人。”李含沙摇头。
而几个大佬却早就知道了消息,只是微笑看着李含沙和老爷子聊天。
嗡……
“那就看缘吧。”李含沙不置可否。
“无论如何,你都是李家的人。”老爷子微笑着。
这男子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居然是一花开五叶!”
这男子躲开飞刀反弹,再也不敢发射暗器,身躯又是一弹,到了另外一个个走廊上,就要爬墙而走。
“文台,你是在质疑我吗?”老爷子目光横扫过去。
这样的结构,不是熟人,还很难摸索出去,但对于高手来说,却是很好的隐藏空间,随便一闪身,一缩,千军万马都抓不到他。
“还是不够力道和*图*书。”李含沙叹息一声,他如果到了金刚不坏之境界,飞刀反弹回去,射穿柱子,可以把这个男子的身躯也一起穿个对孔。
“诸位,这是今年最后一次家族会议,其实叫大家来也就是聚一聚,当然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关于李含沙的。”老爷子宣布:“从今天开始,李含沙在家族里的话,就是我的话,他需要什么东西,你们一定要尽全力支持,知道么?”
高手最害怕的就是一望无际空旷平地,那样连一点闪转腾挪的空间都没有。
“不管怎么样,你还是见一见,和则聚,不和则散,难道这点缘分都没有?对了,难道你不想看看中秋之夜的战场?”老爷子道。
在哆嗦之间,这男子身躯再度缩小,一个翻滚,几乎是贴着柱子游走。五枚反弹回去的飞刀插入红漆柱头之中,连刀柄都没入其中,差点把柱子射穿。
“这倒是可以,有这一点善缘,我可以一见,不过必须要带上鱼北瑶。”李含沙道。
“其实不必。”和*图*书李含沙摆摆手:“我并不需要什么资源和帮助,老爷子你也不用把我拴在家族的战车上。”
但李含沙高高在上,目光和意志锁定了他,已经看出来,此人是一个身材瘦小,黝黑,但精悍逼人,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
飞刀居然改变了飞行轨迹,比原来快一倍的速度,拉出刺耳音爆,射向瘦小精悍的男子。
他一踩墙头,人已落地。
刚才那掷出飞刀的人影已经落到院中,几处花坛的后面,然后一缩,比狸猫还轻盈,一扑,就找到一根大柱子做掩体,又要逃走。
“不是让你分心的事,几位首长想要见你,尤其是其中一位年轻的首长,希望你能够贴身保护他一段时间。”老爷子道。
咔嚓!
他身形之快,疾如鬼魅,行动飘忽,有道家御风之意境。
“老爷子,你要挑选接班人,也必须是德高望重,为家族做了重大贡献的人,李含沙根本没有做什么,而且他一直游手好闲。”
这一个动作,也不过呼吸之间,所有人还没有醒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