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三章 另类相亲

“你才是真正的实权派。”李含沙望着飘散的炉火,“玉家比我们李家地位还要高,不过你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玉小龙,李含沙,都是大家族,但本身却是江湖儿女,聊的事情也都是武学,但转过头来,还是要落到本质上,那就是相亲。
不过,两人在走的时候,各自给了李含沙名片,上面有私人电话号码:“含沙先生,你虽然是神仙中人,但毕竟要在世俗中行走,你家族势力庞大,但有些时候遇到问题,不方便动用家族的力量,我们就可以帮上小忙。”
玉小龙深深吸口气,顿时体内有东西钻来钻去,是气血搬运,到了脑后玉枕穴,就再也无法冲上去:“如何才能破生死玄关?”
“相差一步,就是天壤云泥,太子和皇帝也就相差一步。”李含沙道:“悟道和未悟道,也就是一个念头,但这差别就是凡人和佛陀。”
生死道路上,庸人碌碌无为,平淡一生,无论帝王将相,千秋功业,都是尘土,因为他们都逃脱不了。
虽然他们都不是世俗中人,不过仍旧是有感情,而且有缘分纠缠。
看见两人离去,玉小龙道:“这两人都是军中实权派,交游广阔,出生是武林hetushu.com门派,他们的门派从三十年代就辅助革命,现在深深扎根入军中,倒是不可小视。”
“异类算不上,我觉得是智者吧。”李含沙思绪似乎回到了几千年前,那个享尽荣华富贵的太子,也抛妻弃子,出门修行,最终证道,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威能至今不衰。
心灵潜能被逐渐开发出来,一举一动都如妖魔,如真仙,不知不觉对人就有感染力,这才是最恐怖的。
“我和金刚不坏之境界,只有一步之遥,想不到居然和你差别这么大?”玉小龙小心翼翼把剑拾起来,上面并没有损坏的痕迹,知道对方手下留情,这剑是她伴随十年的东西,早就灌注了心血,损坏半点都心疼。
百炼精钢刀,被李含沙掌拍,就和玻璃似的,由此可见那最后震荡有多大,击在人身躯上,恐怕也会和刀一样。
“生死玄关,天地之桥,卡在六阳魁首和躯干之间,必须要以意念沟通,气血搬运不过是形式而已,心意不破生死,气血到了也无用。心意破了,气血水到渠成。”李含沙简单评点下:“这就要看各自的机缘,来来来,坐下喝茶。”
“国有国运,人有人命,操这份和_图_书心也无用。”李含沙又坐下去,刚才他不过是小试身手,赢了理所当然,否则的话金刚不坏又怎么会让高层可怕到那种程度?
“修道有三重境界,一是对红尘畏惧如虎,一心求道,别无他物,生怕缘分因果沾染破坏本心。更进一步,那就是身在红尘,却不被红尘污染,处在淤泥之中,却开出无暇之莲华。我现在就到了这种境界,至于更进一步,大约是无生无灭,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境界。”李含沙更加欣赏的看着玉小龙,对方虽然拒绝了他,但他知道,正因为如此,才是性格独立,人品贵重,能够看穿本质。
玉小龙,周白川,马子午三人兵器被瞬间击落,李含沙不出手则已,出手就是惊天动地,阴阳戮妖刀法超越普通的武功,近乎于妖术和神通。
李含沙站立不动。
马子午和周白川的修为还是弱了很多,境界不如玉小龙,自然触摸不到生死玄关,但他们见多识广,也坐下来:“我们见过聂狂龙,他的修为也深不可测,不知道和你比起来,谁更甚一筹?”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末了,他有意思的询问。
“我们今天算不算是相亲?”玉小龙突然笑www.hetushu.com了起来:“貌似我父母,你父母都在牵线搭桥,我知道你今年已经25岁,我其实年龄比你小一岁,都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你觉得这次相亲的感觉如何?”
这是个性格独立的女子。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相亲。
两人对望一眼,欣喜若狂。
马子午也没有去捡自己的刀,因为那刀已经成了碎片,到处都是铁渣。
而且,踏入金刚不坏的时间越久,人越是可怕。
得到李含沙这随口一说,简直就是护身符。
“聂狂龙是天生神力,他还没有突破金刚不坏,不过他太可怕了,整个人就是一头乱世狂龙,和金刚不坏之高手比起来,谁输谁赢,还真的说不一定。”玉小龙眼神中有些期待:“但他现在在国外,也无法赶回来。”
“我今天见识到了真正的武功,得回去好好修炼,你们继续聊。”坐了一会儿,随便聊几句,周白川和马子午就起身告辞,显然是留给玉小龙和李含沙私人空间。
在古代赫赫威名的大将军,多数都是天生神力之辈,如项羽,吕布这些人。用现代的科学来讲,就是基因突变了,不过这种人历史上出得更少,不是修炼得来的,完全靠老天爷。
www.hetushu.com玉小龙看着地上的剑,也不动手,良久之后摇头叹息,“金刚不坏果然是金刚不坏,已经非人,不可战胜,国家对此种人物畏惧如虎是有原因的,如果在古代,这种人三五百年只出一个,倒无所谓,撼动不了大局,但是现代物资丰富,这样的人物开始多起来,非国家之福啊。”
李含沙25岁,玉小龙24岁,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对于大家族来说尤其如此。
“我也想见见这条狂龙,天生神力的人国外有,国内倒是少见。”李含沙知道,天神神力的人对于普通人来说算得上恐怖,哪怕是不练武功,在小时候都可以降服牛犊,玩弄大石,敏捷如猿。
“你已非人,天道多于人道,把任何事情都看成是因缘和合,不拒绝缘起,也随时可以解开缘缠缚,对万事万物都可以接触,但却并不陷入其中,这就好像是维摩居士,处相而不是住相,对境而不生境,这种人是可怕的。”玉小龙郑重其事地道:“我很崇拜你,但是作为女人,我是万万不会嫁给你,因为你没有感情,没有爱,任何女人嫁给你,都不会幸福的,你太冷静了,只有道,虽然你也可以对女人温柔,对女人百般疼爱,但那都是假和*图*书的,你的真心,不在世间。”
“当然是全心全意爱我的,能够为我付出一切。”玉小龙想了想,很认真:“人来这世界上行走,有些东西必须要经历才会圆满,你是不会对任何人有爱的。这点就注定了我们只能够是朋友,不可能成为情侣。”
“我对你感觉很好,有潜力,如果心意坚定,再度踏入新的台阶,遇到大事,机缘巧合,就有可能晋升金刚不坏。”李含沙道:“今日相见,相谈甚欢,是个善缘的开端,不过我也礼尚往来一句,你对我感觉如何?”
玉小龙这是在拒绝李含沙。
李含沙也不客气,收了下来,自己倒是没有名片,就报了电话号码:“所谓是善缘善果,你们以后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找我也无妨,如果值得我出手,那我很有兴趣。”
“一般的大家庭,子女都是出国学习,广交人脉,回来之后做生意,富可敌国,享受人生,但这的确没有意义。”玉小龙深以为然:“我一点都不会自己的选择而后悔,本来我以为是大家庭中的异类,却没有料到,你才是真正的异类。”
三人仓惶后退,溃不成军。
这种人练武,就是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
智者则是竭力挣扎,求那不可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