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四章 青帮少主

“玉兄,你认识这个无礼之人?”少舵主涵养虽然深厚,但李含沙对他师父不尊敬,他必须要维护尊严。
“你是玉家的人吧,我见过玉小龙。”李含沙稍微点头。
这少舵主,相貌普通,双眼却如明星,带着动人的色彩,让人忘记俗念,不知不觉就被他带入自己的气场中去。
“是,少舵主。”
“哦?”坚叔又打量了下,没有看出来李含沙是个高手:“年轻人,你是哪个门派的?说出师承。”
“总舵主在海外的徒弟少舵主回来了,和玉家的那位商量大事。”坚叔目光扫射,看到了李含沙,顿时脸上就有恼怒神色:“你越来越不懂事了,今天的大事,怎么带外人进来?你以为是朋友聚会?洪老哥就要退下去,他的位置你要来接班的,好好在少舵主面前表现。”
而三十岁的那人,穿着平凡,普通牌子休闲服,闲散不出众,气质懒洋洋,如猫瘫软在桌位上,但李含沙看出来,此人的内部精神却如罗汉端坐http://m.hetushu.com狮子座,威严,慑服魔头。
坚叔的手指如按在精钢铁块上,指骨隐隐作痛,顿时收手,脸上惊讶:“金钟罩,铁布衫?”
“金刚不坏!”少舵主也站立起来,“我也听说国内有人踏入这个境界,想回来看看,居然是你?”
“不可能,金钟罩铁布衫怎么可能修炼到这个地步?”坚叔深深知道自己打穴手法的厉害,指功一震,墙壁都能够按出裂痕。
“李含沙。”
此人修炼的是密宗伏魔神通,那是禅定、结界、精神、冥想,肉体全方面的修行,带着神秘色彩。
“坚叔,此人是高手。”洪潮汐连忙小声提醒。
这话非常无礼,但以他的身份说出来却完全符合。
他手指骤然点出,是追风打穴手法,按到了李含沙手臂麻筋之所在,只要轻轻一按,人就会全身如遭雷击,难受无比,动弹不得。
洪潮汐看见打招呼的是个中年人,在洪门中地位颇高,又看看眼前和图书阵仗,左边站立的一排人是洪门弟子,右边站立的是青帮,这是“青红大阵”,高等级礼仪,接待大人物才有的。
“我和玉家的人有交情,正想见识下洪门青帮的总舵主,其他就无所谓。”李含沙摆摆手,也不和坚叔计较,以他的身份,就算是到“大内”,首长都要出来迎接,到了青帮洪门,那总舵主也必须出来以礼相待。
李含沙说了三个字之后,直接问少舵主:“你师父呢?我想见他。”
“和你无关,把门关上吧。”那三十岁的少舵主摆摆手,看了李含沙一眼:“兄弟,是哪门的高手?武功修炼到这种境界,不是无名之辈。”
“外面是哪位高手,请进来一叙。”
历代修炼密宗伏魔神通的高手,都是不出世的人物,因为修炼这种,十个有九个都会神经错乱,剩下一个成残疾。
“秘兄,不要无礼。他和你师父是一个级数的存在。”玉公子生怕被连累,连忙说好话。
“坚叔,出了什么大事?”
www.hetushu.com这顿训斥,洪颖脸色通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转。
只有天生奇才,道心坚强,才可以在冥想无数幻象中,寻找到真实自我。
“追风短打,峨眉秘传,暗劲透穴,倒有些本事。”李含沙点头赞许。
二十七岁的那人,身上富贵之气逼人,大拇指上还有玉扳指,那扳指古意盎然,翠绿森森,居然是名贵的帝王绿,而且还是古玉。
那玉公子虽然势力极大,也不可能让青帮洪门用“青红大阵”的礼仪。
普通人偶尔手臂磕碰到了麻筋,都会酸麻好一阵,高手分筋错骨之下,人更是要难受几天几夜。
李含沙并没有躲闪,就是让坚叔按到手臂。
“你说什么?”少舵主坐起来,身躯笔直,双目杀机闪烁,整个屋子里面气温似乎降低了十多度。
这时,声音隔着大门,从内部传出来。
在茶室中,坐了两个人,一个三十岁,一个二十七。
“年轻人,说话小心些。”坚叔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他已经把李含沙归http://m.hetushu.com结于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青年了,不过他仍旧不发火,只是警告,如果还出言不逊的话,那就按照洪门青帮规矩处理。
坚叔随后对李含沙抱拳:“这位兄弟,今天是我们帮会大事,外人希望回避,你居住在哪里,我派车送你回去。”
“慢着。”戴帝王绿古扳指的“玉公子”陡然震惊,身躯站立起来:“李含沙?你是李含沙?”
这是修炼密宗炼体到了“琉璃玉身”的境界。
他的手掌也是如琉璃玉。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帮会规矩得改一改,搞得好像黑社会堂口。”李含沙哑然失笑,他知道旧时代的江湖规矩森严,切口,黑话,禁忌,谁都不能够触犯,但眼下任何帮会都已经正规化,公司化,在抱着那一套,就不合时宜,迟早被历史淘汰。
声音雄浑,洪亮,做狮子吼,可以降魔。
“洪潮汐,洪颖,你们速度快点。”
“秘兄,他就是和终南剑仙在大内一战,突破境界,踏水而去,成就金刚不坏的武林神话,hetushu.com他的确有资格说这样的话。”玉公子苦笑一声,不敢坐下。
就此可以判断出来,在门内发话的人,中气十足,五脏铁板一块,五气凝聚,吐纳如钟声悠扬。
这种人,一举一动,都有很大魅力,气场之下,人人都以他为中心,是天生的领袖。
“不知天高地厚!”坚叔觉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这年轻人还不知进退,必须要教训了。
“可是……”洪颖刚要说话,又被坚叔打断:“你顽皮捣蛋,经常惹祸,平常溺爱你,但你也要知好歹,帮会中规矩还容不得你插嘴。”
坚叔满脸震惊之中却也不多说什么,推开大门,显现出厅堂,里面是个宽敞的茶室,有些阴暗,灯光不亮,似乎黑社会都喜欢这种气氛。
“少舵主,不好意思,我没有能够看住此人。”坚叔跟进来,一脸歉意。
三人走进内部大楼,上了高层,就出现长长走廊,两边站满了人,其中有人站在门口焦急的望着,看见人上来,立刻招呼。
他倒是客客气气,但拒人于千里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