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拳镇山河

作者:梦入神机
拳镇山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八章 南拳巨子

眼下这南洋帮会,白莲会,华英社两大领袖人物,杀气凌厉,目光锐利,让人觉得浑身针刺,十分不舒服,由此可见他们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都是千锤百炼中搏杀出来的。
“这位先生嘛,倒是希望蔡先生猜测一下如何?”玉小龙看见蔡先生询问李含沙究竟是谁,不由笑了起来:“久闻蔡先生乃是南方武林盟主,消息灵通,上到军政,下到民间商业帮会,无所不知,我倒是要看看蔡先生的眼力。”
“这位先生难道有办法?”少女停留住脚步,微微有些激动。
掌法飘柔,忽左忽右,中途变化,刚猛逼人,连环三击,这是他毕生绝学之所凝聚,融合了太极,形意,八卦,南北拳法,上古丹道,叫做“乾坤三绝”。
蔡先生出掌。
路放开,车开进去,到了街道尽头,铁门也打开,路上都有制服彪形大汉小跑跟随带路,这些大汉跑步沉稳有力,落地轻声,体型是虎跃狼奔,但脚下如是鹤爪印沙,虎鹤双形有些火候。
不过,他的身材并不圆m.hetushu.com,非常协调,但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微微发福,有福气,这是一种气质,难以言明。
所谓巫蛊之术其实就是精神幻觉,只有练武强身,才能够坚定精神,击破对方的催眠。
街道的两边是民居,有小吃,店铺,本来应该热闹非凡,但现在却统统歇业关门,因为门前被封锁,还站立有许多身穿制服的人在巡逻,严禁人进入其中。
“玉姑娘来了。”
车刚刚停下来,就有几个身穿制服的彪形大汉走过来,正要说话,玉小龙把车窗打开,递出请柬。
“我在出生的时候,寒湿之气入体,而且我小时候受过惊吓,精神不宁,稍微运动就会头疼。”女孩子说话都是慢条斯理的,永远比别人慢个半拍。
迎接玉小龙的是个女孩子,娇小玲珑,典型的南方人身材,弱不禁风,带着温柔的味道,看见玉小龙,微微蹲身:“玉小龙姐姐吧,父亲让我来接你,跟着我走就好。”
总之,他的气质,任何人看见了,都觉得可以给和图书自己带来福气。
在主人的位置上坐着中年男子,脸有些圆,十分和善,笑容可掬,时时刻刻都给人一种弥勒佛的味道。
而另外一男一女却不动,就是点头,显现出来江湖地位颇高,和玉小龙平起平坐。
他脚步无声,地面上的青砖却如豆腐陷落下去,但是却并没有碎裂,显然是气功已到登峰造极,化石为泥之地步。
那主人显然就是蔡先生,站立起来。
这请柬描红画金,上面烫出来金色的“蔡”字。
养身首先要养心。
“高手,一眼就看出来小女的病。”蔡先生皱起眉头,对李含沙刮目相看:“我也知道是失魂之症,但肉身可补,魂难圆满,眼下只有用药石医治。”
“你是魂有缺陷。”李含沙静静的观察着,突然开口:“肉身有病,以现在的医疗手段完全可以治疗,但魂如果缺陷,就非药石所能医治,基本上这属于绝症,不过我倒是觉得并非不可能弥补魂魄完足。”
“看着我!”
“原来是南洋华人地下社团的领袖,难怪http://www.hetushu.com有杀气。”李含沙知道,在南洋十分混乱,华人要自保就要抱团,于是各种黑帮应运而生,高手也层出不穷,那是另外一个武林。
客厅里面有几个客人在谈话,是很古典的那种明清风格,太师椅,青砖地面,还有那种有古代波斯风格的地毯。
这是修炼气功到精深之处才能够有的气场。
咳咳咳……
一个人,心情最重要,如果人整天都伤心难过,自顾自怜,那就算是有起死回生的仙丹,都难以医治。
古色古香,清香淡雅。
身穿制服的彪形大汉只能够送到这里,然后就退了出去。
弯弯曲曲的回廊,宛如迷宫,是八卦风水阵法。
在座的还有两位,一男一女,都正襟危坐,身上有杀气,也有领袖的气质,应该是南方拳法门派的领导人,手握大权。
外面的街道是民俗商业街,这里面就是私宅,不能够进入。
车在院子里面停下来。
人入其中,五色皆迷。
就在这时候,他身边的那女孩儿咳嗽起来。
“慢着。”李含http://m.hetushu•com沙摆摆手,“她的病乃是失魂之症,魂魄不全,神经焦虑,导致经脉不畅,阴阳失调,任何药石按摩都治标不治本,只有补全神魂,才可六合而安。”
这女孩儿有些林黛玉的味道,柔弱,忧郁,永远快乐不起来,她不缺吃不缺穿,地位很高,但天生如此,谁都没有办法。
他的身躯上,似乎有淡淡的光芒出现,宛如神佛,女孩儿朝着他看了过去,顿时如中雷击,哇的一声,吐出来淤血。
南洋有巫蛊之术盛行,养小鬼,下蛊毒,诅咒等等暗算人的方法层出不穷,没有一身精湛的武艺很难混下去。
一团福气的蔡先生目光凝重起来,看着李含沙,似乎在思考什么。
有人过度焦虑,一夜白头。
顿时,那几个制服彪形大汉全身微震,在对讲机中肃然地道:“贵客驾到。”
“女儿!你又犯病了。”蔡先生猛的站立起来,出手如风,手指柔和,连续点在了女孩儿的后背,止住咳嗽,然后拿出来一枚药丸。
少女不说话了,就在前面带路,走走停停,大约半小时后hetushu.com,来到了大院子中央的客厅中。
“能够在城市中划出地皮,修建这片村落,那手段非凡。”李含沙知道南方的城市寸土寸金,基本上每块地皮都要修建高楼大厦,现在城市的中心出现这个古村落,主持修建的人必须手段通天,富贵双全。
女孩儿的病说起来很玄,道理却很简单,就是心神莫名焦虑,从而百病丛生。
有人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哪怕粗茶淡饭,都能够长命百岁。而有人高官厚禄,却整日勾心斗角,惶惶不可终日,于是英年早逝。
“见过你父亲再说吧。”李含沙摆摆手。
但是,他虽然深不可测,却没有到达金刚不坏之层次。
“你就是蔡先生的女儿?”玉小龙看着这个女孩子:“可惜了,似乎没有修炼武功,是先天不足吧。”
“这两位是海外南洋白莲会会长,另外就是华英社的董事长。这位是四龙之一,玉小龙姑娘,除此之外,她还是一位将军。”蔡先生给相互介绍着,然后目光看向了李含沙:“这位是?”
“你要干什么?”
李含沙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