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章 战血灵剑剑灵

“寒冰刺龙,冻!”
于是乎,各自两道血泉从地底窜出,仿若凌逸五行术中的沙土锁身。
“五孪剑盘,现!”
“你也给本剑灵禁住!”
话音落下,剑灵小童用其肥胖的小手不断结起法决来,那般模样,竟是和人类修真者一般无二,法决霎时便已打完,一把把与凌逸手中大小相近的血色长剑浮现在了剑灵小童身前,犹如凌逸的金针乱刺般在它身前漂浮着,继而剑灵小童喊出一声“去”!这些血剑便冲天而起,随后像是射出的弓箭般铺天盖地的朝凌逸刺去。
血泉来的太过突然,因此尽管柳芸晴和袁镇本事远不是现在表现出的这样,却也英雄无用武之地,被血泉拴住双腿,牢牢制服在原地,与此同时,他二人发现自己的灵涡如自己的双腿一样,也被一层薄薄却无比牢固的血泉禁锢住了,无法移动施展分毫。
密密麻麻的血剑自天空中落下,凌逸自知极始水火盾是根本挡不住剑灵小童这相当于窥灵后期大能的全力一击的,于是他选择了攻击,攻击乃最好的防御!
看着凌逸三人面色严肃的盯着自己,剑灵小童沉喝一声,抬起两只肥胖的小手,掌心冲着凌逸三人,接着凌逸便是看到,剑灵小童的两个手心处皆出现了一个红色圆形血圈,还不待其仔细观察细腻,剑灵小童的攻击已是发出。
然而拥有不弱灵智的剑灵小童又岂会这么容易就放弃对凌逸的追击,终于,一次两朵昙和*图*书花绽放完毕,凌逸于空中一滞等待九转昙花现神通恢复的时候,剑灵小童抓住机会狠狠朝他刺来。
血灵剑剑灵现出原形,原来这剑灵的样子竟然是一个外表仿若六七岁样子的小童,身高不过三尺,浑身肉噗噗的,一绺朝天辫子俏皮的往上翘起,全身并未衣着太多,唯有一个血液涌动类似肚兜的遮挡物挂在身上,堪堪遮挡住了其胯下的小物什。
连续三声犹如冰面碎裂的声音先后响起,袁镇的黑风盾、柳芸晴的寒冰盾,最后是凌逸的极始水火盾全部不堪忍受血泉的霸道攻击,竟是在抵挡不住之下,散回了元力消散在空气中。
“他居然已经强成这个样子了,那百年之约看来是无法避免了,只是萱儿又被宗主他老人家……唉,不知道到时候凌逸会不会发狂,如此实力若是发起狂来,定然要引起一场血腥屠杀,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剑灵小童法术再次被破!
成仙一途并非只有活物才有资格,只要有了灵智,万物皆可触摸仙门之路,飞升不朽!
就在柳芸晴二人各有所思,无奈观战的时候,剑灵小童与凌逸间的对战再度升级了。
“呀!”
“黑风盾!”
“咔嚓!”
两道旋转而出的血泉自那两个血色圆圈狂涌而出,狂暴、恐怖、妖异的气息散步开来,由于血泉爆发的太过突然,闪躲不及之下,凌逸三人不得不放出各自的防御措施。
传自上古的和-图-书印决仿若蝴蝶翩翩起舞般在凌逸白皙的双手上跳跃,凌逸所在之地周围所有树木藤蔓表面尽皆铺上了一层冰晶,而后这片岛屿的天空上开始一点点飘下冰霜,突然一声龙啸发出,于那层层云朵之后,一条十丈蓝龙破云而出!
话音落下,一个由白、绿、蓝、红、黄五种颜色均匀组成的圆盘从凌逸体内滴溜溜旋转而出,盘旋在凌逸头顶上,继而凌逸右手斜斜一握,五彩华光从头顶圆盘上交错奔放,齐齐往凌逸手中聚去,一把五色七尺长剑就此凝聚在了凌逸手上。
“咔嚓!”
“大胆小修,居然胆敢来兽仙殿撒野,灭我兽仙殿内的小玲珑火狮、小黑翼魔碟!”稚嫩的声音传入凌逸三人耳朵里,原先那浑厚的声音荡然无存,想必和其形态由剑变“人”有关。在这剑灵小童的嘴里,那凶悍无比,修为极高的畜生居然都成了“小”东西,如此一来,不由凌逸不对其更加重视一分。
像柳芸晴和袁镇那般情况,已然是性命生死权交到了剑灵小童手上,如此,剑灵小童也不再出手试探,它想要将三人赶快禁锢住,然后吸其精血,恢复不多但兽仙殿内难得以极的修士鲜血,等它恢复哪怕百万分之一的实力,也可破开这经历数万年岁月削弱了的兽仙殿束缚,从此寻找机会,重新返回仙界,以宝器之灵的身份得道成仙!
“你这小小修士倒是有点本事,看我这一招!血剑,刺!”
和*图*书喝!”
“五行属性灵脉!看来他的实力俨然和宗主有的一比,可他的修为明明和我的一样啊,难道只是因为他拥有五行属性灵脉吗?我不服,不服,我袁镇才是窥灵期一下第一人!”
“断!”
然而剑灵小童到底还是被封印了力量,如今的它,吸收完段旭的精血,实力也不过相当于修士窥灵后期而已,想要和制服柳芸晴二人那般轻易束缚住凌逸,那诚然是不可能的!
在剑灵小童的法令下,扩大血泉面积击打在三人元力盾上的两道血泉二分为三,虽然数量上多分出了一道,但其威力却不减反增,如此情况自然是剑灵小童又增加了血泉的能量供给。
躲之不及唯有硬着头皮面对,一面又一面极始水火盾重叠在凌逸身前,最后凌逸还不忘放出自己那与血灵剑同样诡秘、妖异的血妖骨甲,最好自己的最强防御后,凌逸剩下的唯有祈祷,祈祷自己如今的防御能挡下窥灵后期实力大能的最强手段。
眼看自己使劲浑身解数也拿凌逸没有办法,剑灵小童不禁怒火冲天,争强好胜之心豁然填满剑灵小童的思想,它要施展自己的最大杀招!
感受到血灵剑气势的宏大,凌逸不再抱有自己法术能将其阻挡下来的想法,脚踩昙花四处躲避起来。
剑灵小童俨然是铁了心的想要吸收凌逸三人的精血,见一番禁锢未成,便再次挥舞起肥胖的小手,于空气中凝聚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绳,纠杂无章的朝凌逸m.hetushu.com身体包裹而去。
这一刺若是打中,凌逸的肉体必然会穿出一个硕大血洞,干干脆脆的重伤。
这便是见到凌逸破开剑灵小童法术后袁镇与柳芸晴内心的想法。
“哼!不识抬举,被本剑灵吸收是你的福分,还敢反抗,血泉,锁!”
斗法之时,时间就是生命,攻击准备好的一刹那,凌逸毫不犹豫的发出法令,得到凌逸神识的命令与锁定,半空中那十丈蓝色冰龙扭动着其布满冰刺的身躯悍然向剑雨撞去,冰龙和血剑剑雨无悬念的碰撞在了一处,碰撞的瞬间,凌逸的寒冰刺龙好像没有抵抗之力一样立即破碎为冰屑四散而飞,化作一道冰屑帘幕出现在凌逸身前,然而就是这么轻易的一碎,漫天血剑便成功被这冰屑帘幕冻成了冰剑,一个个于半空坠落,摔在地面上碎裂开来。
剑灵小童大喊一声,随后其肥胖小巧的身体化作一道血光直奔凌逸而去,在这个过程中,凌逸、袁镇、柳芸晴这三个身临其境的人皆是看到,原先在青石建筑里的血剑再度出现,这是剑灵小童要以自己原始形态对凌逸进行致命一击,它到底要看看,凌逸还有什么本事来挡住它的攻击!
“寒冰盾!”
“咔嚓!”
凌逸大声一喝,急退的同时手挽五色长剑瞬间挥舞横扫,一斩之下,将两道想要禁锢住凌逸的血泉齐齐斩断,破坏了剑灵小童的法术。
三种不同属性的盾牌毅然浮现,或水火兼济,或寒气逼人,或黑风巨http://m.hetushu.com出,浑厚的元力一时间充满了众人周围的空气中,看的剑灵小童也忍不住赞叹道:“咦?!你们这三个小娃娃居然天赋都是不错,水火灵脉,寒冰灵脉,黑暗、风灵脉,嗯……不错不错,倒是比主人那个时代的小小小修士还强上一些,不过……你们冒犯主人灵墓,依然逃不过一死!血泉,分!”
“哼!想跑!先禁锢住两个弱的,把你这个强大不少的小修士弄死再说!”不愧是拥有灵智的宝器,一看凌逸三人想要采取四散奔逃的方式分散自己的攻击,顿时想出应对的方法指着凌逸说道,它是想到了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真理了。
“不好!”
凌逸再次发出喝声,前进的身形陡然一滞,在离血绳不到一丈的地方戛然止住身体,随后高举五色长剑,猛然往下凌空一挥,滚滚五行元力被凌逸从灵涡内剥离而出,一道五色剑光匹练挥洒在凌逸面前,顿时周围的空气都被这一击抽空,恐怖的威力看得柳芸晴、袁镇是惊为天人,各自在心中感叹起来。
元力盾被毁,却也给凌逸三人争取到移动的时间,柳芸晴向左,袁镇向右,凌逸往后,三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急忙退去,以求躲开血泉的悍然追击。
“极始水火盾!”
无数血绳飞来,凌逸面色淡然如水,战斗时的绝对冷静是斗法胜利的资本,凌逸深明此理于心,接着被束缚住的柳芸晴二人便是看到,面对血绳凌逸不退反进,手持五色长剑迎面朝血绳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