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收服血灵剑

想要征服柳芸晴的凌逸也清楚不能太过和柳芸晴对着干,于是话锋一转,凌逸望着周围因之前战斗弄得凌乱不堪的环境说道:“兽仙殿里的宝物应该不止血灵剑一件吧,还有,我们该如何离开这岛屿呢,真是麻烦。”
如此戏剧化的收服了一把天地至尊宝器,即使凌逸知道凭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血灵剑的全部实力,说得直白一些,他连血灵剑万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尽,可饶是如此,血灵剑以它通灵法宝的身份,也足以媲美玄宝等级的宝器了,而且是暂时的玄宝级别,随着凌逸实力的不断增强,血灵剑杀敌吸血的增多,血灵剑的实力也会一点点重回昔日的恐怖。
接着血灵剑血光一闪,重新变回了小童模样,双目呆滞似是陷入回忆的喃喃道:“主人?不对,兽仙才是我的主人……不!不!是血魔凭借自己的血灵脉感应从血山发掘了我,血魔,兽仙,到底谁是我真正的主人,你又是谁,谁才是我的主人,啊!!!”剑灵小童突然发起http://www.hetushu.com狂来,揪着自己的朝天小辫大喊起来。
血灵剑出,血溅五步!
已经彻彻底底认凌逸为主人的小十哪里还顾及保卫兽仙宝物,叙说起它所知道的情况来。
看凌逸志得意满的样子,柳芸晴眼神闪过一抹担忧后重回冰冷的说道:“血灵剑定非凡物,威力恐怖,希望你能将它用在正道上,而不是无妄的杀戮。”
这时呆在一边暗暗发誓要超越凌逸的袁镇饱含妒意的说道:“你不是把那血灵剑收服了吗?它呆在这兽仙殿里这么久,甚至连你我灭杀殿内凶兽的事情都了如指掌,该怎么走,宝物在哪你问问它不就知道了,这种简单的问题不应该是你这种头脑精明的人想不出来的吧?还是说你想要甩下我和柳师妹独吞宝物?”
凌逸再也难掩笑意,不知为何,对于柳芸晴的言论让他很不爽。“哈哈,修仙者?你可别忘了,我身上还怀有妖灵脉,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脉修士,你又不是我,凭什么给我的hetushu.com身份定义?还有,我只在乎身边的人,只要有人危及到他们,我管你神仙凶魔,一概屠杀到底,子孙不留!”
有主如此,其仆应同。
抚着血灵剑的小脑袋安抚了一会儿,凌逸向血灵剑说道:“以后我就叫你小十吧,虽然不太霸气好听,但名号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小十叫着亲切。”
袁镇和柳芸晴各有所想间,已是面色如常的缓步走到将小十收入宸苍界的凌逸身前。
他凌逸,又何尝不是一个性格多变的人呢。
小十出现,凌逸开门见山的问道:“小十,你可知兽仙殿内还有什么宝物吗?还有,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些人你知道在哪吗?我们该如何离开这个岛屿?”
“他居然收服了一件通灵法宝,而且他不仅拥有五行灵脉,还有妖灵脉,这等天赋机缘,让我如何才能超越于他?!不!谁也比不过我袁镇,我袁镇才是最强的!我一定要找机会把他打败,将其踩在脚下,让他知道谁才是最强者!”
异变突生,凌逸、柳芸晴、和*图*书袁镇三人全是一脸疑惑,满脸莫名其妙的样子。
血灵剑化作的血光如钢穿豆腐般击散一面又一面凌逸自信防御力极强的极始水火盾,看到血灵剑剑势如此威猛刚强,无论是身在战场中的凌逸,还是被禁锢住身形无奈呆在一边观战的柳芸晴与袁镇皆是明白,这一次,恐怕凌逸是无法逃避受伤的厄运了。
看着小十孩童般天真的模样,谁会想到这是一个在战斗中狠辣聪明的剑灵呢,对于小十的善变,凌逸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之处,女人善变是天性,男人善变则是一种保命迷惑强敌的手段,笑里藏刀往往要比那些大开大合的莽夫活得更久,实力更强。
见到凌逸收服血灵剑整个过程的二人此时心里又是别有一番感叹。
不过不管怎样,险之又险保住性命的凌逸怎会放弃这个机会,灵活的头脑迅速转动起来,仿若明白个中起始缘由的凌逸不仅没有收回血妖骨甲,反而将由浊元力剥离出的妖元力猛然一放,其体外血妖骨甲的气息光芒更加猛烈了起来,一m.hetushu.com股散发着特殊香味的血气弥漫在这一方天地间。
感受到凌逸身上那股熟悉亲切的气息,剑灵小童再也顾不得考虑谁才是它真正主人的问题,仿佛孩子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般扑进了凌逸怀里,稚嫩的叫着主人。
霸气到不能再霸气的话语出口,听得原本想要据理力争的柳芸晴不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反而对凌逸的为人变得欣赏起来,潜移默化的受到了凌逸的影响,不知不觉,一抹异彩从其变颜难变眸的眼睛里闪过。
小十呢喃的重复了几遍自己的新名字,而后兴高采烈的拍手叫好道:“小十好听,主人,小十喜欢这个名字。”
见凌逸不买自己的帐,冰山般难看出其往常情绪的柳芸晴突然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音调略高的说道:“你要知道,你可是修仙者,修仙者本就要与修魔者相对,为无数生灵造福。”
再次抚了抚小十的脑袋,凌逸指着依旧被血泉束缚着的柳芸晴与袁镇说道:“把他们松开吧,他们是我的朋友。”
小十乖巧的点了点头,肥胖的小http://m.hetushu•com手轻轻隔空一挥,柳芸晴和袁镇便是感到丹田内灵涡的元力重新运转起来,自己的行动也恢复如常。
然而尚未发生的事情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就在血灵剑冲破最后一道极始水火盾将要刺到穿上血妖骨甲的凌逸身上时,却是陡然止住了攻势,停在凌逸身前不足一寸的地方。
“看来昆云宗要从紫岚州消失了,不过这也怨不得任何人,宗主他老人家太过急于追求权势,也太过护短了,若不是如此,当初墨览月、安朝雪这两大与我不想上下的天才又怎会叛宗逃跑,自立宗门,凌逸又怎会立下百年之约,如今这两大隐患终于显示出了他们的威胁性,昆云宗难逃恶有恶报的命运,唉……”
被收货喜意冲昏头脑的凌逸让袁镇这么一说,也不管其嘴里嘲讽之意,神识一动再次将血灵剑唤了出来,同时暗暗嘱咐了小十一声,让因看到宸苍界内奇特空间惊奇不已的小十不要透露宸苍界的秘密。
凌逸听完撇了撇嘴,耸肩回道:“柳道友是否太过高看凌某了,凌某可从未说自己是正道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