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九章 平手

说来齐杰心里对王雨嘉可谓是爱慕有加,不然当初也不会对陈枫产生那么大的怨念,但当他看到王雨嘉面对陈枫时那双含情脉脉的双眸时,他明白自己今生是无法博得王雨嘉的青睐了,随着妖郡名额争夺战上酣畅比斗的结束,齐杰不但对陈枫厌恶感大减,更是生出了一种可敬对手间的友谊,在伏妖宗内,通过伏轻之口得知陈枫跟着凌逸一路过关斩将,收服如此多的妖修门派时,齐杰非但没有感觉到危机来临,反而对陈枫的敬意再添一分,在他看来,没有雄心壮志的男儿称不得男儿,更不配做他齐杰的对手!
这次攻势陈枫眼看决然再难闪躲,情急之下他将身体整个后仰平伸,抬起膝盖与齐杰拳头装去,接着便是轰的一声,如惊雷般响彻天际的碰撞声发出,二人皆是像流弹一般倒飞出去,各自砸向地面。
“伏妖暗甲,寂夜妖刀!”
“看拳!”
听着自己师尊的叫喊,齐杰和陈枫不得不在身心俱疲的状态下结束了这场比斗,两人经历了又一场酣战,竟是将彼此的感情更深一步,相视哈哈一笑后,各自收回宝器甲胄,摇晃着往自己的阵营飞去,也是这一战,让原本怒火攻心的陈枫平静了下来,就算他无法手刃梁横、倾汉这些杀了自己门人报仇也没关系,因为他还有个大哥,正在来苍兰宗的路上www.hetushu.com
一记刚猛的碰撞过后,陈枫与齐杰混乱迅速的身影才分离开来,继而齐杰将手中寂夜妖刀猛然甩出,化作一条暗黑蛟龙朝陈枫噬咬而去。
驰至陈枫身前,齐杰将手中妖刀一举一划,以倾斜的方式斩向陈枫,暗黑色刀芒来临,陈枫脚跟一蹬,身体往后一躲一移,继而抬起萦绕着片片火红色枫叶虚像的长剑拦在齐杰妖刀斩来的轨迹上,叮的一声响亮发出,才是第一招,陈枫与齐杰便毫不保留的拼起了元力。
在这大喝声中,齐杰双腿有力的踩踏着地面,妖刀持在身前,于阵阵碎石尘土中朝陈枫狂奔而去。
看到齐杰走出,陈枫心头怒火一时间小了不少,齐杰把他当做可敬的对手,他陈枫又何尝不是呢?稍稍平复了下心境,陈枫握紧了手中的赤枫之剑,亮银色面具上仅露的一双明亮眼眸与齐杰对视少顷,而后微微点了点头,示意齐杰可以出招了。
看着天上两人气喘吁吁、满是伤痕的模样,周明和伏轻这两名爱徒心切的师尊开口了。
陈枫有凌逸这么一个无穷无尽的丹药宝库供给,此时却没有显露出他的优势,因为齐杰是伏妖宗宗主的爱徒,一个紫岚州妖修王者门派支持一个丹融期修士还是绰绰有余的,因此在这对碰中两人谁都没有讨到便宜,厌倦了这和*图*书种对峙的二人在同一时间极有默契的后仰倒退,接着同时飞上半空,在一片刀光剑影中再次战到了一处。
“斩!”
枫红色长剑与暗黑色妖刀在这一碰之下并未分开,而是继续保持着对峙的姿态,红色和黑色光幕包裹着刀剑一直顶触着,两人身前的场景在黑色刀芒与漫天枫叶中相互交替,这一记强烈的对峙不仅考验着两人手上的力道,还考验着那妖修并不注重修炼的元力。
陈枫和齐杰的强悍体魄从高空坠落到地面上,毫无悬念的将地面砸出了两个大坑,又是在同一时间,他二人一起飞回半空对视而立,齐杰的虎口已经震破,流着涔涔鲜血,而陈枫也不好过,膝盖以下微微颤抖着,难以移动半分。
因为他是紫岚州妖修中数一数二的修炼天才!
陈枫无言,齐杰也不是啰嗦客套之人,大喊一声后,灵涡内棕色妖元力浑然一放,一具暗黑色甲胄由虚凝实显现在齐杰身体表面浮现,翻手一凝,在齐杰神识的操控下一把丈大暗黑色妖刀陡然显现,如此一来,除了一双眼睛露在外面,齐杰整个人都被暗黑色包裹了起来,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显露着无尽黑暗妖意。
“小儿张狂!”
齐杰终是不满现在僵持的状态,神识依旧把持着寂夜妖刀与陈枫的赤枫之剑在天空上撕咬拼打,身形已是化作一和*图*书道暗黑色惊虹直奔陈枫而去,及至陈枫身前,齐杰双拳齐出,宛若两记暴力闪电钻向陈枫胸前,陈枫眉头一皱,身体稍稍侧移,堪堪躲过了齐杰的攻势,齐杰却不肯罢休,步步紧逼,身形一扭,右拳之力不减反增,借助冲击的惯力以拳面发出攻击。
高手总是寂寞的,如果找不到可以与自己一战的敌手,那修仙路上该是多么孤独!陈枫,这个比自己年龄还要小一些的青年才俊,正是给了他齐杰在修炼之路上前进动力的一个不是朋友的朋友,所以此时的这一战,他不管输赢背后意味着什么,他要的是痛快!战斗中疲乏的极限!
伏轻淡然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所喊之人恭敬十分的应了声是,一名外表大约二十六七的样子,一头两寸黑密短发,面直口方,浓眉下面是一对散发着睿智之光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嘴唇,身穿一袭赤红色道袍的年轻修士走出人群,他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乌国取完造屋材料归途中凌逸、陈枫、王雨嘉三人所遇的伏妖宗宗主爱徒齐杰!
妖刀飞来,陈枫同样甩出了自己的赤枫之剑,赤枫之剑这时化作了一只火红凶虎,二人操控着自己的本命宝器相隔而望,竭力厮打着对方。
“杰儿,你上。”
望着半空中难舍难分的争斗,场下修士皆被两人酣畅精彩的“表演”吸hetushu.com引住了目光,一时间人群大部分修士脑中竟是没有了打个你死我活的想法,全部专注着陈枫和齐杰比斗的最新动态。
“喝!”
“我也正有此意,杰儿,下来吧。”
想要一决雌雄也不是不可能,那就要看他二人谁的头脑比较精明,谁能抓住对方细小的失误了。
“陈枫,你也回来!”
凶虎掌风习习,蛟龙吼声阵阵,无数耀眼的黑红光芒在天空上四散而溅,威势之猛犹如繁星碰撞,不得不说,齐杰与陈枫的实力实在是难分上下,除非打到两人元力尽皆枯竭,否则定是难以分出胜负的。
他二人对战次数绝不下于百次,不过在这百次里,九十余场是以陈枫败北告终,直到凌逸的出现,才彻底改变了这种局面,陈枫从凌逸那里得来的炼体之法不可谓不精深,无论是泡澡时水中放置的灵草宝根配方,还是针灸运气时的穴位渠道都阐述着常人无法理解甚至是不敢想象尝试的道理,而恰恰是这些看似奇怪无常的方法,让陈枫体魄强度、元力厚度尽是大大加强了不少,也正因为这一点,在妖郡名额争夺战上他才能与齐杰战成平手,终是打破了次次失败的常规!
成仙之道虽多而复杂,但贪多嚼不烂的道路却横贯古今,妖修出现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他们要以肉身破劫,而不是依靠神通宝器,所以他们不需要把修炼重http://m.hetushu.com心移到元力凝厚上,这却不是说元力凝厚对他们来说不重要,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如果你有时间,大可像仙修、魔修那般吞丹提升元力修为,元力修为上的差距,对妖修而言在某种特定情况下亦是胜败关键,正如现在这般。
“伏道友,他们两人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最后难免两败俱伤的局面发生,这场我看就算平手你看如何?”
伏轻并不多么响亮的喝声从人群轿子中发出,话音落下的一刹那,那些感觉身体不适的修士们顿时如释重负,大松一口气之余,心里对陈枫的畏惧却是增添了不少,原本想要与陈枫一战出出风头的许多修士都不敢再多言,一个个呆在原地坐立不安。
强大的气息以陈枫为中心疯狂向四周扩散开来,由于内心着实是太过愤怒,他那远超普通丹融前期修士的气势再也遮挡不住,全力爆发之下,妖修联盟内许多修为与陈枫不相上下的修士都有些站立不稳,更不用说那些丹化期修士了,一个个皆是体内气血翻涌,俨然有口喷鲜血之意。
师命难违,尽管齐杰不想以此刻这般情况与陈枫切磋比斗,但伏轻对他的养育之恩暂且不提,单是那每日元力过渡的恩情,就足以让他用生命去偿还此恩,仿若君臣之道一般: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咚!咚!
他到了,这些得罪苍兰宗、无视苍兰宗的人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