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三章 见伏轻,收伏妖

望见自己师尊颓然、苍老面容的齐杰跑出人群,扶着似乎有些脱力的伏轻喊道,眼中关切之意并不比之前陈枫关心周明安危少。
得到凌逸的保证,伏轻心头一松,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中隐隐有了泪水凝出。
“我愿意带着整个宗门追随凌宗主!”
伏轻是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老头儿,白白的胡须,白白的长发,白白的眉毛,白白的皮肤,要不是他的衣服乃伏妖宗道袍,而是换成和凌逸一样的雪白长袍,那他整个人就分不出皮肤还是衣物了,总而言之,伏轻给凌逸的感觉算是比较亲近,但亲近之中,还有这一股难以遮掩的威势,那是久居上位者才能养成的气质。“嗯……不错不错,其实我刚才在轿子里用神识观察到你所做的一切时就已经突然后悔了,我有点后悔当初没能早点注意你,然后把你这个心腹大患扼杀在摇篮里。”
“没错,我也愿意!”
“师尊!”
……
“能有幸看到紫岚州统一,是我单某人的荣幸,我也愿意为凌宗主效犬马之劳!”
“师尊!”
“不,我想伏前辈搞错了,前一刻你的心里还是将苍兰宗灭掉,把我这个不自量力的晚辈从修真界彻底抹除,因此我们是敌人,而且是仇恨不浅的敌人。”凌逸摆手打断了伏轻的话,自顾自的说道。
这种紧张担心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凌逸杀人停止,伏轻从轿子中走出为止,那些丹化期或者刚晋升丹融期不久的修士们自然听见了那些修为高深的长老所言,凌逸这个不过百岁有余的年轻修士是一名窥灵期大能,可无论在他们心里还是眼里,都潜意识里认为凌逸虽强,却也只是一个后生晚辈而已,即使紫岚州妖修一脉所有人都不是他的m.hetushu•com对手,那他也决然不可能打败伏轻。
话音一落,场内鸦雀无声,不是他们心里没有话说,而是太震惊了,伏妖宗宗主一个如此高高在上、曾经不可一世的大人物就这么低头了,甚至一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有,便将自己千年基业送到了一个年轻晚辈手里,难道这年头只要胆子大,什么事情都能不劳而获吗?
伏轻和齐杰的师徒深情让凌逸大有感触,其实他很羡慕像齐杰、陈枫这样的修士,他们都有一个爱护自己,把自己当做孩子的师尊,而他凌逸,却只有一个不会说话的宸苍界……“好,我答应你,不但我不会找齐杰的麻烦,而且我保证只要他在紫岚州里,我就不会让他有一丝危险,当然,假如他自己闯进什么隐藏的古修士洞府丢了性命,就不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了。”
场内所有修士都已经完完全全被凌逸的残忍杀戮给惊住了,尤其是妖修联盟里的修士,他们心中更多的是畏惧,要知道虽然他们大多数人到目前为止还没做出什么对苍兰宗出格的事,但凌逸刚才的表现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们,只要他愿意,杀人不需要理由。
伏轻安和的看了一眼齐杰,不容反驳的说道:“齐杰这孩子在我眼里就和亲生孩子一样,他是我从小养大的,资质很不错,也被我视为最亲的亲人,年轻时为了争名夺利证明自己没有时间去考虑男欢女爱,所以齐杰就让我默认为了自己的孩子,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反对过他的任何一个决定,我本人是希望他能跟在你旁边学点东西,但假如他不愿意,我希望你不要强迫他做事,更不要让他在紫岚州遇到什么你给的麻烦。”
霸气,不容置疑的霸气和_图_书!伏轻这话一说,那些原本还想着偷偷溜走,返回宗门后忽略今日之事仍然好好做自己宗主的人们一个个蔫了,凌逸既然选择了开始整合紫岚州妖修势力,又怎么会放他们任何一个门派独立呢?来之前凌逸收服的妖修门派加起来整体上就比他们高出两三倍,如今伏妖宗又当众承认加入了凌逸,他们想反抗,又反抗的了吗?
有实力,一切奇迹都不再被称为奇迹。
在半路上,凌逸消散了凌厉的气势,重新拾起温和笑容,倒是陈枫对刚才的霸气一幕念念不忘,不断赞美着凌逸,对此凌逸也只是简单回了一句。
凌逸的打断让伏轻一愣,随后哈哈一笑,要知道,整整一千五百余年没有人感打断他的话了,他伏轻两千八百年前出道,历经一千三百年修成丹融期圆满之境,虽然至此境界再没有大距离的跨进,但元力、体魄的不断加强,让其在紫岚州里几乎再难找到敌手,有的也仅仅是那几个老敌手而已,比如俞傲、昆云老怪以及那神秘的魔极门门主……“好好好,哈哈,小友说老夫真实,我看小友也并不虚假嘛,不管你把我当不当成敌人,我都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们这些老骨头找回了年轻时的热血,当我在伏妖宗里得知你开始整合紫岚州妖修时就已经想到了现在这样的结局,我知道心思缜密的你不会无缘无故的鲁莽行事,既然你敢这么做,就一定有你的底牌,可是我还是不甘心就这么放手自己的基业,所以我想试试,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希望你可以让紫岚州妖修走出这一亩三分地,比斗之事就算了,和你打了我也是输,伏妖宗以后就归你了,我老了,想争也争不动了。”
“目中无人?呵呵和-图-书……我一个年轻修士杀人就叫目中无人,你们这些上门讨事杀人的就叫理所当然?我凌逸入世不深,却也知道些人情道理,莫非就凭你是伏妖宗宗主,是紫岚州巨头中的巨头,我就该把你的话当做真理,并无条件去执行?”看着伏轻一步步从轿子里走出来到自己身前,凌逸收回血妖骨甲,露出里面一袭雪白长袍,嘴角带讽刺笑意的问道。
少顷,笑声停止,伏轻转过身子,一改脸上慈祥面容,目光冷厉的朝所有跟随而来的修士说道:“从此以后,凌逸便是伏妖宗宗主,至于你们其他几个门派我管不了,但是我要说的是,只要凌逸说要你们的门派,我伏轻加上伏妖宗所有弟子决然会冲在最前面,如果你们认为能敌过我伏妖宗,大可一试!”
“什么事,只要晚辈能做到,定会竭力完成,以报前辈赠宗好意。”凌逸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人家伏轻都放低姿态给了这么大的好处了,如果连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他还有什么脸面在紫岚州称王称霸?!
轻轻的拍了拍齐杰肩膀,伏轻不顾身后妖修联盟里那些修士的目光,继续朝凌逸说道:“伏妖宗我可以给你,其实你也应该猜到了,我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局面,再过不久肯定会离开这个人世,届时就算没有你,伏妖宗也难免会因为争权夺势闹个四分五裂、名存实亡的结果,毕竟我预想中的接班人实力还不够力压群雄,再加上我最为看重的程健、段旭也已经在那次寻宝中死去,已然大大削弱了我伏妖宗的高层实力,基于以上种种,我并不觉得把伏妖宗交给你这个只能用妖孽来形容的年轻人有什么不好,只是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对于伏轻毫不掩饰和_图_书的言语,凌逸非但没有感到厌烦,反而觉得伏轻这样不虚伪的真小人更加符合自己的性子,于是凌逸的微笑里多出一抹惺惺相惜的意味来。“伏前辈倒是个真实的人,说来晚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而能有这么一天,我自认为最应该感谢的不是传授我本事的人,应是那些不断嘲讽我、威胁我、强迫我、甚至是想要杀我的人,是他们,让我知道复仇杀戮的滋味是那么惹人迷恋,仿若熊熊烈火一般,让我这个飞蛾见到就忍不住扑上去。”
渐渐地,开始还要和苍兰宗不死不休的妖修联盟在凌逸到来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心甘情愿做了凌逸手下,这让看到整个过程的苍兰宗弟子长老们一个个对凌逸膜拜起来。
他已经老到不想再经历没有必要的斗争了。
齐杰这时是再难掩饰内心的感动,一下跪在了伏轻身前,拉着其道袍颤抖道。
说来伏轻曾经也和如今的凌逸一样,出道以后做出了一件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也引起了当时紫岚州年迈强者的注意,同样伏轻也受到过比自己后台强硬之人的威胁,可他活下来了,并且创建了如今紫岚州妖修门派的巨头——伏妖宗。从这一点来看,凌逸打心里还是对伏轻有着那么几分尊敬的。
台下修士异口同声的回答着凌逸,伏轻对凌逸笑了笑,在凌逸眼神的示意下带着伏妖宗所有人员腾空离开,继而所有妖修联盟势力中的宗门也全部和凌逸打了招呼走了,回宗准备着宗主交替的相关事宜。
凌逸话里讲得很明白,他不是个喜欢随便杀人的疯子,但是要是有人自动找不痛快与他结仇,他也不介意把仇人一个个杀掉,享受大仇得报时的那份快感,伏轻对此大为赞赏,好像喜欢近战hetushu.com厮杀的人都喜欢那种豪情万丈的汉子,即使伏轻老了,可他还有一颗火热拼斗的心,尤其当他得知陈枫在凌逸的帮助下收服一个又一个紫岚州妖修门派时,他仿若想起了曾经自己也有这么一个雄心壮志,那就是把紫岚州建成自己的皇宫。“你真的是很不错,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伏轻真的希望你是我的孩子或者我的弟子,不过我知道这已经是不可能了,我们不是敌人我就很应该感到庆幸……”
凌逸冲着妖修联盟里的修士们笑了笑,随即转身飘上石阶,抖了抖雪白道袍淡然说道:“三日后,在这苍兰宗主殿内,我将召开第一次紫岚州妖修集会,并重新订立一些规矩事情,希望各位到时候能准时来。”
“谨遵凌宗主令!”
不过原本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们依然做着自己最大的宗主位置,那就是把这一切的操控者凌逸暗杀掉,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正是这个道理,可见识到凌逸手段的他们自然明白,这种想法纯属放屁!
伏轻,在这些妖修眼中就是王一般的存在,因为和许多妖修门派掌控者不同,伏妖宗并不是前人传下来的,而是和苍兰宗一样,是由这个两千多年前出道的妖修王者,一点点发展壮大起来的。
危机解除,不习惯被众人环绕的凌逸让陈枫遣散了苍兰宗弟子,拉着他和王雨嘉二人偷偷溜回了住处,至于受了伤的周明,也在一干弟子的搀扶下打道回府,闭关疗伤去了。
凌逸也想不到自己预料中统一紫岚州妖修的最后一步会如此简单容易,在这个过程中,他几乎没有出手过,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和伏妖宗宗主会有一场实力相当,或者能让他使出些本事的战斗,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还是低估了伏轻的老化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