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七章 战袁镇

望见袁镇前来,凌逸终是顿了顿步子,驻足在原地看着袁镇落在自己上方不足一丈远的石阶上。对于袁镇这个诚然有点实力的修士,凌逸觉得还是值得他正眼相对的。“你确定要挡我?”
昆云老怪头也不回的低声喝道,随后离其身后不远处的一名弟子恭敬应是,转身往宗门下达命令去了。
那孩童在笑。
“该我了。”
“好。”袁镇也不罗嗦,自从上次凌逸在他和巴君阳手里轻而易举的救走玉乱舞与思柔二人,回宗之后他对凌逸的看法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原先他看凌逸的眼神是不屑、自傲、嫉妒、怨恨,但经过一次次实力上的绝对碾压,他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对凌逸产生什么复杂情绪,因为他不配。如今他要做的,就是遵照宗主的命令,用生命去拦截凌逸上山的脚步。
这修士见剑芒飞速掠来,惊慌之下也顾不得什么节省http://www.hetushu•com元力打持久战了,卯足力气运转起体内灵涡,一面厚实如真的巨大沙黄色土墙便竖在了自己身前,当土墙凭空出现的一刹那,昆云宗这丹融后期长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有了这层防御,起码这一回合小命是保住了,不过一想到自己面对的是谁,他便不敢再大意,继续将双掌隔空对准土墙,不停输送着灵涡内的土元力。
“黑风剑,黑风斩!”
“传令,让所有丹融期门人下山,阻拦凌逸登顶!”
听到凌逸简单而直白的问话,袁镇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凌逸“人挡杀人,仙挡灭仙”的意念他不知晓,但青苔石阶被染红之状他是知道的。“我乃昆云宗门徒,修炼之路受了宗主恩惠无数,尽管我清楚自己不是你的对手,可他老人家让我前来拦你,我也不得不谨遵宗主令。”
“疾风绞杀!”和_图_书
而在那弟子传令的同时,凌逸仍然在无止境的屠杀,血灵剑剑灵小十似是感应到了主人的杀戮欲望,伴随着一个个脖颈处瞬间撕裂鲜血狂喷的修士倒地,它发出的婴啼声也愈发刺耳。
凌逸的脚步依旧如初始时速度不快不慢,可上山的时间却明显加快了,毕竟少去一分挥剑的时间,自然会变快很多。
面对这软弱无力的叫喊,凌逸如初时登山的表现一样,无言回以一道血色剑芒!
二人战意已决,凌逸握了握手中血灵剑,就那么直直站在原地,袁镇见他不出手,甚至连一丝元力波动也没有,两人就那么耗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他运足灵涡内风、黑暗两种混合在一起的元力,道袍猎猎作响间,一道道带着黑气的透明风刃快速围绕他周身凝聚起来。
“罢了,让下山阻拦凌逸此子的门人都回来吧,让袁镇和柳芸晴两位长老出手。”
“那便战和_图_书吧。”越是靠近峰顶,凌逸想要见到伊凝萱的心情就越是迫切。
低沉的喝声从袁镇口中传出,其身边数十道闪着森芒的风刃便是尽数朝天上飞去,而后方向一改,由各个方向直奔凌逸杀去,一时间罡风四起,杀意十足!
趁着袁镇挥剑应对风刃的空档,凌逸脚下一蹬,虽无九转昙花现的迅捷莫测,但也是几乎瞬移般来到了袁镇身前,继而便是以劈山斩海之力当头挥下,速度之快,肉眼难及。
站在昆云宗峰顶的昆云老怪见凌逸出手雷厉风行,自己花费多年苦心培养的天资卓越之辈在其手里就像手无寸铁的孩童一般被无限虐杀,他终于有些站不住了。
昆云老怪再次宛若自语般讲了一句,其身后传令弟子立即应是,运足脚力飞奔而去。
一柄暗黑色长剑显现,袁镇手握黑风剑,毫不停滞的往身前一劈,一道卷着黑风的剑芒骤然挥出,在一阵噼里啪啦的www.hetushu.com爆响声中,反弹回来的数十风刃尽皆消失。
眼看山下景色已渐渐模糊,周身清凉的云气也慢慢多了起来,昆云宗峰顶那一座座暗红色的亭台楼阁逐渐映入凌逸视线,距离昆云宗弟子集聚地还有不到百丈远时,阻挠者再次来临,他便是袁镇。
“凌逸,莫要欺我昆云宗无人!”
“休想杀我!”
凌逸仍未施展任何法术神通,直勾勾的盯着袭来的每一道风刃,待攻至身前,凌逸陡然将血灵剑以竖着的状态甩在身前一尺远处,随后白皙的双掌隔空朝血灵剑一推,原本细长的剑身便是瞬间放大了十倍,一面血剑盾牌便是立在了他的身前,与此同时,袁镇还是隐隐看到,那放大的剑身上虚现着一个六七岁扎着朝天辫的孩童。
“轰!”
一声巨响发出,血灵剑剑芒斩在土墙上,如同一道细线将其从中间猛然撕裂,浓郁的沙土气息蔓延在石阶上,而土墙身后的那http://www.hetushu.com丹融后期修士也在剑芒不断放大中被一下劈成了两半,大量殷红鲜血像喷泉一般在半空中撒出一道弧线,惹得见状之人都不禁缩了缩脖子,一股冰冷凉意从头一直延伸到脚。
昆云宗一名丹融后期长老收到昆云老怪的命令后急急忙忙飞至半山腰,当他把目光顺着浸满血色的青苔石阶往下观望时,一股悚人气息压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还好他强行运足元力镇定了心境,否则恐怕不必凌逸出手,他自己就要一命呜呼了。
不过袁镇好歹也是经历了无数生死之战的人物,感觉到头皮上的凉意,本能的将黑风剑横在了头顶,铛的一声发出,袁镇顾不得虎口的麻意,抓紧机会便后退了出去,堪堪活得一命。
两人一攻一守,哦,不对,凌逸并非在守!因为袁镇清楚看到,自己那赖以成名的疾风绞杀之击在触碰到血灵剑的一刹那,悉数被反弹了回来,而且那风刃早已脱离了他的神识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