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八章 昆云主宗?

柳芸晴此刻也顾不得肩膀上传来的痛意,一边让凌逸冷静一边解释道:“百年前我奉命将萱儿带回宗门,那时宗主得知她寒木灵脉的体质时十分高兴,当即下令让我和宗内一名木灵之体的丹融期长老一同传她法术,教其修炼功法,可当萱儿在宗门内呆了几十年后,我和另外一名传授她道义的长老便是发现,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有时候还会一边听着我讲解修炼上的难点一边瞌睡,身子也越来越虚弱,像是中了什么妖法一样,宗主得知派了无数在医道上颇有建树的长老给她诊治,奈何就是找不到根源……”
经过短暂的调整,凌逸也是镇定了不少,把手从柳芸晴肩膀上放下来时还不忘给其轻揉了两下,同时灌输了少许元力,帮其缓解疼痛,有了这么一个小细节,柳芸晴对凌逸的感情更加依赖了一分。就连布满冷色不苟言笑的面容也不禁红了一红。“逝寿散是一种能够让修士不断流逝寿元的药类,说来也怪我幼时太过疏忽大意,和-图-书后来呢?你们把萱儿怎么样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实力到底有没有尽头……”看着凌逸那挺拔不移的身姿,袁镇苦笑一声,无奈说道。
“好。”
袁镇格挡完毕后退回远处,拿着黑风剑的右手不停颤抖着,凌逸并未趁势追击,而是凌空站在其对面默默望着他。
“是逝寿散!”听了柳芸晴的讲述,凌逸瞬间便反应过来伊凝萱那般情况的原因,这是当初救下凤凰圣女时,刹狂魔尊亲口告诉他的。
“你要用命救他?还要挡我?”
对于袁镇的言语,柳芸晴没有回应,只是那双即使换了容颜依旧难掩其美丽动人的眼眸直直看着凌逸,个中情意不明不清。
全力施展完本命杀技的袁镇如今是元力空虚,身体羸弱不堪,哪里还有能力去躲开血灵剑的攻击,眼看那锋利逼人的剑尖刺来,袁镇干脆把眼一闭,静候破体之痛蔓延全身。
双方三人如此腾空静站几息,凌逸终是忍不住先开了口,那一对剑眉hetushu.com的紧凑道出了他此时心中的不悦。凌逸不喜欢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其他男子付出,更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子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哪怕是离着太近也不行,所以当他看到柳芸晴要用命为袁镇挡剑的时候,他有些怒了。
“昆云主宗?!”凌逸的头脑是如何精明,稍一转动便明白了话中牵连的意义,柳芸晴的意思便是,紫岚州的昆云宗并非一个单独的宗门,而是仙郡一个更加强大的门派分支!
话音落下,占位数千年的紫岚仙修霸主降临!
“大暗黑掌!”
听到柳芸晴关心自己,凌逸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可当看见柳芸晴提及伊凝萱时脸上表现出来的难色时,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萱儿她怎么了!!!”凌逸上前两步按住了柳芸晴的肩膀,用力摇晃吼道。
袁镇此时也是放下了所有包袱,包括之前对凌逸的种种不满,坚定的对其点了点头。俗话说将死之人其言也善,袁镇现在是一点狠话也说不出来了,因www.hetushu.com为他知道,如果凌逸想,他瞬息间便可化为一具死尸。不过他的一切都是昆云宗宗主给的,他不可以退,也不能退。
见凌逸杀招已发,袁镇也不敢再有丝毫藏拙,远超同阶丹融期圆满修士的黑暗元力于其丹田灵涡内席卷而出,双手平伸在了胸前,双掌重叠交叉,股股似魔非魔的黑色元力喷涌汇聚,一只十丈大小的庞大手掌便浮现了出来,观这大暗黑掌掌心纹路逼真以极,宛若真人手掌一般,只是那浓浓的黑暗气息却是实非常人所能蕴含。
“凌逸……嗯……是老夫小看你了……”
法术凝结完毕,袁镇双臂一收一推,大暗黑掌便径直朝凌逸甩来的血灵剑对去,二者即将相碰的瞬间,血灵剑突然由剑化人,其剑灵小十忽现身形,举起两只肉呼呼的小胖拳头砸向巨型黑色手掌。
“柳师妹,你……”
柳芸晴点点头,本想还继续说的明白一些,这时一股强大的威压袭至,打断了二人的交谈。
再说血灵剑与大暗黑掌撞在一处和-图-书,血光四溢,黑暗冲天,血色与黑暗之色交相呼应,错杂纠缠在一起,不过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太久,仅是不到一息时刻,那黑暗元力便被猩红色血气吞没冲散,继而血灵剑剑体重现,以不低于初时的速度直奔袁镇心口杀去。
“去!”
不错,挡在袁镇身前为其争下一条性命的正是与凌逸关系纠缠不清的柳芸晴,而凌逸也正是看到柳芸晴挡在了袁镇身前,才强行收回元力,将血灵剑及时停滞在了原地。
如果有一天我对你冷漠不屑,那一定是你超越了我所能忍受的边界。
柳芸晴也知道此时不是追问凌逸事情过程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改用神识传音说道:“后来……后来宗主无奈又爱才心切,便将她送往了仙郡昆云主宗。”
巨响震破天际,许多低境界的观战修士都因此一击发出的撼天声响捂住了双耳,饶是如此,还是有不少修士被震了个七荤八素,耳膜破裂,其碰撞威力由此可见一斑。
听着凌逸饱含冷意的问话,柳芸晴的心不禁狠狠抽了一和-图-书下,强忍住心中的慌乱,她往前走了几步,待离凌逸更近一些,能更好的看清这个她朝思暮想想忘也忘不掉的人时,才开口回应道:“凌逸,袁师兄他待我不薄,我不能见死不救,如今我救他一命,便与他再无恩怨纠葛,还有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宗主他老人家也并非是你想抵抗就能抵抗的了的,我……我不想你受伤,而且萱儿她……”
然而几息过去,袁镇却没有感到自身生命气息的流逝,当他睁开双眼时,一道靓丽绝美且冰冷气息十足的娇躯挡在了其身前,而那夺命之剑恰到好处的停在了此女饱满的胸前,距离之近,袁镇不难相信,只要此女一旦呼吸,那剑尖便会刺破她的完美身体。
凌逸重情,也能狠心断情。
“逝寿散?”柳芸晴显然也是从未听说过这种药,不由得疑问道。
凌逸面部不露一丝表情,只是淡然回道:“还要继续吗?”
一字落地,凌逸不再犹豫,手中血灵剑甩手一送,便是化作一道闪电直钻袁镇心口,意在一击毙命!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