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要分别

凌逸低头看了柳芸晴一眼,随即抬头略作思索回应道:“不,那样做的话太唐突了,我想的是等找到了昆云宗的具体位置,然后我们看看附近有没有与其门派势力相当的宗门,加入其内,暂时隐藏个几年,多结交一些与昆云宗来往密切的门徒,从他们嘴里打探些消息就是了,不必以身犯险。”
可想法是想法,柳芸晴又岂会置凌逸一人于未知的水火之中呢……
话又说回来,凌逸本来打算让柳芸晴呆在佛殿里安心修炼,毕竟再有个几年便是那昆云宗宗主夫人所言的婚庆之日了,对于修仙者而言,那短短是几年时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可柳芸晴说什么也不愿意让凌逸自己外出,尤其是单枪匹马去面对昆云宗那个在仙郡都能称得上庞然大物的家伙,最终凌逸经不住柳芸晴的软磨硬泡,还是不得已把她带上了。
看着柳芸晴趴在自己怀里皱着眉头又徐徐舒缓的样子,凌逸吧嗒一口吻在了其额头上,受到突然袭击,和*图*书柳芸晴睁大美眸惊问道:“干嘛又亲人家!”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并未让凌逸有丝毫不知所措,反而是让凌逸有些惊奇于柳芸晴的细心,没想到自己就那么紧了紧怀抱,她就明白了自己的想法,这使得凌逸如同含了蜜糖一般甜蜜。
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直到又一个月时间消逝,凌逸才嘱咐了一些佛殿弟子中比较有管理能力的修士在以后的日子里暂时看管佛殿,至于在灵石丹药方面,除了凌逸本身给佛殿留下来的大部分丹药,另外就是娆仙阁等六大势力支持了,在这仙郡的偏僻之处,凌逸相信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佛殿在日后逇发展中定然是会顺风顺水的。
于是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早,凌逸便带着柳芸晴出发了,说来此行他们也只有一个大致的方向,这还要得益于苏远娆等人提供的地图拼凑,说起昆云宗,他们六大势力之中无一人知晓其名号,毕竟仙郡太大了,长年发展http://m.hetushu.com在此的他们,也难怪不了解这里以外的势力。
风停雨歇,等二人再度出现在消失之地,已是过去了整整半日有余,眼看时至傍晚,恰巧二人身下又有一座城池正挂满了明亮的灯笼,一副热闹景象,看着柳芸晴那期待的眼神,凌逸把其纤手一牵,云头一按,瞬间落在了那城门之前……
听完柳芸晴点点头说道:“也对,凭我和夫君窥灵期的境界,想加入一个宗门、结交些修士应该不是问题。”
凌逸闻言否定道:“我们不能以真实境界加入宗门势力,不是说那样太过高调了,而是容易遭到那些门派高层的注意,试想但凡能用你我这般境界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大门派出来的传人,即使是散修的话,既然能自身修炼到窥灵期,还会在最后一个境界前寻找宗门庇护吗?如此窥灵期修士加入宗门势力的原因在那些门派高层修士来看,无非是某个门派苦藏许久的奸细了,那样不但不会得到重视,反http://www.hetushu.com而在行动上会处处遭到限制。”
柳芸晴也不是愚笨之人,身体上传来的阵阵紧迫暖意让她不由得把头又往凌逸胸膛里埋了埋,又过了一会儿突然抬头对凌逸说道:“夫君,晴儿不会离开你的。”
不过按照凌逸对伊凝萱的了解,自打幼时之时,伊凝萱就对凌逸说过,无论将来发生什么,只要他在心里有她的位置就足够了,也正是这句话,才给了凌逸一直追随其脚步至今的信心。而凌逸不想柳芸晴跟在身边,无非亦是像柳芸晴对他那般,心里充满着担心罢了。虽说凌逸自信在这凡界之内,除了渡劫期圆满修士能够威胁到他之外,其余修士皆难以与其匹敌,但世事无常,谁也保不准未来会发生什么变故,万一在斗法中照顾不及,哪怕仅是让柳芸晴伤了皮肉,那也是凌逸绝对不允许的。
两人的飞行速度不是很快,这样既能多观赏一番沿途的风景,也能为接下来必定劳碌的日子做一个良好的调整。“夫君,假如和-图-书我们能很快的找到昆云宗,那么我们是立刻潜入进去打听有关萱儿的事情吗?”正在飞行赏景之际,柳芸晴忽然打破沉静仰头朝凌逸问道。
腾云相伴飞翔在蓝天白云之上,尽管凌逸知道凭借柳芸晴的体质哪里会感到丝毫寒冷之意,但饶是如此,他还是紧紧搂着怀中佳人,不知是怕柳芸晴会因迎面吹来的强风感到不适,还是怕未来的某一刻会失去这个他深爱并且深爱着他的女人……
女人撒娇的模样是最惑人的毒药,于是乎,天空上这两人突然身形完全消失,然后……
说实话,之所以不想带上柳芸晴同行,倒不是凌逸担心日后见到伊凝萱时会徒增尴尬,虽然柳芸晴这里已经明确了意思,自己不会和伊凝萱吵闹争宠,与之恰恰相反,柳芸晴还明摆着对凌逸说,假如伊凝萱不能接受她的话,她会用心去打动伊凝萱,决不让凌逸有为难的情况发生,对此,凌逸心里感受着道不尽的温暖与恋爱。
在他心里,他的女人,不许忍受一点伤害痛苦,如和*图*书果有的选择,他愿意追至前世今生,把自己女人所有经历和将要经历的痛苦加持在自己身上,让他一人承担。
不过仔细再想,柳芸晴又释然了,有凌逸这么一个年少成精的夫君在身边,任何计划行动都有他在严丝合缝的在一边制作,根本用不上她帮助,她能做的,也就是乖乖在凌逸身边,给予一些精神和某些方面上的鼓励了……
柳芸晴想了想,发现凌逸说的的确是很有道理,而且若是放在以前来讲,这些问题的关键她不可能是想不到的,可似乎身边有了凌逸以后,她自己就很少在独立思考了,智慧方面也有所下降,这让她不由得暗自揣测,莫非自己得了某种病伤到了脑袋?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聊胜于无,有个大概的方向也比像只无头苍蝇那样乱飞乱撞要好的多,留给凌逸的时间只剩下几年而已,在这寻找昆云宗地界的路途中,他唯有再度突破,或者遇到什么奇遇才能对未来的这一战怀有必胜把握,至于现在嘛,一切还都是五五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