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再踏浊苍路

作者:大命运者
再踏浊苍路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二章 猜不透的凌逸

“凌小友对我这些木雕感兴趣?”杨安这边事情说完,善木道人立即把目光投在了他最感兴趣的凌逸身上,见凌逸正在观望自己雕刻的木雕,善木道人笑声问道。
送走了凌逸,善木道人决定先不去凑这材料,原因是他想知道,这凌逸能够如此嚣张的资本是什么,是自身实力?还是强大背景?
然而,就在此刻,身为丹融期圆满火属性灵脉的凌逸却是能看出自己木雕中蕴含道义,且对其的评论仅仅是……不错?!
听到杨安会在杨迟面前给自己说好话,善木道人心里顿时舒坦了不少,因为如果他有幸能够进阶渡劫期,在经验方面还是需要找杨迟讨教的,毕竟前人的经验对于后人的好处永远受之不尽。“既是如此,那便有劳杨安小子你了。”
称呼一事根本就不重要,所以善木道人便没在此事上纠缠,他更想要知道的是,凌逸斗胆与锐庭散人、阴冰道人争宝,又高调的唤出一僵尸仆从,以上种种大胆的作为,除非凌逸本身实力足够或者其背后有着大势力撑腰,否则是个正常人就不会这么招摇,那么,他这么做的资本究竟是什么呢?“既然凌小友这么说了,老朽也就不再多问了,此次把小友与你这道侣叫到府中,是因为老朽有一事不明,小友身上有如此大量的窥灵丹,相信小友的师尊一定不是无名之辈吧?敢问小友师承何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友别误会,老朽不是打探小友的来历,而是怕怠慢了小友。”
规矩,是人定的,假如有其他人能以力破之,规矩也就不再是规矩了。
需知,一名携带重宝的丹融期圆满修士,在外面孤身闯荡是极其危险的,即便现在杨家在这附近数十万里的势力范围中能量很大,却也无法震慑住一些因为见财眼开的宵小之徒,万一杨安来这交易大会拍卖重宝的消息泄露,哪怕是有杨迟这种渡劫期大能做靠山,仍然不免某些散修禁不住宝物诱惑而对杨安下手。
凌逸点头,却没说话。
“前辈太客气了,晚辈只是把实话向爷爷汇报一遍罢了。”善木道人对自己如此客气,杨安自然明白这是为何,即使他身后背景极m.hetushu.com大,却也不敢在善木道人这等窥灵后期修士前表现的太过傲气。
善木道人与杨安在一边交谈着,柳芸晴静静坐在边上看着凌逸,而凌逸则是一边喝着香茶,一边环顾周围那些架子上的木雕。
善木道人在求教?!这话说完,立马让坐在凌逸对面的杨安惊了又惊,他活过的岁月不到千年,所以在眼力上自然不如善木道人,对于凌逸之前的说法,他只是认为凌逸在佯装高人形象罢了,哪知现在善木道人却是摆着一张渴求知识的面容向凌逸请教!
闻听善木道人与自己讲话,凌逸把视线收回,随即放下茶杯,嘴角含着淡笑的回应道:“感兴趣谈不上,只是觉得这些木雕上蕴含的木属性意蕴不错。”
凌逸笑了笑,指着那玉笺解释道:“凌某在交易大会上买下万年寒冰蚕丝善木道友应该记得吧?而凌某买下万年寒冰蚕丝的目的,自然是为了炼制宝物。”
所以凌逸猜测,要么这杨安在附近留有窥灵期以上的大能在暗中保护,要么就是杨迟在出门时给了这杨安十分强悍的保命物品。之前凌逸那些想法,想必活了数千年的杨迟不可能想不到。
于大厅之中分席而坐,善木道人唤来两名姿色姣好的侍女,吩咐其准备好茶端来,为凌逸三人洗去疲惫。
善木道人称呼凌逸为小友这无可厚非,毕竟人家是前辈,想要怎么称呼晚辈是他自己的事,而凌逸在这次回应中却是毫不顾及的喊善木道人为道友,这一表现,不仅让杨安愣住了,就连之前虚心求教的善木道人也傻在了一边。
“温叔,何叔,我们先不回城,侄儿有一事要办,回客栈再说。”
凌逸明白修士之间为了礼貌平时是不会放出神识肆意乱扫的,又因为自己在交易大会上太过惹眼,柳芸晴除了样貌绝美,气质冷然,一直都静静呆在自己身边,对于善木道人这种老妖怪而言,红颜之色已经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了,所以在对柳芸晴,他也只是略微扫了一遍其境界罢了,压根就没多观察。
温叔、何叔无言点头,跟着杨安身形一转,便消失在了善木道人府邸大门前。
善木道人心中和-图-书如此想到。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修炼的道义。就如同属性灵脉修士,哪怕修炼同一门功法,最后形成的道义都不尽相同,甚至可能大相径庭,对于善木道友的问题,凌某就不做回答了,以免误了道友将来修炼。”
然而正事在前,凌逸可不会现在就灭了这杨安,继续对善木道人说道:“凌某正是为了给内人购买炼制宝器的材料,才来这交易城池的,那玉笺里是凌某需要的材料名单,如果善木道友这边有的话,凌某肯定会付出善木道友满意的价格。”
而接下来凌逸的回答,让杨安心中大大冷笑鄙夷了一通。
善木道人质疑的目光自然难逃凌逸双眼,凌逸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然道:“善木道友放心,你只需说能凑齐还是不能,价格是多少就行了,要是凌某出不起相应的价格,那凌某放弃便是了,估个价格应该不会耽误善木道友太长时间吧?”
眼睁睁看着一个美人儿跟着一个看起来只会装蒜没有多大实力的同辈修士走了,杨安此时是心痒难耐,一个让他葬送性命的计划悄然生成……“善木前辈,晚辈也要快些回城给爷爷送回此次交易大会所得,就不多叨扰前辈了,以后有时间,晚辈再来拜访。”说完,杨安恭敬朝善木道人拱手抱拳,随即在善木道人的应允下退去了。
这就是老妖怪的狡猾之处了……
及至善木道人府邸,善木道人便将凌逸与柳芸晴二人带到了布满各种木质雕刻的待客大殿中,此外,跟随善木道人一同进入府邸的还有那代表杨家来此交易城池出售物品的杨安,当杨安与善木道人和自己这边二人一同离开交易大殿,应邀来到善木道人这里时,凌逸惊讶的发现,杨安身边居然一个保护他的修士都没有!
出了善木道人的府邸,杨安抬手掐诀以木元力凝聚出了一片绿叶,而后轻轻一吹,一段乐曲飘荡开来,两名身穿黑色遮头长袍的修士瞬间出现在其身后。
善木道人此时心中更惊,那些架子里摆放的各种木雕乃是他修炼有所悟时顺手所制,以便自己在功法修炼上的进步,但是虽然木雕仅仅是顺手雕刻,却也根本不是一些丹融期修士所http://m.hetushu.com能看出来的,就像眼下这杨安,说来杨安能够得到杨迟的重视,决然是免不了其过于其他杨家后辈的修炼天赋,可杨安在交易大会开始前就来到了这待客大厅里,当时因为其本身是木灵之体的缘故,善木道人还刻意询问了杨安一下,是否能看出自己这些木雕的特别之处,谁知这杨安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晚辈愚钝,请前辈指教。
问不出来历,又不能交恶,那就只能交好了。
善木道人哪里会相信凌逸的话,可越是这样,善木道人就越拿凌逸没办法,放在往常,对于这么一个丹融期圆满的蝼蚁小修士,别说和自己同辈论交,就是在自己面前稍微有一丝不敬的眼神,他善木道人也大可狠狠惩戒一下,奈何眼下的凌逸神秘无比,身家丰厚,善木道人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了,岂能因为一时不快而动了杀心?万一凌逸真是某个大势力暗中培养的接班人,自己杀了或者罚了他,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凌逸何等聪明,在善木道人把他留下的那一刻起,他便猜到了善木道人的意图,面对自己师承何处这个问题,凌逸神秘一笑,抱拳歉意道:“关于晚辈的师尊,他老人家不让晚辈对外提及,而且师尊他也不是某个城池的城主,只是一介散修罢了,不足善木道友挂念。”
“炼制寒冰属性宝器?”凌逸显露的灵脉气息乃是火属性,所以听到凌逸想要炼制寒冰属性宝器不由得让善木道人生出了疑问。
“那就好,对了,想必小友肯跟老朽来寒舍,也是因为有事情要找老朽谈吧?”
“这是……”凌逸突然递给自己一枚玉笺,善木道人也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一千万上品灵石?嗯……倒是不多。稍后凌某还有一些琐事要处理,至于这些材料善木道友你尽管去凑,最后哪怕价格再高些也无碍,重要的是速度要快,凌某没有多长时间耽搁在这里。这是能够找到我的传音玉笺,等善木道友凑齐材料,只需传音给我便是,到时凌某会尽快赶到。如若善木道友没有其他事情,那么凌某告辞了。”说完,凌逸把传音玉笺放在了桌上,带着柳芸晴转身离开了善木道人府邸http://m•hetushu•com,善木道人也没阻拦,因为他本身就没什么事可对凌逸讲了,人家要走,他身为一个窥灵后期修士,岂能厚颜强留?
柳芸晴到了丹融期圆满才炼制本命宝器,虽然让善木道人感到不解,却也没有多问,有了这个交好凌逸的机会,他岂会错过?毕竟他和其他散修联合建造这座交易城池,本来就是为了做买卖来的。眼下能够赚取丹药灵石,又能交好一名神秘莫测的友人,他怎可不做?
倒是那杨安,此刻更近距离的看到柳芸晴,目光久久没有移开,而且其毫不掩饰的目光,让凌逸感到了厌恶。
谁知,杨安根本看不出其中意蕴,因此拜师之事,善木道人便搁下了。
直到现在,凌逸牵着柳芸晴的纤手解释其寒冰属性灵脉时,善木道人才快速感应了一下柳芸晴的灵脉气息,为了不引起凌逸的不悦,只是稍稍感应了一下而已。
善木道人果然不愧是这一边地界散修中的佼佼者,在这头脑方面,的确过于常人。这才说了没几句,便道出了凌逸此次来善木道人府邸的目的。
话毕,善木道人目光陡然一凝,随即问道:“小友能看出木雕上蕴含的意蕴?”
难道他施展了某种敛息术,让我等看不出其真实境界,实则却是一名窥灵期修士?!不然他这一声道友为何喊得如此心安理得?!
香茶入口,芳香立即充满腹中,茶过半盏,善木道人先是冲着杨安说起了话。“杨安,不知此次交易大会出售的所有物品可曾达到了杨迟前辈所定价格?”
仔细浏览了一边玉笺中的材料名单,善木道人是越看越震撼,里面的材料如果让他去凑,他肯定能通过各种渠道搞到,但是这里面一共十几种寒冰属性材料,且各个不凡,凑齐便需要一个月甚至几个月,眼前这看起来修道不过几百年的神秘少年能吃下么?万一让自己白忙活一场怎么办?
善木道人闻言细细估算了一番,随即回答凌逸道:“这些材料老朽在两月之内定可凑齐,价格……如果按照上品灵石计算,大概需要一千万上品灵石……”
至于这探脚石……自然是锐庭散人和阴冰道人了,相信在交易大会上凌逸给这二人吃的亏,他们不会不找回面和-图-书子的吧?凌逸说有其他事情要做,一旦离开自己这府邸,哪怕是在交易城池内,那二人铁了心对这凌逸下手,放在往常他善木道人也不会费力阻拦。
那时善木道人对于杨安的回答是既骄傲又失望,骄傲是因为他顺手而为的制作连丹融期圆满的天才修士都无法看透,说明其本身在木属性道义上已经达到了很是高深的境界,失望的是假如杨安能够与自己意蕴有所契合,那么他大可向杨迟提议把杨安收为亲传弟子,那时他与杨迟的关系便能更进一步,关于渡劫经验感悟求知一事,也就更加方便了。
这番说法,不会让善木道人觉得有任何托大装蒜之处,反而让善木道人对凌逸身后的背景以及其自身实力究竟如何产生了更大的兴趣。“哦?小友既然说老朽这木雕中道义仅是不错,那么请问小友有何指教?”
说出价格时,善木道人一直在观察凌逸脸色变化,当一千万上品灵石说出口,他发现凌逸面色并无多大变化,不由得心中再次翻江倒海起来。
问到自己此行出售物品任务的完成程度,杨安脸上喜色难掩,由于凌逸的出现,不论是那黑暗天龙辇还是最后那件金灵战甲都远远超过了预算,至于其他宝物,更是小小赚上了一笔,这不由他不开心。“回善木前辈的话,晚辈此行任务完成的非常顺利,相信爷爷他一定很满意,到时晚辈会向爷爷多为善木前辈美言几句的。”
不成功则已,一旦成功,那么劫宝之人完全可以远走他方,甚至就在杨家眼皮底下找一处僻静之所安心修炼,至于那些抢夺来的宝物,总会有渠道进行出售的,就算留着那些宝物将来风头过去自己用,也定是受益无穷。
“善木道友无需担心,凌某来这城池至今,却是没有遇到不顺心的事情。”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凌逸也就无需再隐瞒了,翻手取出一枚玉笺,凌逸以元力操控之法将其放到了善木道人身边木桌上。
就好比锐庭散人与阴冰道人,如果是其中一人找凌逸麻烦,善木道人还能衡量一下利弊,是继续堵上一把交好凌逸,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纵此事。但要是二者合力找凌逸麻烦,到时无论两方谁胜谁败,他善木道人都有理由可讲。